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离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衣冠胜雪 书名:旷世妖师
    依旧是武院后院。

    地下暗室。

    拳头大的明珠,照亮了四处,纤毫毕现,唐古一青袍,再次见到了杏林山庄武院中的真正主事,“鲜红夫人”冷星阮。

    “走吧!”

    “鲜红夫人”冷星阮没有多话,伸手轻轻一牵他的手腕,而后带他打开暗室后面的一扇石门,进入一处清幽的山谷。

    她纵飞起,整个人恰如一道飞仙,衣带飘飘,拂在唐古手腕上,丝丝麻麻。

    她的手冰凉没有温度,却如同玉质一样,柔软光滑,唐古心头微感异样。

    不过很快他就将这种感觉驱去,仔细打量四周。

    只见绿草红花,鹤立蛟盘,谁也没有想到,杏林山庄之内,竟然还有这样一处神奇的山谷。

    片刻时分后,冷星阮带著他来到一座漆黑的山洞前。

    伸手一拍,光华大放,山洞最里处,是一间石室。

    石室中,堆放著无数的珍稀资源,丹瓶,灵草,灵石,还有武器,内甲,秘笈。

    似是看出他的疑惑,冷星阮微笑:“这是我杏林山庄的秘修之地,有这些资源,相信三个月内,一定可以将你推动到气道九转的地步,伪玄黄境。”

    ~长~风~文~学~~cfwx~“而后,我会帮你解开阳限制,踏入玄黄。”

    看到这些四处堆叠在一起,一堆堆的丹瓶,药草,灵石,唐古沉默了半晌,只点了点头:“好。”

    “如此。那我三个月后便来接你。”

    对于唐古的反应冷星阮很满意,微笑点头,而后形一动,已经出洞而出。

    石室大门轰的一声关上,隔绝了外界的一切视线。

    唐古盘膝坐下来,看著面前这些堆积如山的资源,他的心头,却全无激动兴奋之意。

    “时间紧迫,耽搁不得。”

    “还是先试著服用一枚八转丹,晋级气道八转再说!”

    唐古从这些丹瓶中一找。很快就找到一枚八转丹。伸手服下,闭目盘坐起来,气息渐渐幽微。

    时间一分一分过去,三天后。轰的一声。

    唐古上。一股庞大的气息。一卷而出,体之上,红光一闪。气道八转,成!

    这洞中,还真是应有应有,保元应真丹,千华精脉丹,随元炼清丹,四力合虎丹……

    唐古眼睛之中,光芒闪动,望向紧闭的石室,还有两个月零二十七天!

    至于“鲜红夫人”冷星阮规定的三个月达到气道九转,他根本不在乎。

    要做,就做最好。

    一定要在这个时期内,达到气道九转巅峰,甚至尝试进入那传说中不存在的第十转!

    如此,一旦踏入玄黄境,将功力大增,那么,再去那万鼎城,自保的机会,也更大一些。

    而得到七枝寒兰,或那具宝鼎的机会,也会更大一些。

    他再不敢浪费时间,伸手一招,一瓶保元应真丹应声飞出,落入他的掌心。

    而后,他又召来另一个玉瓶,这个玉瓶中,尽是一些白的髓液,“天龙骨髓。”

    他一张口,将这瓶天龙骨髓一瞬间全部吞服下去,体之中,顿时澎湃起一股庞大到难以匹敌的精气。

    而后,他打开瓶塞,将瓶中的一枚保元应真丹倒出,纳入口中,服下。

    再次陷入闭关。

    这一次,就是七天。

    七天之后,唐古打开一个玉盒,玉盒中,是一块残缺了半边的血红灵芝,“地人红芝!”

    唐古将其随手一震,顿时,红芝绽放强大的灵气波动,化作一道红流,灌入唐古口中。

    唐古继续闭关。

    如此,七天一循环。

    石洞中,丹药渐少,而唐古上的气息,越来越深。

    唐古入洞四十一天,他上,轰的一声,腾跃起另一股更加强大的气息,一道紫色气流,仿佛一条紫色暴龙,席卷而出。

    气道九转,成!

    至此,唐古完成了整个气道境,所有的阶层修炼。

    一转灰气,二转黄气,三转绿气,四转蓝气,五转青气,六转银气,七转金气,八转红气,九转紫气,伪玄黄境。

    接下来,便是洞开阳,清浊分野,划分丹田,晋升玄黄!

    不过,唐古还不满足。

    还有一个半月。

    一个半月之内,一定要进入气道九转巅峰,跨入那神秘的第十转大门!

    这是唐古的野望,也是他不同于别人的地方。

    不疯魔,不成活。

    拼了。

    他再一次陷入深深地闭关之中,这一闭,便不知月,完全不知道岁月的流逝。

    直到“轰”的声,大门自外打开,无尽的天光,自前透出。

    唐古才知道,不知不觉,三个月的时间,竟然就这样过去了。

    而刚刚进入,本来一脸平淡的“鲜红夫人”冷星阮,当她一双妙目注视到唐古上时,却不由流露出深深的震惊。

    “你……”

    掩口惊呼,即便是她,也露出难以置信的表

    “气道十转,龙飞九天!”

