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气境九转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衣冠胜雪 书名:旷世妖师
    不过,就在唐古思考如何短时间内赚取大量钱财的时候,他的肚子中再次传来一阵不争气“咕咕”声。

    显然,即使强忍,但等待了这么久,腹中的饥饿不但没有减轻,反而更加严重了。

    唐古的思考顿时不由中断,眉头皱成一个川字。

    怎么办呢?又舍不得石币,又耐不得饥饿,但人,总是要填饱肚子的。

    不然,一直饿著,jīng神交疲,又哪有jīng力去做其他事的。

    就在此时,屋外隐隐传来一阵水流的声音,哗哗,似乎是一条河流。

    唐古先是皱眉,接著眼睛微动,却是瞬间不由一亮。

    “对啊,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呢,茅草屋旁边就是星月河,不能用石币购买,我还不能自己改善下伙食,去河中捕鱼?”

    想到就做,瞬间,唐古就快速的跑了出去。

    甚至连茅草屋的大门都懒得掩。

    反正,最值钱的东西已都在他的上,即使最为珍惜的那件淡灰布衫,在别人眼里只怕也是寒酸得可以的。

    就算进去,只怕都没有多少人会看上一眼。

    更不用害怕被人偷走了。

    抱著这种想法,没多久,唐古就顺著水声,来到一条小溪边。

    小溪清彻见底,如同一面镜子,平静的溪水,缓缓向著东南方向流淌。

    溪水中,几尾金sè,青sè的鲤鱼,悠闲地游动,一派生机盎然。

    浑然不知,死亡已将临。

    唐古目光炙地往溪水中打量了两眼,见到那些金sè,青sè的鲤鱼,一只只成群结队,个个饱满肥大,丝毫不怕人,顿时不由得眼睛一亮。

    想著烤鱼的香味,腹中似乎更加饥饿了。

    唐古当即走向旁边树林,伸手快速地从其中一颗大树上折下一根枯枝。

    而后,他往四周一扫,找到一块尖锐的大青石,将树枝枝丫碎叶全部扫掉,再用石头,将这根树枝尖部,削成矛形。

    最后,他抓著这根简陋的“树矛”,回到了岸边。

    看著脚下悠闲游过的众多鱼群,他一动不动,静静地站立在那里,有如雕塑,只是子前倾,手中的树矛高高扬起,弯成一个巨大的弧度。

    树矛之上,注满了劲力,如同一只张开的大弓。

    蓄势待发。

    唐古眼神锐利,死死的盯著下面的鱼群,整个人如同悬挂在溪面上。

    也不知过了多久。

    忽然。

    “哗……”的一声,一条巴掌大的青sè鲤鱼,破水而出,朝著唐古脚下一块青青水草处游来。

    就在这一瞬间,唐古瞬间动了,只见眼神一凝,而后右手中的树矛闪电般向前刺出。

    他没有刺向那条青sè鲤鱼,而是刺向了鲤鱼前三寸。

    “扑”。

    一声闷响,那尾青sè鲤鱼,直接被唐古手中的树矛刺翻,一股殷红的血水,顿时从鲤鱼上骨朵朵的冒出。

    血水如同血泉,染红了溪面。

    唐古手腕一翻,便即将那根树矛重新挑起,再手腕一甩,那条倒霉的青鱼便被甩上了岸边。

    唐古扔掉手中树矛,走向那条依旧不断活蹦乱跳的鲤鱼,双掌合十,低声道:

    “阿弥陀佛,鱼儿啊鱼儿,莫怪莫怪,在下今rì腹中实在饥饿,只有拿你充饥,等来rì唐古飞黄腾达,一定来此溪边多烧纸线,为你超度。鱼先生救苦救难,大慈大悲,必定是不会见死不救的。”

