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赌丹台,丹术斗技(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衣冠胜雪 书名:旷世妖师
    又过去小半个时辰之后,唐古等人终于下得巨峰,在那三名杏林山庄长老的带领下,来到一间依湖而建,十分广阔的蓝色大前。

    抬头上望,“执事”三个烫金大字,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紫衣老者回头向他们招手道:“到了,这里就是执事,等下我帮你们录完名之后,便会离开,到时自然会有人为你们安排居处。”

    “宗门内的一些规矩,路上我都已经给你们讲得很明白了,无须再多说。你们要记住的便是,后在宗内好好努力,学习修炼,我希望能看到你们都能成为精英弟子,甚至,内门弟子的那一天。”

    “是。”

    所有弟子都答应了一声,对这个相伴了三个多月的紫衣长老,竟多了一股依依惜别之

    紫衣长老似是看出他们的不舍,微微一笑道:“好了,别多想,我们都在宗内,若有缘,自是还是会再相见的。好了,收拾心,跟我进来吧……”

    说完,当先迈步,踏入面前的蓝色大之中。

    众人对视了一眼之后,点了点,还是由紫衣青年,白衣少女带头,一齐跟了上去。

    进入大,众人才发现这间大外表看起来并不算大,里面竟是异常的宽广,一共分为了数个区域,每个区域都有一到几名杏林山庄外宗执事在接待。

    紫衣长老径直将他们带到一号区域,一名穿葛色长衣的外宗执事前。开口道:“宗然,这是我这一批的弟子,你帮他们录下名吧,我有事就先回去了,他们就交给你了。”

    “是,长老。”

    这名名叫“宗然”的外宗执事,一见紫衣长老,立即恭敬的应道,不敢有丝毫怠慢。

    见状,紫衣长老向八人一挥手。随即带著另外两名外宗长老。一齐转离去了。

    直到他们的背影彻底消失在大之外,这名名叫“宗然”的外宗执事这才直起来,打量了唐古等八人一眼之后,这才略显冷漠的开口道:“好了。到了这里。就算是你们正式加入我杏林山庄外宗了。到那边填下表格。一会给我拿过来,我给你们录名。”

    说完,一指旁边的一个青木柜台。柜台上放著厚厚一沓宣纸,上面列出了姓名、贯籍、年龄,还有当先修为,以及丹师品级,等一系列简单的问题。

    唐古等人应了一声,也没有计较他的冷漠态度,各自走到那边的青木柜台前,一人拿了一张纸填了起来。

    不片刻后,八人便即拿著填好的纸张返回,交到那葛衣外宗执事手中。

    不知何时,葛衣执事手中,多了一本红色古册,一支淡银玉笔,古册与玉笔之上,皆有点点灵光在其上环绕飞舞,明显不是一件凡物。

    他拿起八人交上来的纸张,从上往下看去。

    “嗯,第一名,风素霓,成绩甲上,入门弟子,不错。”

    说完,翻开红色古册,手中玉笔在其中空白之处轻轻一点,顿时,风素霓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便跃然纸上,录入其中。

    而后,他自旁边的柜台之上,取出一枚雕刻有‘杏林山庄,外门’六字通红小篆的赤铜色令牌,递回到白衣少女手中,光芒一闪,令牌背面,已经多了‘风素霓,入门’五个淡银古字。

    杏林山庄弟子,按杂役、侍从、入门、精英、内门、丹榜,六阶弟子份的不同,代表各人份的令牌也有所差异。

    入门弟子为铜色,精英弟子为银色,内门弟子为金色,丹榜核心弟子则是为最高的紫金色。

    而侍从与杂役,在杏林山庄都是属于不入流的。

    侍从弟子的份令牌,是最低的黑铁级,而杂役则更不如,只是用一块普通的青木制成,除了能识别份,毫无其他作用。

    不过,这样分辩起来倒也简单,所以没有谁会因此有异议。

    葛衣执事“宗然”看了一眼白衣少女,一指旁边的另一块区域,道:“好了,你的录名已经完成,接下来,拿著你的份令牌,去那边的外宗弟子入门区域,找广执事,他会为你分发所有属于入门弟子的一应物品的。”

    “是。”

    白衣少女淡淡的答应一句,随即拿起令牌,也没有看剩下的七人,转就朝另一边走去了。

    而此时,葛衣执事“宗然”,已经拿起了第二页纸张。

    “第二名,卓异行,成绩甲中,嗯,入门弟子。”

    说完,再次提起玉笔,在古册上点了一点,进行录名。录完名后,又自柜台上拿起另一枚赤铜令牌,扔到紫衣青年手中。

    “下一个——”

    “第三名,阳尘,成绩甲下,炼丹侍从……”

    八人录名的过程,波澜不惊,除了风素霓和卓异行是入门弟子外,其余五人,都只是炼丹侍从,而对前两人,这名葛衣执事好歹会说句不错,到了阳尘等五人,则全是一副冷面相对了。

