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入山前夕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衣冠胜雪 书名:旷世妖师
    漫空纸灯飘浮,银月如盘,繁星点点,夜风星蓝。TXT小说网 网 站

    这本是一幅绝美的画面,但是此刻,在这幅绝美的画面中,却有两名青年,一赤一白,在疯狂大战。

    两人的剑光,一银一紫,不断交击,群山动摇,万木摇落,百兽都惊恐四散纷飞。

    三道剑光,皆蕴不同意境,同时发出,却在中途,骤然合一。

    “三剑并体!”

    “银剑”杜仲景眼中露出疯狂之色,剑光之后,还骤然拍出一掌。

    “龙魂掌!”

    一道赤色巨龙,咆哮冲出,点点黄色光芒,在其后拖成光尾,绚丽已极。

    对面,茅屋前,唐古见状,暗云铁剑凭空飞出,击出万千紫华,与那三剑合一的巨大剑光,在半空中猛然相撞,激发出万千火星。

    唐古闷哼一声,嘴角再次吐出一口鲜血,可是看向后,就是茅屋,已经避无可避,想至此处,唐古不再闪避,一咬牙,轻轻一掌拍出。

    他的这一掌拍至中途,整只左掌瞬间冰化,化成了一只布满细细密密蓝色冰花的美丽巨掌,与“银剑”杜仲景发出的“龙魂掌”在半空中轰然交接。

    “轰!”的一声巨响。

    唐古没事,但他后的整个茅草屋,却瞬间一揿而起,无穷茅草,飞上半空,呆在上面的银貂“吱呀”的一声尖叫,瞬间惊醒,化为一道白光,跳入远处的草丛中,偷偷朝这里望来。

    而里面的那只“盘鸠”更惨,被无穷茅草压了个正著,好不容从里面爬起来,原本光鲜亮丽的外表已经全部不见,变得狼狈无比。TXT小说网 。

    “你……”

    一瞬间,唐古的眼神,就变化了,“银剑”杜仲景这一掌,竟然不是向他拍来,而是拍向他后的茅草屋,掌虽交接,劲却后透……

    “很好!”

    唐古神反而更加淡然了,但他的眼神,却在这一刻冰冷无比,下一刻,一股强大而可怖的气势,骤然自他的体之上升腾而起,属于气道三转的实力,第一次全力催发。

    “轰!”

    他一掌拍出,这一次,不再用剑,而是用掌!

    只见他这一掌所至,空间瞬间冰化,一片蔚蓝,而后这些蔚蓝,由后至前,慢慢退化,瞬间全部凝成了淡紫色。

    淡紫色的冰块!

    “化水成冰第二层,贯通中期!”

    虽然没有达到如杜仲景那样的剑术化境,但距离化境,也仅数步之遥,而唐古修炼此门武技,才不过仅仅一两个月而已。

    紫色的冰化空间,泛著刺骨的寒冷,全部罩向对面的“银剑”杜仲景,一股森的寒气,席卷而出。

    这一刻,足足有著气道三转后期实力的“银剑”杜仲景,竟然不由浑激零零的打了一个寒颤,眉毛瞬间结冰,而后起了一层薄薄的冰花。

    “化水成冰?”

    对面,“银剑”杜仲景有些意外,更有些难以置信:“你区区一个刚入门的内院弟子,居然将这本秘技修炼到了如此境界,实属难得,但你以为,区区一门一品极等的武道秘技,就能击败得我了么?天真!”

    “二品低等印法,三花印!”

    一声大喝,在他剑上,陡然多了三道美丽的白色剑光,剑光不断旋转,在空中雕琢成一块巨大的方形铁印,朝著唐古涌来。

    “不止你拥有多门武技,我进入内院比你更久,学到的武技,也比你更多得多,强得多!”

    脚步一顿,“银剑”杜仲景形一晃,整个人陡然化成一道赤色奇光,瞬间穿过唐古的空间封锁,向著唐古前迅速至。

    其周所过之处,催化出一股滚滚浪,将唐古好不容易用内劲凝成的寒封空间瞬间冲破,只要他形所至,淡紫寒冰就瞬间融化,中间多了一道人形豁口。

    “银剑”杜仲景的杀机已至,三花印缓缓印至唐古的口!