    说罢,拜了两拜,便全无虔诚之意的将那尾青鱼重新拿到溪水之中,用刚才那块尖利的石块剖开鱼腹,去掉鱼腹之内的脏器脏物。

    洗净之后,便即用一条草绳串著,回到了茅屋之中。

    找了找,小小的茅屋,实在一贫而洗,别说米面,便是连铁碗都没有一个。

    最终,唐古无奈,只得抓了一些盐巴,回到岸边。

    他用石块搭了一个简易的灶台,而后,在其下面生起一堆火,干脆用一根树枝,将这尾青鱼烤著吃了。

    所幸虽然只有一点盐巴,对于烤鱼却是已经足够,被唐古均匀的洒到了

    已经洗净的鱼腹之中。

    不一会儿,滚滚的鱼香便即远远传出,香气扑鼻。

    鱼之上,“滋滋”作响,一滴滴金黄的滚油,从木架上的鱼上,滴落到下面的火堆之上,溅起一片片的火星。

    唐古不断地翻烤著树枝,终于,鱼已熟,他也顾不得烫,直接拿起,张嘴就咬了起来,直咬得满嘴是,鱼油流了一腮。

    而他,全然无觉,实在是饿得狠了。

    不片刻,一条青鱼便很快下肚,半滴不剩。

    唐古犹不满足,看向手上只剩下的一堆鱼骨,随手将其扔在一边。

    摸了摸还是扁平的腹部,唐古再次走到溪边,学著刚才一样,如法刨制。

    很快,又一条金sè的鲤鱼遭了殃,被他挑了回来,放在烤架上继续烧烤。

    最终,一连吃了四五条烤鱼,他这才满足的一舒长气,感觉腹中有些鼓涨,真正饱了,不yù再食。

    扔掉手中树矛,唐古躺在溪边一块巨石上,只觉整个人都瘫焕了下来,平生从来没有吃过如此美味。

    浑上下,前所未有地舒适过。

    将手臂枕著头部,默默的望著头顶的星空,肚子饱了,唐古不由再次思考起自己之前中断的赚钱大计起来。

    其实说起来,唐古并不是这个世界的原居民的,而是一个窃取了他人体灵魂的“穿越者”。

    所谓“穿越者”,他本是二十一世纪一名二星拍卖会的普通鉴定师,只因眼神锐利,总能从一些别人看不出的物品中找出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所以被主管大人看中,想要对他进行提拔奖励。

    就是这场莫名其妙的提拔奖励,让他穿越到了这个似乎全民尚武的世界,人人尚武,崇尚zì yóu,向往气道修炼。

    只是,真想在此之上有什么建树,却又是难上加难的。

    不说各种武技功法一般都只掌握在那些大的武院,宗门手中,就是修炼所需要的各种器物,丹药,也绝不是那些普通人家所能消耗得起的。

    就像唐古所知,气道修行,一共有九转之别。

    一转灰气,二转黄气,三转绿气,四转蓝气,五转青气,六转银气,七转金气,八转红气,九转紫气。

    更往上,还有传说中的第十转的。

    不过一般人,待修炼到这第九转后,都是直接晋入玄黄境去了,很少有人去特意修炼这第十转的。

    而唐古现在,还不过刚入门的气道基础,连气道第一转都没有达到的。

    更别说,九转之上,还有更高的玄黄,天人,武圣,人王,地尊...等境界了。

    越往上,拥有的气道修行者越少。能达到气道五六层,在石岩镇这个小地方,就是了不得的大人物了。

    至于玄黄境强者,那是只有青龙城才能拥有的存在的。

    再往上的天人境,那就是神仙一般的人物了,就是整个空轮雪域,也没有多少的。

    至于更强的武圣境,整个空轮雪域,却是一个也没有的,最多只有半武圣境的存在。

    ……

    “人生如梦,朝花夕拾之间;光yīn逆旅,沧海一粟而已。”

