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桥驿(四)

    裴基的家眷并不多两位夫人正室陈氏乃是出江南富户在裴基一介白丁之时便嫁于他二人感极好,可是一直无所出于是陈夫人便又为他去了位侧室刘氏,说起这刘氏夫人份端是不低,她家乃是京中望族三代之内还曾出过一位侯爵。

    本来以她的份是万万不能与人为妾的,可是这位刘夫人却是极有主见之人,当无意之间见到还是礼部给事中的裴基便心生慕后来更是不顾家中反对为他做了妾室。

    婚后没出两年与裴基相差十四岁的刘夫人为裴家诞下长子取名裴仁清。之后又生下次子裴仁庆。所以虽然裴基今年已经五十九岁可是他的两个儿子一个今年二十六岁另一个二十一岁都已经娶妻还没有孩子,不过这两个儿子一直是裴基的心病两人都是中等资质文不成武不就,为人又不是圆滑之辈所以裴基一直没有让他们入朝为官只想让他们安享太平。

    林瞳过来先给两位师娘磕头然后有给两位师兄还有师嫂见礼,大家互相认识之后自然是络一番。林瞳暗自注意到恩师虽然贵为当朝一品更是一等的公爵可是其家人的穿着打扮却是极其简朴。两位师娘和两位师嫂都是荆钗布裙,几乎看不到首饰。

    林瞳见此心中有些不解但是很快便明白过来多半是被几位人洁自好不善为官之道,再加上两个儿子都要靠他养着所以子过得并不宽松。他有心送些银两但是又怕裴基心中不快便暂时按下等待了扬州再让雪儿帮忙处理。

    林瞳正想着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裴基眉头一皱对外面的护卫喊道:“李明,外面出了什么事?”

    那个叫李明的护卫赶紧跑进来施礼道:“回大人,外面来了一大队军兵看看装扮应该是龙武卫,好像还压着囚车,邝先生已经过去查看了。”

    裴基轻声道:“龙武卫?难道是皇帝陛下亲下江南了?可是为什么要押着囚车呢?”龙武卫本是皇帝亲卫想来随时皇上左右,一般况从不离京除非皇上外出巡查他们才会随行保护皇上安全。随意今见到龙武卫裴基自然感到奇怪。

    李明道:“这个小的不知。”

    一边的林瞳却突然想到柳乘风给他的书信之中曾经提到过龙武卫,他赶紧上前将自己知道的说了一遍。

    裴基听完大怒道:“这崔静越来越无法无天了,竟然让龙武卫押解罗靖远前来江南他眼中还有没有皇上有没有朝廷法度了”他之前就曾因为听说神机营的事请被气得吐血现在有事如此动气登时脸色变成单金颜色,林瞳一见不好赶紧安抚道:“您老也不要生气了这崔静嚣张也不是一天两了您犯不着为了他生气。”

    两位夫人一见也赶紧上来劝解,裴基慢慢平复下来,就在这时邝云从外面急急走了进来,先向两位夫人见礼然后对裴基说道:“来的是龙武卫带队的是肖天德,正在外面大发脾气,我侧面了解了一下囚车之中押的是罗靖远前江苏总督,至于前来是为何暂时不知,不过这肖天德乃是崔静的心腹,学生以为咱们还是尽快离开为好。”

    裴世清走上前来说道:“他肖天德等多也就是个从四品的武官难不成因为他来了我们便要让给他,这要传出去还要说是爹爹怕了他,我看我们就在这安心住着,管他来的是谁?”

    邝云听完眉头一皱心中对这位大公子很是一阵鄙视但是碍于对方份他没有说话,倒是裴基听完想了想然后看着林瞳说道:“怡这是你怎么看?”

    林瞳想了一下这才说道:“这肖天德与恩师之间是不是有什么隔阂弟子不知不敢轻言”

    说着他看着裴世清说道:“大哥说的原也有理不过话又说回来这肖天德不过就是个四品官无论是官级还是威望都远不能与恩师相提并论,恩师现在避道而行真要是传出去想来也不会有人认为恩师怕了他,只会说您是为了朝廷脸面不屑与之冲突。”

