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风雪解瘴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衣冠胜雪 书名:旷世妖师
    也难怪唐古如此惊奇,兴奋,差点摔落。

    他正在为自己的灵魂伤势头疼,解决的办法就摆在了他的面前。

    嫣红石髓,又名“无暇血晶”,正是传说中,和“纯阳液”、“紫晶养魂草”等,一个阶别的魂类至宝。

    其对于修复魂道伤势,乃至提升气道修为,都有极大的促进作用。可以说,世所罕见,万金难求。

    俗话说:万斤宝玉半两髓。别说像面前这么大一团,即使只是一滴,也弥足珍贵,足以让人抢破脑袋。

    世间灵药,共分后天、先天二阶。

    每一阶,又分九品。

    后天一品最低,其后依次是后天二品,后天三品,后天四品,后天五品……直到后天九品,等阶依次提升。

    后天九品之上,则反之,自九品开始为最低,其后才是八品,七品,六品,五品,四品……等等,一直到一品。

    先天一品,是这个世间最顶级之灵药,拥有种种不可思议的能力,据说可以生死人而白骨,可让人死而复活,白飞升。

    当然,这种等阶的灵药,别说唐古,就是整个空轮雪域,也没有人见过,就是更广阔的乱妖海地域,只怕也不可能有这种等阶的灵药存在。

    一般来说,后天级别的灵药,就是这个世界的主流,能达到后天七八品,就已属不错,后天九品,那就是大部人眼中最顶阶的灵药了。

    唐古以前见过的最高灵药。也只不过后天五品。

    但是,此刻出现在他眼前的嫣红石髓,赫然已经脱离后天,进入先天阶别,虽然只是最后一阶,先天九品,但是其价值,已经和后天截然不同。

    可以说,用天差地别来形容,也不为过。

    其生长于一些极其特殊的地理环境中。往往呈肾状、钟状、甚至葡萄状等等……拥有种种不同的颜色。

    除了红色。还有蓝色,绿色,黄色,紫色。等十多种颜色……瑰丽多姿。罕世难寻。

    而唐古发现的这嫣红石髓。便是其中红色中的一种,而且绝对是其中的极品。

    看其规模,大概已经在这片岩壁中蕴生了数百年以上。吸收月精华,吞吐天地灵气,难怪那几颗蓝色小草和血尾蜂群能在这附近存活。

    如果不是唐古现在发现,等其千年过后,凝成结晶,那更是珍贵十倍。

    不过,唐古自然等不到其满千年之后,所以,虽然有些遗憾,但还是毫不犹豫,伸出小刀,沿著红色石块的边缘,缓缓将其挖出。

    等其整个从石壁脱出后,唐古将其捧于掌心,发现其比刚才藏在石岩中时更见瑰丽,整体仿佛一颗缩小版的心脏,通体透明,闪烁著淡淡的红光。

    里面的液体不断流转,若隐若现,似有似无。

    一股淡淡的香气,扑面而来。不似花香,不似麝香,而是一种奇特的石香。

    如果映著光,只怕更加迷人。

    唐古掏出一个方形玉盒,将其装了进去,而后收入百物环,满足地叹了一口气。

    今此行,可以说诸多意外,而发现这么一大块嫣红石髓,更是意外中的意外。

    有了它,自己的魂晶伤势,不但可以在近期之内完全尽复,而且还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达到更高的境界。

    更重要的是,有了它……自己突破到气道七转的瓶颈,只怕也会不存在了。

    八转可期。

    ……

    灵草与石髓都已到手,唐古再在石壁四周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遗漏后,便顺著游刃丝,慢慢向下爬去。