    ……

    又一次来到紫晶矿洞,唐古的感受却截然不同。

    当然,就是在这里,他发现虚法紫晶,发现两大传送阵,不过却因为对空轮雪域这边的眷恋,所以重新将其掩上,没有踏入。

    而如今,却是因为别人发现,而杏林山庄将这任务,纳入了自己头上,而自己,偏偏还无法拒绝。

    “走吧!”

    他没有犹豫,当先朝下走去。

    论道路,没有人比他对那两大传送阵的位置更清楚。

    一红衣的“鲜红夫人”冷星阮。依旧是白纱覆面,而杏衣女子蓝清绝,则跟在她后,目光幽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跟你的小朋友告个别吗?”

    “鲜红夫人”冷星阮冷不丁道,似乎有些恶趣味。

    唐古闻言,目光不变,脚下一停,随即便再次往下走去,口中淡淡地道:“不用了。如果我能回来。就无需告别。如果我不能回来,更无需多增伤感。”

    “好,你倒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人。”

    冷星阮有些赞赏地道。

    唐古一声冷哼:“还不是成为你们手中的一枚棋子。”

    “呵呵。”

    闻言,冷星阮不再接腔。微微一笑转移话题过去。

    三人来到矿洞地底。那两处古老的传送阵之处。

    所有守卫的人员。皆恭敬的向三人躬行礼,“鲜红夫人”到此,再次恢复了她冷面淡漠的表。一挥手,所有人便退去一边,让开道路。

    上次唐古来时,黑色的大石已经全部搬空,地面的两大传送阵早露出来,一处漆黑幽深,如深海漩涡在转动;一处暗黄古寂,里面隐隐有龙息澎湃。

    唐古点头,见状暗想:“看来,武院就是凭此,及古籍所载,确定它们传送之地了。”

    “黑色,万鼎城。黄色,真龙大陆。”

    风声倏忽,隐隐流动,细细若箫管轻吟,流传著一股诡异神秘的气息。

    所有来此的人,都有些浑不自在。

    然而,唐古这一次,却毫不犹豫,直接走到了那黑色传送阵的中央。

    “开始吧!”

    见状,杏衣女子也不再犹豫,毅然向自己姑娘拜别,踏上那黄色传送阵的中央。

    见状,反之是之前确定他们任务的冷星阮,有些犹豫,她开口问道:“你们真的想清楚了,也许,事没那么简单……”

    “既已至此,何必多言。”

    “好吧。”

    “鲜红夫人”冷星阮似是也知道劝不了他们,她一伸手,道:“填满晶石,启动传送阵!”

    “是。”

    一队黑衣修士快速跑来,将一块块拳头大的紫红晶石镶嵌入两大传送阵的四周凹陷坑处。

    随即,传送阵之上,开始爆发出刺目的光芒,一者纯粹的黑,一者深遂的黄。

    隐隐中,似乎有海水波涛,巨龙咆哮之声响起。

    传送阵已经开启。

    一种失重,天旋地感的感觉传来,自知即将离开这片世界,唐古最后一眼,望向传送阵之外的漆黑矿洞,手心中,一道银光一闪即逝。

    “铛!”的一声轻响。

    “什么东西?”

    所有人一惊,随即反应过来,急忙有人过去,捡起,将其递到“鲜红夫人”冷星阮面前,竟是一枚小小的银色矿锄。

    “搞什么鬼?”

    冷星阮看见矿锄,也不一愣,而此刻,“轰”的一声,两大传送阵终于彻底转动起来,无穷的空间压力,仿佛一股巨大的飓风暴,将四周所有人都掀散开。

    就是玄黄境的“鲜红夫人”冷星阮也不例外。

    她一脸焦急,冲传送阵中的杏衣女子蓝清绝大声喊道:“蓝儿,你一定要安全地回来啊,你父亲……一直在等著你的原谅!”

    蓝清浅姓蓝。

    冷星阮姓冷。

    冷星阮的大哥姓冷,而蓝清浅,叫她姑姑。

    那么,她不是也应该姓冷,为什么,冷星阮却叫她蓝儿……

    “轰!”

    未尽的话语,再也无法说出口,传送大阵之上,光芒乱,唐古,蓝清绝的影,彻底隐没,形一闪,便即在无穷黑光之中,消失不见。

    原地,空空,什么也没有。

    足足过去半个时辰,传送大阵才赫然终止,“咔,咔,咔……”

    在所有人惊骇绝的目光中,传送阵竟然开崩解。

    “不好,这是自毁传送阵!一旦全力启动,就会彻底崩毁,快退!”

    “鲜红夫人”冷星阮吃惊大叫,袍袖一甩,所有人便被一股大力,全部推出石洞。

    最后一刻,红光一闪,“鲜红夫人”冷星阮化作一道赤电,自漫天灰尘碎石中电闪穿出,神色显得极是狼狈。

    “大人!”

    所有守洞侍卫,顿时大惊,急忙从地上爬起,围了过来。

    “我没事。”

    擦干净嘴角的血迹,“鲜红夫人”冷星阮不顾姿容的狼藉,回头望向已经彻底坍塌的石洞,眼睛中一片担忧。

    “蓝儿,你一定要平安。”

    “一定要,回来!”

    ……

    衣冠胜雪读-者-群:三千雪域:二八零七六一五六六。欢迎大家。加入。(未完待续……)

    ps:欢迎大家加入衣冠胜雪读者群:三千雪域(总群),群号:28o761566。衣冠会不定时冒泡。

重要声明:小说《旷世妖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