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争夺第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衣冠胜雪 书名:旷世妖师
    擂台上,果如众人所料,站在“冰女”黎又雪对面的唐古,看到这一幕,似乎微微一惊,出于自保,竟然瞬间举剑迎去。

    场外,“铁剑”杜鹏飞看到这一幕,冷眉一晒:“调虎离山,小子,你还是太嫩了些,这一局,要输了,可惜!可惜!”

    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在可惜什么,是唐古的输,还是……

    对面,“冰女”黎又雪看唐古举剑来挡,眼中顿时露出一丝掩饰不出的笑意:“唐师弟,对不住了——”

    就见她瞬间手腕一抖,却已改换了方向,左手疾若猛虎的一探,“扑,扑”,两声闷响传来。

    拳剑相接,唐古只觉自己左手猛然一震,虎口顿时溢血,而后掌中铁剑瞬间脱手飞出。

    一击,弃剑!

    唐古,败!

    场下,众人顿时一片哗然。

    所有人皆没有料到,“冰女”黎又雪从一开始改换攻击始,就不是奔著唐古的前去的,而是他掌中的铁剑。

    果然。

    随著唐古这一持剑去挡,他的前肋骨虽然保住了,但是手中铁剑却被人崩飞了。

    这一下,结果已经不言而喻。

    一名剑者手中的剑都已经不在了,不是输了还是什么,但真的是如此么?

    唐古微微一笑:“说对不住的应该是我才对。”

    不知何时,手中铁剑已失的唐古,竟不知何时欺近到了“冰女”黎又雪的边,一对手指并若钢剑,正缭绕著无穷无尽的云烟状紫sè剑光,格在“冰女”黎又雪的咽喉位置。

    此时,只要他的手指轻轻向前一动,黎又雪这位外院弟子,国sè天香的天之骄女,便要魂归黄泉,永埋黄土。

    擂台下,众人刚刚还没有从唐古铁剑被崩飞的过程中回过神来,就看到了这完全出乎意料的一幕,一个个不由倒吸一口凉气,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刚刚那一瞬间,发生了什么?

    擂台之上。

    “冰女”黎又雪显然也是怔了半晌,而后并没有如众人所想的那般气馁,反而看著唐古,嫣然一笑。

    她问道:“你是故意露出破绽,让我以为你弃剑的对不对?”

    唐古道:“对。”

    “所以,从一开始,你就知道,我的目标,不是你的左肋,而是你手中的铁剑?”

    唐古依旧点头:“是的。”

    “冰女”黎又雪又点头,嫣然笑道:“如此看来,我输的不冤,好,这一局,我认输,是你赢了。”

    闻言,唐古收回格在“冰女”黎又雪颈前的双指,缓缓退后一步,拱了拱手道:“多谢。”

    “不谢,这是你应得的。”

    “冰女”黎又雪转走下擂台,竟不见丝毫战败的沮丧,但就在她走到擂台木梯一半时,她忽然回头,冲著唐古再次眨了眨眼睛:“今次虽然让你饶幸胜了,但我并不服,rì后进入内院,我会再次找你的。”

    说完这句话后,她形一展,恍若一朵黄sè百合花,飘然远去,引发后面众人一片哗然。

    “冰女”黎又雪竟然认输了,她居然真的输了,那岂不是说,唐古这个原来的外院杂役弟子,已经霍然站在了整个外院第二名的高位!

    而另一边,“烈阳拳”严山毫无嫉妒眼红之意,反而兴奋得满脸通红。

    唯独第一次计算失败的“铁剑”杜鹏飞,再次感觉脸颊被人狠狠打了一记,盯著唐古的眼神,也更加yīn沉。

    ……

    唐古战胜“冰女”黎又雪的战斗,一波三折,结果实在出乎在场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不过,下午的其他几场战斗,却反响平平,一波未起,名次也未有太大的变动。

    最后,后四名率先决了出来,第三,第四,第五,第六这四个名字,不过依照原来名次全部移后一位,全部确立下来。

    正是第三“冰女”黎又雪,第四“烈阳拳”严山,第五“纸书生”萧青璧,第六外院弟子李长庚。

    最后只剩一场战斗,第一第二名之争!

