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神

    黑衣人对于自己的追踪术和轻功向来自负今rì竟被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当面如此说这在他看来是**的蔑视,黑一眼放寒光瞪视林瞳道:“因为你这句话你会死的很难看。”

    林瞳一见对方暴怒心中暗笑,其实刚才见到对方的第一眼他就猜到了这个人的份天下能有如此高超追踪术的除了“犬神”再不会有第二人再加上他的长相那里还不清楚。

    林瞳在清心谷的时候曾听柳乘风提起过此人,据说此人虽然长相丑陋但是天生异禀嗅觉出奇的灵敏对于气味的分辨能力甚至不亚于猎犬,正亦如此再加上他长着一张狗脸所以江湖上称他为“犬神”。

    据柳乘风说这犬神名叫薛方生在泉州一带,自幼因相貌丑陋受尽世人白眼,就连家人也对他多有嫌弃,所以zì yóu养成了孤僻的xìng格。后来遇见了一位游方道人见他资质不错便收他为徒,从此他便随老师躲进深山发奋练功目的只是想让世人对他另眼相看。

    转眼就是七八年过去薛方武功大进可是老道士却忽然死了从此薛方独自生活为人就更加孤僻,终rì除了练功便是和山中野兽为伍。后来无意之中遇见了另一位武林奇人“鸟王”。

    这鸟王名叫贾羽也是一个怪人,讨厌与人相处却喜欢和各种飞鸟为伍而且擅禽语,训鸟是他的一绝。那天他追踪一只白头鹦鹉来到深山正好遇到和野兽嘻嘻的薛方,另个同样喜欢动物为伍的人一见面相谈甚欢竟成了好友,自此二人焦不离孟形影不离。

    后来二人一同步入江湖闯下了“犬神”和“鸟王”的名号,只是据说犬神薛方武功极好而鸟王贾羽除了轻功不错外其他的都是一般。没想到今rì在这里会见到他,而且更令林瞳疑惑的是一向不惜和人打交道的犬神竟然会帮对方来杀自己。

    林瞳按下心中疑惑他冲全一抱拳道:“若是在下猜得不错您老是犬神薛方吧,不知道鸟王前辈在不在小子对两位甚是钦佩极想一睹真容。”

    薛方听林瞳如此一说目光闪动点头道:“你小子果然有些门道居然猜出我的份,不错我就是薛方,老贾人却不在。”他说着眼中却有些落寞但是马上又是寒光一闪看着林瞳道:“原本见你这小子为人不错,没想到竟是如此jiān猾虚伪。”

    林瞳听完一楞满脸疑惑的说道:“前辈何出此言?”

    薛方嘿嘿一笑道:“居然还做出如此无辜的样子?你若不jiān猾因何在树上玲仓一人准备偷袭于我吗?再有我和老贾虽然有些名头但是江湖人多事用看待畜生的怒光看我们可你为求保命竟然说对我二人钦佩不是虚伪又是什么?”

    林瞳听完脸sè一整很少有的露出正经神sè他看着薛方说道:“此时前辈误会了,树上却是躲着一个人是我的一个哑巴兄弟只是他并不会武功我怕他下来会有所闪失所以才让他在上边躲着。说实话若不是因为有他我一个人早就施展轻功远走他方了,在下自信你们留不住我。”

    他见到薛方眼中再次怒火中烧心中窃喜却不等对方发火继续说道:“知我我说钦佩二位也并非虚伪之言而是发在肺腑的,我这人自幼喜欢胡闹更喜欢一些江湖奇人,两位前辈虽然喜欢与禽兽为伍,但是这只是你们自己的好并未妨碍到他人,何况真要说起来人还真不如禽兽。”

    林瞳见薛方眼中光芒闪烁知道他开始对自己有些改观还需要加把劲,他继续说道:“禽兽厮杀捕食为的就是填饱肚子这是自然生存的法则或者只能去这样,只要它们吃饱了便不会去过多的杀生。

    可是人去不同人去杀生害命很多的时候就是为了一己私yù,为了自己生活得更好,为了抢夺别人的东西他们不惜残杀同类甚至至亲。而且人贪得无厌,奢靡成xìng不断地在挥霍浪费,这些在禽兽之中时间不到的,所谓虎毒不食子就是最好的明证,所以我说从很多地方看来人不如禽兽。”

    薛方听完哈哈大笑那声音就像是夜猫子的叫声一般让人毛骨悚然,笑了好一阵他才停住笑声道:“小子果然有些见识,你这人我喜欢,若不是因为老贾我想我们能够成为朋友,可惜天不从人愿为了多年老友你非死不可。”说完竟是几位惋惜的叹息一声。

    林瞳一听知道其中还有隐便说道:“听前辈的意思似乎是贾前辈除了事不知道在下能不能帮得上忙?”

