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黑衣人

    林瞳刚刚走出去不到二十步忽然定住形,缓缓转头看向远处漆黑的树林。就在刚才的一瞬间林瞳感到从这一面的树林中隐隐有一股杀气传来,虽然很弱又是若有若无可是林瞳的灵识远超常人一丝一毫的风吹草动偷逃不过他的眼睛。

    他眯着双眼仔细扫视过整片林子然后嘴角微微扯动,刚刚光顾着练功没有注意原来这里还有人而且还不是一个至少不下五人。

    林瞳冲着黑暗之中轻声说道:“出来吧何必藏头露尾。”

    树林之中安静了好一会儿突然有一人高声说道:“我们来这里和阁下没有任何关系还请你速速离开。”

    林瞳一愣心道原来人家不是冲着自己来的,他苦笑一下刚想离开突然脑中灵光乍现,不是奔我来的那就是冲那些死尸来的,这里根本没有其他的东西了。想到这里他又停住形呵呵一笑道:“和我无关相比和这十三条死尸有关吧?”

    树林中一阵响动过后那人语气冷的说道:“阁下何人?因何知道里面是十三具尸体?”语气不但冷之极而且其中已经满是杀气。

    林瞳对此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一般,依然神自然的看着那里轻声说道:“因为我亲眼看着她们死的,又是亲眼看着有人将它们埋葬在这里的。”

    黑暗之中突然站起一个人,这个人同样是黑衣笼罩全只有一双眼睛露在外面,他缓步走出树林站在林子边缘距离林瞳大概有四十部的距离站定,静静的看这林瞳,那目光锐利更是满含杀意。过了好一会儿那人才说道:“你是林瞳?”

    林瞳一愣没想到对方竟然知道他的名字,他点头道:“没想到我这样出名既然阁下猜到了我就不多说了。”

    黑衣人突然依着大笑,过了很久他才停住笑声说道:“真的是你,没想到真的是你,你害死了我的兄弟竟然还敢大摇大摆的到他们的墓前。看来是兄弟们英灵不散保佑今让我们遇见你,那你就纳命来吧。”

    说着一挥手林中瞬间冲出来十四五个人在林瞳前排成一排,手中端着机弩森森的瞄准林瞳。

    林瞳眉头微微一皱然后双眼猛地一亮终于踩到了对方因何要如此说。他呵呵一笑道:“阁下说你这些兄弟是在下害死的原也不错,只是你们要杀我报仇却是有些不该!”说完他等着清亮的目光看着对面众人。

    那人微微一愣说道:“此话何意?”

    “何意?难道你们不清楚?我林瞳到扬州来没有妨碍任何人就是开了座万象楼,可是你们这些兄弟暗中偷袭想要置我于死地,这是因何?”林瞳说完看着对面语气之中同样有些冷。

    黑衣人眼光明显一亮看来林瞳猜得没错他们并不知,之所以认为对方是林瞳所杀一定是听了别人的讹传。

    想到这里他继续说道:“当在万象楼前一场恶战,我的人有人受伤你的兄弟中死了6个,另外七个被俘,我没有杀他们让他们自己离开了,后来他们便来了这里……”

    黑衣人呵呵一笑道:“你放走他们恐怕也没有按什么好心吧?”

    林瞳微微一笑道:“对于要杀我的人难道我还应该感激他们吗?不过我放走他们确实没有恶意,我看过他们的脸知道他们甚至说你们背后的人是多么狠,他们必须死,但是我却不想下手我让他们离开之时想让他们自己挑选一个喜欢的葬之所。”

    黑衣人疑惑的道:“你会这么好心?要是如此你因何会看到他们死在这里?”

