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古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衣冠胜雪 书名:旷世妖师
    “时间到!”

    随着方鼎上最后一片灰烬飘落,高香燃尽,蒙月猛然走到人前,大声喝道。

    所有房间门顿时被同一时间打开,里面参加考核的十几名弟子鱼贯而出,十几名弟子分成两个极端,有的兴高彩烈,有的垂头丧气。

    不过兴高彩烈的人,仅仅只有两人而已,而垂头丧气者,却多达十几名。不用等考核,只看他们的表,便知道等下谁将是胜利者,谁是失败者。

    果然,考核开始时,那两名兴高彩烈者,走上前时是成竹在,答案也完全正确,而那十几名垂头丧气者,有三四人在考核还有开始时,就直接离去了,明显不想献这个丑。

    而剩下的人,虽然想赌这个运气,然而无论他们怎么瞑思苦想,刚刚看了不下几十遍的药方,却死活也记不住。

    蒙得多一点的,能对十之七八,蒙得少一点的,居然仅能写出两三样药名,那名白袍炼药师蒙月在旁边看得脸越来越黑。

    终于,所有人的考核结束,最后结果出来,胜利者仅仅六人,包括唐古,水雪,蓝衣粗豪青年在内,而其他人全部失败,面色惨白的离开。

    白袍炼药师蒙月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六人,淡淡开口道:“让你们记丹方,不是考验你们的记记力,而是看你们能否心静。”

    “静得下心的人,才能忍受炼药途中那数十年如一的枯燥,单调,寂寞的生活……这是每一名炼药师必备的素质,我不管刚才你们用什么方法通过的那一场考核,在此我都先恭喜你们了。”

    “下一关,炼丹,有鉴丹当然有炼丹,所炼之丹,我刚才也已说过,就是你们所记住的这册丹方,好了,随我来吧,我带你们去下一关的考核场地。”

    “是。”

    众人答应一声,也有些忐忑,之前的考核一直跟每个人的炼药技能没什么太大的关系,这一关,却真正到了要见真章的时候了。

    水雪倒是不惧,这本来就是所有人都能想像到的一关,只有唐古微微一声苦笑,前面几关,他都可以凭手段蒙混过关,但这一关……对于真正炼药的技能,唐古那可是一窍不通了。

    他这一辈子,可还是一次丹鼎都没有碰过呢。

    看来,这一关,他肯定就要被刷下去了,不过,本来他就没准备真能通过考核,结果却一直闯到第四关才被刷下去,已经算是大出乎唐古意料之外的事了。

    所以,对于可能即将被刷下场合的他,根本一丝郁闷担忧的神色,反而十分坦然。

    第四关的场地,和前面三关不同,是杏林山庄分部后院,一间十分古色古香的大

    等到唐古几人走入大之中,发现两侧各站了数十位白衣年轻弟子,肃然而立,大正中,整整齐齐的摆放着数十口颜色古朴,大小相同的青铜丹鼎。

    这些丹鼎,上镌花草月等奇异图纹,甚至有仙人举霞飞升的场景,即使隔着很长一段距离,也能感受到其中那种沧桑月的韵味,以及一种奇特的鼎香香气传来。

    那是经年累月,用此丹鼎炼丹烹药才能形成的独特丹气。

    显然……这些丹鼎,每一口都不是凡物,现在,却拿来给他们炼丹,杏林山庄果然气概不凡。

    “凡级三品丹鼎!”

    顿时,有人立即认出,面露惊叹之色,甚至痴迷。

    和天下兵器一样,丹鼎也分凡级一到九品,九品之上,便是名器一级。

    那样的丹鼎,每一具都万金难求,因为存世稀少,甚至比之同等级的兵器还要贵重得多,即使是杏林山庄之中,也不可能有几人拥有,在这里自然不可能见到。

    但是,仅仅只是凡级三品的丹鼎,价值也堪比一些凡级五六品的兵器,而这里,一下子却出现了几十座,想必整个空轮雪域,除了杏林山庄,也没有谁家拥有这样大的手笔。

    蒙月将六人领到这里后也并没有离去,而是肃手侍立于一侧,外面,不断还有和蒙月一样的炼药师,领着或多,或少的弟子前来,整个大,渐渐变得闹了起来。

    唐古游目四顾,看到人数在突破了十,二十等数字之后,依旧不断增加,顿时有了某种猜测,看来,前面两千多人,经过数轮刷新之后,剩下来的人都会汇聚到这里,进行这第四关考核了。

