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红叶鬼牌,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衣冠胜雪 书名:旷世妖师
    掌风如刀,掌势如龙,“噗”的一声,将左面的那那个唐古打爆,然而,烟消云散,唐古的影,却在右面显现出来。左面赫然也只是一道幻影。

    “现在,该我了!”

    右面的唐古,长玉立,衣袂带风,面上却是说不出的冷峻,话声方落,他骤然抬起了手指。

    “噗嗤!”

    只见他劲气催动,双手十指之中,竟然冒出丝丝紫色气流,“唰唰唰……”

    下一刻,唐古已经以指代剑,在半空中虚划出数十记剑招。这些剑招一道道形如龙蛇,在半空中不住的弯曲**,划出道道诡异的痕迹,翩然若阵。

    ——正是他自青石碑上学到的那门神秘剑术。

    “这是?”

    对面,“鬼老”费玉清陡然一惊,不及细想,双掌翻飞,又是十几记赤五邪掌拍出。赤绿掌力与紫色龙蛇在半空中轰然相撞,唐古纹风不动,“鬼老”费玉清却陡然面色一白,“蹬蹬蹬……”连退出五六步,“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很好!”

    他面色陡然转厉:“已经多年没有人能伤到我了,更不要提你这样一个小娃儿,能出我这招,算你厉害。不过,这也代表著,你的末到了!”

    “嗜血借魂术!”

    随著话声,“鬼老”费玉清猛然一掌拍在自己口,“噗”的一声,瞬间,他伤势不减反增,猛然再次喷出一口血雾。

    只见随著血雾喷出,“鬼老”费玉清的整个人陡然萎顿下来,披头散发,犹如厉鬼。

    但是他面前喷出的血雾,却突然发生了变异,整个如同活了过来,不住翻滚膨涨,如同里面在孕育著什么生灵。

    “不好!”

    唐古一惊,自对方喊出“嗜血借魂术”五字,便感觉一阵尸山血海一般的感觉袭上心头。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一门什么**,但却隐隐感觉到了一阵不妙,不过再想阻止,却似已迟了。

    但迟了也不能不做,现在出手,总比等下被动承受在这等死的感觉要好些。所以唐古不敢怠慢,形再一动,又是三道影疾飞而出。

    其中两道,直扑半空中的那团血色奇雾;另一道,却是直接越过血雾,直奔血雾后的“鬼老”费玉清本体而去。

    “嘿嘿,雕虫小技耳,晚了!”

    “鬼老”费玉清的声音蓦然变得无比的虚弱嘶哑,但是却充满了得意与张狂,只见他后退一步,整个人竟然慢慢隐入虚空,最后直接消失不见。

    唐古的那一道**直接扑空,而另两道,在扑到那团诡异血雾之前,却忽然定住了,而后“噗”的一声,瞬间爆炸,烟消云散。

    两虚一实,原本唐古是想擒贼先擒王,但很明显,对方也十分明白这门秘术最大的弱点,所以根本不给唐古任何机会。

    而经过这一耽搁,半空中的血雾已然彻底成型,先是一只小小的手掌,而后头颅,四肢……

    过了片刻,一道整个由血雾组成的婴儿,赫然出现,除了没有面目,和体比例比常人差上不小,基本一模一样。

    血雾婴儿一阵怪笑,张牙舞爪,“嘎嘎”怪叫著,骤然冲唐古疾扑而来

    。

    如此诡异的场面,唐古一生何曾见过,心头不由一阵发麻,实在不知道这诡异婴儿到底有何能为,但又不敢任其欺近,形一动下,只有打算先闪避过再说。

    但是……他却实在小瞧了这血雾婴儿的速度。

    只见血光蓦然一闪,那血雾婴儿竟然似是直接无视了两人之间的偌长距离,正正的撞在击了唐古的额头。

    下一刻,唐古只感觉整个人“嗡”的一声,整个懵了,脑海中,无数血光幻像不断丛生,密密麻麻的黑**影,从他的脑海中生出,在不断拉扯吸食著他的灵魂。

    一阵阵虚弱之感,不断从唐古心头生出,但他却生不起任何反抗之力。整个人竟似只有呆呆地站立在原地,任由那些黑**影在吞噬吸收著他的灵魂。

    灵魂一旦耗尽,唐古也就将烟消云灭,即使还剩下躯壳,也只是一具光光的行尸走罢了,和直接死亡没有任何区别。

    就在这时,绿影一闪,“鬼老”费玉清的影再次出现,赫然竟是已经到了唐古的后。

    只见他满面狰狞之色,看著唐古那一动不动的影,冷冷一笑:“嘿嘿,小子,让你不识抬举,居然我使出这门术。不过,但凡见到这一门术的人,都已经死了,因为我不可能让知道我这门秘密的人还活著!”

