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辩药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衣冠胜雪 书名:旷世妖师
    不到一个呼息间,就有数人交卷,而其他人的也差不多快完成了。.

    看到别人已经完成,其他人更加焦急,匆匆几笔写完就快步走到一旁的炼丹童子旁,将自己手中的答案交了上去,同时交还药草。

    一杏黄衣袍的二品炼药师齐白云,站在原地,目光微垂,注视著每一名交卷的弟子,不过却面无表,任谁也无法从他的面上看出什么。

    香燃不及一半,场中一百名弟子,就有近九成以上,将手中的答案交了上去,停留在原地踟躇的,仅有十四五人。

    唐古,水雪正在其中。

    过了片刻,这十四五人中,又有七八人纷纷交卷,而这时,水雪似乎下了什么决心,手中的笔也动了。

    “唰唰唰……”她快速地在旁边的白纸上写划起来,几笔过后,她起拿起答纸经过唐古边,担忧的看了他一眼,不过嘴唇微微动了两下后,却见到上首的齐白云一眨不眨的盯著她,到喉头的话顿时顿住。

    最终,她还是绕过他,将手中的答卷交了上去,站到一旁。

    水雪交完卷之后,其他几人终于也下定决心,过了片刻,纷纷交卷,现场就剩下唐古一人。

    而青铜鼎中的银色朱香,现在已经烧剩下只剩最后一点,眼看就快熄灭。

    场中,顿时爆发起轰天的大笑声,所有人此时都已看出,唐古只是一个门外汉,对于辩药根本一窍不通。

    杏林山庄发放下来的三味草药,都是再普通不过的了,连这种草药都认不出,真不知道他是怎么长这么大的。

    那些提前交卷的人,更是一个个乐不可支,只当看笑话。

    而此时,那个一直微垂著双目的齐白云,反而第一次睁开了眼睛,饶有兴趣的盯著唐古。

    离考核结束的时间越来越近,而唐古依旧一动不动。

    在他面前,此刻正静静地躺放著三株草药。

    第一株,黯白色,犹如一种树类的根茎,粗状肥大,根须宛然。

    第二株,暗红色,巴掌大,形如一只猫的耳朵,上面闪烁著点点银白光点。

    第三株,淡绿色,形如兰花状,又似一只张开的人掌,仔细一数,共有六根手指模样。

    唐古目中闪烁著思索之色。

    说实话,这三种灵药,就是一名普通人,也能一眼认出,因为都是十分寻常的草药,连灵药都算不上。

    就连寻常人家,都会经常用到,随处可见,根本没有丝毫稀奇。

    第一种,名叫‘葛仙根’,是山上常见的草药,生长于一种花树下,将之挖出,研磨成粉,不止可以止血,还可以止渴生津。

    第二种,名叫‘血灵耳’,是一种特殊菌类,生长于深山大林之中,一旦下雨,到处皆是。

    它的功能是提神,除邪,还有一定的散毒作用,舒筋活血,大益元气。一般农家,猎人之家,皆有准备。

    而第三种,则最为贵重一些,虽然不是灵药,但已迹近灵药。

    它的名字叫‘六瓣兰’,有一定的煅体,温经作用,一般武者,炼体之时,多少会用到一点,用水煎服,增强体质,通化经脉。

    说实话,如果杏林山庄拿出一些偏门灵药来考核他,他根本不可能通过,因为他不是炼药师。

    但是……拿这些普通草药来考核他……好歹他也是一名气道修者,平常也需要经常接触一些灵药,这些普通草药如何能难得倒他?

    更不要说在场的这众多炼药师了。

    但是,真的如此简单吗?

    如果这样,杏林山庄的考核意义何在?所以,在别人都急著抢先把‘六瓣兰’写上去,并提交完毕时,即使他早已认出了这三株草药,却根本未动一下笔。

    场中,喧笑声更大了,朱香已经燃到尽头。

    眼看,他就将成为唯一一名,因为一字不落,而时间走尽被淘汰的学徒,但就在此时,他终于拿起了笔,第一个‘六’字已经写了下来。

    场中所有人的喧笑都嘎然而止,所有人都紧张的盯著他。

    不知为何,此刻,这个最后一个交卷的人,反而吸引了全场所有人的目光,水雪的目光更是一瞬不瞬,隐含一丝担心。

    但是,唐古的手不知为何,又停住了。

    过了片刻,他忽然微微一笑,在朱香燃至最后关头,化为灰烬的一刻,手中的毛笔轻轻动了,瞬间将上面的那个‘六’字划去,而后填上了另外一种灵药的名字。

    而后,他走上前,将手中的答卷交给了一旁等侯的青衣丹童。

    与此同时,“扑”的一声轻响,青铜鼎中,那根银色朱香终于燃至尽头,化为一朵灰烬跌落下来。

    时间到!

