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再临外事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衣冠胜雪 书名:旷世妖师
    看出三人的羡慕和惊惧,青衣老者微微一笑,拍了拍手掌道:“好了,既然都已经选好了,那我去替你们登记一下,都出去吧!”

    说完,重新将水晶柜盖上,放下红绸,引著四人,再次走出武库。

    出来时,唐古并未再看到“灵蝶”方九九等人,显然早已选好,没有等他们,便即各自离开了。

    四人也在门口分散,各自回到自己小屋,唐古迫不及待的开始试验起这道游刃丝的威力来。

    他来到武院后院一处密林。

    静静站立,调均呼息,闭上眼睛。

    一刻钟时分后。

    他倏然睁眼,轻轻一旋左足,手指按动了臂上腕扣。

    “嗤!”

    一声机簧崩动的奇异声响,游刃丝仿若闪电一般自蝎形腕扣之中弹出,直直的击在对面一株大树上,直接透穿而过。

    无声无息间,那株两人合抱粗的巨大古树,已经洞穿了一个细若发丝的小孔。

    唐古眼睛一闪,一道内息自游刃丝之上自后而前传出,瞬间透至游刃丝尖端,尖端顿时一个急旋,左右一绕,将整株大树绕为一个环形。

    唐古牵动手指,轻轻一拉。

    “噗!”

    大树发出一声剧烈震动,随即自腰部以下,齐齐断为两截,上半部轰隆隆栽倒下来,切口处一片光滑。

    唐古形一纵,整个人已经骤然消失,正好避过,心念一动,游刃丝一发即收,瞬间shè中另外一边的一株大树树顶,发出“咄”的一声闷响。

    这次唐古节约了力道,自游刃丝顶部,瞬间开裂,透出一柄小小的银sè短锥,张开八道弯爪,死死的钉在了那株大树顶部。

    唐古手腕一收,整个人便即借力弹起,顺著那尾青sè丝线,瞬间掠至那株大树顶部。

    随后的时间,就是唐古一个人的表演,他在整个密林中,东蹿西跳,晃若轻烟,整个体不见一丝重量,迅如灵猿。

    许多平时做不出来的高难度肢体动作,都在这道青丝帮助下,渐渐成型。

    “嘭嘭嘭嘭……”不断有大树遭殃,轰隆隆倒塌尘埃,整个密林中一片狼藉,青光闪烁间,一株一株大树,凭空断为两截。

    一个时辰之后,唐古眼睛一闪,收丝而立,蝎形蜿扣再次被衣袖挡住,从外表看不出一丝痕迹。

    看著四周的满地残枝败叶……唐古微微一笑,躯一闪,便即从此处密林消失。

    不片刻时分后,他再次回到自己内院中的小木屋。

    静静坐在上,他默默思考起来。

    “气道四转已成,内院第一已经拿下,接下来,将要应对的,就是明年八月份,在无上秋风阁举办的外宗试练。”

    “不过……以自己不过刚刚气道四转的能力,即使在秋道武院中算是一号高手,但在无上秋风阁,那动辙七八转,甚至九转巅峰高手的地方……却什么也不是。”

    “能不能通过外宗考验,犹未可知,最多只能说,有这个希望。”

    “必须要突破到气道五转,才有更大机会。”

    “而且,嗜血术的修炼条件,也必须以气道五转为基础,所以,当务之急,就是突破气道五转,修炼嗜血术!”

    “如此,明年出去后,才不会面对未知境域,而毫无心理准备。”

    见识过叶孤雨“驱雨术”的威力,唐古对奇术有了一种莫名的期待,“嗜血术”可是比“驱雨术”还要强上几分的奇术,排名奇术榜第一百零五。

    他迫不及待想要看见,自己习会“嗜血术”之后的能力,可惜,最低修为,想要修习嗜血术,至少也需气道五转以上。

    不然,根本没有那样庞大的气血,与生命力,去发动这种奇术,甚至还会因此,而折损寿命。

    所以,他必须在明年八月之前,提升到气道五转,甚至更高。

    唐古眼睛闪烁了一下。

    “外面的世界,可远非这里这般平静,沿途之上……海域万里,危险无数,不但有随处可见的海风暴,更有大量低阶海妖兽可能拦路。”

    “甚至,还有可能遭遇传说中的凶恶海匪……”

    “想要应付这一切,唯有实力,而自己的时间,可是不多了……明年八月,嗜血术,气道五转!”

