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蒙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衣冠胜雪 书名:旷世妖师
    “那是什么?”

    趁着等侯的空隙,水雪悄悄地向唐古道,一指那些像小笼子一样的房屋,样貌十分好奇。

    唐古闻言,也抬眼向那被数十名赤膊黄衫大汉守护的小房子看去,过了片刻,摇了摇头,表示不知,不过还是道:“估计应该是跟我们这第三关考核有关吧,不然,杏林山庄也不会特意将我们送来这里。”

    “嗯。”

    水雪点了点头,不再询问,又过了片刻,又有几名青年男女被送至此地,院中渐渐闹了起来。

    众人低声谈论,也有不少人对那些小房子好奇,但任谁也猜不出那些小房子是干什么用的。

    百无聊赖之际,水雪低声道:“不知还要等多久?”

    唐古微笑道:“等着吧,既然考核时间是一样的,我们已经出来了,其他人应该也很快了。”

    “嗯”,水雪点了点头,不再说话,过了片刻,却又不道:“就是不知道这第三关,到底要考什么?”

    经历过第一,第二关的洗礼,所有人都知道,这杏林山庄的考核根本不能从字面上的意思去解释,如果你真那样做了,必定死的极惨。所以所有经过这二关的人,都心有共鸣,闻言不少人露出思索之色,低下头沉吟起来。

    倒是唐古,微微一笑,毫不将其放在心上,微笑答道:“不管考核什么,以你的水平,相信应该都没问题的,宽心吧!”

    “呵呵……”

    听他这样一说,水雪紧张的心顿去,嫣然一笑:“唐大哥太夸赞了,我觉得以唐大哥的水准,才是应该毫无问题,一直以来,你都是最冷静的一个。”

    唐古闻言,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其实不是他素来冷静,而是这场考核,完全没有被他放在心上,不管是成功还是失败,都没有多少关系而已。

    不计得失,自然能做到心无旁鹜,淡然不惊。

    “对了……”

    水雪眼睛转了转,忽然想起了什么,好奇问道:“唐大哥,刚才,你……是怎么发现的?”

    “嗯?”

    唐古一怔,随即明白过来,知道她指的是那三颗毒丹的事,随即笑道:“那还不简单?服丹的人众多,总不可能每个都运气那么差。一个误中毒丹还好理解,二个,三个,甚至没有一个能挑对,那就证明,那三颗丹药里面根本就没有一颗正常的,所以……我自然不服。”

    “啊……”

    水雪睁大了眼睛,没想到唐古的答案这样简单,亏她还耗费了无尽的精力,和几乎自己所学的所有知识,最终也不过勉强猜出答案,并没有十足的把握,而唐古,只是用这样一个简单的推理法,就蒙混通过了第二关。

    水雪一时无语,心中认定没有这么简单,不过唐古不愿意说,她也就不再问。

    两人再话,场中气氛一时静默下来,再过片刻,陆陆续续又走进几名青年男女来,人数终于凑齐。

    一名穿月白色长袍的中年炼药师出现在所有人面前,微微一笑,说道:“恭喜你们,通过第二关。我是蒙月,这一关的考核者,下面,考核开始。”

    说完,拍了拍掌,每人手上,发了一张颜色枯黄,记载了密密麻麻字迹的药方。

    蒙月看向所有人,道:“你们的任务是,进入那间遍布铜锣的房间内,用一炷香的时间,把这张药方完全记熟,然后出来。”

    “啊?这么简单,怎么可能?”

    在来此之前,所有人都想过第三关会如何艰难,但万万没有想到居然只是让他们记载一篇药方,所有人大眼瞪小眼,一个个面面相觑。

    虽然这张药方一眼看上去,密密麻麻,涉及药材至少七八十各种,但众人都不是寻常人,这第三关的考核吗,真的只是这样简单吗?

    果然……众人心念尚完,位于他们上首的那位蒙月炼药师已经再次微微一笑,而后同的看了他们一眼:“好了,进去吧,记住,你们只有一炷香的功夫,如果这一关通不过,等下第四关你们也就直接不用考核了,因为第四关,考核的就是炼丹,而所炼之丹,就是你们所需要记载的这张药方。”

    说完,拍了拍手,瞬间,上首的数十间小房屋同时打开,所有人狐疑的对视了一眼,不知道杏林山庄这次又到底是要搞什么鬼,但是事已至此,也只有强压下心中满腹疑问,一个个鱼贯走入自己的房间之中。

    只有唐古,目光在那些铜锣之上掠过,心中隐有所悟,不过也没有说什么,坦然一笑,大步走入自己房中。

    “刷!”