    以前,唐古不理解这句话的含义,现在懂了。

    自从穿越到这个名叫“天武大世界”的地方后,一开始,唐古也是极不适应的。

    他绪低落,十分迷惘,持续了整整一个星期的时间,四周的人全部陌生,一个都不认识。

    后来,慢慢的,知道再也回不去后,他也只有认命了。

    此后一段时间,他开始思考自己的出路,最终,将兴趣放到了人人崇尚的武道修炼之上。

    传说,“天武大世界”是由无数片神奇的海域组成,每一片海域,都有一个独特的名字,其间隔著重重海峡,万千天险,还有数量众多的海妖作怪。

    若人类想要只横渡,只怕没有武圣的实力是根本不可能的。

    只是想要成为武圣,中间却又要经历重重天险,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达到的。

    空轮雪域虽是小域,但人口也有数万万,却一名“武圣级”的强者都没有,便可见一般。

    就是数十万万人中,也是无一的。

    不过,这已成了唐古的唯一信仰,也是他赖以在这个完全陌生的世界生存下去的第一信念。

    他想要看一看,这个世界到底有多大。

    既然自己能莫明其妙穿越到这个世界,说不定,如果自己能突破到武圣境界,自己还有机会重新穿越回去的。

    就算不能,他也要看看,这个世界,和自己原来所处的那个世界,到底有何不同。

    所以自一年前,他想方设法的拜入武院,虽然只是作为一名杂役弟子,但终于也有机会,逐渐地接触到一些修行的奥秘的。

    只是他终究不是武院的正式弟子,接触到的修行口诀都是一些武院弟子们口中流传出来的粗浅口诀,真正的气道修行心法,是不可能透露给他的。

    这也是为什么他整整修行了一年,却才不过气道基础巅峰,连气道一转都没有达到的。

    不然,再没有灵根的人,也不至于修行慢到如此程度的。

    更何况,唐古的资质虽然不是上佳,但其实也算是中上的。

    最重要的是,他的悟xìng,远超常人,或许是因为后世见多了各种cháo流思想冲击的原因,同样的一件事,他所能想到的,总是比这个世界的其他弟子们要多上一些的。

    世人总把资质和悟xìng混为一谈,其实这是完全不相同的两个概念的。

    资质是一种体质,一种特xìng,或者莫如说是一种修行的硬件。

    资质好的人,修行起同样一部功法起来,速度可能是比资质差的人快上一倍,两倍。

    但是悟xìng,指的却是对事物地理解、分析、感悟,和觉悟的能力的。

    悟xìng高的人,通常都能将自己的体会和感受融入其中,获得属于自己的独特能力。

    所谓举一反三,未卜先知,心有灵犀,触类旁通,去伪存真,等等,皆是悟xìng高低的一种体会。

    资质是一种修行的硬件,悟xìng,却是一种修行的软件。

    同样的一种功法,由悟xìng不同的人来参悟,所获得的境界,自然也是不同的。

    而这,正是唐古有别于其他人的一种东西。

    后世的思维,经历过思想大爆炸的冲击,在这个单纯而质朴的武道世界,他所能联想到的,总是要比旁人多上一些的。

    跳跃,发散,逆向,联想……种种手段,皆是他独特悟xìng的一种体现。

    悟xìng高低虽是天生,但不同的视野,迥异的知识面,所能拓宽的境界,自然是不同的。

    所以,他在修行上,或许会略逊于常人,但在武技的修行感悟上,却是少有人能及得上的。

    这也是他虽然没有经过系统的修炼,却能凭助别人口中的一鳞半爪,些许残碎的修行功法,硬生生的将自己从一个一个是处的普通凡人,推进到气道初级巅峰。

    只差一颗“一转丹”,便能突破到气道一转低级的。

    换作一个旁人,是绝对无法像他这样办到的。

    一不小心,修行那些不甚完整的心法,甚至是走火入魔,经脉尽断而死的。

    只可惜,虽然如此,他有悟xìng,资质也不算特别差,但终究世普通,没有钱财,却是没有资格正式拜入武院,系统的学习各种功法的。

    不然,现在的唐古,也不会逊sè于外院中的每一个人,那个什么王征,更是不敢在他面前放肆的。

    ……

    第一更,求1个收藏,求1张推荐票。

重要声明:小说《旷世妖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