    唐古站起,瞬间有了决定:“再去一趟真物阁,购买一些熬炼体,增强修炼速度的丹药,灵草。”

    “而且……自己成为了内院弟子,外院的那一些杂碎,麻烦,也必须解决掉了,虽然自己已经不在乎,但终究……也是一个心结。”

    “心结不清,影响修炼。”

    想到此处,唐古转,朝著内院的一处漆黑楼阁走来,这里,是内院颁发命令,遥控外院管事的地方。

    不片刻时分后,唐古手持一枚玄黑令牌,在两名内院管事恭恭敬敬的目光下,从中走出,一脸平淡的向著外院赶来。

    ……

    一刻钟后,秋道武院,外院。

    外事

    今rì,又是一月一度,发放外院弟子配给,福利的时间。

    依旧是那名满脸横,一脸凶残的外院管事,魏九在当值。前,排起长长的队伍。

    有弟子上前,上交令牌,然后拿起东西离开,每个人都是一脸怒火,然而敢怒不敢言,低著头,匆匆从大门口离去。

    自从那次经杜鹏飞挑唆,克扣唐古的配给以来,他尝到甜头,开始故意克扣那些地位不高,没有靠山的普通弟子和外院杂役配给,半年之中,竟然积攒了一笔不小的财富。

    而那些弟子,一个个胆小怕事,又惧怕他外院管事的份,竟然没有一个人敢捅出去。

    这也让他的胆子越发大了,做事行径越来越肆无忌惮,而且下手也越来越狠。

    以前,普通外院弟子,五十石币的配给,他只敢抽十分之一,也就是五枚,后来渐渐涨到十枚,再到现在,直接只剩一半!

    而外院杂役,更加不放在他眼内,自始至终,每个人每月能够领到的,都只剩一枚。

    而有些时候,就因为他偶尔看你不顺眼,或者你拍马少了,就直接找借口全部黑下……闹得整个外院现在是民怨沸腾,可惜上面无人,没人理会。

    “黑屠夫”魏九之名,现在是响彻整个外院。

    时间一分一分过去,又一名弟子上前,交上令牌,领取完自己的配给离开。

    魏九头也不抬,快速的将桌上二十五枚石币扫入自己囊中,而后喊道:“下一个!”

    一位一白衣,神sè清淡的年轻男子向前一步,走到他面前。

    魏九一伸手,十分凶恶的道:“你的份牌!”

    他早已找出规矩,在这外院混,想要让所有弟子怕你,便要装出一脸凶恶的样子,如此,即使他rì后克扣的配额再高,也没有外院弟子敢上报。

    然而,今次却似乎有些意外。

    那名弟子听到他的话后,不但没有露出畏惧的神,反而微微一笑,伸手将一枚雕刻火焰,玄黑sè的令牌,重重拍在了桌子上。

    “啪”的一声闷响,桌面震动,吓了魏九一跳,柜台前,那名年轻白衣男子微笑:“领取配给!”

    “谁敢这么放肆,找死么……”

    魏九霍然站起,勃然大怒,根本没有看向柜台上的那块黑sè令牌,便起,准备向著面前的那位白衣年轻男子喝问。

    而且,他已经决定,这次不管对方是谁,即使有点份,这次的配给,也一分莫想了。

    然而,他却看到了四周,所有排队在后的外院弟子,一个个奇特的眼神。

    下一刻,他的眼神,瞄向了柜台前的那名白衣年轻男子,下一刻,他整个人的眼睛便“霍”地睁圆了,而后神sè之中充满了惊恐,躯瑟瑟一抖,急忙爬出柜台,“噗通”一声的跪倒在那名白衣年轻男子面前。

    “上……上使……”

    “上使驾临……未及远迎,恕,恕罪……”

    神sè中,充满了难以言喻的恐慌和惊惧。

    ps:第一更,补昨晚。

    ;

重要声明:小说《旷世妖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