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满眼明灯,银光一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衣冠胜雪 书名:旷世妖师
    夜色下的月刃峰顶,风拂林梢,银辉洒落,万千明灯,飘浮在天空之上,犹如漫天繁星,绚烂夺目。

    这一刻的美景,直让人心醉神迷,不能自已。

    唐古一袭白衫,迎风站立,似乎也沉醉在另一个世界;水雪整个体几乎罩在黑色斗蓬之下,双掌合十,仰首向天,白色面纱下的面孔,虔诚而美丽。

    简陋茅草屋上,银雪貂趴伏在一堆稻草之上,除了偶尔颤动两下耳朵,就一动不动,正睡得香甜。

    四野悄然,万籁俱寂!

    银月如水,唯有风声,会不时发出“沙沙”两声轻响。

    但就在此时,远远的,山崖脚下,传来了轻轻的拍掌,银月下,一名赤衣青年,背负银剑,缓缓走来。

    他形飘逸,神散淡,如同走在月光之中,脚步似疾似徐,却又快到极至,刚开始时,还是极远,但下一个瞬间,就感觉瞬间欺近了好多,再下一个瞬间,就到了月刃峰底。

    “好手段,好心思,如此美景,百年难见,可惜,可惜了……”

    赤衣青年微笑说道,似乎也沉醉于这样的美景,但是,与此同时的是,每说一个字,他后的银色剑器便拔出一寸。

    待所有字说完,他背后的那柄银色剑器已经完全出鞘,飞上半空,一种凌厉而可怕的的气势,陡然涌起,人尚未到,剑锋已至。

    银色剑锋的剑尖,平悬于他的头顶三寸之许,随著他一步一步走上月刃峰顶,剑势越来越强。

    银色剑光由无变有,由淡变浓,再到强烈刺目,直指月刃峰顶站著的唐古两人。

    “什么人?”

    在那赤衣青年走至月刃峰底的第一时刻,唐古就有了感应,猛然一拉水雪,将其护在后,同时双目一睁,看向山下,眼睛中,两道烟霞一般的剑光,矫矢飞出,如龙如蛇。

    赤衣青年终于走到月刃峰上,距离峰顶还有十几步之许的时候遥遥站定,目光缓缓打量著峰顶的唐古,微微一笑,说道:“杜家,不成才弟子‘银剑’杜仲景,特来向阁下讨还一本秘笈来了!”

    “原来是你,内院十大弟子之一,‘银剑’杜仲景,排名第五,你终于来了!”

    只瞬间,唐古就恍然大悟,神反而变得十分淡然了:“我还在想,为什么过了那么久,杜家还没有人来,原来不是没人来,而是迟来了!”

    “呵呵!”

    大树下,“银剑”杜仲景紧盯著唐古,微微笑道:“似乎你十分期待我来,可惜我正在闭关,修炼一门剑术,直到今方始大成,却是让你久等了。”

    “不久,不久,为了等侯你这样的大人物,再久也是不久的。”

    “好说,好说。好了,废话不多说,既然你已经知道我是谁,想必对我的来意也一清二楚,交出来吧!”

    “交,交什么交?别说我从来没有见过你们杜家的什么秘笈,就算我见过,只怕就算此时我交出来,后果也不会有任何二样吧。”

    “呵呵,你倒是风趣!”

    “银剑”杜仲景微微一笑,不过目光却骤然变冷了些,他淡然地看著唐古,淡淡道:“不错,这本秘笈不管你现在交不交,结果都是一样的,只是死的时候,轻松些还是痛苦些,杜家的秘笈,不容外传。”

    唐古淡然拂袖道:“既是如此,那又何必废话,动手吧!”

    “痛快,不过这是你自己找死!”

    话声中,“银剑”杜仲景的面孔骤然变得狰狞无比,眼睛之中,银光一闪而逝,而后足步斜斜一踏而出,头顶银剑骤然飞起。

    “嗖!”

    下一刻,整片山岭都开始无声颤抖,万千树木,不住摇晃,树叶松针,簌簌而落。“银剑”杜仲景头顶,那柄原本看似毫不起眼的银色长剑,骤然化作万千剑光,朝前冲出,光芒万丈。

    “既然你自己不愿意交,那就让我从你的尸体上拿了。银光十三剑,震!”