    邝云听完暗自点头心道这小子会办事,虽然明显是不赞同裴世清的看法但是言辞委婉,及说明自己的意思又不会让对方感到为难却是是个人物,他看着林瞳眼中满是赞赏之色。

    裴基见到他的表再看林瞳面带微笑神态自若的站在那里,心中也是非常满意,他看着两位夫人微微一笑道:“世清说的虽然有理不过咱们也犯不上和他们去较真,再说这里乱糟糟的咱们又有女眷总是有些不方便,若是夫人没有意见咱们就饭后启程赶去扬州吧。”

    两位夫人相视一笑再看林瞳便更时喜欢,尤其是刘夫人她对于自己的这两个儿子甚是了解,尤其这大儿子头脑简单又极易冲动。刚才听他说完夫人便心下有些惴惴生怕裴基当众骂他让他下不来台,好在林瞳替他解围,所以刘夫人看林瞳的眼神就更加喜

    陈夫人笑道:“那就依老爷吧,您是知道的妾速来喜欢清淡这里太乱确实不适合居住,咱们这就赶紧吃饭然后去扬州,说来已经几十年没有再见到扬州美景了倒是有些期待。”

    裴基一笑道:“介休兄麻烦您安排一下,咱们快吃快走。”

    邝云出去不到站茶功夫回来说他已经知会对方他吃晚饭马上离开不会打扰他们,厨房那边饭菜马上就好要大家过去吃饭。

    裴基答应一声刚想带大家出去吃饭却听林瞳说道:“恩师且慢,外面乱糟糟的师娘和师嫂出去恐有些不方便,弟子以为还是我和二哥带人去将饭食端过来吧,大家就在这里吃完然后赶紧上路,您看如何?”

    不等裴基说话邝云笑道:“林公子想的果然是周到这事是我疏忽了。”

    “邝先生以后就喊我怡吧,叫什么公子让我听起来浑难受。”林瞳说道。

    邝云听完哈哈一笑道:“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气了,那怡你和世庆带人去将饭菜端来吧,咱们抓紧时间吃完离开。这些龙武卫都是皇上边的亲卫一个个嚣张得很难保一会儿不会生出事来。”

    林瞳裴世庆二人出了房门,招乎李明和另一个护卫跟随二人并叮嘱另外两人注意不要让人打扰恩师清净。

    林瞳来到厨房门前就见十几个官兵围住门口大声吵闹,陈玄陵堵在门口正在与他们分辨着什么而那个伙夫老李战战兢兢的躲在他的后不敢出来。

    林瞳听了一阵明白了原来是这些官兵也要吃饭伙夫告诉他吗这些是给先前客人准备的,这些龙武卫嚣张惯了正要开抢,陈玄陵却坚决不于是双方僵持在这。

    林瞳微微一笑然后高声咳嗽一声缓缓分开人群看着陈玄陵大声道:“我说您这饭菜做好了没有,我们大人正等着呢。”

    陈玄陵一见是他便开口道:“给大人准备的饭菜已经得了可是这几位军爷却说他们有公务在想先将这些饭菜用了,让大人等着。”

    林瞳一听哈哈大笑道:“开玩笑呢吧,我们大人是什么份,让他等着你还真敢张嘴。再说了这里是驿站,除了传递紧急军外便是为过往官员提供打尖歇脚的地方什么时候改成了军营驻地了?难道大金国的法度改了军队外出都不自己埋锅造饭不带帐篷了都要沿途驿站为其善后?”

    林瞳这话说得明白,军队不比普通官署,无论你官职再大只要是带兵外出都应该自己准备帐篷安营扎寨,同时自带军粮和伙夫而严打扰周边百姓,像他们这样不敢向驿站讨要饭食居然还想动手明抢那可是烦了军法的。

    那是几个官兵被林瞳问的哑口无言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是,就在这个时候人群外一个人高声说道:“真不知道你是那位大人手下的奴才难道瞎了眼,你没看到我们的这装束是龙武卫吗?”

    林瞳顺声音看去之间说话孩子认识个三十左右的大个,材魁梧,一盔甲穿在上甚是威武头盔之上冲着一根白羽想来应该是个当官的。林瞳微微一笑道:“这位军爷不知道应该如何称呼,这龙武卫我倒是听所过但是不知道又有什么区别?”