    唐古对上“铁剑”杜鹏飞!

    胜者自然毫无疑问是当之无愧的第一,而败者,则必然屈居第二。

    ……

    一天前,夜。

    杜家。

    杜鹏飞父亲,杜立人的书房内。

    杜鹏飞正跪在地上,听侯杜立人的吩咐。

    “鹏儿,家主已经说了,这次如果你能进入第一,成为秋道武院的内院弟子,家主就将全力扶持你成为第四代的继承人。如果不能,将来家主的继承人,就将是二旁的天才弟子,内院杜仲景。”

    听到“杜仲景”这三个字,饶是杜鹏飞,眼神中也不过掠过一丝忌惮,还有仇恨。

    石岩镇六大家族,杜家排名靠后,并没有什么杰出的人才,但直到这一代,才出了一个杜鹏飞,一个杜仲景。

    杜鹏飞在外院闯出了“铁剑”的名头,号称外院第一,是长房长子。

    而杜仲景,却是比他更加杰出的天才,人称“银剑”,是内院十大弟子之一,不过他的份,却比不过杜鹏飞,仅仅只是二房一名庶出弟子。

    在未来杜家继承人的份上,长房和二房这些年争吵不休,就是因为杜仲景隐隐压了杜鹏飞一筹,而家族的那些长老院成员,也态度暖昧,左右偏移,摇摆不定。

    这次,借著外院小比,如果杜鹏飞能进入内院,虽然实力依旧比杜仲景稍差,但是自古立长不立幼,杜鹏飞的长房嫡传弟子份,却是占了便宜。

    一旦他能以第一之姿,进入内院,同为内院弟子,对于二房,就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因此,今夜,杜立人才将他召唤至自己书房内谈话,就是对他的实力虽然自信,但仍要敲打一番,让他不可太过轻敌。

    面sè变幻了半晌后,知道只要家主全力支持,自己将来接掌杜家继承人份就是板上钉钉,杜鹏飞冷笑道:“好,父亲大人放心,这次外院第一,一定是我的囊中之物。整个外院,人数虽众,但除了黎又雪那个女人,没有一个人是我的对手,不过,对付她,我自有办法。”

    闻言,端坐上首的杜立人面露欣慰之sè,从怀中掏出一册薄薄的银灰sè秘笈,递给他,道:“你有这个信心就好,但是为了以防万一,我悄悄请求家主,将镇族之宝,雷水狂蛇指给你求了过来。

    这是唯有家主一人才能修炼的一品极等绝技,家主这么做,已是违规,一旦发现,后果严重,将会成为二房攻击我长房的口实。如果不是因为他是我长房前辈,为了大权不旁落,不然不会如此做。所以,这本秘笈,你虽可修炼,但不到万不得已,不得使用。”

    “雷水狂蛇指,一品极等指技!”

    杜鹏飞闻言,瞬间眼睛一亮,将那本银灰sè薄册接了过来,不住打量,神亢奋:“父亲大人放心,整个外院,还没有人拥有一品极等秘笈,有此秘笈,纵使不用,我也如虎添翼,此战我必胜。”

    “好,有你这样的承诺,父亲我就放心了。不过你还是要小心点,此秘笈关系重大,不可外露,不可有失。如果你胜了,即使以后你修习了雷水狂蛇指的消息泄露出去,但你已是家主继承人,也没有人能说什么,如果你败了……而又露出了此秘笈,后果你知道!”

    “是。”杜鹏飞神一凛,恭声应是。

    “下去吧,明天父亲就不去观看你的比赛了,在家等你的好消息。”

    “父亲大人放心,孩儿告退。”

    将那册薄薄的银灰薄册收入怀中,“铁剑”杜鹏飞眼中闪过迫不及待的光芒,当即起,向他的父亲大人告退,而后回到自己的屋中,闭关钻研。

    一天的时间,虽然修炼不多,但也绝对可堪一战!而一品极等绝学,与一品高等之间,差距天壤地别,对今rì这一战,他是有著绝对的信心。

    不管对手是谁。

    ps:第二更。

    ;

重要声明:小说《旷世妖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