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8、爱尔兰杀手

    看到玉生辉露出不太相信的神色,安娜笑着说:“我会空手道,也经常带客人到那种场所去玩儿。.那些地方我很熟悉。”

    玉生辉这才有点儿放心。

    他还是不知道,外国公司的这些所谓的推销人员、公关人员,其实都有一个另外的工作,就是商业间谍。

    对于这些人来说,冒险并不是什么无法想象的事,他们自己的生活就是跟各种秘密联系在一起的。

    玉生辉自从知道了上次他跟踪的杀手去的那个会所是鬼子开的之后,就立刻派出他的飞鸟机器人去侦察。可是,那儿早就是人去楼空,鬼子早就跑了。玉生辉真是追悔莫及。

    但是他相信,鬼子闲院宫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替阿斯公司卖命的机会,肯定还在什么地方躲藏着,要对他施展什么诡计。所以玉生辉要在鬼子出现最多的地方查找线索。

    安娜还真是个好向导,她带着玉生辉,很快找到了鬼子开的娱乐场所。

    和上次玉生辉到过的那个地方一样,这也是一个鬼子式的庭园。这对于欧洲人来说,是一个相当新鲜的感觉,所以这儿的生意很好,顾客相当多,不时有人走进院子,有汽车开出停车场。

    玉生辉和安娜把车停在停车场,没有进去,只是静静地在外面看着,观察动静。安娜有点儿奇怪地看着玉生辉车上的大屏幕,看着上面显示出院子里边的景。

    过了片刻,玉生辉说:“咱们进去看看。”

    两个人下了车,慢慢进了院子。安娜很亲地偎依在玉生辉旁,像是他的人似的,非常自然。

    两个人进了院子,过了一个小门,向后面有流水的地方走去。就在他们穿过一个走廊的时候,两个坐在走廊两边,看着似乎相互不认识的,正在喝啤酒的人忽然站起来,从两边把玉生辉和安娜拦住了。

    玉生辉一看,这是两个材魁梧、差不多有一米九十多的欧洲人种的壮汉。其中一个用一种奇怪的口音问玉生辉:“是警察吗?”

    玉生辉一时愣了,他没听懂这种英语,他的翻译机里边没有这种声音。

    安娜当然明白,这是尔兰人说话的特殊风格。按照写《西行漫记》的斯诺的说法,广.东人有强烈的尔兰口音。这是个很奇怪的事

    这时安娜马上对两个大汉说:“我们怎么会是警察呢!我们不过是来玩玩儿!你们又是什么人?”

    另外那个黄色胡子的大汉说:“那好,你们跟我们去见老板。”

    说着,两个人用想象不到的快速,突然一边一个,来抓玉生辉的胳膊。

    玉生辉立刻明白,这两个人不是普通的打手,他们是受过训练的。而且,这两个人居然是专程等着自己,要打自己的埋伏的!

    对方的圈布置得极其巧妙,这两个人的表演相当有功力。他们两个跟陌生人一样相互不说话,在刚刚见到玉生辉的时候也没有表现出特别的关注。

    玉生辉因为这两个欧洲大汉跟环境的一致,对他们没有多加注意,很大意地靠近了他们。但是,这两个人出手如此之快,显然是相当级别的杀手,这就暴露了他们的份。

    玉生辉神速地后退一步,双掌齐出,击向两个大汉的耳门。两个欧洲大汉的手还没有碰到玉生辉的胳膊,已经各挨了一下,向两边飞起,重重地撞到墙上和走廊外面的木头栏杆上。

    玉生辉脸上浮现出要杀人的微笑,他上突然涌起一股杀气,让人不敢仰视。他顺手在撞到墙上的大汉小腹上打了一下,他动作很轻,可是那条大汉感觉却是被高速列车撞了一下,全都要被辗碎了。大汉立刻从昏迷中痛醒过来,惊慌地看着玉生辉。

    玉生辉冷笑着问道:“你们是怎么知道我要来的?”

    大汉惊恐地看着玉生辉:“你说什么,我不明白!”

    玉生辉扭头看看安娜,安娜马上把玉生辉的话重复了一遍。

    大汉说:“我只是个看场子的,别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安娜又把他的话对玉生辉翻译了一遍,玉生辉冷笑了一下,顺手又在大汉的小腹上打了一下。这一下,大汉是在清醒状态下挨的,这次他实在无法忍受了,他疼得缩成一团,一股黄水从他的嘴里喷出来,差点儿喷到安娜上。

    玉生辉冷笑着说:“跟你这种小喽罗没什么可说的,现在只是给你一个机会,你要不说,我找你上司说去。他知道的比你多!”