    但就在此时,唐古的眼中,却缓缓浮出一道淡淡的笑意。

    “你以为,我就想凭一门修炼不到家的武技来战胜你么?我没有那么天真,但是,你却是真的天真了。”

    话声中,唐古形骤然一虚,闪避过“银剑”杜仲景的这一剑,但就在此时,“银剑”杜仲景眼露狞笑,正要继续挥剑向前,却忽然感觉足趾一痛。

    他不以为意,仍要举剑,但就在此时,脑海之中陡然一阵晕眩,整个人差点直接跌倒,体内内气一收即散,根本凝聚不起来。

    他急忙驻剑而立,才想起先前足尖的轻轻一痛,急忙低下头,却见到,不知何时,在他的左足足尖之上,却多了一道长长的蓝色丝带,正缠绕著不断盘旋。

    细看去,那却根本不是一道蓝色丝带,而是一道长长的,有鳞有角,口生尖牙的奇异蓝蟒。

    此刻,这只蓝蟒,正在其足趾之上,不断盘旋,张牙吐信,那鲜红的蟒口尖牙,咬破了他的薄履,咬入了他的足趾,丝丝鲜血,正从上不断冒出。

    为杜家弟子,如何能认不出这是何物,只一瞬间,“银剑”杜仲景就脸色狂变:“不好,雷水狂指蛇!”

    他急忙伸手,点向自己前要,但就在此时,已是迟了。

    唐古形再现,一掌拍出。

    依旧是同样的蓝色冰掌,化水成冰,但是这一刻,“银剑”杜仲景已经根本无法抵挡,就被他正正拍中。

    下一刻,他整个人,就犹如一口破麻袋一般,重重的飞跌而出,朝著悬崖之下跌去。

    悬崖下,响起了一声重重的撞击声,一株巨树应声而倒,裂为两截,过了半晌,悬崖下响起了“银剑”杜仲景那凄厉的厉叫声:“姓唐的,你等著,杜家不会放过你的……”

    声音渐渐远去,一条赤衣人影,狼狈的一瘸一拐,慢慢向著石岩镇的方向而去,不正是刚才气势凌人,不可一世的“银剑”杜仲景是谁。

    不知何时,水雪已经再次来到了唐古后,看著他,却不由面现忧色,喃喃道:“唐大哥,你怎么不杀了他,如果不杀了他,后患无穷,杜家一定还会派人再来找你麻烦的。”

    “杀?”

    看著“银剑”杜仲景那狼狈远去的影,唐古淡然一笑:“如果真杀了他,以他现在在杜家的份地位,那才真是后患无穷,不死不休,所以,我才故意留下了他一命。”

    原来,刚才那一记,不是杜仲景命好,刚好撞上一株巨树,而是唐古早已刻意计算过,让他撞上那株巨树。

    “不过。”说到这里,唐古神秘一笑:“彻底废了他,让他被他们杜家的人自己所放弃,这,才是比杀了他更惨重的惩罚吧。”

    水雪闻言,默然不语,言又止。

    唐古看了她一眼,似乎猜到她心中的想法,笑问:“你是想问,我为什么会他们杜家的镇宗绝学,‘雷水狂蛇指’是不是?”

    水雪犹豫了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道:“嗯。”

    唐古笑道:“这件事其实也不复杂,不过,这是我跟杜家之间的仇恨,你最好还是不要掺杂太多进来的好。”

    他看了他天色,又看了看后已经成为一堆破碎的茅草屋,神色中有一丝黯然,喃喃道:“这个地方暂时不能待了,今夜,他估计就能爬回去,最迟明早,杜家的人就一定会派人来。”

    唐古忽然转头看向水雪,道:“水姑娘,不好意思,以后我不能再陪你,和给你讲故事了。所以最迟明早,我就必需离开了,暂避其锋,去深山中修炼一段时间。

    等我再次回来,相信就是内院大比的时刻,而那个时侯,即使杜家最强大的长老前来,对我也无太大的影响了。”

    “今夜,就让我最后再给你讲一个故事吧,这个故事,名叫作孟姜女哭长城,长城一夜倾倒八百里……”

重要声明:小说《旷世妖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