    薛方叹了口气道:“不瞒你说老贾前些rì子因为一只鸟和荆州总兵府的师爷刁德发生冲突现在被囚在大牢之中,今rì他找到我说我要是去了你的xìng命便放了老贾,你应该知道我毕生只有这一位至交好友所以只能对不起你了。”

    林瞳点点头道:“前辈为了朋友如此也是令人敬佩,若是想在下要其他东西林某绝对拱手相让只是这脑袋在下也不富裕,所以我想和前辈打个商量咱们能不能换个方法。”

    薛方摇头道:“除了你的人头别无他法。”

    林瞳微微一笑道:“在下之前就应经说过,你杀不了我而我又不会束手就擒,所以指条路行不通,不如咱们坐下来研究一下如何就出贾前辈才是正途。”

    薛方呵呵一笑道:“既然你如此说我便和你打个赌,五十招之内你若还能站着我薛方便认输老贾我不救了我自己陪他一起坐大牢。”

    林瞳一听心中暗笑但是脸上却是一脸平静的说道:“既然前辈由此雅兴完被子是不敢扫了您的兴,只是这赌注我想改改,若是我输了自然没的说杀剐存留悉听尊便,但是若是在下胜了,我想请你答应我一件事。”

    薛方说道:“什么事你说?”

    林瞳微微一笑道:“若是在下胜了我想和前辈一起进大牢把贾前辈救出来。”

    薛方听完微微一愣然后点点头说道:“若你的功夫真的如你所说那样,咱们两个合力救出老贾还真是有很大胜算只是不知道你是不是胡吹大气。”

    林瞳也不多言往后撤了一步说了声“前辈尽管试试”说完左手往后一背右手前做了个请的动作。

    薛方点点头道:“很好”说完脚下一蹬体化作一阵青烟飘向林瞳,林瞳微微一笑轻轻往左跨了一步然后又向右一旋影瞬间消失在薛方面前,到了他的背后。

    薛方缓缓扭过头来见林瞳正站在他的背后满脸微笑的看着自己,薛方微微一笑道:“难怪如此狂妄原来是‘幻影迷踪步’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本事。”说完体突然向左一晃紧接着竟然极为诡异的奔向右前方,同时两只极长的手臂横向伸开猛地前扫。

    这一下几乎林瞳面前所有空间都在他的覆盖之下,林瞳微微一笑左脚往前一蹬体急速后撤。眼看后背就要撞到树干上,林瞳右脚蹬地体向上急冲接着手脚并用连续击打树干,整个人紧贴树干快速上升。堪堪从薛方的头顶躲过。

    薛方一招落空整个人马上腾空而起如同依着大鸟一般向林瞳罩去,林瞳等的就是这一下,他之所以没有直接腾空而是选择沿着树干上升就是在等着薛方腾空。

    直接蹬地跃起速度自然还快可是却有一个极大的弊端那就是空中没有借力一旦在力尽无法击败对方自己变回被动,林瞳一见薛方腾空,便双手从脑后抱住树干左脚等在树上右脚悬空作防御,停止动作静等着对方力尽。

    薛方一见林瞳一动不动心知中计,他本想体高高跃起刚好赶上林瞳上升之际一掌将他击打下来,谁知林瞳突然停住他人在半空无处借力只能慢慢落下。

    可是就在这时林瞳却动了他左脚在树干一蹬整个人快速冲向薛方。薛方一见大惊慌忙挥动双手猛拍几掌想拦住林瞳。林瞳脸上诡异一笑右手伸出一掌拍出只听啪的一声响。

    林瞳缓缓落地而薛方却被这一掌打出去两米远撞在树干上摔倒在地,他一翻从地上爬起来看这林瞳脸sè羞惭道:“多谢公子手下留,我败了”

    林瞳微微一笑道:“前辈严重了哪里来的胜败我不过投机取巧罢了。”

    薛方摇头道:“临阵对敌关键在于临机应变,公子能够用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利益这要是投机取巧那即便投机又有何妨?今rì赌约是老朽败了公子若能主卧将老贾救出我二人定当感恩不尽。”

    林瞳点头道:“前辈不用客气,时间不早了咱们这就潜进荆州大牢救人,至于其他的等到就出人再说吧,至于怎样救人咱们路上慢慢说。”说完他对树上的小冰说道:“小冰我和前辈回一趟荆州,你就在上面老实呆着等我回来接你。”说完从树上取下宝剑又换了夜行衣这才和薛方向荆州方向赶去。

重要声明:小说《暗黑之神之无良少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