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白衣少女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衣冠胜雪 书名:旷世妖师
    静静地在寒风中站立了半晌,直到后再次有数道淡淡脚步声响起,唐古这才子一顿,从寒风中惊醒了过来。

    摇了摇头,他不再细想,提起手中的杂物袋,迅速沿著武院外门朝镇外行去。

    片刻后,唐古将手中杂物袋全部倾倒完毕,没有沿著原路返回,反而绕向一条偏僻的小径。

    这条小径,除了他之外,别无他人知道,能将回返的路程缩短十分之二三,只是道路崎岖,提著东西去的时候自是十分不便。

    所以他都是大路前去,小路返回。

    没有人知道,这条荒僻的小径旁,其实还有著一片奇异的紫竹林,紫竹呼啸,每有风时,都会发出一种奇异的风响。

    竹林中,每天这个时候,都有一名白衣少女在林中练剑。

    这名白衣少女,唐古并不知道其来历,只知道她修炼的剑术,十分奇异,一剑剑飘忽若鬼,却又迅捷轻灵,有若风一般的流畅,十分状似传说中的武院二品低等剑术,“飘剑”。

    每次观看她所修炼的剑术,唐古总有一种站立在疾风暴雨中的感觉,一开始时还无法察觉,但经历了数次这般事之后,唐古竟然隐隐有一种踏入剑道门槛的感觉。

    对于一个对武道修炼一窍不通的人来说,如此奇迹,堪称惊人。

    所以这个秘密,他从来没有告诉别人,而且为了防止打扰到竹林中少女的练剑,他更是从不敢踏入那片紫竹林一步,生怕一旦惊醒,从此他便再也没有这等机缘了。

    自此,从一年之前开始,唐古就每天提著杂物袋,沿著大道前往镇外侧倾倒。

    空手而回时,却又避过旁人,绕向这条偏僻小径,在此观看白衣少女练剑。

    一练一看,一往一回间,往往就是一个时辰。

    两人之间,也就此形成了默契,唐古并不前往紫竹林中打扰白衣少女练剑,白衣少女也全当紫竹林外的唐古不存在,每次舞完剑后,总是自顾自的提著她那柄青钢长剑,纵从竹林另一侧离去,消失不见踪影。

    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这个秘密,唐古也从来不敢探询,生怕只是一场梦幻空花,是自己无端端所臆造制造出来的一种梦想。

    而每天此时,在此竹林之外观看那白衣少女练剑,更是成为了他的必备功课之一。

    就和每天他都要提前一个时辰赶到,在“武院”之外青石碑下,静静立上一炷香时间,什么都不干一样,一旦缺少上一rì,总感觉缺少了什么。

    这,已经成为他的习惯。

    果然……

    这一天,当他沿著小径,再次赶往紫竹林时,再次看到了那个材修长,骨均停,冷艳而清丽的白衣少女影。

    只是,当他再次定睛看去时,却诧异的看到,竹林中的少女,这一天竟然换了一种剑法。

    以前的剑法,都是迅捷如风,灵猛若电,而现在,她所舞的,却是一门唐古从所未见过的剑术。

    这门剑术,一剑一剑,沉重无比,有若剑尖之上,拖了千斤重物,每每中间还要停顿上些许时候。

    直到竹林中一声风响,剑光才再次一盛,如同莲花般重重盛开。

    唐古细细数去,从头至尾,这剑术,中间一共要经历九个停顿,也就是说,莲开九次,剑术中间,共有九处奇异节点。

    唐古明白,这必是这剑术中的关健窍门所在,不过他纵然观看了整剑术,没有心法,也是枉然。

    而且,就他看去,这名白衣少女,对于这门剑术,显然也是初练,十分生涩,极不熟练,每每练上三五刻,便要休息上半个时辰。

    而剑招连接间,也毫无以前的轻捷流畅,更没有以前的那种优美典雅。

    事已至此,虽然奇异,但叶白干脆不再细思白衣少女手中的剑术,却往她的步法之上看去。

    只见她的剑招虽然生涩,步法却依旧灵动如昨,随影走间,随风起舞,无影无形中,便已移形换位,整个人如同腾挪移空,分踪化影。

    整个竹林中,几乎到处都是她的影。

    但是,步法虽畅,剑法不顺,却也枉然,再练了片刻后,白衣少女步法再乱,她生气的一掷手中长剑,静立良久,忽然再次动了。

    这一次,却是唐古熟悉的“飘剑。”

    只见她形灵动,步法依旧未变,只是手中长剑,却已开始变得忽直忽弯,忽硬忽软,忽前忽后,忽进忽退,飘渺飞动间,“嘶嘶……”之声有若灵蛇吐信,明月升空,尽显这门剑法的苍黠灵秀之气。

    整剑法,有如一湾空山新雨,灵动秀美,不食人间烟火。

    寒光霍霍间,竹林中,不少竹叶,都被她所发出的剑气瞬间剿成粉碎,整个人,犹如落尘仙子,翩飞彩蝶。

    少女一步一摇之间,衣袂飘动,白衣飞舞,玉腕抖动间,寒光四shè,白银匝地,流光飞泻,美得是那样绚丽,刺目,看得人眼花缭乱,却又只感赏心悦目。

    她站立在晨曦中,如瀑的长发随风飘舞,一袭白衣如雪,整个人如同染上了一层淡淡的金彩,仿佛九天谪落的神女,又仿佛随时yù乘风而去的飞仙。

    狐耶?仙耶?