    看这大中丹鼎的数量,最多不超过五十具,也就是说……来此参加杏林山庄考核的那两千多人,到达这第四关,竟然只剩下不到几十分之一。

    这种残酷的淘汰率,让人心惊。

    终于,一炷香时间过后,所有人都已经汇聚过来,再也没有人到来,果如唐古所猜测的那样,经过三关淘汰,足足两千多名考核弟子,到此已经只剩下四十九名了。

    而这四十九人,经过这两关淘汰后,最终只剩七人,能获得顺利通过杏林山庄考核的资格。

    而其他弟子,来到此地后,看到所剩不过寥寥四十多名弟子的参赛人员,也不由一个个面上变色,显然皆是心惊不已。

    不过随即,又有一分庆幸,庆幸自己居然坚持到了这里,是这四十几名胜利者其中的一员。

    不过一想到等下要在这么多人中,最终又只有七人能脱颖而出,获得进入杏林山庄的弟子份,在座中大部份人,可以说都是竞争对手,众人又不忧心忡忡。

    对其他人,自然是怒目而视,充满了敌意。

    只有少数几人,对于这等紧张的场合,却全不在意,反而一副跃跃试,或者成竹在的感觉,显得特别的气定神闲,或光芒耀目,最是吸引人的眼球。

    这其中,一名青衫少年,一名紫衫青年,以及一名白衣女子,最是引人注目。

    那青衫少年一脸文秀气质,脸带微笑,十分谦逊有礼,看起来不像是要参加考核,反而是在踏青游玩。

    而那紫衫青年则满脸都是老子天下第一,不把别人放在眼里的神,志态骄狂,是场中最不惹人讨喜的人之一。不过他的神,同样让人心中一凛,既然敢如此骄狂,想必手下也定有几分实力了。

    至于最后一人,却站在角落,并不惹人注目,犹如一朵幽幽开放的百合花,总是香在无声处。

    如果不是她上,唐古察觉得一服十分强大的魂力气息,他还发现不了这少女的特殊,然而,正是那股十分强大的魂力气息,让唐古第一眼看到她,就再也移不开目光。

    这名白衣少女,整个人如同蒙在一层雾里,似真似幻,明明就站在那里,却似乎离你很远,但是你觉得她离你很远,仔细一看,却又一直站在那里没动。

    她就像是一株独自生长的异美花卉,外表纤柔,却志气高洁,远离人群的喧嚣,但又让人难以移开目光。

    除了这三人之外,还有一名绿衫少女,一名红衣童子,同样惹人注目,似乎也不是凡人。不过,比起前面三人,这两人看起来虽显眼,却总感觉缺少了一些什么。

    除此之外,唐古,水雪,蓝衣粗豪青年,其实也是人群中十分醒目的存在。

    水雪惹眼,是因为她的容貌,纵使男子装束,依旧难掩绝色,绮罗纤缕,冰肌玉肤,温婉如雪。

    蓝衣粗豪青年惹眼,是因为他的格,纵使这等严肃紧张的场合,他就天生就没有太多的心眼,依旧一脸傻呵呵的笑容,没心没肺的,难怪独树一帜,却几乎有让人上前痛扁他一顿的冲动。

    而唐古……却恰恰相反,他是众人中,对炼丹术最不精通,但却是对这场考核最不在乎的。

    正因如此,所以在整个古中,不管别人对这场考核是一脸紧张或故作不屑,但只有他一个人自始至终是云淡风轻,真正的淡定从容。

    这份淡然,让他站在满神色各异的人群中,显得卓尔不群,想不引人注目都难,即使是那名一直站在角的白衣女子,也意外的回头,看了他一眼。

    时间一分一分过去,大中的气氛变得越来越紧张,没有人说话,气氛似乎变得凝固了一般。

    许多人,甚至都能听得到自己的心跳之声。

    就在此时,大之外,一字排开走进三名鹤发童颜的老者,三人口,左右两位,都各有两座小小银色丹炉,而最中间一位那名紫衣老者,口赫然针绣着两座小小的金色丹炉,维妙维肖,栩栩如生。

    “二品高等炼药师……”

    大中,有人惊呼,看着那站在三人中间的紫衣老者,一个个大气也不敢喘一口,这等人物,可不是他们所能仰望的。

    炼药师界中,品级按丹炉的多少来算,如一品炼药师口的丹炉就是一口,二品就是二口,三品就是三口。

    而同一品阶之中的不同等级,则按丹炉的颜色来算。

    初等炼药师口的丹炉为铜色,中等为银色,高等为金色,极等为紫色,一目分明,一目了然。

    此时,看到这名紫衣老者口的丹炉颜色,赫然是代表高等炼药师的金色,众人如何能不惊讶,甚至震动!(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旷世妖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