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中岁月

    清心谷的rì子并不向林曈想的那样辛苦也不如同苏醒讲的那样惬意。并没有预期之中的四位师傅围着自己传授武技反而更多的时间跟随一众晚辈在学堂读书,只是每天的早晚两次又程万里到他的住处传授几句修炼心法的口诀同时检查一下前些时间修炼的程度至于招式确实从来没有学过一招半式。

    对此程万里的解释是先要帮他打好基础,高深的武学对他暂时不适用,所以几人商议决定先有他来指导林曈休息佛门心法,等基础打实了再修习高深心法将会事半功倍。不过这打基础的方法确实近乎于变态,那便是不停地写字画画。本来林曈自幼就随娘学过读书写字自信字写得好不错可是当他走进书房时依然被眼前的况吓了一跳,纸是上好的纸墨也是好墨唯独那笔却是出奇的长足有普通毛笔的四倍,而程万里的要求就是要用这样的大笔写出蝇头小楷。

    开始的时候林曈写出的字连自己都不认识好在他xìng格坚韧又知道师父此举必有其用意所以每天都是保质保量的完成师傅交给的人物甚至还要做得更多。经过三个月的练习他终于可以轻松地用左右两手使用长大的毛笔写出漂亮的蝇头小楷,而就在这个时候笔又换了竹笔换成了铁笔同样要求蝇头小楷。

    林曈的苦难再次开始每天我这十斤重的大铁笔在纸上写小楷,开始的时候每写一个字手臂就会酸疼一到此时他就默念师傅传授的内功心法慢慢发现竟然能多谢几个字,于是从那之后他一边练功一边写字虽然每天下来两只手臂依然红肿疼痛但是写出来的字确实大有进步。就这样随着笔的重量和长度增加林曈的双臂就肿了消消了再肿反反复复之中半年的时间过去了,在这半年里他几乎没有时间去谷中游玩每天除了去学堂读书之外大部分时间都躲在书房写字,只有吃饭的时间才能和娘待一会儿,不过经过四师傅的医治林夫人的病确实好转很多正常的活动不成问题咳嗽也没有那么严重。

    校园的书房之内一张宽大的书桌桌上铺着白纸旁边是磨好墨的砚台,桌后并排两张椅子而林曈一脚踩在一只椅子上蹲着马步左右两手各执一支上上的大铁笔笔杆的顶端还各有一支鸭蛋大小铁球初步看来这两支笔每只应该有二十斤的分量,不过抓在临潼手中就像是普通的毛笔一样,两只手不停挥舞一个个jīng致的蝇头小楷跃然纸上相当漂亮。这种扎着马步链子的方法是自己想出来的因为他总担心自己光练两手会把体练成畸形所以就有了这新创意。

    正在此时门外传来脚步声,林曈一听马上明白是师傅程万里来了,虽然往常这个时间他是不会来的不过林曈也没有在意继续自己的练习。

    房门推开程万里缓步走进见到林曈正在练功点了下头坐在一边的竹椅上,轻声说道:“你已经来谷中半年了,而且你的资质远比我们之前的想象还要好得多,不耽误共进步神速听先生说你的文采也是相当出众他都和我建议想让你苦读两联去考状元。我今天来没别的事就是通知你一声从明天开始你不用去学堂了,学到你这份上先生已经教不出什么了在想提升就得靠自己,从明天开始你早饭过后去演武场我们正式开始教你练武”

    “不过你要有个心理准备今后的rì子会更苦我们几个不但要将自己的独门绝技传给你同时暗器用毒医术还有乐律统统的都会灌输给你,至于你能不能消化的了那就看你自己的努力程度和理解能力了。”

    林曈一边继续写字一边说道:“明天就要开始休息你们创的那功夫吗?”