    唐古一时痴然,只感对方那种神奇的飘渺步法,配上这极似“飘剑”的剑术,正是相得益彰,完美搭配。

    两者相遇在一起,她的剑法终于不再生涩,变得如之前的完美,圆融流畅,行云流水。

    再练片刻后,白衣少女终于收剑而立,脸露一丝怅然。

    显然,对于自己的步法,居然不能配合新的剑术,只能继续修炼这种“飘剑”,让她十分不满。

    不过,她却不知道竹林外,唐古心中的震惊。

    传说中的“飘剑”,顾名思议,剑招便是飘忽不定,无从捉摸,十分难以修练。

    而一旦练成,这世间,除非实力高出太多,否则也根本没有几个人能轻易测出其剑之走向的。

    这“飘剑”,他已经看了不知多少次,然此次白衣少女舞来,却给了他一种不一样的新颖感觉。

    依旧是同样的一剑术,不知为何,唐古心中却总有一种“圆满”的意味泛出。

    武道之路,除了本修为,各人所修炼的的体术,战术,奇技,灵诀,都是决定胜负的关健。

    而每种体术,战术,奇技,灵诀,按其修炼境界领悟不同,又划分为若干个小的境界。

    粗浅,入门,贯通,化境,圆满。

    虽然没有见过真正的“飘剑”,但对于这传说中的剑术,他却早已听人说过多次。

    因为这剑术,是整个“武院”中,都十分出名的一种剑术,对于其各种特xìng,风格,早已中了然。

    这剑术,根本不是外院的武技,而是属于“内院武库”中的六大珍藏之一。

    “飘剑”,“轻风流泻剑”,“六字大明剑”,“凌风重剑”,以及“紫光剑诀”。

    武道修炼,粗浅境界,表示只学到了一点皮毛;入门境界,表示粗通jīng髓;贯通境界,则代表已经彻底学会。

    至于更往上的化境和圆满境界,就更不用说了,能将一门武技修炼到如此境界的,十分稀少,也非常困难。

    就是“武院”中的几名导师,也少有人及。

    如果不是机缘巧合,或者大有毅力之人,根本无法办到。

    这等境界,如果是同样修为,同阶的战技,能修炼到此二境的弟子,将远超其他同阶弟子,以一敌十,都不是笑谈。

    “飘剑”,“轻风流泻剑”,“六字大明剑”,“凌风重剑”,“紫光剑诀”,都属于二品以上的高等剑诀,绝非严山这名外门弟子所修炼的那门一品高等拳术,“七步王拳”能比。

    两者根本不在一个档次。

    所以,越往上的功法战技,修炼到化境,圆满之境,越是艰难,而现在,唐古竟然在这名白衣少女所使用的这门剑诀之上,看到了其圆满形态的影子。

    虽然并不能完全确定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武院内库中珍藏的“飘剑”,但即使只是一如同“飘剑”一样的同阶剑术,那也足够唐古吃惊的了。

    就算他对剑道依旧算是一窍不通,但是,听四周人说的多了,听的多了,多少也是有一点了解的,自然知道其中艰难。

    第一次,唐古对白衣少女的份产生了好奇。

    这名白衣少女,到底是谁?居然能够拥有如此一门神奇莫测的玄妙剑技?

    而且,她居然犹不满足,似乎还拥有另一门另外更高一阶的强大剑术,这门剑术,她虽然修炼不到家,却并不能否决那门剑术的神奇。

    狐仙,女鬼,妖士,高人?

    一时间,唐古心中,联想翩翩。

    就在此时,似乎感应到他心中的质疑,猛然间,竹林中的那名白衣少女,猛然抬起头,朝著唐古这边皱眉望了一眼。

    一皱眉,瞬间竟然给唐古一种仿佛冰雪临头泼来一样的寒冷感觉。

    显然,对于在唐古面前出丑,她似乎十分不满。

    不过,往唐古这边望了一眼后,虽然皱眉,她却一言不发,并未说什么,收起手中的青钢长剑,直接纵从竹林之上离去了。

    而且即使离去,她依旧是选择的竹林另一边,明显不想与唐古照面。

    至此,唐古这才恍觉,不知不觉间,他今rì竟然在此等待了足足有两个时辰了,比平时整整多上一个时辰。

    rì上三竿。

    “糟了。”

    唐古心中微微一惊,顿时再不敢怠慢,疾步朝著“武院”方向纵奔去。

    他没有发现,不知不觉间,自己足下踩踏的,竟然是一种奇异的步伐,让得他的速度快出许多。

    隐隐约约,有些刚才白衣少女舞剑时所使步伐的样子。

    ……

    第二更,求1张推荐票。

    ;

重要声明:小说《旷世妖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