    说到这里,他整个人眼中,已经尽是杀戮与疯狂之意,生恐迟则生变,再不迟疑,形一闪,已经到了唐古前,左掌抬起,掌心中,一点赤光随即亮起。

    这赤光不断放大,正是他那门成名绝技,赤五邪掌,而后猛然一掌,拍向唐古后背。

    但是,就在这时,整个似乎已经完全被血婴控制住,没有了灵魂一般的唐古,却骤然转过来,看著鬼老,微微一笑道:“你以为,我真的就如此容易中招么?”

    话声方落,他不闪不避,整个人却也蓦然抬起一臂,一道紫色雷光,化作一条张牙舞爪的蟒蛇,直接朝著对面的“鬼老”费玉清扑去。

    “怎么可能?”

    对面,满脸不可置信,但随即便被疯狂之色替代:“也好,我不管你是用什么手段破了我的嗜血借魂术,但是,我就不相信你真的一点后遗症都没有,彼弱我强,你依旧要死在我的手里。”

    说到这里,他手臂之上,红光一闪,那刚拍出的一记赤五邪掌,竟然威力瞬间暴增一倍还多,挟带狂霸风劲,直朝唐古疾扑而来。

    果然,两掌相交,唐古子猛然闷哼一声,嘴角丝丝鲜血直沁而出,十分触目惊心,他刚才击出的那道看似十分威猛的巨大蓝蟒,竟然如同纸糊的一样,被“鬼老”费玉清轻松寸寸击破。

    “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你就算破了我的嗜血借魂术,也不过是强弩之末,故意装样子罢了……你不是不愿动,而是根本已经动不了了。小子,你的死期到了,纳命来吧!”

    “裂电追魂爪!”

    只见他抬起左手,掌指之间一道道电光闪烁,而后猛然一爪,抓向唐古的口,巨大的破风声,凌厉袭至!

    这一爪,他是要直接击穿唐古的心脏,结束这一战!

    见状,唐古嘴角,露出一丝苦笑,他虽然万般小心,但没想到依然中招了。那血色婴儿,诡异无比,防不胜防,而且有吸食灵魂之能,如果遇上常人,只怕早已死亡。

    但唐古**了上古魂诀,灵魂远比常人强大,所以坚持的时间也自然久一些。

    到后来,他发现,可以用魂诀来炼化这血色婴儿,这才逃过这一劫。不过,饶是如此,他也元气大伤,灵魂极度虚弱,没有三五个月的时间,很难完全恢复。

    而现实,却不会给他时间,所以现在,即使他还有著什么隐藏手段,在自况下,也很难施展得出来了。

    原本还想著,利用对方不知道自魂诀的秘密,吓退对方,却不料对方远比自己预料得狡猾凶狠,竟然看出了自己的虚弱本相,依旧不依不饶,因此,眼见著鬼老这惊云掣电的一爪,除了硬接,眼下已别无他法。

    想到此,唐古只有咬咬牙,强御著灵魂之中,那一阵阵虚弱的感觉,勉强朝旁边移了一下,避过口要害。

    而他的另一只手,却悄悄地按到了衣袖之中,触摸到手腕上一个**的金铁之物。

    “噗!”

    可怕的爪力,终于袭至,一阵刺耳的骨摩擦声,还传出刺鼻的焦味道,唐古的衣袖因此毁去大半。

    就在此时,一个蓝色的小布包因此从中跌出,在地面上散落开来,隐隐露出里面几物。

    其中,摆在最上面的,是一枚令牌,一枚巴掌大,上面半红半黑,雕刻著一只青面獠牙,状甚可怖的婴儿鬼脸令牌,嘴角边尚淌著三滴鲜血。

    鬼老的手停住了。

    他整个人脸上露出惊恐至极的神色,如同瞧见了什么可怖至极的物事,猛然一声大叫:“怎么可能,鬼牌,你竟拥有红叶鬼牌?”

    唐古不知道对方为什么忽然发怔,为什么会忽然叫出什么红叶鬼牌,并露出如此惊骇绝的神色。但如此时机,他却绝不容错过。

    只见他趁著对方这一怔神的时机,猛然一按左腕蝎扣。

    “嗤!”

    随著一声极轻极细的轻响,一道闪烁乌光,青色,纤细若丝的古怪刀刃,蓦然弹出,而后猛然穿过了对面“鬼老”费玉清的左胛。

    如此近的距离,又是毫无防备之下,就因为一个怔神,“鬼老”费玉清终于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只闻他发出一声凄惨至极的惨厉长嘶,左肩之上传来了骨骼碎裂的粉碎之声,而后整个人的面孔彻底扭曲。

    下一刻,他整个人骤然形急拔,朝后疾退而出,青丝带血,连皮带,又拉下一大块血。他形一闪,就骤然化为了一道绿影,闪了几闪后,便即远远消失不见。

    唐古有心想追,然而形才动,头脑中再次传出一阵剧烈的晕眩之感,他急忙扶住旁的墙壁,一阵苦笑,只得打消了这个念头。

    ps:第二更。(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旷世妖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