    在所有人进入房间的同一时间,外面的木门同时关上,与此同时,一炷高香已经燃起在院子中的一具方鼎上。

    “考核开始!”

    随着外面蒙月的一声高喝,房屋中,所有参加考核的人同一时间打开了自己手上的纸笺,快速的记忆了起来。

    整张药方虽长,但是一炷香的时间也绰绰有余,不到片刻,就有人记住了其中十分之三四,眼看剩下的时间还有一大半,正当所有人以为这一关不过如此的时候,外面院中的蒙月,猛然沉一笑,伸手一指,大力一挥手。

    顿时,如同得到什么命令,外面那守护在木门之外的数十名赤膊黄衫大汉,同时伸手,快速地拿起了边的铜锣,而后面无表的重重敲了下去……

    “铛……”

    “铛铛铛铛铛……”

    仿佛魔鬼的魂音,瞬间响起在所有人的耳畔,催魂摄魄。三号木屋中,一名绿衣青年,记忆极快,已经快到尾部,眼看就要成功,就在此时,一声震天动地的锣响,敲起在他的耳畔,那高昂的分贝,差点当场就把他的耳朵震聋。

    而后,更加密集,更加激烈的锣声,就攒聚而来,整个木屋,都“砰砰”作响,门扇“哗啦啦”震动起来。

    “啊……”

    一开始还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待到见到外面院中高香已经烧去一半,绿衣青年猛然反应了过来,急忙捂住耳朵,强忍心神,再朝手中的纸笺上看去,然而这一次,却无论如何都看不进去了。

    仿佛那张纸上,全部成了一个个鬼画符。

    “紫铜花,孔雀根,水雪草,暗魂香,寻影叶,银蛇血,碧焰朱棠……”

    他强忍着,一个个去记,勉强记到尾部,然而一回头,却发现前面花费了那样多时间去记的东西,早已全部忘记,竟然一时根本想不起来。

    待得他重头去记前面,后面的又全部忘记了,越想越急,越急越记不住,而外面的时间,正在不断的流逝……

    绿衣青年颓然的放下了手中的纸张,整个人懵在了原地。

    与此同时,三号木房中的况,在其他房间中也几乎差不多的同样的发生着,甚至有抵抗力弱的人,在第一声锣起的时候,差点没吓得当场瘫倒在地。

    无论是谁,正聚精会神干一件事的时候,突然被这一吓,脑海中不变得一片空白才怪。

    而且杏林山庄的手段十分之,如果一开始就敲铜锣,估计大家有了心理准备,强忍着噪音,还能够记得住。

    但等到你记到一半的时候再敲,大家心气已乱,心浮气燥,再加上前面的又已忘记要重新去记……仅仅一炷香的时间,能把这一张完整的药方记住的人,不言而喻。

    六号木房中,唐古拿着手中的药方,微微一笑,丝毫不受影响,在看到铜锣的那一瞬间,他就有了准备,所以在进入木房的第一时刻,他不是去看手中的药方,而是将元息上行至自己双耳之侧的听会,用一道元息封住了自己的听力。

    而后,他就随随便便的,简简单单的,大大方方的,找了个椅子坐下,安心记忆起来,记到一半的时候,外面铜锣突起,对他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影响。

    直到确定自己彻底不会忘记,唐古散去元息,重新恢复耳识,却发现外面的高香才燃去一半。

    他也懒得等了下去,直接推开木门,走了出来,然后上交丹方,那蒙月炼药师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不过也没有说什么,收过丹方之后,挥手示意他站在一边,而后静等起来。

    又过了片刻,水雪也走了出来,说起来也是她走运,虽然她没有猜到铜锣的功用,但是,水家却有一篇“清心诀”,最是能够守心宁神。

    在铜锣突起的那一瞬间,她的确也被影响到了,不过随后她就暗运“清心诀”,将自己的心神变得古井不波,最终也勉强将整篇药方完全记住,走了出来。

    在高香烧完的最后一刻,陆陆续续的,又有三四人走了出来,有的一脸志得意满,显然也是各有办法,铜锣影响,有的却是垂头丧气,自知无法通过考核,还不如提前出来,省得再受那份罪,交了药方之后灰溜溜的离去。

    对于这些人,蒙月看也一眼,显然早在意料之中的事,倒是那留下来的两人中,蓝衣粗豪青年赫然也在目,倒是让唐古略微惊讶了一下。

    不过一想也正常,此人心地简单,这样的人反而最不易受外物所扰,他能顺利通过考核,倒有一半多是多亏了他那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子。(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旷世妖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