    唐古走近水雪边,水雪看了他一眼,两人对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所有的答卷都集中到了齐白云炼药师的面前,他正拿著,一份一份观看,速度飞快,很快,原有的一叠就只剩下最后的寥寥几张。

    “咦!”

    终于,他轻轻“咦”了一声,脸上绽放一丝微笑,将其中一张抽了出来,放在另外的一个单独托盘之上。

    过了片刻,又有一张被抽出。

    所有人都紧张的盯著齐白云炼药师的那双手,虽然三种草药都十分普通,考核的是时间快慢,但是……此时的成绩依旧系于每一个人心头。

    不出结果,就不能确定是不是胜了。

    不过,众人倒也不是太担心,他们都知道自己交卷时的时间,绝对比大多数人要快,更不要说那个快到朱香燃尽最后一刻才交卷的傻蛋。

    只看那被抽出的几张,都是最后面才交卷的,肯定是那几个倒霉鬼了,而另外一大叠未被抽出的,肯定都是胜者,他们可以确定,自己就在其中。

    再过片刻,原有托盘中,只剩最后一张,正是唐古所写。

    一黄袍的齐白云,将之拿起,看了两眼,脸上露出一丝微微的笑意,他转头看了一侧站在人群最后面的唐古,点了点头,而后拿起那叠被抽出的五张,走回到众人之前。

    那些提前交卷的,一个个膛,信心满满,眼巴巴地望向上首的齐白云炼药师,准备听到自己的名字。

    就在此时,一脸高深莫测的齐白云,终于走回到众人的面前,他威严的目光,扫了下面的一百名试练弟子一眼,而后缓缓开口道:

    “好了,下面,我宣布一下成绩。”

    他扬了扬手中的五份答卷,淡然道:“二十八号,四十七号,六十五号,九十一号,九十二号,除了这五人,其他人,全部淘汰!”

    “你们,现在就可以离去了!”

    “啊,什么?”

    “我不会听错了吧?”

    所有人面面相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场中顿时大哗。

    一名穿紫衣的胖子直接从人群中站出声来,怒声道:“不可能,你应该是说,只有这五人,全部被淘汰吧?”

    又有一名绿衣弟子站出声来支援:“正是,我也不服,明明我们是提前交卷的,为什么我们反而被淘汰了。最后交卷的那几个,反而胜了?今曰不给我个说法,我林绿就不服。”

    “不错,我们也不服,难道说,我们连最后交卷的那个小子都不如?难不成你们杏林山庄,挑选弟子都按成绩最差者来挑选吗?我抗议!”

    一瞬间,群汹涌。

    也难怪。

    所有人都是不远千里而来,途中不知吃了多少苦,下了多少决心,临走前长辈的殷殷嘱托,言犹在耳,如果真是技不如人,那也罢了,但这般莫明其妙,所有人谁能心甘。

    “呵呵。”

    黄袍老人齐白云微微一笑,看向众人道:“好,我就知道你们不服。小四,来,你来给他们解释一下。”

    “是!”

    在其后,那名站在第四位的青衣丹童,恭恭敬敬的向他行了一个礼,而后站了出来,来到众人面前。

    他面无表的看了一眼众人,冷冷道:“这第一关,我们考的,不是你们辩药的经验,而是老师之前所说的,细心。

    杏林山庄用人,不在乎技,而在乎法。

    或许你们中有人,在来此之前,已经有不错的技能,已经是一名不错的炼药师,但这,对于我杏林山庄毫无作用。

    因为,我杏林山庄经验比你们高的,比比皆是,你们连学徒都不如,那么,你们原来的那些所谓经验,又有何用?

    我们需要的,不是你们原来的那些经验,而是你们是否细心,这是检验你是否能成为一名高阶炼药师的第一要素。

    刚才,给你们的三大草药中,其中两味,的确是普通草药没错,但是有一味,是经过包装的。

    你们所有人,的确很快给出了答案,可惜,这答案,全是错误的。”

    说完,这名名叫“小四”的青衣丹童,就走到其中一个托盘前,抬手拿起其中那株最不起眼的“葛仙根”,伸手将其轻轻一掰。

    “啪”,瞬间,这株“葛仙根”就断为两截,露出里面一根根银色的细根,宛如龙须。

    这些细根,一半生机勃勃,一半死气沉沉,宛如生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但却依然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ps:补更二,求月票。(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旷世妖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