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江湖?

    林曈二人沿着官道漫无目的的走着,荆州肯定是不能去了不如找个渡口顺江去扬州吧,于是两人便向东走去。等到了渡口处,林瞳却发现有大量的武林人士在此登船北上。

    看这些人的服装各异明显不是同一门派,林曈觉得奇怪一打听这才知道原来这些人都是江南武林门派的弟子大家这是要去洛阳参加武林大会。林曈一听这倒是个很好的去处,想来定然有闹看。

    于是他和一位排帮的兄弟仔细打听一下这才知道这武林大会每五年举行一次地点在洛阳金刀门的得月山庄,rì期不固定一般在七月到十一月之间,今年定在十月初五。这武林大会理论上是正魔两道的武林人士都可以参加最初的目的是用来解决门派之间的纷争。

    不过随着邪派武林被魔教一统后很少参加,这所谓的武林大会便成了正道门派之间切磋武功排定武林座次的一座擂台,当然更多的时候是武林同道借此联合起来对抗魔教的誓师大会。

    大会的召集人乃是正道武林的两大泰斗菩提寺和无为剑派以及东道主金刀门,今年的大会乃是近几十年少有的盛况空前。中原各武林门派都将能够出席大会看做是一种无上荣耀。

    有小道消息称很多中原以外的武林豪强届时也会出席,东海金鳌岛是一定派人到场的,扶桑等国也有代表前来就连欧罗巴大陆也会有代表前来,届时诸方豪强挑战中原武林势必一场恶战,同时也是江湖人扬名立万的最好平台。

    林曈和小冰说了一下想去洛阳凑凑闹,虽然小冰对于这种武林门派的打打杀杀没什么兴致但是一来林曈兴致很高二来自己只是跟班没什么发言权便很不愿的点点头。

    于是林曈便去和排帮众人商量想和他们结伴前去洛阳自己也想看看这武林盛事。排帮众人见他二人不过是两个年轻的文弱书生便答应了,不过一位叫刘海生的黑大个还是好心的告诉二人要小心些,江湖路上并不太平,正魔两道,同道各门派之间因为稍微一点利害关系就可能大打出手,不要伤了二人才是。

    林曈自是千恩万谢并一再强调他们只是想去开开眼界不想也没有能力参与江湖纠纷,遇到事自会躲去安全的地方。

    船行江上飘飘,林曈坐在船头看着波涛汹涌的江水中豪气大生,小冰坐在他后默默看着远方似乎满怀心事。

    边上几个排帮的弟子正在津津有味的谈论着,内容无非是哪一家的高手被谁打败了,哪一派的英雄有抓了某一个采花大盗。

    其中声音最大者便数那位刘海生了。只见他眉飞sè舞表丰富正在说姑苏听风山庄的慕容连少庄主大战大盗一枝梅的事迹。见他说的有鼻子有眼儿的仿佛他在现场亲眼观看的一般。

    旁边一位年轻的弟子看着刘海生一脸崇拜的问道:“刘堂主,最后谁赢了?”

    刘海生叹了口气说道:“打成平手,不过这慕容少侠不愧是当今武林少壮派的第一高手,你想那一枝梅是何许人,多少成名的剑侠都败在他手上,就连普陀山的慧能和尚都摆在他的手上。”

    林曈侧头看了刘海生一眼对他说的事也有些兴趣,听风山庄他是知道的据说位于姑苏城外太湖之中乃是江湖赫赫有名的慕容一姓驻地。

    听几位师傅说这慕容世家享誉江湖也有近千年历史,起源早不可考,但是每一代中都是高手辈出,尤其是他们的独门秘籍“移花接木”不但功法诡异而且威力无穷,想来这一辈的杰出人物便是大家口中的这位慕容连了。

    林曈站起来凑到几人边冲着刘海生微微一笑道:“刘大哥,您刚才说的这位慕容公子很厉害吗?还有那个一枝梅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刘海生看了他一眼脸上有些不屑意思是你怎么连这些都不知道不过想来对方就是一个文弱书生不了解江湖是也正常。

    他看着林曈微微一笑道:“说起这位慕容公子在江湖上那可是大大有名,他乃是当今慕容世家家主慕容进的独子今年二十四岁,为人豪爽仗义,风度翩翩,尤其是他那一功夫放眼天下年轻一辈之中绝对是这个”他说着伸出左手大拇指示意是第一。

    林瞳对于江湖之事所知不少但是也绝对算不上多因为他的江湖阅历都是来自于四位师傅,而四位师傅虽然经验丰富无奈多事江湖旧事对于最近的事知之甚少,即便是龙榜排名那也都是几年前的事了,不知道这慕容连能不能进入龙榜。

    想到这里林瞳冲刘海生一抱拳道:“在下曾听闻江湖上有一个叫什么龙榜的百名不知道这位慕容公子有没有上榜排名第几?”

    刘海生看了林瞳一眼有些赞赏的说道:“没想到你竟然还知道龙榜不简单啊,慕容公子自然是上榜了排名在第二十六位,而且高居潜龙榜第一位”

    他满面荣光的看着林瞳似乎说的那人是他一般他扫视众人一眼继续说道:“不过最经江湖传言小镜湖的那位也出世了。”

    旁边一位壮汉听完眼光明显一亮道:“你说的是林夕若?”