    片刻后,唐古便已回到崖下。

    目光扫视了一遍四周,没有其他发现,九绝谷已经到头,唐古今的任务,算是完美完成,而且还超出预期甚多。

    虽然不知那小草那底是何物,但只要回去,查一查医书便知道了,相信以杏林山庄所藏的那些丰富医书来说,这种奇怪小草必有记载,到时便其知作用如何了。

    唐古当即不再留,心念一转,吩咐这些血尾妖蜂在此暂等,等自己回去宗市坊市再购买一枚中品灵兽袋回来后,便将它们带走。

    吩咐完,他便擎起七窍玲珑木,踏在其不断散溢出的紫色光圈内,缓缓朝前走去,离开九绝谷,回转宗内。

    然而,唐古却惊奇的发现,那些本来对他言听计从,百依百顺的血尾蜂群,居然紧随而至,依然围著他不断盘旋。

    开始的时候,唐古还以为它们是对自己不舍,要送自己一程。到后来却发觉,似乎不是。

    因为即使自己走到谷口的时候,它们竟也跟著飞了出来,无论自己如何下命令驱赶,它们竟也依旧盘聚不散。

    等到自己已经无需再用七窍玲珑木驱毒避瘴,将其收起,放回百物环,这些血尾妖蜂竟然一齐悲旋不已。

    见此,唐古眼睛中露出疑惑和思索之色。

    难道,它们是看自己把它们赖以生存的嫣红石髓给挖走,所以不愿离开,在此悲旋?

    转念一想,又似乎不是,嫣红石髓虽然珍贵,但刚才自己将它们挖出的时候,这些蜂群似乎也没有过任何过激的举动。

    说明它们应该不是为此。

    那到底是为什么呢?

    唐古皱著眉头,陷入思索。

    脑海中,之前在九绝谷中的一幕幕,电闪划过,最后,却定格在他举著七窍玲珑木,达到九绝谷尽头那道岩壁下,还没有上去,那些蜂群却似已经知道,突然疯狂,朝自己飞过来围攻时的举动。

    “难不成,不是因为嫣红石髓。竟然是因为自己手中的七窍玲珑木,它们才会进攻自己?”

    “嗯!”

    也不差这点时间,这件事一定要弄清楚。唐古当即盘膝坐下,也不怕这里会有人来,平时这里请人来都没有人愿意过来一次,更不要说这种时候了。

    他闭上眼睛,意守神识,聚集起魂海中最后一丝灵识,侵入到一只血尾妖蜂的魂海中。

    过了片刻,唐古再次睁开眼睛。目光中却不由露出一丝奇怪。竟然还带有一丝笑意。

    “原来如此!”他喃喃道,终于明白,这些血尾妖蜂,为何聚而不散了。

    果然如他猜测。这些血尾妖蜂。并不是为了嫣红石髓被他挖走。而是为他手中的七窍玲珑木。

    传说,七窍玲珑木有种种不可思议的功用,其中。催化灵兽变异,便是其中一种。

    唐古不由想起,当初刚刚在五炎蟒洞之内,发现此七窍玲珑木时的景。

    那时,洞里面,不仅有这枚七窍玲珑木,而且还有几十枚五炎蟒生出遗留下来的幼生蛇卵。

    当时唐古就觉得那些蛇卵有些奇怪,不似寻常,不仅体积比普通蛇卵大上数倍,而且其上还有一条条奇怪的紫色斑纹,透发著一股股惊悸而又莫明的气息。

    后来,唐古将七窍玲珑木取走之时,那些蛇卵便一一全部萎缩,爆裂而开,其上的碧光,斑纹,也全部消失不见。

    满洞蛇卵,竟然一个不剩,全部在刹那之间,死亡怠尽。

    那时唐古便觉得一阵奇怪,还曾惋惜过一阵,毕竟那些蛇卵一见便不是平常之物,但此时,他才赫然明白。

    那些蛇卵,必定也是经过七窍玲珑木的紫光照,而后才发生变异。

    玲珑木一去,它们赖以支持的紫光消失不见,于是生机流失,这才破裂,死亡。

    这七窍玲珑木的紫光照,对于所有妖兽,竟然是一件罕世至宝!

    难怪,自己刚到九绝谷岩壁下时,按说还没有惊动它们,它们便骤然而至,原来是感受到了七窍玲珑木的气息。

    而自己离开时,它们又如此不舍,围聚不散,竟然是不愿离开这七窍玲珑木的紫光照范围。

    唐古蓦然之间,哈哈一笑,心中不由大喜。

    七窍玲珑木竟然有如此功效,那这群血尾妖蜂群的价值,就更高了。

    普通血尾妖蜂群已是如此可怕,若等到后,自己将其全部变异过一遍,并在其中诞生出了新的变异血尾蜂王,或变异血尾蜂后之时……它们的威力,将有多可怖?

