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2、钓美女

    公路赛车最大的危险就在这儿,他们没有一个合适的赛道,必须从公路上正常行驶的汽车车流里边钻过去。

    这种危险不只是对他们自己,对那些正常行驶的汽车相当危险的。

    不过,玉生辉在货运卡车堆里边突然急刹车,却是要用自己的异能搞一次谋杀。

    他绕过一辆货运卡车,飞快地冲到卡车前面去,然后在卡车前面画着“S”形。

    货运卡车司机平时就对这些在公路上赛车的车迷非常讨厌,这次看到有人专门在他前面挡道,卡车司机真是气得要死。

    他一边破口大骂,一边拚命打着方向盘,试图从旁边绕过去。

    可是,玉生辉却冷笑着,拨着灵活的方向盘。

    他从光脑上看到,良子的宝马赛车就在货运卡车后面乱转,也在找机会冲过来。就在良子的汽车被货运卡车挡住的瞬间,玉生辉突然踩下刹车。

    货运卡车司机大吃一惊,急忙朝旁边猛打方向盘,要从旁边绕过去。可是,玉生辉早就料到他要从那边过去,早就已经松开刹车,朝那边拨了一下方向盘。

    不过,双方的车速实在太快,而且公路上的汽车也实在太多了。玉生辉的车子还是向外滑了一下,轮胎下冒起了一股青烟,玉生辉连忙拨回了方向盘。

    急速行驶的车后轮跳离了地面,在空中转了数圈儿。玉生辉想,要是再这样下去的话,良子真的会翻车撞死的。

    他立刻盯着光脑,看着后面良子的汽车的况。只见后面追来的良子用更快的速度向这边的线道冲过来,然后在玉生辉外圈儿猛地拐过来,驶向了同一方向,车头面向了东京。

    汽车行驶时,车轮和地面的摩擦力是有限度的,拐弯时就要靠横向的摩擦力运转,超过这个限度,车轮便会打滑,汽车也会失去控制。对这个数值的精确掌握,对车速的控制,都是真正体现驾驶技术的地方。

    此时良子就没有达到对自己的车速和轮胎的摩擦力的确切了解,她急刹车并转弯时,汽车向外冲的力量远远超过了轮胎的抓地力量,冲到了路边。

    顿时,宝马赛车超过了转弯速限,方向盘已经不听使唤,车子发着怪叫,像陀螺似地原地飞转起来,一辆长途卡车一边狂摁喇叭一边惊险从它旁边紧贴着它的车擦过去。

    玉生辉的意念始终锁定着宝马跑车,万一汽车停不下来,他就要使用自己的异能来控制汽车了。幸好还没有到那最后一步,宝马跑车连转了5个圈儿,横甩出去,终于停了下来。

    玉生辉从自己的汽车里边跳出来,朝宝马跑去。他迅速打开车门向里边一看,良子已脸色铁青,不省人事了。不过,她事先的全面防护倒是有用的,由于系着安全带,戴着安全帽,她好像没有受伤。

    玉生辉看着良子昏迷的脸,冷笑起来。这时玉生辉可没有把良子当成一个正常人类看待,没有像抢救华人或者朋友那样抢救她。他按照外国人的习惯,用力拍打着良子的脸,过了一会儿,良子从昏迷中惊醒过来。

    她朝四周看了一下,立刻惊慌地大叫起来:“我这是在哪儿?”

    “在回东京的路边。你的跑车失控,昏迷了。”

    良子这才想起刚才发生的事,她立刻尖叫起来:“我的车!完了,我把借来的车撞坏了!我要死了!”

    原来,良子的宝马跑车也不是她自己家的,而是从鬼子皇宫借来的。她家里虽然也有些钱,比通常的鬼子老百姓富裕得多,可是还没到富豪的程度,还没有买得起宝马跑车。

    玉生辉装出朋友的态度,地安慰她:“别慌,我检查一下。”

    说完,玉生辉检查起汽车来。过了片刻,玉生辉对良子说:“没什么,只是划花了一点儿。”

    “完了,我把车弄坏了,我怎么向内掌典大人交代!”

    玉生辉暗暗冷笑,对良子更加厌恶。

    一个穷人,就好好当你的劳动人民好了,你就体现你劳动人民的优秀品质呗!没有勤劳勇敢,你就体现你的善良呗!

    穷人跟人家有钱人往一起鬼混什么,你没人家的权力和富有,你非要学人家的生活方式,不是虚荣吗?

