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桥驿(二)

    随着声音响起林瞳缓缓从门外走进来。原来林瞳当接到柳乘风的书信之后便派人沿路打探裴基的下落,知道前接到消息说裴基今应该会在落桥驿住宿,林瞳这才快马加鞭赶来,巧不巧刚好听到几人的谈话。

    林瞳进屋之后先向裴基请安说明自己的份然后才又和其他人一一见礼,等到大家相见完之后邝云问道:“林公子刚才说怪圣人这是为何?”

    林瞳苦叹一声说道:“先生也是苦读圣贤书之人,圣贤教诲大丈夫当忠君国,要讲究三纲五常,其实公爷虽被称为军神可是骨子里的文人习气却是根深蒂固的,这些习气若是遇上旷世明主自然是治世良方可是真要遇到像今朝局的局面便显得有些”林瞳顿了一下终究还是将那两个字说了出来“迂腐。”

    他看着邝云说道:“在下也是读书人,也曾将经史子集倒背如流可是后来发现这些都是统治者用来巩固自己权势的手段,是愚弄百姓的东西。什么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凭什么啊?

    他说得对我就去听要是不对我为什么要去听他的,当皇帝就很了不起吗?做人这样活着不觉得窝囊吗?”林瞳一时激愤竟然说的有些激动在外人看来这些话绝对是大逆不道的,可是在屋中之人基本上都是受了朝廷冤屈的听他一说反倒觉得这人光明磊落,对他也是高看一眼。

    裴基冲他微微一笑道:“早听人说乘风定邦收了个好徒弟,今一见果然是与众不同,我倒想听听在你看来人怎么活着才算不窝囊呢?”

    林瞳正色道:“做人总是要有些信条的,处事也总是应该尊循些原则。我林瞳从来不在乎世人的眼光如何看待自己,我只在乎自己本心。正所谓‘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自己心怀坦何惧他人指指点点。不畏人言是与非,我自傲然天地间。”

    裴基一怕手道:“好一个心怀坦,单凭这话便值得浮一大白,果然有见地。不过你跑到这里来见我应该是有什么事吧?”

    林瞳微微一笑道:“您老果然是目光如炬,我此来除了给您老请安晚确实有件事想请您指教,不知道您能不能……”他说着双眼向四处看了一下,意思是能不能先让他们下去。

    裴基对后的四名护卫说道:“你们到外面守着,不要让人来打扰”说完她看着林瞳说道:“介休乃是我的至交好友什么事不用隐瞒与他。”

    陈玄陵一看这形也赶紧说道:“既然你老有事要谈小人这就下去了,等饭食好了再来通知”说完就向门外走去。

    林瞳看着他的背影突然心中一动说道:“陈兄留步。”

    陈玄陵扭回头有些不解的看这林瞳。林瞳微微一笑道:“我刚才听到你和前辈的谈话突然想到我要问的这事或许与你有关,你要是方便就坐下来听一下或许有些疑问还要你来解答。”

    陈玄陵冷的看了他一眼他见裴基点头便回到屋中站立一旁静静等待林瞳说话。

    林瞳之所以留下他时突然之间想到那死去的十三个黑衣人,他们的脸要说还真有些像是被火烧过的,刚刚听到陈玄陵说神机营的事他心中便是有些怀疑所以才要他留下来。

    林瞳冲裴基一拱手道:“前辈,我想先问陈兄一个问题,您别介意。”见裴基点头他转头看着陈玄陵说道:“刚刚陈兄说神机营的兄弟全部葬火海并无一人生还,那么这件事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裴基和邝云听完都是心中一动,刚才只顾着吃惊竟然把这事忘了现在见林瞳提出二人也都直直看着陈玄陵希望他能够给个合理的解释。

    陈玄陵听他说完叹了口气道:“这是说来也是凑巧,当时我引家兄的缘故被贬到这里来当驿卒本来心中不忿,无意之中应以为南迁的官员提到神机营被调到漠北抚远大将军麾下,不便要北上。