    很快,青衫少年阳尘,红衣童子童浩歌,绿衫少女玉慕晴等人,纷纷录名完毕,拿到了自己的令牌,告辞离去,终于到了最后两人,水雪,唐古。

    “第七名,水雪,成绩,丙上,炼丹侍从……”

    毫无表的录名完毕,葛衣执事“宗然”伸手从柜台上拿出一枚二指长,宽不过两寸的黑铁令牌,扔到水雪手中后,就同样一指旁边的入门柜台,然后看向自己手上仅剩的最后一页纸张。

    “嗯,咦……”

    看著这页纸张上呈现的数据,葛衣执事露出一丝讶色:“杂役弟子?我杏林山庄有对外招收杂役弟子吗?本次试练,青龙城范围之内。不是仅有七个名额,怎么突然又多了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杂役弟子?”

    说完,他看向唐古,轻轻将这最后一页纸张上的名字念了出来:“姓名:唐古。份,杂役弟子。炼药师品级:无。成绩:丁下……”

    “丁下!”

    说到这里,他“嗤”然出声:“长老这到底是怎么想的,招这样一个对于炼丹一窍不通的废物回来做什么,纯粹浪费粮食吗?真不知道是通过什么后门进来的,真是浪费我的时间!”

    说到这里,他不耐烦的伸手从旁边的柜台角落中拿出一枚两指长的淡青色木牌。伸手在上面随便勾划了‘唐古’两个字。再在下面打上大大的两字‘杂役’,随即便随手扔给了还站在面前的唐古,神是那么地不屑一顾。

    见状,唐古神微冷。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拿起木牌。转便和水雪一起离去了。

    两人来到另一边一处明显更大一些的柜台,找到那葛衣执事“宗然”口中的“广执事”,伸手递上自己的令牌。请求领取自己的入门物品。

    那“广执事”是一位蓝衣中年人,他接过两人的令牌,看了一眼,皱眉道:“炼丹侍从,杂役弟子?”

    不过,他还是一挥手,旁边一名穿灰衣的年轻弟子立即跑过来,他将两枚令牌扔给那名年轻灰衣弟子,道:“照令发放。”

    “是。”

    那名灰衣年轻弟子立即应是,而后就将唐古与水雪带到一边,先是在一处红色暗格中一拍,立即一散发著淡淡香气的炼丹侍从服饰,一本青色薄册,一枚黄铜钥匙一齐跳出。

    他将其恭恭敬敬的捧到水雪面前:“师姐,这是您的入门物品:初级侍从丹袍,宗门戒律,以及住所钥匙,请您收好。如果还有什么其他需求,也可以随时向小的提。”

    “不用了,谢谢你了。”

    水雪接过,向他微微一笑,随即便退到一边,将物品捧在怀中,静静等侯起来。

    那名灰衣年轻弟子被水雪这一笑,差点勾去了三魂五魄,在原地呆怔了良久,这才反应过来,急忙走到唐古边,歉意一笑道:“对不起这位师兄,让您久等了……咦?”

    说到这里,才发现自己手中居然是一块木质令牌,顿时不由睁大了眼睛,向唐古上看下看,难以掩饰自己的惊讶:“居然也是和我一样的杂役弟子?你,真是新来的?”

    唐古有些无奈,又有些好笑,摸了摸鼻子,还是点头道:“如果你没有看错,应该是的。”

    “真奇怪,山庄的杂役弟子一向只从一些宗门后人,或对山庄立过一些贡献的附属势力弟子中挑选,大部份为没有太大的修炼天赋,或炼丹天赋,怎么会从外面挑选回来一个杂役弟子?”

    灰衣年轻弟子嘟哝道,不过倒是了许多,显然平时总是接待一些高高在上的侍从弟子,或者入门弟子,从来不曾遇到过和他一样平等的杂役弟子,顿时高兴万分。

    他在一旁的另一个暗格中,取出一灰色杂役弟子服,一本青色戒律薄册,以及一把黑铁钥匙,一齐塞到唐古手中,边塞还边笑道:“师弟,你叫唐古是吧,杂役中我杨武还说得上几分话,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以后我们就是同门了。”

    唐古接过,对于他突然的,有些奇怪,也有些无奈,但还是点头答道:“好,多谢杨师兄,以后有事小的一定会麻烦您老的。”

    “嘿嘿,应该的,应该的,提携后进嘛,乐意之至。”

    杨武对唐古如此上道显然十分满意,点头答道,看了两人手上的物品一眼,似乎想到什么,一拍脑袋道:“对了,你们刚来,肯定还不知道自己的住处在哪里吧,等我一下,我把工作交接一下,带你们去。”

    唐古正待说不,杨武已经跑了出去,不多时另一名同样穿一袭灰色杂役弟子服的年轻弟子走了过来,而杨武则向唐古和水雪一挥手:“走吧,别跟丢了!”

    说完,已经转大踏步朝著执事外面走去,唐古和水雪对视一眼,无奈一笑,也只有接受他的好意,各自抱著自己的东西,随后跟上了。(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旷世妖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