    林瞳叹了口气说道:“这是说来其实凑巧了,我本没想来任谁都清楚他们不会回到你们的驻地跟着也没有任何意义,可是当时我的一位朋友却贸然跟了过来我为了她的安全也就跟来了,该不该看到都看到了也因此我被人了一箭险些丧命。”

    说打这里林瞳脑中林光一闪继续说道:“其实说到好心倒是谈不上,我没有那些妇人之仁,我之所以放他们离去是敬佩他们当年为国征战沙场的豪也感怀他们最后苦难的结局罢了。”

    黑衣人听他说到这里突然高声大叫道:“你说什么?”

    林瞳目光清冷的看着他一字一顿的说道:“神机营。”

    黑衣人眼中寒光大作看着林瞳说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些你不用管,我只是想告诉你们你们知道的不是事实,这些人不是我杀的,是一个叫圣使的人比他们死的,我记得有个叫老八的人就是一年后中箭死的你们要是相查很容易。”

    黑衣人扭头看看边其他人然后说道:“你说的这些我们回去查,但是你必须死。”

    林瞳哈哈大笑道:“可悲啊可叹,当年战功赫赫的神机营竟原来都是你们这些白痴,你认为就凭你们可以杀得了我?我要想走你们根本留不住我之所以和你们说这么多是希望你们不要白白死了,当年的神机营我不知道有道少人或者但是肯定不少人死了你们真的想让他们白白死了吗?”

    林瞳的话无疑当头棒喝重重敲在在场每一个人心头,正在这时树林深处突然传来一个啧啧的声音:“看来我是小瞧你了,竟然猜到了这些人的份,那你今天就必须死。”

    林瞳看着声音来处呵呵一笑道:“想杀我的人多了我不还是站在这里。”

    “是吗?上次一箭没能死你,看看你今是不是能够活着离开。”

    林瞳不去理他转头看着黑衣人说道:“那个老八就是被他一箭死的,你们现在份已经暴露了等待你们的只有死路一条,如果你们跟我走或许还有一条活路。”

    不等黑衣人开口那个仄仄的声音却又响起:“你以为这样是救他们吗?你错了他们死了他们的家人还能平安无事若是他们跟你走了不说他们能不能活下去他们的家人马上会被斩尽诛绝。”

    林瞳想起那那些黑衣人自尽前说的话不长叹一声“他们这些人到底犯了什么错,为国杀敌抗击突厥,每一个都应该是整个国家民族的英雄为什么局变成了生活在暗之中的老鼠了呢?”

    那人也是叹了口气说道:“这是他们的命谁也改变不了。”

    “放”林瞳大怒道:“难道就因为当年陈道陵的一箭就要这一万八千人陪葬?你们一个个活了下来不去为冤死的兄弟伸冤反倒在这里助纣为虐我看不起你们,尤其是你”林瞳说着伸手一指黑暗之中“这些兄弟都是因为你的缘故踩到了今地步,你非但不想办法帮他们伸冤还要让他们沦为万劫不复,这就是所谓的生死兄弟吗?”

    众黑衣人听完林瞳的话都是齐刷刷看向黑暗之中,那领头之人更是声音颤抖的问道:“你到底是谁?”

    黑暗中那人叹息一声道:“我是谁不重要,你们不该来的既然来了那结果就注定了,你们上路吧我会照顾好你们的家人。”

    “哈哈哈”林瞳不等他说完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笑话,你照顾别人的家人,你自己的你照顾好了吗?陈道陵我看不起你。”

    黑衣首领浑颤抖看着黑暗之中问道:“你真是陈统领?”

    “陈道陵早就死了,尊主的手段你们比谁都清楚何去何从你们自己做决定吧”说完再不说话慢慢归于平静,似乎已经消失了一般。

    林瞳静静地看着树林眉头紧皱心中在反复琢磨着自己的猜测能有几分是真实的,就在这时一阵让人牙酸的利器割的声音响过连续几声闷哼传来,林瞳眉头一皱目光所及处十几个黑衣人全部打在地上,竟然全部割喉自杀。

    这是一个怎么样的恐怖组织,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能令这些人安心赴死实在是太恐怖了,我一定要将你们挖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暗黑之神之无良少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