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服

    段天然被林瞳这话戳中心中痛处,当时脸色刷白,原本就冰冷的脸上瞬间变得如同万年寒冰一般,他腾地一下站起上的气势不自觉的提升到极点,他边四人也都同时站起来怒视林瞳,看样子就等段天然一声令下便上前将林瞳撕成碎片。

    林瞳看着几人轻蔑一笑暗中也在急提真气,一股无限磅礴的气势从他上瞬间散发出来,直吹得段天然几人的衣襟哗啦啦作响。

    段天然大惊失色原来刚才林瞳在隐藏实力,本来他以为自己虽不是他的对手但是加上四剑绝对可以将他打败,但是现在再看林瞳这气势他的心瞬间变得冰冷,对方才十七岁怎么练的竟然有如此的功力,难怪宫主说不出十年他将是天下第一,当时段天然对此还是有些不屑的,今看来这林瞳果然是奇才。

    想到这里段天然一面强提真气对抗林瞳压来的无形气山一面看着林瞳说道:“你武功再高也没用,既然敢如此对待雪师妹我们冰宫不会善罢甘休。”

    林瞳缓缓收回真气看着几人微微一笑道:“先不说你们几个的举动萧老会不会同意,单凭你们也想在我林某人面前动武恐怕还不够格”他冷冷的看了几人一眼,那目光之中的冰冷之气让这几位自小在本地苦寒之地长大的青年高手都感觉浑一阵发冷。

    林瞳微笑一下道:“我从来没有看不起冰宫的意思,相反的对萧老由衷的钦佩,雪儿做的这些真的是她自己愿意的,难道几位真的认为林某会在乎那几两银子?”

    之前林瞳说的话段天然几人都是看做托词但是此时他们确实真的相信这些都是萧倩雪心甘愿的。以林瞳刚才的气势完全没有必要和他们说假话,打又不是人家的对手,干嘛人家要向自己解释在联想到雪师妹之前的表,段天然心中暗叹一下,但是依然有些不服。

    毕竟自己是冰宫年青一代的第一高手也是心高气傲之辈,原本在漠北千里旷野眼中除了萧东来几乎就没正眼看过别人。这次被萧东来派来中原协助林瞳心中已是老大不甘再加上萧倩雪的缘故更是心有芥蒂。

    今再被林瞳当众戳自己同脚早已经怒火中烧,他抬起头看着林瞳然后猛提真气运至左手,手臂急速挥出一股冰寒真气无声无息向林瞳攻来。

    林瞳依然是满面微笑似乎完全没有察觉只是借助伸手挠头的瞬间手腕轻轻一抖,众人只听噗地一声轻响两人中间的空气中似乎有一阵清风吹过然后一切归于平静,林瞳依然没事人一般冲几人笑道:“大家都坐吧这样站着算怎么回事。”说完率先坐下。

    在场几人哪一个不是高手,怎么会看不出人家在不经意间便将段天然的偷袭化解于无形,四剑微微一惊相视一眼都得从对方眼中看出了惊恐,这份工夫这份实力放眼整个漠北除了宫主再无人能够与之匹敌。

    段天然脸色微红神有些尴尬再看林瞳时的眼神中多了一丝佩服,他点点头坐回座位,四剑也紧随他坐下。

    正在这时萧倩雪端着茶盘从外面走进来,一件屋中的形便知道双方有了冲突,她狠狠瞪了段天然几人一眼,然后来到林瞳边给他递了杯茶,然后给段天然几人没有一杯。

    段天然几人赶紧站起来规规矩矩的接过去,段天然憋了半天终于开口说道:“雪师妹,这些活哪是你干的,要是被宫主知道了那还了得?”

    萧倩雪冲他微微一笑道:“知道了又怎么样,我本是女子烧火煮饭持家务那是本分,难不成爷爷还能怪我?再说了这些本就是我喜欢做的,大哥也曾说过要买几个丫鬟过来,我只是喜欢清静不愿有外人打扰”说到外人他瞥了段天然几人一眼。

    段天然苦笑一下心说我们几个都是看着你长大的没想到今天为了维护林瞳竟然将我们看成外人,恐怕再过几年连老宫主都成了外人了,他虽然想着嘴里却是不敢反驳,只能诺诺的坐下不知道如何接言。

