第二二七章 禽兽不如

    胡嘉见士兵过来禀报知道自己在这不方便便要转离开。可是林瞳却微微一笑冲那士兵说道:“说吧不用避讳。”

    胡嘉微微一愣刚转过去的子却又停住静静的站在一旁默默注视林瞳。

    那士兵点点头道:“邓将军说他今早晨带人巡查,发现对方大帐里的人数似乎不对好像少了很多,他怕有变随意让晓得请示大帅。”

    胡嘉一听心头微微一紧自己也说不清楚因何会这样是为了谁在担心。

    林瞳听完低头沉思了一阵然后猛地抬头目光看着远方得天空脸色变得凝重起来,过了足有半盏茶的时间他长叹一口气说道:“他们是在和我赌人,可惜他们错了我虽不喜欢战争不愿杀人但是为了手下这些兄弟我是不介意被人骂作屠夫的。”他声音低沉充满沧桑似乎是在告诉别人却更像是说给自己。

    林瞳看着那士兵说道:“回去吧,回去告诉邓将军通知全军准备撤离,另外传我一句话,现在山上的叶子都落了,放手去做吧,所有后果我来承担。”

    那士兵有些疑惑的看着林瞳似乎还在等他下命令,林瞳苦笑一下说道:“你去吧邓将军明白我的意思。”说完一苍凉的看着前方长叹一声。

    士兵转走了,胡嘉静静看着林瞳这一刻他仿佛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瞬间苍老很多修长的体竟似有些佝偻。胡嘉想着林瞳刚才的话突然脸色大变。她急步跑向林瞳大声道:“你要放火烧山?”

    林瞳扭头怒光冷的看着她却没有说话。

    胡嘉看着他心中突然充满了恐惧,之前还在怀疑林瞳能否作为三军统帅的她在这一刻终于确定,他不但能而且还会做的很好因为他的脸色告诉自己他无,杀伐果决。胡嘉看着林瞳说道:“你要知道你那样做的后果?”

    “我当然知道,整座大山会瞬间焚毁变为秃山,那又怎样,只要藏在里面的人死了,我的兄弟毫发无伤这就够了。”林瞳语气冰冷的说道。

    “可是那也是很多人命啊?”

    “那些人是来侵略我们的难道你还希望我为他们的生死考虑吗?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让他们过来会是什么结果?刚刚还在和你玩笑的那些士兵都会死,你看到他们了吗,都还只是孩子,我不瞒你说大金国没有兵力了,所有的军队都在西北抵御胡人还有防备欧罗巴人的进攻,我们只有这些孩子。”

    林瞳看着胡嘉狠狠的说道:“我从未想过封侯拜相,更不喜欢战争因为我知道一将功成万骨枯的道理。但是我没有办法是你们的国王在我。我既然带这些兄弟出来就要为他们负责,为我的乡亲父老负责。今山秃了无所谓我只要打退你们,不用多久,一年两年最多三年我便会带着我手下的儿郎越过大青山让整个南越为此赎罪。”

    胡嘉面色惨白的看着林瞳颤抖着嘴唇说道:“你不是人是禽兽,冷血的禽兽。”

    “你错了,我不是禽兽,我是禽兽不如。那又如何?那你们是什么,你们趁着我国兵力匮乏便来侵略想要谋取好处,呵呵可惜你忘了我们虽是一个好和平的民族但是却从来不惧怕战争,我林瞳就是要让侵略者见识到什么叫做‘以牙还牙以血还血’丫头再看一眼这大青山吧明之后这里便会是人间地狱。”

    胡嘉颓然坐在地上竟是嘤嘤哭泣起来。她知道林瞳说的没错是她的国家来侵略大金但是在她眼中的战争不是这样子的,她曾想过两军相互残杀的场景,也曾想到过尸山血海人间地狱,可是她却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种结果。

    胡嘉哭了一阵突然站起来看着林瞳说道:“你能不能让我写封信回去,或许能够免了这场灾祸。”