    便是连普通玄黄境,只怕也不得不退让三分吧……而到了那时候,自己手中,便等于掌握了一门利器了。

    而且,这还是在自己现在只拥有了这群等阶基础本来就比较低的血尾妖蜂群之时。

    若有朝一,自己能驯服一些更加强大的妖兽,将其夜置于此七窍玲珑木的紫光照之下,那自己岂不是就能迅速凝聚起远比自实力更加强大的战力?

    到时,天下何处不可去得?便是比自己高出数个层次的对手,只怕也不会是自己的对手了。

    而这,恐怕才是七窍玲珑木的真正功用吧!

    唐古目光闪动,心中已经迅速有了一个大概的方向。

    七窍玲珑木加上古魂诀,后,将成为其手中最强大的杀手锏之一。

    而它们能给自己带来的便利,将无可估量。

    ……

    最终,唐古还是劝服它们,在此稍等片刻,而后他迅速回到杏林山庄坊市,花费五千石币,购买到一枚中等的灵兽袋。

    总共不过花了一个时辰,唐古便再次回到九绝谷外,将所有血尾妖蜂,一股脑装入其中。

    就是如此,依旧有些满满当当的感觉。可以想见,如果将其和银雪貂放在一个下品灵兽袋中,将是何等可怕的事……

    唐古心念一动,将七窍玲珑木也置于了放置血尾妖蜂的那个中品灵兽袋中,任其自行进化。而后这才又一次回到杏林山庄坊市,查看起手中那些淡蓝奇草的来历来。

    没多时,他便看到了一则关于此种奇草的介绍:

    “风雪解瘴草,后天七品。生于万丈雪峰,或瘴气浓厚之地,稀少罕见,炼之成丹,可得最上乘之‘风雪解瘴丹’,万毒莫入,万瘴可避。价值:六千灰石币一枚。”

    “炼丹要求,炼药师三品以上,丹术,绝伦五品以上。”

    唐古见状,眼睛中顿时露出一丝奇怪的笑容。

    “颜王枭,你大概,万万没有想到吧……三天后,我会给你一个惊喜的!”

    想到这里,他向别打打听了一番,最后钻入一个古老的小巷子中,到达一处漆黑奇特的小木屋前。

    一个时辰之后,他满脸笑容的出来,百物环中,两枚风雪解瘴草已经消失不见,却多了两个淡蓝色的小瓶。

    每个小瓶中,都是十多粒雪蓝色的药丸,散发著一股奇异安宁的清香。

    唐古再次回到他位于杂役区的小木屋内。

    剩下来的两天时间,他已经决定什么地方也不去了,就在此地闭关,吸收嫣红石髓中的液体,修补自己受损的魂晶,同时向著气道七转缓缓前进。

    两天时间一晃而过,眨眼,就到了当初三人约定,前往药王院,执行九绝谷任务的时刻。

    杂役弟子区屋前的小广场上。

    唐古,杨武,仇万红,席玉山四人,赫然在列。

    除了唐古一人,依旧是一派云淡风轻,杨武,席玉山两人,脸上都有一种慷慨赴死的悲壮,就连一向嬉笑淡定的红脸少年仇万红,今脸上笑容也少了些,多了些肃穆。

    “走吧!”

    杨武叹了一口气,看了三人一眼,带头朝药王院的方向走去。

    “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躲是躲不过的。”

    仇万红摇了摇头,也是随后跟上。

    见状,唐古一笑,紧随其后。

    那个一灰袍,瘦瘦弱弱,像个文弱书生的杂役弟子席玉山,一脸畏畏缩缩,满脸的不愿,但是看到三人已经离开,还是不得已,快步小跑,跟了上去。

    可是脸上,却全是一幅爹死娘改嫁一样的哭丧表,让有其他事经过的杂役弟子们,全都忍俊不,一个个哈哈大笑起来,对著四人指指点点。

    正要走到药王院门口,忽然,迎面一群人走了过来。

    正是肥五,黄蜂。

    四五名年轻杂役弟子,将两名围在中间,众星捧月般的直接拦在了唐古四人前面,脸带不善。

    ……

    ps:第一更,四千字,求推荐票。(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旷世妖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