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4、杀手背后的杀手

    玉生辉拥有的是空间技能,而不是他现在最羡慕的精神能力,他即使能够控制住一个人,也不知道他们心里在想什么。

    这时玉生辉就痛感自己的能力的局限,急忙跟着掌握秘密的寺田和追杀寺田的杀手跑下去。

    而这时,前面逃跑的寺田早就跑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

    两个杀手拿着带有消音器的手枪,也迅速钻进了树林。

    这两个杀手有相当丰富的经验,他们仔细倾听着,透过远处小镇上行驶着的车子的隐隐的马达声,近处树林中的风声,他们还是听到了树林里碰断树枝和踩到落叶的脚步声。

    两个杀手相互拍拍胳膊,没有发出声音,只是做了他们自己才明白的暗示,就弯下了腰,把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到耳朵里,慢慢朝发出响声的地方摸去。

    又过了不久,他们的眼睛就习惯了黑暗,似乎已经能辨认出树木的轮廓了。但是,到了这时,他们还看不见一点儿寺田的人影。

    两个杀手尽量小心,自己不发出声音来,凝神屏息地听了一会儿后,又开始向刚才发出声音的位置爬了过去。

    终于,他们到了前面发出声音的地方,他们一跃而起,朝目标藏的大树后面一看,那后面空空,根本没人。后面到处全是些一人粗的枝繁叶茂的大树,哪里还有人的影子。

    两个杀手不呆呆地发愣,想了一下,觉得目标肯定就躲在某棵大树后面。于是两个人又做个手势,悄悄从两边向前搜,匍匐着绕到最近的一棵树后面。

    但是,那棵树后面还是没有看见寺田的影子。另外那个杀手那边的大树后面,仍然没有看见人影。两个杀手相互看看,在这样的黑暗中,他们几乎看不清彼此的影子,两个人都十分疑惑。

    就在这时。从树林里边冲出几条黑影。两个杀手听到声音不对,急忙寻找发出声音的方向,他们的头上、背上已经重重地砸下了棍棒。杀手只觉得背上一阵撕裂般的疼痛,心肺仿佛被挤到骨上一般。两个杀手发出一声惨叫,连手枪也从手里甩了出去。

    这时那几条黑影手里丝毫不停,抡起棍棒用尽全力砸向杀手上,不管脑袋还是股,就是往死里打。

    两个杀手中的一个人的颅骨都被敲碎了,但是他只感到一阵阵电击般的感觉,却并不感到疼痛。因为他已经疼痛过度,失去了知觉。

    黑暗中有人厉声问道:说。为什么跟踪我?是不是石川雇佣的?

    这应当是那个被跟踪的职员,寺田。他一边问着,同时又朝杀手的头上猛打过去。时代已经不同了,这个时代的职员不是当年那些让鬼子上司欺负得只知道干活儿,别的什么都不知道的傻瓜了。

    现在的职员什么坏事都干,就是些有知识的魔鬼。这几个职员虽然是被开除的受害者,可是也是心毒手狠。早就料到敲诈大商社的部长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早就准备好了圈

    剩下那个受伤轻一点儿的杀手本能地一弯腰,侧过右肩让过这一击,但是他的右肩还是立刻失去了知觉。

    几个职员一顿猛打,两个杀手瞬间被打倒。那个还没有被打昏过去的杀手咬着牙,忍着雨点一般的棍棒,在地上侧过子把没有感觉的右手伸到裤子拉链处,拔出了另外一只暗藏的手枪,对准前面的黑影扣动了板机。

    黑暗中突然闪过一条耀眼的蓝白色的火焰。同时响起了一声凄厉的枪声。黑暗中,枪口的火焰极其明亮,几乎可以看到枪口的火光照耀着子弹打中对方肩膀的轨迹。

    子弹从正疯狂地笑着的寺田的肩膀掠过,惊得几个前商社职员呆若木鸡,不能动弹。计得逞时让他们感到极度兴奋的笑容一下子凝固了,几个人如同石像一般僵硬起来。他们甚至忘记自己手里还有家伙,还可以趁着对手没有完全恢复行动能力,立刻反击。

    地上的杀手慢慢地立起上半,艰难地把枪口对准寺田的口。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又是一声尖啸,又是一根棍棒带着风声狠狠砸下来,正劈在杀手的胳膊上,杀手的胳膊发出清脆的骨头碎裂声,手枪也脱手飞出去。

    一个黑影从天而降,急促地说道:快藏起来,还有杀手要过来!

    就在这时,忽见前方空地的黑暗处火光一闪,已经有一颗枪弹飞来,正打在寺田的头顶上的树干上。几个公司职员猛地一惊,这时才清醒了一点儿。

    玉生辉大喝:赶快躲到大树后面去!

    他的话音未落,已经有几支枪连续地扫过来,子弹密如急雨,从树林中飞过,打得树枝树干噼啪作响,一个职员惨叫一声,倒了下去。

    玉生辉猛地一推寺田,把几个职员推得向黑暗中摔倒出去。这几个家伙一摔倒到地上,立刻连滚带爬地向大树后面躲藏过去,紧缩着子,一动也不敢动。

    玉生辉从枪声判断,那些人用的不是通常的冲锋枪,而象是威力很大的折叠枪托的自动步枪,为了能够在黑暗中命中目标,还混用了曳光弹。

    这些人不只是高手,而且是杀人专家!

