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洗经易髓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衣冠胜雪 书名:旷世妖师
    寂静的斗室,一道寒风吹来,“扑”的一声将蜡烛吹灭,屋中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所幸,一道月光,恰在此时从窗外打来,照在了唐古的脸上。

    就见此时,他的脸sè变得异常狰狞,神扭曲,全无风自抖,躯不断剧烈的震颤起来。

    脸上一颗颗黄豆大的汗珠,滚滚而落,全衣衫,几乎在一刹那间便已全部湿透。

    “噗噗……”

    一声声细微的闷响,在其体内不断响起,全二百零六块骨骼间,每一块骨骼,此时似乎都有数朵火焰在燃烧。

    剧烈的高温,烧得他全上下差点要融化,骨骼发出呻吟的轻响,但又恰好稍差一步,无法完全被炼化。

    似乎有什么东西,不断的被从其周骨骼中排了出去,燃成灰烬,而后又顺著汗液排出体外,变成了一层粘糊湖的黑膜。

    然后又有什么新的东西,在里面生成。

    唐古全上下,二百零六块骨头间,衔接的似乎更加细密紧致了,每一枚骨块,慢慢地变得更加晶莹,圆润,jīng致起来,失去了原有的苍白之sè。

    如同一只只蝴蝶,破茧成蝶,又似一具具粗陋不堪的瓦罐,在放进地窖里煅烧之后,慢慢的失去原来的形sè,变作一件件制作jīng美的瓷器,被舀了出来,流光溢彩,熠熠生辉。

    每一块骨块,都晶莹透明,闪烁著璞玉一般的颜sè,里面隐隐有水银流动,哗哗作响。

    但与之相对应的是……唐古面上的神sè,却变得更加憔粹了,狰狞而痛苦,在他体内,刀砭火刺都不足以形容,全上下,由内而外,就犹如有一万只蚂蚁在爬。

    不,这比一万只蚂蚁在爬还要痛苦,不但痛,更且痒……且越到后面,这种痛痒感觉越是强烈

    他咬紧银牙,眼睛发白,强著自己再次闭上眼睛,而后几乎是在以自己最大的意志力来抗衡这般难熬的痛苦,牙齿“咯咯……”作响间,几乎被咬碎。

    饶是唐古心xìng坚定,也差点没被这波剧痛痛得晕死过去。

    但是,他终究忍住了……只感平生从来没觉得时间变得这么过得这么慢,几乎不在跳动,但终,时间还是一分一分过去了。

    在他体内,这股剧痛越来越难熬,但终于,唐古似乎痛觉神经也麻木了,慢慢轻松了起来……

    一刻钟之后……

    两刻钟……

    三刻钟……

    足足一个时辰之后,终于,这股剧痛慢慢消失,天火洗骨丹所有的药力全部挥发,那一朵朵火焰随之散去,而后化为一朵朵奇异的紫sè冰点,融入他的一些骨腔中。

    那些紫sè冰点,在进入他的骨腔后,就化为了一道道奇异的紫sè雾气,在其中不断漂浮流动,这些紫sè雾气不受管制,但却又是那般自然,如同里面自然生成,渀佛血液骨髓,不可缺少。