    林瞳看了暗自好笑但是看到段天然几人一脸尴尬的表心中有些不忍便笑道:“其实段兄和就为大哥说的也没错,咱们以后要做的事越来越多,这些烧火煮饭的事雪儿却是不适合再做了,我看这样吧赶明儿咱们去买两个勤快的丫头帮你持家务,也有个人陪你说说话。”

    见林瞳替自己说话段天然心中无来由的不是滋味但是人家毕竟是在为自己解围他还是感激的冲林瞳一点头然后低头默默喝茶。

    萧倩雪原本是不愿买丫鬟的,这个之前林瞳曾和她说过,一来他自己却是觉得为他煮饭是件很开心的事,另外最主要的是她无比珍惜能和林瞳独处的机会不想有人来破坏那种气氛,但是现在林瞳既然说了她再反对有些不合适何况段天然自幼对自己极好他也不想让他难堪,于是便撅着嘴说道:“那好吧,听你的。”

    林瞳冲她微微一笑向他招招手让她做到自己边说道:“你这丫头真是不知好歹,大家都是关心你你倒是像受了多大委屈一般。要知道你不是一般的村姑民妇你也不可能像她们一样终做这些杂事,你是要做大事的人,这是我们的责任和使命,只有我们肩负起这份责任和使命她们才能安心的相夫教子。”

    萧倩雪呆呆头看这林瞳眼中满是崇拜之她用力的说道:“我知道了大哥,你说的那句话我一直记得‘人力量越大肩上的责任和使命就越大’,我会努力,为了更多人能够幸福快乐我做什么都值得。”

    段天然呆呆的看着萧倩雪心道“这还是那个生惯养的小公主吗?这些话真的是从她的嘴里说出来的吗”他再看向林瞳的目光之中变多了积分疑惑还有几分了然,难怪老宫主如此看重他,能够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便将雪师妹从一个只知道四处玩乐的公主变成忧国忧民为天下百姓谋福利的女豪杰,这份本事哪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想到这里段天然站起来恭敬地给林瞳鞠了个躬说道:“多谢林少这些子对雪师妹的教导,能听到她说出这样的话来我想整个冰宫都会对您感激万分,刚才是天然鲁莽还望林少莫怪。”其他四人也赶紧起给林瞳施礼。

    林瞳站起来一面还礼一面说道:“几位大哥说的哪里话,咱们都是一家人千万不要客气,还是先说正事,萧老这次拍几位过来不知道这意思是……”

    段天然这才想起自己是带着老宫主的命令来的,他赶紧站起来从怀中掏出一支黑色椭圆形的令牌往前一递恭敬地说道:“这是冰宫黑水令牌,请林少收下,老宫主的意思很明白冰宫一切力量随您调派。”

    林瞳听完心中一惊这萧东来不愧是绝世高手果然有气魄这一出手就是整个冰宫,他心中虽惊但是脸上却是泰然自若他微微一笑没有伸手去接黑水令牌而是轻声说道:“多谢萧老厚,只是这令牌事关重大我看这样吧,段兄将它交给雪儿吧,这样既不辜负萧老厚也不至于在下乱用职权坏了冰宫的名头。”

    段天然看这林瞳心中暗自叹了口气“败在这样一个对手之下自己还真不冤枉”其实他心中明白以萧倩雪对林瞳的态度这令牌放在他们谁手中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其中的意义却完全不同。

    萧倩雪毕竟是冰宫未来的继承人放在她那冰宫的人心里舒服很多同时也表明林瞳对于冰宫的态度,一件看似不起眼的小事却能够清楚的看出林瞳为人处事的手段,足见高明。

    他看这林瞳点点头道:“林少果然是干大事的人,天然佩服,自今起我便长留江南林少但有吩咐尽管吩咐。”

    林瞳微微一笑道:“既然以后咱们要长期合作那么小弟有个小小的请求还望几位大哥应。”

    段天然四人躬道:“请林少吩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林瞳摇摇头道:“赴汤蹈火没那么严重,只是以后几位大哥不要再叫我林少了,我年纪比你们小叫我声林兄弟或是怡都好,我就叫你们大哥了,咱们以后就是自家兄弟莫要弄得那么生分。至于以后要多的事等明让雪儿详细和几位大哥说明,不急在一时咱们先找地方吃顿饭,亲近一下。”

    林瞳的一席话又将几人对他的看法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视手下如兄弟这让的人怎么会不让属下拼命为其效劳。

重要声明:小说《暗黑之神之无良少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