    当时我便趁夜间骑了快马想跟上他们一起到漠北去,等我沿途知道潼关东南的临时大营时那里已经是一片废墟,遍地都是烧焦的尸骸,我在其中翻找了好长时间也没找到一个活口最后我听到有人来便赶紧遁走,结果还是被他们发现,逃跑的时候我被他们的弓箭中右肩伤疤到现在还在。”说着他扯下上衣林统一看果然在他右肩上一个伤疤清晰可见。

    陈玄陵继续说道:“好在我平常就常在马厩之中过夜,而这里的人又经常会到镇上赌钱,我离开几也没有引起众人怀疑,至于我刚才所说的他们被下药放火焚烧是我在逃跑时抓了一个舌头问出来的,据他说他们在外围布了暗哨没有见到有一人活着离开。事就是这样的。”

    林瞳看着他说道:“按照陈兄的说法就是你没有亲眼见到所有人都死了,或许还有活口也未可知?”

    陈玄陵摇头苦笑道:“怎么可能有活口,神机营一共三万兄弟,从战场回来的不到一万八大家同手足,要是真有人能够活着怎么可能不站出来将事公布天下为冤死的兄弟讨回公道。”

    林瞳点点头道:“我就是一问并没有其他的意思,我的问题问完了现在我想请问公爷一件事。还望你不吝赐教。”

    裴基一笑道:“都是自己人你不用那么客气油画直说吧。”

    林瞳点点头说道:“既然如此晚辈就不客气了,我听师傅说你们神宗这边有一种功夫叫‘碧涛劲’据说前辈就是此中高手,不知道可是真的。”

    裴基点点头道:“不错,这碧涛劲威力强大但是异常难练,整个神宗除了我似乎没有人修炼成,你因何问起这个?”

    林瞳苦笑一笑道:“晚辈还有一个问题等问完一起向您解释,前辈知道除了您还有谁会托天十三弓吗?”

    听完林瞳的话在场三人都是一愣,他们不明白林瞳因何有此一问,裴基看着林瞳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问这个想来有你的道理,其实这托天十三弓在整个神机营多少都会些,当年我为了组建一支强大的弓箭手队伍便将一些箭的心得教与大家。”

    林瞳听完点点头心道果然和自己猜测的差不多看来那些人真的有可能就是当年的神机营幸存者。他看着裴基苦笑一下道:“其实晚辈问这些是因为一个月前我在扬州开了家万象楼,就在开业当晚有十三个黑衣人冲进去想图谋不轨,结果被我的人当场杀了六个。其他七人被活捉,可是当摘掉他们面纱的时候却发现所有人的脸都像是被火烧过一般根本分不清面目。”

    林瞳说道这里特意看了一眼陈玄陵,果然他也是一脸惊讶的看这林瞳,林瞳微微一笑道:“我见到这况本来以为是他们背后有个异常残忍的统治者,将他们控制起来又怕别人看出他们的份毁了他们的面容,于是下令往他们回去。”

    邝云听完微微一笑道:“林公子是想尾随看他们如何死法?”

    林瞳微微一笑道:“先生不愧是公爷智囊,晚辈当时确实是这样想的,不过中途出了变化,无为剑派的一个小丫头叫赵碧婵的当时正在我那观礼。她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便追了出去,晚辈怕她有危险也尾随了去,结果……”

    林瞳将那晚的形详细的向众人描述一番中间没有做任何隐瞒,等他说完这才看着裴基说道:“晚辈之所以向您打听您有没有传人同时会碧涛劲和托天十三弓便是向查明这人份,也好知道他因何向我下手。”

    裴基听完眉头紧皱他思索好久才开口道:“我之前说过这碧涛劲就难修炼,这托天十三弓也是圣教绝学,修炼不难但是练至大成却是难上加难,要是按照你的说法那向你下手之人托天弓即便没有练至大成也有了八成火候,这样的人绝对不是神机营的普通士兵。要说我确实是将碧涛劲和托天弓全部传给过一个人只是他十八年前随我平定漠北是就死了。”

    林瞳听完一楞他看着裴基问道:“您真的只传过他一人?也确定他真的死了?”

    裴基点点头道:“确实只有他一人而且他也真的死了,其实那个人就是当年神机营的统领——陈道陵,也就是玄陵的大哥。至于神机营这些的兄弟之所以会死和他有关。”他说完叹了口气看着陈玄陵。

重要声明:小说《暗黑之神之无良少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