    玉生辉刚刚想到这儿,一串子弹已经准确地打在他附近的树干上。其他几个职员躲藏的大树上,也全都准确地飞过去了子弹。对方简直能够在黑暗中看到他们,就是黑夜和树林都无法为他们提供掩护。

    看来,不拿出绝招来,今天晚上连玉生辉自己也要危险。玉生辉朝地上一伸手,两个杀手的安着消音器的手枪已经到了他的手里。

    在枪声中,他瞬间从原地消失,出现在正在树林边缘的杀手后。

    这时,4个杀手正借着树干的掩护,向树林中开枪。玉生辉从他们后面悄悄走过来,看到4个杀手的头上都戴着夜视仪,所以他们都能看清树林中的一切,不受黑暗的影响。

    玉生辉朝四周看看,看到没有在后面偷袭的另外一拨人马。这才把枪口顶到几个杀手的太阳上。稳稳地扣动了扳机。

    几个杀手被枪口顶到脑袋上的时候,也吓得全僵硬,连转过都忘了。玉生辉一连打死了两个,这才把剩下的两个家伙用枪把打昏。

    玉生辉在这两个家伙上迅速搜了一遍,把他们的武器全都拿出来,然后就用他们的腰带把他们的手绑在后。他轻轻一抽,他们的腰带已经狠狠勒进了里,勒到了骨头。现在不是玉生辉刚刚出道,连打人和搜都不会的时代了。碰到他只能算是这些杀手倒霉。

    到了这时,玉生辉才招呼那些职员说:都出来吧!没事了!

    那些职员还是吓得不敢吭气。玉生辉抱起杀手的自动步枪,对着寺田藏的大树打了两枪。又喊道:出来吧,过来看看你们的朋友。

    又过了半天,寺田他们才胆战心惊地从那边过来。

    玉生辉说:看着这几个家伙,我过去审问那边的两个,刚才还没有来得及搜查他们。

    几个职员接过玉生辉的枪,看着两个倒在地上人事不省的杀手,慢慢又有了生气。

    玉生辉对寺田说:你跟我过来。

    寺田跟着玉生辉。回到了被他打昏的第一批杀手边。

    寺田小心地问道:先生,你是什么人?

    玉生辉说:我和女朋友在饭店吃饭,看到你和石川那个混蛋吵架,听到你们在说什么钱的事,就料到你又让人家用圈害了。我送女朋友回去的时候,正好看到后面有车跟上你,就赶快追赶。

    我过去也是让那个混蛋害过的,一看到他害人,心里就冒火。没想到。他后面又派来了几个人,差点儿把我也打死。咱们还不是这个老狐狸的对手哇!

    寺田本来想要多问些什么,而且这些大商社的职员,原来也是跟着石川他们害人的,都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本来以为玉生辉是石川安排来的。现在看到他后面又来了杀手,也料到石川这样的大人物对付他们这样的鼠辈不用那么复杂,也就完全相信了玉生辉的话。

    玉生辉这时过来看看,两个先来的杀手中的一个已经上发凉,已经死了。另外的那个抱着胳膊,一动不动,已经没有力气逃走了。

    玉生辉对寺田说:你来问。

    寺田狞笑着拿着带有消音器的手枪,对准了那个胳膊被打碎的杀手。

    那个杀手满脸都冷汗,他不用寺田问,自己就说道:没错,我就是做杀人买卖的。从前是涉谷的枪手,帮里是给大臣做消除威胁的事的,战争来了之后,换了大臣,帮里没了来钱的路子,也就完了。我就和山本靠帮别人杀人混口饭吃。

    寺田又是一枪把打到杀手的头上:是石川雇佣的,来杀我是吗?

    是的,杀了你们,抢回证据。

    玉生辉替寺田问出寺田没想到的问题:既然不想给钱,为什么还要给那么多,又要在饭店见面呢?

    杀手说:就是要让我们看到目标,有机会跟踪。

    寺田这才明白,自己确实还是太嫩,跟控制世界的黑暗公司的大人物斗,自己还不是对手。他一生气,对准杀手的脑袋扣动扳机,杀手的脑袋开花,歪倒到树下。

    玉生辉拽着寺田来到第二批杀手边,那几个职员已经把杀手弄醒,正在折磨他们。

    这几个杀手倒是很硬气,始终不肯招供。

    玉生辉看了看地上的东西,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没一会儿,他对寺田他们说:不用问了,这些家伙是石川商社的杀手,专门替他们解决麻烦的。其实事是明摆着的,问和不问不是一样吗?

    寺田他们一想,也确实如此。

    几个人这时本能地以玉生辉为领袖,一齐问道:现在怎么办?

    ――――

    欢迎订阅,保证每天3次更新,书荒的时候能做个调剂

重要声明:小说《外星垃圾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