    唐古体之中,焕然一新,如同换了一个人。

    人虽没变,但里面的所有零部件,却全部升了一级,变作了更加高档,更加jīng密的高端仪器。

    再过了足足一刻钟后,猛然间,唐古再一次睁开了眼睛,只见此刻,他的眼睛中,全是血丝,嘴角,更是血迹腥然。

    然而,此刻,其中的光芒,却是全所未有的明亮,如同两挂璀璨的星河,亮度竟有些吓人。

    他轻轻一扭脖子,骨骼间顿时传来“咔,咔!”清脆的声响,唐古默默感受了片刻,脸上终于露出了喜sè。

    经历了这样生不如死的痛苦难熬,如果没有效用,他简直立马找上真物阁去砸了那鸀衣女子柜台的心都有了。

    但效果,却出人意料的好。

    只见他此刻的体,整个似乎轻了三成,飘飘若仙,似乎只要微一用力,整个人便能飞之起来,而且耳清目明,天地万物都前所未有的清爽。

    体内经脉真气流动间,更是发出“哗哗”水响,有若河流,明显比往常快速了两三分。

    显然,有这般功效,都是其中多余的杂质都被排了出去,产生的错觉。

    天火洗骨丹,天火洗骨丹,那真是用天火之力来洗炼骨髓啊,这般痛苦远不是一般常人能承受的,但其效用,也显而易见,足是普通洗骨丹的七八倍。

    唐古心中,此时对那鸀衣女子的恨,倒是略微淡了些,若没有她,她还没不到今天这一步。

    虽然对方有卖给他丹药时,并未告诉实,但此丹的效用,却并未夸大半分,反过来说,甚至有点犹有过之的样子。

    就在此时,唐古鼻中忽然闻到一阵恶臭,他低头一看,这才发现体表之上,先前那些爆裂开来的血雾,经过这么一段时间,似乎已将慢慢凝固,变作了一张血膜的形状,包裹住他全

    而且血膜里面,更带许多的漆黑乌垢,粘乎乎一片,恶心难闻至极。

    他知道,这些必定是方才天火洗骨时遗留下来的,刚才不觉得,现在却觉得万难忍受,形一动,整个人已经飘飞而起,“扑”的一脚踢开大门,窜了出去。

    片刻后,唐古来到后院一处水池边,他取来几个大木桶,从水池中打出数桶清水,从头至尾的浇淋而下,寒冬的天气,上瞬间结了一层细细的薄冰。

    “呲……”

    唐古倒吸了一口凉气,浑骨格格打起寒颤来,差点没有冻成冰棍。

    就在此时,在他的体中,又陡然冒出一股气,滚滚如龙一般,不断沸腾,瞬间把这股寒气又压了下去,浑上下,再也感觉不到丝毫的寒冷。

    唐古眼睛微微一亮,瞬间面露喜sè:“想不到,不知不觉间,我竟然也已经达到了传说中,那些上古仙人才能拥有的境界,气血如铅汞,流动不自息,自然生温,可以暂时不避寒暑了!”

    天边渐渐亮起一抹鱼肚sè,rì光渐亮,又是新的一天来临。

    看著渐渐喧嚣沸腾起来的内院,唐古整个人骤然一闪,瞬间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已经回到小木屋中。

    随后的时间,他依旧闭关不出,开始尝试服用“滴天髓”,易筋洗脉,伐毛炼髓。

    “滴天髓”是一种流动的液体,通体浑白,晶莹剔透,一滴滴凝在一起,难以分开,喝起来犹如兽nǎi,居然还有一股淡淡的甜香味。

    它刚一流入口中,瞬间便和全骨骼融合到一起,而后慢慢改变著其中的杂质,变成晶莹的sè泽,更加温润透明。

    刚开始时,也是极其痛苦,但慢慢的,就习惯了,比之服用“天火洗骨丹”,明显不知要轻上几百倍,唐古根本不在乎。

    就这样,一晃眼,三天时间眨眼而过,十滴滴天髓全部服完,唐古整个人焕然一新,轻轻一挥手臂,整个人骨骼便“啪啪”作响,炸出雷音。

    他站起,打量了一眼自己居住了小半月的小木屋,而后毫不留恋,转朝外面走出。

    一刻钟时分后,他从内院一处偏僻的鸀sè古走出,手中已经多了十几个瓶瓶罐罐,和五百枚灰石币,转朝院外走去。

    赫然是他已经把他后半年的所有福利配给全部领齐,准备再次外出,回到自己的月刃峰上,继续修炼“上古魂诀”,以及开始解决修炼“天生龙象诀”所必须的那些血宝药的问题了。

    甚至,他还想看看,水雪是不是还在那里,每晚必至,辛苦的为其父亲,收集月露。

    ps:第二更,求1张推荐票。

    c

重要声明:小说《旷世妖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