    程万里笑道:“还不行我们经过商议先每个人各自指导你练习我们的武技之前在你师兄他们上那么多的失败我们想来很大可能是因为一上来就修炼那功夫,这功夫是我们柔和了我们四人武功的jīng髓创出来的,他们在根本不了解我们各自武功长处的时候就开始修炼很难真的理解其中的奥妙,所以我们先要你跟随我们修炼各自的武功最后将那心法传给你由你自己琢磨着去练我们不作任何指导,当然其中有什么疑问我们还是尽全力帮你解答。”

    林曈听完终于明白了感自己这个实验品非但要去学习那根本不知道况如何的武功还是在没有任何指导的况下自己去摸索,想到这里他苦笑一下说道:“感你们老几位试想撒手不管了任我自生自灭。”经过半年的相处林曈早知道这几位师傅的脾xìng他们之间从来没有其他师徒那种道德观念反而是经常一起开玩笑。

    程万里听完嘻嘻一阵jiān笑道:“这样说也不是不对,说实话我们自己都不敢说我们创出来的那东西到底怎么样是不是完善边让儿孙们去练习虽然我们相信不至于出现不良后果但是结果你也看到了不伦不类,其实这几年我们一直在想武道修行到了一定程度就和做人读书一样没有一条固定的模式去让你走,一切只能靠自己,而作为老师能够做的不应该是规定你的路怎么走而是教给你一些方法正所谓授之于鱼不如授之于渔,但愿我们的决定是对的”说着他嘿嘿一笑道:“不对也没事大不了你再去考状元。”

    临潼一厅差点没从椅子上掉下来心说:“这是什么师傅啊太不负责任了吧”不过他仔细想了一下师傅的话确实有几分道理,无论做什么事跟着别人的脚步永远都是追随者要想成为顶尖的那一个就要突破别人的束缚走出自己的道路,练武也是一样总是依靠别人去教那么再好的徒弟也最多就是打到师傅的境界要想超过师傅必须要有突破。想到这里他嘿嘿一笑道:“虽然说你们这做法有些不负责任不过想来还是比较靠谱的,那我就勉为其难随你们胡闹去吧。”

    “猴崽子没大没小的”程万里笑骂一句转离开。

    从第二天开始林曈的生活过的紧张又充实,每天上午先要跟随大师傅佛门正宗心法紧接着就要跟随三师傅修行魔教内功刚刚学的无相无我真气以刚猛见长紧接着下午三师傅又教他道家的万法自然随后四师傅又是一通yīn柔的内力不到十天下来林曈发现自己的体之中竟然有了集中完全不同的内力波动,一运功各种内力在自己经脉之中乱窜不停的撕扯着他脆弱的静脉。

    经过几天苦苦支撑林曈终于忍受不住在这一天将四位师傅找到一起大吐苦水“我说你们四位到底会不会教徒弟啊?让我同时修炼四中不同的真气现在弄得我体之中真气乱窜不运功还好些一运功就撕裂般的疼痛,我真的怀疑你们是不是疯子?”

    火爆脾气的柳乘风大声骂道:“小兔崽子我们这样不予余力的将自己的独门绝技传授给你你竟然说我们是疯子?”

    苏定邦一脸yīn笑地说道:“这不是我们的方法不好是你小子静脉太弱,我看实在不行帮你拓宽一下静脉算了。”

    程万里和叶清平听完低头沉思起来。

    林曈看着四人大声说道:“我说四师傅你拉倒吧,什么样的经脉受得了你们这样练啊,上午刚修炼的刚猛内功下午又让我练yīn柔内力,两两种完全不同的内力怎么可能同时存在一个人的体里呢?虽然我的见识不如你们但是这水火不同炉的道理还是明白的。”林曈一面说着一面没好气的等着四人。

    四人听完他的话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直笑的林曈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看着几人一脸幸灾乐祸的表他怎么有种羊入虎口的感觉呢心道这几个老家伙不是想玩死我吧。

    程万里笑了一阵看着他说道:“我们几个可是很mín zhǔ的,既然你提出反对意见了我们也不能不考虑我看这样吧你自己的事自己知道要怎么练你自己说了算。”

