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才叫无耻?

    林瞳听完张文远大骂自己无耻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嘻嘻一阵冷笑道:“这就叫无耻了,那我就告诉你什么才是无耻。那两个小孩儿非常招人喜,就是晚上经常做噩梦,尤其是那个小丫头,长得那叫一个水灵啊,可是哭起来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人心疼,要不晚上让她陪我睡,这样想来就不害怕了。”说着清澈的双眼变得邪无比。

    张文远听他说完怒视着他突然大声咆哮道:“她还是个孩子你敢碰她我会杀了你。”

    林瞳嘻嘻一笑道:“要想杀我你也得能够站起来才行,你要是不快点好起来难保我会将她送到雅馨居去接客。唉,看来你这疼是白挨了还得继续呀。”说完站起来看了一下张文远的后背,汗已经不再出了想来是药力已经过了,他伸手将被给他盖好说道:“你就趴着吧,我去忙了。”说完收拾好东西转走了。

    张文远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大声喊道:“你要敢碰雪莲我扒了你的皮。”

    林瞳走出房间轻轻把门关好浑打了个冷战低声咒骂道:“你的真他么不是人干的事。”然后走下楼来对那个伺候张文远的小丫头说道:“还是稀粥,记住给你的那些药材全部放进去撑不死他我也要毒死他。”然后诡异一笑哼着小曲走了。

    小丫头看这林瞳摇摇头道:“好的一个人干嘛装得那么凶呢。”

    接下来的子林瞳每天掌灯时分都来给张文远上药,只是疼痛一次比一次轻很多,等到第四天上完药,林瞳笑道:“感觉怎么样?”

    张文远白了他一眼道:“已经跟挠痒痒没什么分别了。”

    林瞳点点头道:“那就好看来你已经死心了,怎么样还认为我无耻吗?”

    张文远没好气的说道:“你不是无耻,你是相当无耻。”

    林瞳哈哈大笑道:“看来你越来越了解我了,我告诉你要想活的自在就不要有太多的条条框框,无耻有什么不好,正人君子死得最快的只有我这种无耻的人才能万古长存。”

    张文远和他经过几天的相处已经慢慢了解他了,虽然这小子嘴里总是说些不着边际的话但是他心里清楚他是在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让他在愤怒之余忘掉上的伤痛,对此他是心存感激的,可是每次看到他那迷死人的笑容他就来气。他看着林瞳说道:“平儿和雪莲怎么样了?”

    林瞳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道:“那小子倒是非常老实,就是那小丫头让人头疼,乖巧起来非常可要是发起脾气也够烦人的,中午才将我的一件价值连城的古董瓶打碎了,现在又拉着丫鬟在赌场玩呢。”

    “什么?她才七岁你让她去赌场你还是不是人啊?”张文远一激动翻上做起来伸手指这林瞳大声道:“你知道你这样会害了她的。”他越说越生气一撩被子光着子走下来就要给林瞳一拳。

    拳到中途他看到林瞳正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张文远也终于发现了问题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之间站了起来,而且双手活动自如。他呆呆的看着林瞳满眼不相信。

    林瞳微微一笑道:“哦,忘了通知你了,从今天开始你不用再换药了,你也不用老是趴在上坐月子了,可以下来自由走动,但是我得提醒你不要做剧烈的运动,虽然我这里是青楼有的是红姑娘但是你现在真不适合,每天的汤药还是要按时喝的要不然落下病根以后会影响你的修为。”

    张文远满眼不置信的看着他,活动了一下体果然灵活自如突然想起林瞳的话他怒气冲天的说道:“你小子才天天去**呢,帮我准备衣服,我要出去看平儿他们。”

    林瞳摇着头说道:“世风下啊,我救了你的命连句感激的话都没有,竟然还让我给你找衣服,记住以后加倍还我银子”说着迈步往外走,等到了门口的时候又停住脚扭回头说道:“忘了告诉你了,你赶紧钻回被窝吧,你这样子一会丫鬟进来非吓着不可,这材不行啊。”说完看了一眼他的下体还有些遗憾的摇摇头。