    大汉的子还没直起来,他艰难地说:“我们只是人家雇用的,他说,你一定会来,他让我们看了你的照片,你果然来了。”

    玉生辉不心里一动。

    他要来这儿,事先完全没有计划,不可能有人事先知道他的目的,然后设置埋伏。如果说真的有什么人会准确地知道他要来的话,那么,这个人只能是安娜。

    玉生辉正要再问,突然一把抱住安娜,向旁边地上扑倒。

    安娜大吃一惊,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她头顶上已经传来一声尖利的撞击声,一个什么东西已经钻进她头顶上的墙壁里边去了。

    安娜的脸色一下子变了。就在这时,她又听到背后传来一声极轻的喷气声,那是带有消音器的狙击步枪击之后发出的声音。

    她还没有做出反应,玉生辉已经像猫一样无声而灵活地跃起,抱住那个被他打倒的欧洲大汉,悄悄伸出头,朝枪声那儿望去。那边立刻又飞来一枪,把玉生辉抱在手里当作挡箭牌的大汉的脑袋打得粉碎。

    可是,玉生辉看到,那个狙击手是躲在假山后面向他开枪的。玉生辉立刻用窜纵的技巧,紧贴着地面飞快地向走廊尽头冲去。如果他冲到那个狙击手看不到的地方,他就能从侧面冲出来,冲到狙击手的边,活捉他。

    可是,玉生辉没想到,这个走廊前面有一段空白,那边有一个到后面院子的通道,走廊在那儿突然消失,把玉生辉的体暴露出来。

    玉生辉的体才到那边,立刻知道不好,他丝毫不停,又向前继续冲去。但是,那个狙击手已经发现了他,立刻对准他连连开火。

    立刻,空地上枪声大作,子弹横飞,院子里边的顾客全都遭了殃。子弹打在石子路上窜起簇簇火花,院子里的客人乱作一团,不是哭喊着到处逃命,就是挨了子弹。有的人干脆吓得瘫倒在地,有人被流弹击中,满是血。

    玉生辉从走廊尽头冲出来的时候,狙击手已经不知躲到哪儿去了。玉生辉飞快地从走廊侧面摆放的装成怪石的石头后面伸了一下脑袋,枪声没响。他知道那家伙跑了,慢慢从石头后面走出来。这时,院子里一个人影也没有了。

    玉生辉慢慢来到假山后面,他看到,地上扔着一支狙击步枪,旁边还有一堆弹壳。玉生辉弯腰把狙击步枪拣起来,拔下弹夹一下,里边还有两发子弹。

    这时安娜也跑过来,她惊慌地看看玉生辉,在他上查看着。玉生辉微微一笑:“没事,没受伤。”

    安娜又问:“人呢?”

    “跑了。”

    “看见是什么人了吗?”

    “没有。”

    安娜忽然疯狂地抱住玉生辉:“玉,你刚才真威风!我已经上你了!”

    玉生辉苦笑了一下。

    安娜又兴奋地叫道:“你是不是会功夫!你刚才打的那几下,真帅!”

    玉生辉只好笑着说:“一般。咱们还是干正事,那两个家伙呢?”

    “在那边吧!”

    玉生辉拿着狙击步枪,回去又搜了一遍他抓住的两个大汉,发现他们没有手枪,他干脆给了没死的家伙一枪托,把他又打昏了。

    然后,玉生辉端着枪,顺着狙击手可能逃跑的方向搜索。他来到对面的房子下面,砸碎了窗玻璃,跳了进去。

    这是一间镶嵌着大镜子的房间,玉生辉大致知道这个房间是干什么的。可是这间屋里没有人。玉生辉端着装着消音器的狙击步枪,小心地来到里边的房门前,突然一脚踢开房门。

    里边没什么动静,玉生辉小心地从墙边向里边一看,只见一个棕色头发的女郎和一个全的女人拥抱着在地上翻滚,嘴里发出兴奋的叫声,棕色头发的女郎上只带着罩,下什么都没有,还在用力在另外那个年轻女子上摩擦。

    玉生辉第一次看到这种场面,虽然以前看过片子,他还以为那是电影,跟广告一样,都是骗人的,他还不相信。玉生辉一边站在帝边看,一边笑。可是两个女郎居然根本没有察觉,看来是真入戏了。

    安娜站在玉生辉边,跟着看了一阵,觉得玉生辉自己的样子就比较好笑。她拉了一把玉生辉:“你要看到什么时候?咱们不去找人吗?”

    “啊?”

    玉生辉这才想起来,茫然地朝四周看了一眼,这才从对面的门走出去。到了这时,那儿还能找到狙击手,两个人只好见到人就打听。

    好在狙击手逃跑的时候样子也很狼狈,随便一打听,也就从看到他逃跑的人那儿知道方向了。玉生辉就和安娜慢慢追赶下去。到了门口,有人告诉玉生辉,狙击手已经上车跑了。

    玉生辉一问,人家连汽车的型号和颜色也告诉他了。玉生辉和安娜于是上了自己的车在后面慢慢寻找。

    玉生辉的飞车非常快,尽管他的飞车伪装成普通商用车的样子,也有车轮,但是其实真正跑起来的时候车轮根本就不着地,只是在贴近地面的高度飞行。

    他很快就追赶上了那个狙击手,两辆车一前一后,飞快地出了城。

    很快,狙击手的车进了一个森林,玉生辉朝山顶上的大牌子上一看,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森林公园。”

    玉生辉看看飞车上的大屏幕,冷笑起来,果然又是一个圈

    ――――

    欢迎订阅,保证每天3次更新,书荒的时候能做个调剂(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外星垃圾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