    “我靠,有这样当师傅的吗?就算我是个实验品你们也不能那我的小命开玩笑吧”林曈终于确定了一件事这四位师傅根本就不是想想找个传人他们就是想找个玩具。想到这里林曈高声抗议道:“既然听我的那就这样内功我只跟大师傅修炼至于其他三位你们可以将你们的心法传授给我讲给我听听暂时只能做个辅助,至于以后我要不要修炼我自己看着办,同意就叫继续要是不同意我可不陪你们几个疯了再玩几天我非让你们玩死不可”

    经过众人无休止的争吵之后最终大家达成一致就按照林曈的方案,内功他跟随程万里修炼其他几个人也经自己的心法讲解给他,同时死人开始将自己的招式,轻功擅长的暗器都教给他,不过为了满足其他三人要和土地多点相处的时间从即rì起林曈除了练武以外还要和他们四人一起练习琴棋书画。

    看着几人兴高采烈的样子林曈后背一阵发冷,不过总的还说他那种生不如死的rì子暂时是摆脱了。最让他高兴的是他终于有了些自己的时间可以在谷中四处游玩前提条件是别让那四个疯子给抓到一旦被抓到不是着他陪他们下棋就是一起弹琴或是吟诗作画。

    就这样小的逃老的追又过了大半年的时间,林曈发现在这中追逐的游戏之中自己的轻功居然进步神速,真要拼命跑起来除了轻功见长的三师傅外其他几人还真不是他的对手。不过对待其他三人他也不敢掉以轻心因为不知道从那一天开始他们开始对待逃跑的林曈用上了暗器,大师傅的铁菩提一上就是专打位最可气的是这老家伙根本不给他解啥时候自己解开啥时候算,每次林曈都要苦苦忍耐两个时辰,二师父更狠飞刀出手从不留林曈经常被他的飞刀扎的浑是伤,不过这些他还都能忍受最可怕的是四师傅的龙须针打到上就是麻一下但是上面附着的各种毒药却是让林痛苦不堪言。

    最后北极人折腾的死去活来的林曈实在是忍受不了了便跑去四位师娘处哭诉,几位夫人听完哈哈大笑起来最后还是四师娘疼他拉着他的手说道:“你这几位师傅弹琴唱曲的几十年了早就腻了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你这么个好玩的孩子怎么可能轻易放弃呢,再说你这孩子也是个有孝心的总不好看着他们不开心吧,我看这样吧师娘给你指条明路,不是有句话叫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吗,他们既然用暗器打你你就苦练接暗器多暗器的方法啊,他打你的道你可以好好练练移经挪的方法啊,他用毒药毒你你为什么不自己想办法解毒呢这些都做好了你看他们还有什么方法折腾你。”

    另外三位夫人听完交口称是大夫人摸着林曈的脑袋说道:“人活着不要老想着靠别人要想办法自己解决,醉心厅后边有座山洞里面有很多藏书你有时间可以去看看或许对你有些帮助,好了你去玩吧别打扰我们打马吊。”

    林曈苦笑一下心说这几位师娘还真是出了个好主意,没办法求人不如求己学吧。从那天开始他除了正常练武的时间基本上都在山洞之中就连睡觉也很少回房间。这山洞之中确实有很多藏书而且种类繁多什么天文历法、星卜医术,机关埋伏应有尽有自然武学方面的书籍更多,林曈每天面对着这些书山孜孜不倦的寻求着探索着,慢慢地还真让他找到了很多好方法。

    从那之后他被几位师傅抓到的时间越来余少甚至还经常用接住的铁菩提将大师傅打住,面对二师父漫天的飞刀他也能轻松地从空隙之中穿行,对于四师傅的毒药他也大部分能够自己解掉甚至还会借机毒他几回。不过他最开心的事是他用尽心设计的机关将几个老头困在里面而自己就站在外面冲他们做鬼脸。直到现在他才发现和几个老头捉迷藏时间多吗有趣的事

    ;

重要声明:小说《暗黑之神之无良少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