    张文远被他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伸手抓起桌上的茶碗想这林瞳砸去,林瞳哈哈大笑一声像只老鼠一般飞快的跑了出去然后将门从外面关好,茶碗砰地一声再在门框之上摔在地上摔得粉碎。

    张文远刚想去收拾就听林瞳在外面高声说道:“翠云姐姐,张大哥让你进去他说有事和你商量。”张文远听完骂了声“无耻”然后飞快的跑上钻进被窝只留个脑袋在外面。

    他刚藏好就听房门被人推开,一直伺候他的那个小丫头走了进来,她就是翠云是林瞳特意安排服侍张文远的。翠云关好门走到前笑道:“张公子,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张文远心中快把林瞳八辈祖宗骂了一遍,可是人家问了又不能不说,憋了半天他终于说道:“啊是这样的刚刚林瞳说我的上好得差不多了可以下走动了,你能帮我找一衣服吗,我这样没法出去啊。”

    翠玉微微一笑道:“你的衣服林少三天前就给你准备好了,其实我前天就听他说你的伤都在后背虽然伤了脏腑但是没甚大碍,以你的功力修炼几天就好了,根本不影响走动可是我就不明白你为什么一直非要躺在上不下去。”

    张文远一听差点没哭了心里清楚是上了林瞳的恶当他咬着牙骂道:“这个无耻的家伙我跟他没完。”

    翠云一面帮他拿衣服一面说道:“林少是个好人对谁都一样好,就是开玩笑,想来他又是和你说你要是妄动就会全瘫痪吧。前些子雅馨居的如燕姐姐摔伤了脚,他也是这么说的,结果害得如燕姐姐在上躺了七八天,其实就是扭伤了筋骨。你和他相处长了就知道他这人非常有趣,不过他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就像是如燕姐姐那次,刚好那几天体不方便。”

    说到这里翠云笑脸羞得通红,虽然她自幼就跟随飘雪对于男欢女的事懂得很多可是当着男人说这些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他看了眼张文远说道:“如燕姐姐现在正当红每天的客人不断,即便是体不方便那些客人也要她陪着吟诗作对。所以林少才这么说的让她休息了十来天。我想他对你这样一定也有原因。”

    张文远想了想再联想到林瞳每次为自己换药都谁说些奇怪的话难道这家伙真是有什么目的,不管了慢慢就明白了,想到这里他对翠云说道:“这些天谢谢你了,让你平白服侍我这些子。”

    翠云一笑道:“你不用谢我其实我什么都没做,每给你准备的饭菜还有汤药都是林少配好之后又吩咐厨房做好,我只是帮忙端来罢了。”

    张文远听完一楞没想到这些事林瞳都会亲自去做,这个人果然与众不同,他点点头道:“还是要谢谢你和我说了这么多,现在我没事了,你把衣服放下出去忙吧。”

    翠云将衣服放在他头然后转离开,张文远穿好衣服站在镜子前一看还真合就像是量着尺寸做的一般,不过这也难怪听说林瞳擅打暗器,一般的暗器高手眼力都是出奇的好。

    张文远见脸盆之中有水,边上还有毛巾边上放着一块油光光的东西还散发着淡淡的清香他不知道是什么没敢用只是洗了脸然后走出房门。刚到门口就见翠云正在前边站着,他走上前去一笑道:“随云姑娘你知道林瞳就回来的那两个小孩在哪里吗?”

    翠云微微一笑道:“林少知道你要见他们让我在这等你,走吧我带你去。”说着转想楼下走去。

    张文远想起之前林瞳的话赶紧问道:“咱们这是去哪?”

    翠云笑道:“去见平儿和雪莲啊,对了忘了告诉你了,这里是雅馨居,林少说这里不适合孩子来所以她们在另外的一条街上,那里都是好吃好玩的,林少还找了先生叫他们读书,现在天黑了想来再吃晚饭了。”

    张文远满脸惊讶没想到林瞳想得这么周到居然还请了先生叫他们读书,原本他们在家的时候义父也帮他们请了先生平儿还好雪莲确实不读书更喜欢跟着他习武,不知道现在怎样。他满心疑惑得跟着翠云向外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暗黑之神之无良少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