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兄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衣冠胜雪 书名:旷世妖师
    你可曾记得,自己最孤独的时刻,是在什么时候?

    也许是午夜梦回。.org 看最新最全小说

    也许是盛宴过后。

    也许是出生伊始,发现边的人一个都不认识;也许是死亡降临,边却一个亲人也没有,自己将一个人与这世界告别。

    也许是突然想弹奏一曲,边却没有一个人在听。

    也许是周围很多人,自己不想主动和别人说话,别人也不搭理自己。

    也许是生病了,边没有一个朋友。

    也许是周围的人都在谈笑,自己却一个人坐在角落。

    ……

    凡世种种,红尘万丈,每个人皆逃不脱某一刻,会忽然发觉这个世界只剩自己一人。

    心中空落落的,茫然无助。

    别人的喧嚣,闹,全与自己无关。

    再好的故事,再精彩的结局,听在耳中,都成了噪杂,噪音,听不清,不想听。

    无边的黑暗,笼罩四野,明明四周灯火通明,喧声震耳,却只觉寂静一片,什么也看不清。

    好想一个人逃离,去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像狼一样,独自拭伤口。

    杨武此时就是这样的感觉。

    虽然整个杂役中,足足有三百多名杂役弟子,甚至还有两名执事院的执事站在旁边,但他却觉得,自己只独一人,站在旷野,脚下就是悬崖,半只脚已经踏出。

    只差一步,便能掉下去。

    后。人群熙熙攘攘,摩肩接踵,都那些昔自己无比熟悉的面孔,但此刻一张张似乎突然全部变成了陌生人,忽然那样陌生。

    看不到光,他独自一个人,在黑暗中伛偻独行,蹒跚而动,不知去向哪里,也不知来自何方。

    就在这时。唐古的手。轻轻拍在了他的肩膀上。

    那一刻,杨武整个人浑一颤,仿佛似是从一个冗长的噩梦中惊醒,回过神来。大汗淋漓。

    四周的寂静迅速远去。他又回到这个喧嚣的杂役。噪杂声像潮水一样涌入他的耳朵,四周依然是那些熟悉的面孔。

    唐古就站在他后,手轻轻放在他肩头。

    虽然无言。但却有声。

    这一刻,杨武的腰,忽然直了一下。那只手,微冰,但他的心,却忽然暖了起来。

    此时此刻,自己不是一个人。

    回过头,他看了唐古一眼,这一眼,再不似寻常那样平常,但却又转瞬回过头去,如同只是无意识地一瞥。

    他转过,从另一边慢慢退开,让开唐古拍在他肩膀上的手,而后躬,向站在上首的杂役主颜王枭深深一礼。

    “多谢主厚,属下无怨言。”

    “好,很好……”

    一红袍的颜王枭,目光沉地扫视了站在他后的唐古一眼,刚才两人的动作,虽然很快,但仍然被他看得一清二楚。

    “你叫什么名字?”

    他转过头,似是和颜悦色地向唐古问道。

    “唐古。”

    颜王枭眼睛一眯:“我似乎没有见过你?”

    “弟子昨才正式加入杂役,这是弟子的份令牌!”

    唐古站在那里,腰背得笔直,听到问话,不卑不亢地道,并同时伸出一只手去,自腰间摘在那块青木制成的杂役令牌,递了过去。

    “嗯?”

    颜王枭接过,看了一眼,似是要把这个名字深深刻在脑海中,而后他把令牌交还给唐古:“好,新来的是吧……长老特招,百年未有,那看来也是一个人才了!”

    “弟子不敢!”

    唐古目不斜视,接回令牌重新挂到腰间,淡淡地道。

    颜王枭哈哈一笑,忽然转过,朝著人群中望了一眼,而后伸手一指:“孙光启,席玉山,你们出列!”

    “是!”

    两名同样穿灰色弟子袍,年纪约在二十一,二岁左右的杂役弟子,对视了一眼,快速地走了出来,有些疑惑地站到唐古,杨武两人边。

    “主,有何吩咐?”

    左面那名有些獐头鼠目的灰衣弟子孙光启,谄媚地问道。

    颜王枭看了一眼两人,而后再一指唐古,杨武,淡然吩咐道:“你们,三天后,唐古,杨武两名师兄弟一起,参加九绝谷任务,不得异议!”

    “啊,这……”

    两名杂役弟子,没想到祸从天降,顿时有些著急的道:“主,我们……”

    “嗯?”

    颜王枭冷冷地看了他们一眼,声音陡然一寒:“怎么,主的话,你们也不听了?”