    刘海生带你点头道:“除了她还会有谁,这个林夕若据说只有十七岁却已经高居潜龙榜第二在龙榜之中也是拍在二十九的高位,大家想想十七岁啊,这样的高手是不是非常恐怖,当然可能兄弟们更加关注的是她绝sè榜上第二的排名。”

    林瞳一听这绝sè榜便知道是个什么路子,他也瞬间来了兴致急声问道:“绝sè榜是不是都是美女啊,你们说的这位林夕若排名第二那么第一的又是谁呢?”

    众人几乎同时切了一声,那意思是你不知道龙榜排名因为你不是江湖人还说得过去要是连绝sè榜都不知道那只能说你不是男人。刘海生哈哈一笑道:“林兄弟确实有趣为男人连绝sè榜都不知道。正如你所说上榜的都是绝sè丽人,排名第一的是冰宫小公主萧倩雪,据说没人见过但是百晓生坚决把她放在榜首想来定食人间绝sè佳丽。”

    又一汉子汉子插言道:“刘堂主你可见过绝sè榜中的人物?”

    刘海生一听来了兴致他满脸兴奋地说道:“我还真见过一个当年我随帮主到北地办事就见到了穆瑾华,当时她年纪也就十六七生的是貌美如花简直就是天下。可是就是这样的绝sè都只能在绝sè榜排名末尾其他人容貌如何可想而知了。”说完竟有一些期望之sè。

    林瞳微微一笑道:“容貌那是天生的好与差都不是自己能够选择的,即便生的好些没什么都是爹娘的功劳,但是看待一人还是应该看一下他的才华放在武林应该就是他的武功吧,容貌这东西如同鲜花很容易凋谢的。”

    众人听完都是一阵嗤笑,只有小冰看向林瞳的目光却是极为不同,除了钦佩还有欣赏。

    林瞳冲刘海生一抱拳道:“您还是说说一枝梅吧,我更想听这个。”

    刘海生微微扬扬头似乎对于自己的见闻广博甚是满意他继续说道:“至于这个一枝梅倒是神秘的很为大家熟知也不过近两个月的时间。最开始是扬州府库被盗丢失大量库银,京中六扇门的高手联合当地捕快查看现场竟然没有一丝线索,只在里面找到一个绣着一枝梅花的手帕”

    刘海生继续说道:“三天之后杭州府又被盗同样没有线索只有那手帕,在众多捕快四处查访时很多贫苦百姓家却突然财从天降一夜之间不知道是谁送来了米面钱粮”

    “接下来的rì子各地官府,还有富商家时常被窃贼光顾,无一例外的都留下那幅绣了梅花的手帕,至此一枝梅的大名响彻江南。”

    “官府为了破案不但捕快全出还从京中调来大多六扇门高手小道消息说就连锦衣卫都出动了,依然没用。倒是在镇江正面交过手不过被人家打伤好几人连个头发丝都没抓到”

    林曈点点头问道:“那您怎么说有很多成了名的人物败在他的手上呢?还有这人到底什么模样?”

    刘海生众人一笑道:“官府实在没有办法便只能出面请咱们江湖人物了,并且悬赏三千两缉拿一枝梅,开始只是一些专门帮官府那盗贼玲上千的‘猎人’参与进来,后来更多的高手也开始加入据说商银已经提升到了三万两了”

    “后来大家四处设防终于在姑苏一带和他相遇不过连续几位高手都败了下来先是巨鲸帮的副帮主司徒磊接着是菩提寺的俗家弟子李大同,就连无为剑派的高手青木也是未能将他做主,后来传出普陀山的慧能都会落败了。

    直到月初慕容少侠在姑苏与之一战才堪堪打成平手,但是谁也没有见过其真面目据说他每次作案都是蒙着面,就连是男是女是老是少也没人知道。听说这次武林大会就要讨论捉拿他的事。”

    林曈听完点点头道:“这么说来这人真的是相当厉害了,不过听您说来这人似乎倒是位侠盗,他把偷来的银两都分给了贫苦百姓倒有些劫富济贫的味道。想来武林正道认识也不会为难与他吧。”

    刘海生摇摇头道:“这话在这里说说就好了千万别让官府听到,要说这人的做法倒是真有些侠士的意思,可是毕竟是偷了府库,官府怎会善罢甘休,再说官府向来对所谓的劫富济贫深恶痛绝,武林正道恐怕也不会认同他的做法。”

    林曈暗自点点头心想这刘海生看着粗俗所言确实非常有道理,武林正道很多都是带着维护正义的幌子所作所为不过是为了自己的利益罢了也正是因为这些程万里叶清平等人才会厌倦江湖归隐山林。

    想到这里他不仅叹了口气抬头看着远方不知道心中想些什么。过了一阵他又开始向刘海生打听江湖上的事,关于几个排行榜的内容自然是要问的清楚的,还有一些新露头的的江湖侠少这些都是林瞳关心的。

    二人闲谈了一阵林瞳发现刘海生没有了兴致反而更关心边那些兄弟谈论的杂事,林瞳一听苦笑一下原来那些人的话题全部是那座楼子的姑娘好,谁家的媳妇有何那个后生勾搭上了,林瞳摇摇头心中暗道“难道这就是江湖?”

重要声明:小说《暗黑之神之无良少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