    那人看着他蔑视一笑道:“本官龙武卫参将秦方。你何曾听说过龙武卫外出自己做过饭,真是废物。”

    裴世庆一听就是一阵大怒刚想发作却被林瞳一把拉住他的胳膊,然后看着秦方说道:“原来是秦参将小人这厢有礼了。在下听闻龙武卫年是陛下亲卫极受圣宠,平常出宫都是陪皇伴驾这餐饮自然是有地方接待官员准备,只是在下却也从未听说过,龙武卫要到驿站打秋风的事,难不成陛下也来住这驿站了不成?”

    秦方被林瞳问的无言以对,确实如他所言之前龙武卫的伙食全部是由地方接待官员准备,而他们这次出来不是为陛下护驾自然沿途官员不会接待,他们也只有到驿站之中找些吃喝,一路过来都是这样没想到今天却被林瞳如此质问,要说按照法度他们自是违规了。

    可是他是谁龙武卫的参将怎么可能容忍被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如此羞辱,秦方看着林瞳森一笑道:“你小子竟然敢对本官如此说话,你难道不知道龙武卫的威严不可侵犯吗?看来你是活够了,来呀把这小子给我拿下。”

    那些官兵听他下令往前一闯就向林瞳冲去。林瞳微微一笑,看着四周向自己伸来的手掌满脸的蔑视,也不见他如何动作就听见一阵闷哼之声,最先伸手过来的四个人几乎同时向后飞快的向后飞去重重摔在地上。

    秦方一见登时大怒道:“你想造反,竟敢公然向龙武卫动手?”

    林瞳哈哈大笑一声道:“龙武卫怎么了,我们平时敬你们是因为你们是皇上的亲卫,可不是因为你们这些人,就凭你也在我们哥俩面前耀武扬威还真不够资格。”

    秦方被林瞳一阵大骂也是一阵气结他手指林瞳高声道:“你他妈的找死,我倒要看看你们是哪个没教养的交出来的!”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裴世庆高声骂道:“你个王八羔子,狗一般大小的职位也敢在这里指手画脚,小心老子宰了你。”

    林瞳看着暴跳如雷的裴世庆微微一笑道:“我说二哥你干嘛这样生气,难不成你在街上遇见条疯狗还非要咬他一口不可?”这话明显的是在骂人只把秦方气的差点没背过气去。

    此时远处屋中的裴基和邝云正站在门前看着这边,裴基苦笑一下道:“这小子也是惹事的主儿,看来以后少不了心。”

    邝云微微一笑道:“我看这小子不简单,他这么做是别有深意恐怕是要借这些人之口将他和您的关系挑明了。”

    秦方听林瞳骂他那里还能按捺住火气他一声令下外面十几个士兵一拥向林瞳冲来。

    林瞳形一晃只见一道白光闪过十几个士兵每个人脸上都被重重的一巴掌打倒在地,一堆人躺在地上手捂着肿起的脸颊想见到鬼一般看这林瞳不敢说一个字。

    林瞳看着秦方森一笑道:“别说你一个小小的参将就算是你们统领肖天德到了这里小爷也是照打不误赶紧给我滚”说完再不理他冲陈玄陵说道:“我们是来拿饭菜的公爷说吃完就上路不去海宁了转到去扬州。”

    他的话一说完秦方登时瞪大了双眼,他终于想到了对方的份,之前他也曾听人说过军神裴基被贬返回海宁老家养老也是这几天上的路,想到这里他中林瞳一抱拳说道:“请问公子可是姓裴?”

    林瞳冲他微微一笑道:“在下林瞳是裴公新收的弟子”他心中一笑想来你还真笨这才猜到不过总好过猜不到吧,要是那样我就白忙了。

    秦方听完赶紧正衣冠冲林瞳一抱拳:“请公子代为转告裴公爷就说无论他到哪里永远是我们这些军人心中的大帅,刚才的事是我们不对向公子道歉。”

    林瞳看着他微微一笑道:“秦大哥如此一说小弟真不敢受刚刚兄弟也有不对之处向您赔礼了”恕我按林瞳向众人深施一礼。

    秦方哈哈大笑道:“兄弟手了得,我老秦佩服,希望他能有机会一起喝酒聊天,这就不打扰了我们准备饭食去。”说完转就走。

    林瞳看着这人心中有些好感,他就喜欢这种干净利索的军人格,他冲秦方的背影高声道:“秦大哥如果后闲暇请到扬州万象楼,兄弟定当好酒好菜招待大哥。”

    秦方一面走一面大声说道:“如果有机会我一定去。”说完继续前行。

重要声明:小说《暗黑之神之无良少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