    “这……”

    两人面对面对视了一眼,感受到颜王枭声音中的寒意,体猛然一颤,犹豫了半晌,终究还是一脸惨然,躬道:“弟子愿接。”

    “好,那就退下吧!”

    颜王枭脸色稍缓,一挥手道。

    “是。”

    两名弟子这才如蒙大赦,缓缓躬退下,不过临走前,却一个个都拿怨毒的目光,望了唐古,杨武两人一眼。

    显然,他们不敢责怪把这个任务强加到他们头上的杂役主颜王枭,却认为是唐古和杨武两人,把灾难带到了他们上,殃及池鱼。

    “主!”

    杨武顿时急道:“唐古师弟只是新来的弟子,为了任务今一大早就来排队,不能……”

    “嗯?”

    颜王枭不待他说完,猛然回过头来,盯了他一眼,随即再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唐古,脸上却又带上笑容,道:“怎么会,我看你这位新来的唐古师弟,修为不弱嘛。居然达到了五转青气。”

    “这般修为,连一般入门弟子都难得,而且是长老特招,定然有什么不凡之处,这样一块璞玉之材,正应该好好雕琢,磨励一番,将来才能前程远大,脱颖而出嘛,你也不想他埋没在这里。对吧?”

    “而且。这样做,也是我杂役的规矩,你是老人,不会不知道吧?虽然平常皆是按排队顺序来领取任务。但是。作为一个新来的师弟。为众多劳苦功高的师兄师姐们,分担分担,也是应该的嘛。助人为乐……”

    “可……”

    杨武还待再说,颜王枭的脸色已经冷了下来,就在这时,唐古猛然上前,将杨武掩在了后,并毫不犹豫地道:“多谢主厚,唐古愿意一切听从主分配。”

    颜王枭闻言,这才脸色转喜,哈哈大笑道:“这才对嘛,这才是一位新入门弟子应有的觉悟。好,那就这么决定了,不许再议。”说完,直接将最上面的那条黑色任务抹去,并开口道:“下一个!”

    显然,不准备再在这件事上谈论下去了。

    见状,杨武一脸惨然,拉著唐古走到门口,低声道:“对不住……唐兄弟,原本想为你避掉这个任务,却没想到是我反而害了你!”

    唐古闻言,毫不在意地一笑,反而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这么多作什么,我入门,还是你接引过来的,有福一起享,有难自然也应同当。是兄弟,就不要再提。”

    “兄弟……”

    杨武喃喃了两句,脸色一黯,随后,这才抬起头,狠狠地一把握住唐古的手,大笑道:“好,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唐古,你这个兄弟,我杨武,今天交了!”

    笑声中,呛出了泪,而他却全不在意,两人站在门口,所有人都离他们远远的,唯恐靠近。

    四周空出一片真空。

    原来一些见面就叫他师兄,甚至受过其恩惠的,见到他们过来,也一个个如避蛇蝎的退开,有些人,脸上还露出了厌恶的神色。

    但这一刻,杨武全不在意,目中再无他人,只有站在面前的唐古。

    有兄弟一人,足矣!

    酒朋友千万,真患难当头时,谁肯站出来?

    ……

    任务发布依旧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后面的人都早已选中自己想要接取的任务,因此过不了半个时辰,大中便已经没有多少人了。

    片刻后,最后一名弟子也已接取任务离开,虽然大部份人没有领取到自己想要的任务,但对比一下站在门口,被所有人厌恶,疏离的唐古、杨武两人,所有人都只觉庆幸,反而松了一口气。

    两名执事一人卷起已经全部抹黑的红榜,与另一名手执玉笔,书册的蓝衣执事一起,从正门离开。

    离开时,两名执事看了眼站在门口处,显得孤零零的唐古,杨武两人,随即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转走了。

    这件事,任何一个宗内都避免不了,他们虽然是执事院的执事,但是这件事,纯属杂役的私事,而且分配任务,本就是杂役主的职责,他们无法插手,也只有无可奈何了。

    而且,即使有心同,但两人也不可能为了两名朝不保夕的杂役弟子,去得罪一位掌握实权的堂堂杂役主。

    哪怕这位主地位在杏林山庄内并不高,但至少也是一之主,后他们的后人没落时,说不定还有求到此人的时候,他们自然不愿多事。

    见到两名执事离开,杂役主颜王枭也没有多留,不过临走前,经过唐古,杨武两人时,他冷笑了一声,再也不掩饰自己心中对他们的冷意,一拂衣袖,大踏步转离开了。

    唐古,杨武心中明白,今得罪此人,后只怕一有机会,他便会借故发挥,为难两人,但事已至此,两人也只有顺其自然,后遇事时,见机行事了。

    ……

    ps:第一更。(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旷世妖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