    对面,看著“银剑”杜仲景的剑光飞来,唐古的双眼骤然一缩,虽然想到了杜仲景的强大,但依旧没有想到,会强大到如此地步。

    这一剑的威力之大,令群山都动摇,月都失色,而这一剑的速度之快,却更令双眼都难以捕捉。

    “不好。”

    他猛然一推后的水雪,将其推至后数十丈处,而后猛然拔剑,暗云铁剑脱鞘飞出,唐古斜斜一剑劈出。

    无穷紫光,化成圆环,一环一环,层层叠叠,无穷无尽,与银光在半空中隔空相撞。

    整个空间,骤然虚无,破灭,陷入了混沌,而后再次回复平静,唐古双足下陷足足三尺,嘴角一缕血迹,鲜红夺目。

    他不敢置信的盯著对面的赤衣青年,嘶声道:“剑术化境?”

    “不错,你还有点眼光,如果不是因为这门剑术突破在即,从贯通巅峰到化境初期,足足花费了我一个多月的时间,你进入内院的那第一天,我就应当找上门去的。”

    “多说无益,受死吧!”

    “离!”

    “银剑”杜仲景再次一剑挥出,剑之上,骤然闪出一长一短两道青光,两道青光在半空中徐徐飞起,一前一后,击向唐古的前后背。

    唐古眼睛之中,紫光骤然一闪,脚下微微一动,避过前青光,手中铁剑,却挥出一道月形银弧,将后青光击散。

    “有点实力,倒是小看你了,普通内院弟子,根本不住我一剑,不过,也就如此了。”

    “银光十三剑,链!”

    一声轻喝,“银剑”杜仲景双目中,闪烁万千光华,在他手中的长剑之上,同时也产生了诡异的变化,一道一道银色剑链,仿佛自虚空世界尽头,横亘而来,锁向唐古全上下。

    唐古见状,双目微微一眯,左手出剑,点出数十记紫色寒光,右手则同时握拳,“砰砰砰”连击七拳。

    剑术所至之处,银色剑链纷纷瓦解,化成点点银光消散于天地之间;而右手所击之处,空间则纷纷塌陷,唐古的拳头如同嵌在空间之中,所有银色锁链,一时间全部被抽入虚空,消失不见。

    “一品高等拳技,陷空拳?”

    对面,“银剑”杜仲景眼神中有些意外,“倒是有些意外了,你一个刚进入内院的外院弟子,居然能用如此低级的拳术,破了我的剑法,我承认有些再次小看你了。”

    “那就再接我一招,绵!”

    “银剑”杜仲景掌中的那口银剑,骤然变得绵软无比,唐古一剑击出,两剑相交,“银剑”杜仲景掌中的银剑,忽然如同完全无法著力,居然瞬间一折,绕了一个弯,剑尖直指唐古的咽喉处击来。

    “唐大哥!”

    后,水雪看到唐古遇险,惊声尖叫,而看到这一幕,就是唐古自己也吃了一惊,对方的剑术之强之奇,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唐古万不得已,足尖一松,整个人直直的往地面之下倒了下去。

    “铁板桥!”

    “呵呵,好招,有点意思了。”

    “分!”

    他再次口中轻吐出一个字,“银剑”杜仲景手中银剑“呛”的一声再次拉得笔直,而后化作万千寒光,直接点向唐古前。

    这一下,唐古已是避无可避,地面空间就那么大,但就在此时,唐古的形,猛然平平向后飞出,完全如同无重量一般,而后在靠近小茅屋时,再次一折,竟然又如一张纸张般瞬间折直了。

    “孤、苦、灭!”

    连续四五招,都收拾不下唐古这样一个刚入刚入内院的低等弟子,“银剑”杜仲景的脸色有些拉不住了,他一瞬间,剑光三晃,三招同时发出,银色剑尖之上,三道银色寒光同时飞出。

    这三道剑光,一道孤寂冰冷,一道苦涩绵长,一道破灭无,三道剑招,浩浩,直指后退中的唐古中宫。

重要声明:小说《旷世妖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