    林瞳微笑看着她说道:“灾祸只是对于你们,对我来说那是一个机遇,我和你说过我是不要脸皮的,自然也不在乎别人怎么骂我。”

    胡嘉看着他近乎哀求的说道:“我知道,但是我相信你不是一个嗜杀成的人,我写封信劝说大元帅取消偷袭计划,大家再想别的办法甚至我可以劝说他退兵,无论是谁那都是人命,我们的士兵也是有父母妻儿的,他们死了也会有人为之伤心。”

    林瞳想了想点点头说道:“好吧,希望你能做到,若不然就别怪我了。”

    胡嘉高兴地说道:“真的?你真的答应我?”

    “你最好快点若是晚了恐怕来不及了。”

    胡嘉一听飞快地跑回帐篷不一刻她跑了出来手中那这一块白布上面鲜红的字迹清晰可见。林瞳接过看也没看即便看了他也看不懂。他看着胡嘉正在滴血的左手轻轻摇头然后叫过一个士兵将血书交给他说道:“马上交给邓建军让他飞马送往敌营。”

    那士兵接过答应一声飞速向山下跑去。

    胡嘉看着林瞳轻声问道:“我很奇怪大青山的对面全是悬崖峭壁你怎么知道我们我们有办法通过?”

    林瞳看着她微微一笑道:“因为你能来所以我相信其他人也可以。”

    “那在我来之前呢?”

    “因为我可以。”林瞳简短的话语却清楚地告诉胡嘉原因,因为林瞳可以穿过峭壁所以他才怀疑别人也能。

    胡嘉看着林瞳问道:“你也会驭兽?”

    林瞳微微一笑道:“不但会水平还不错,所以我知道你们也可以靠着野兽找到通路,其实这场战争你们注定会失败。”

    “哎,是啊有了你我们注定赢不了,因为你够冷血够无耻。”

    林瞳一笑道:“谢谢夸奖其实这些都是我的优点。走吧咱们去看看你们的大营。”说完林瞳回到帐篷中取过轩辕弓然后迈大步向山顶开阔地走去。

    站在山顶做高的位置可以清楚地看到对面的南越军大营,不到一刻钟二人便见到一匹骏马急速向大营冲去,在距离大营不远处被执勤的士兵拦住。那人和对方说了几句然后便见士兵跑进大营。

    然后就是几位似是高级将领的人走了出来,那人将一件东西交给对方然后策马向回驰去,想来那就是胡嘉送去的血书。

    林瞳静静地看着大概过了两刻钟时间从大营中疾驰而出二十几匹快马冲向四处同时也有很多人徒步跑向山中。

    林瞳微微一笑道:“看来你的地位不低啊,只是我不明白他们这种传信方法是不是太笨了些。”

    胡嘉冷冷道:“我份如何与你无关,我们的方法也不笨。”话音刚落林瞳便见敌军大营四周的密林中有无数的的鸟飞出飞向四周。

    “果然不笨,或许还来得及。”

    “其实我知道,这些都是你预期好的是吧?”胡嘉看着林瞳说道。

    林瞳微微一笑道:“我这人不喜欢谋,喜欢玩阳谋,是我预期的又如何,你们必须接受。好了现在开始给你讲讲禽兽不如的笑话。”

    “不必了那种低级趣味的笑话我们那里三岁孩子也会讲。”

    “原来你也知道啊,那么你是希望我做禽兽还是禽兽不如呢?”林瞳色眯眯的看着胡嘉。

    “你,无耻。去死!”女孩儿挥动拳头向林瞳猛砸。

    林瞳一面跑一面笑道:“我记得南越国王好像是姓胡的。”说完整个人快速跑向驻地。

    胡嘉看着他极速窜行的背影一笑道:“没胆,你做个禽兽我看看?”然后沿着他离开的方向走去。只留下背后空旷的山崖和呼啸的山风尽吹撒。

重要声明:小说《暗黑之神之无良少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