    这时正是玉生辉接近良子的好时机,这也是他精心营造的结果。玉生辉马上安慰良子说“没什么,我可以帮你把车修好,很快就能把车修得完美无缺,任何人都看不出来。”

    这时良子已经失去了思考能力,什么虚荣心,征服,全都飞到了九霄云外。她手足无措地爬起来,连安全带都不会解开了。

    这时玉生辉就表现出特别体贴和关心来了,他把良子又摁回到座位上,不停地安慰她,让她不要惊慌,跟着自己开车回去,然后找修车的地方。

    这种平时虚荣傲慢的女孩儿,一到真正的重要时刻,就会失去起码的智力,这时她几乎大脑一片空白,玉生辉在前面开车走,她就在后面跟着,连自己是怎么回到出发点的都不知道。

    玉生辉把刚才发生的事大致对其他人说了一遍,然后开车引导着良子到修车的地方去。玉生辉有光脑和对整个东京的详细到极点的报收集,他知道什么地方有比较隐蔽,技术又不错的汽车修理部。

    玉生辉指点修车的技工在材料中添加了几样新的材料,汽车表面修复得跟没有擦伤过一样,而且十几分钟之内,那些修补用的材料就已经彻底干燥,跟其他车完全相同了。

    修车师傅极其惊讶,不过,他们不可能使用这种玉生辉的特殊技术,因为其他人是负担不起这么高的修车成本的。玉生辉又让他们给汽车做了一点儿保养,然后对良子一笑。

    他说:“好了,回去之后,就对他们说,你是个好女孩儿,借车不能白借,替他们拿去做全的保养了,所以回来晚了。他们明天不用再洗车了。”

    良子如释重负,几乎坐到地上。

    ――――

    第二天中午,玉生辉又打了良子的手机,问道:“怎么样,汽车的事,他们说什么没有?”

    良子的声音还是有点儿打颤,她心有余悸地说:“托你的福,他们根本没有发现,还夸奖了我呢!”

    玉生辉说:“下课了吧,出来吃个饭,吓坏了漂亮的小姐,我要赔罪啊!”

    良子嘟囔着说:“过来接我好吗?我现在不想开车。”

    玉生辉不一笑。

    他开着车到了良子上班的地方,良子早就在路边等着了。今天良子的打扮比那天刚刚看到她的时候显得稳重多了,也是一职业女姓的西装。不过,怎么看她上都没有雪子那种黑丝制服的**。

    玉生辉把她接上车,汽车飞快地向银座开去。

    这次玉生辉是熟门熟路了,他在三越停下,带着良子上了楼。

    良子觉得奇怪地问:“怎么来这儿呢?”

    玉生辉说:“听说上面又有百货,又有饭店,我想买一件礼物送给你赔罪,咱们一边吃东西,一边买礼物。我听那些女同事们说,这上面什么都有,女孩儿们最喜欢了。”

    良子虽然脸上还是做出矜持的表,可是已经脚下加快,朝里边跑了。玉生辉冷笑着在后面跟着,看着良子到几楼去。

    三越的珠宝首饰有名,而又有很多卖传统工艺品的卖场,以玉生辉看来,那些工艺品也是也是同样流光溢彩、小巧可

    玉生辉看着良子直接上了卖珠宝的楼层,心里十分不快。其实,玉生辉不是一般的间谍,整个公司都是他的,而且,他这次任务的目的很大,收益丰厚得无法想象,下多大的本钱都是值得的。如果他真的砸下一大笔钱,把良子收买过来,完成任务就更轻松了。

    可是,玉生辉就是从心眼里不愿意在良子上花钱,因为他看良子不顺眼。

    他默默地跟着良子来到上面,看着良子贪婪地看着那些珠宝首饰。即使是傲慢的良子,在这种地方也不敢放肆,只是小心地在远处看着。

    良子也发现了玉生辉在看她,她不好意思地说:“我只是看看,一会儿咱们到别处去走走。”

    玉生辉看了一下手表说:“迟到没关系吗?一会儿就要上班。”

    良子想了一下,有点儿思想斗争地说:“没关系,迟到一会儿,课长不会说的,课长对我很照顾。”

    玉生辉知道良子必定到处炫耀自己跟太子的关系,课长肯定巴结她。于是他说:“好,你先看着,我下去买点儿吃的。”

    玉生辉到了楼下,挑了两盒自己比较喜欢的便当寿司,又回到了楼上。这时良子已经看得差不多了,没有开始时候那么冲动了。

    玉生辉就和她来到下面的工艺品店,挑选了一件良子觉得还满意的工艺品送给她。尽管玉生辉还是觉得心疼,但是没有给良子买珠宝,他还是觉得划算。

    在回去的路上,玉生辉说道:“你经常去皇宫,还看得上这种破烂珠宝?”

    良子说:“皇宫里边很俭朴的,太子他们都没有什么珠宝。”

    玉生辉说:“暗背不是老嚷嚷太平洋战争吗?当年打到太平洋的时候,咱们没抢到什么好东西吗?听说那时南洋出产的珍珠,有人的脑袋大。我倒想再发动战争,打到南洋去,抢他几个回来。”

    良子大吃一惊:“真的?真的有那么大的珍珠?”

    “当然有了!南洋那么富,现在也那么富,你当咱们到南洋就抢点儿什么橡胶吗?”

    良子深以为然。

    尽管鬼子不断美化历史,可是作为现代人都知道,占了人家的国家,能不抢好东西吗?

    玉生辉又说:“你跟宫里那么好,将来你出嫁的时候,他们不会送给你一点儿珠宝当礼物吗?你不打听打听他们有什么珠宝?”

    良子的眼睛里边露出了贪婪的光。

    ――――

    欢迎订阅,保证每天3次更新,书荒的时候能做个调剂(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外星垃圾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