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罗斯柴尔德男爵的名言

    年轻的女亿万富翁范康妮凭着自己的美貌和手腕,跻于上流社会,这次也不会放过跟着在世界姓钢材涨价狂潮中牟取暴利的机会。

    她跟着向家弄到了内幕报,在期货交易中投入了10亿元巨款,这是她财产的一半儿。

    不过,既然这次风暴是玉生辉要把鬼子控制全世界经济的商社打垮的计策,那么,范康妮的结局也就可想而知了。

    可是,让玉生辉有些意外的是,范康妮又邀请玉生辉到她的别墅来,玉生辉见到她的时候,并没有在她的脸上见到伤心和恐惧的样子。

    玉生辉本来以为范康妮是个好演员,可以控制好自己的绪,继续演戏。

    没想到,原来范康妮说出了向家可能会**总统的消息。

    让范康妮也意外的是,绝对是总统派系的玉生辉也兴奋起来。

    范康妮伏在玉生辉耳边对玉生辉说:“咱们进去吧,咱们好好谈谈。”

    玉生辉却笑了一下:“说不定很快你又改了主意。我大概没有荣幸在你吃饭了,可能也不会呆的时间太长。我还从来没有在你的别墅参观过,你一定是带着别人参观过无数次了,偏偏忘了带我看一下。趁着现在你还没赶我走,我还是先提出这个要求吧!”

    范康妮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她低头对玉生辉说:“你别总是取笑我好不好,我真的是忘记了。以后你想在这儿呆多长时间就呆多长时间,这儿的一切都是你的。”

    玉生辉说:“最近我到你这儿来,开始时候总是听见这样的话,到后来,事就完全不是这样了。我看咱们还是别把结论下得太早,还是让我先看看吧!”

    范康妮的脸红得更加厉害,她低头在前面带路,这次是发自内心地感到谦卑了。

    两个人绕过主体建筑,来到后面的花园。

    通往花园的小路两边树木苍翠,花园中的花卉争奇斗妍,看来范康妮没少在布置她的别墅上面下功夫。

    两个人默默地走着,很快从布满绿色藤萝的花径中走过,来到花园中间一处宽敞的地方。

    这儿有一张花园桌,旁边是几把椅子。

    范康妮挽住玉生辉的手说:“亲的,咱们在这儿坐一会儿吧!”

    “好啊!”

    玉生辉在椅子上坐下,范康妮很自然地坐到玉生辉的腿上。

    玉生辉抱住她,范康妮对着玉生辉轻轻地笑了一下,把脸贴到他的脸上。

    这景很温馨感人,很像一对多年的侣久别重逢。

    差不多温馨气氛已经达到了浪漫的程度的时候,范康妮捧起玉生辉的脸,慢慢吻起他的嘴唇。

    玉生辉犹豫了一下,把手放到范康妮的脖子上,慢慢**起她的脖子。

    慢慢的,范康妮感到随着玉生辉的手在她脖子上,后背上,缓缓移动,她的体掀起了阵阵波浪。

    这波浪很快变成越来越强烈的**,她突然感到自己置于一个温暖的海洋。

    她被波浪掀起,抛向空中,越来越高,最后,她的整个体开始不停地颤抖。

    范康妮没想到玉生辉居然会有如此高超的技巧,她狂喜地大叫一声,急忙转过,分开双腿骑坐在玉生辉的腿上,手忙脚乱地把自己的裙子撩到**根儿,然后急急忙忙地来解玉生辉的腰带。

    玉生辉急忙摁住范康妮的手:“等等等等!咱们不谈谈了吗?”

    范康妮一愣:“谈什么?”

    玉生辉叹了一口气,慢慢说道:“你从来不想做点儿让我高兴的事儿吗?”

    范康妮在玉生辉的嘴上很响地亲了一下,然后说:“亲的,我保证让你高兴得受不了!”

    说着,她又来解玉生辉的腰带。

    玉生辉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慢慢说道:“如果你说的是真的,过几天总统就完了,我也完了,我还有心做这个?我是没心没肺吗?”

    一说到这个,范康妮也愣住了。

    这一下,她的心也变了,她抱着玉生辉,有点儿尴尬地说:“其实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就是觉得可能要出事。也不一定是真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不能告诉我吗?”

    范康妮说:“说人家干什么,我跟他们其实也不熟,我和他们只有普通的生意往来。”

    玉生辉默默地看了一阵范康妮的脸说:“到了现在,还不肯告诉我一些有用的东西?”

    范康妮发现玉生辉的神又变了,急忙用甜****的语气说道:“亲的,我早就上你了,我太傻了,总是不听你的话,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好不好?”

    “你不是跟着向文达发了大财吗?怎么又说自己太傻呢?你很机灵啊!还会口供,**报。我对你的机灵可是佩服得很啊!”

    范康妮的心加速跳起来,可是她还是装作很温柔的样子,笑着对玉生辉说:“你说什么呢,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呢?”

    “向文达怎么知道我的公司是用生物技术提炼生铁的?你不告诉他,他怎么会知道?”

    范康妮无辜地大叫:“我都冤枉死了!怎么就是我说的呢!世面上都在传!”

    “对,世面上都在传,他们为什么要这么传?”

    “你的公司那么大,人那么多,你的产量又那么大,只要有一个员工说出去,所有人都知道了。再说,就是从你用的那些技术上一猜,也就猜出来你是怎么做的了,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呀!你别冤枉我好不好。”

    “我的公司根本不用这种技术,我的员工怎么会出去说?我不用这种技术,也不采购这种器材,别人是怎么猜出来的?我只和你说过,我走了之后向文达就立刻开始投资生物技术提炼生铁,这难道是巧合吗?”

    范康妮立刻愤怒地大叫:“你欺骗我?!”

    “我不应该欺骗你吗?”

    范康妮接着叫道:“你这么对待我,我当然要找朋友说说话了,这能怪我吗?你要是心里有我,对我好一点儿,我也不会到向文达那儿去!”

    玉生辉冷笑起来:“原来都是我的错?好,接着说,下面应该说什么了?是分手还是离婚?”

    范康妮一下子愣住了,她想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她又用错了招术,现在她已经没资格对任何人发火了。

    她已经损失了一半儿的财产,就像大出血,体和精神都虚弱得要命,连胆量也变得特别小,见到任何人都不敢靠近。

    范康妮损失的10亿元财产对她来说有特别的意义。

    她参加了那些期货交易之后,越赚越多,每天都听到从山井商社传来的报,眼看自己手里的财富像滚雪球一样飞速地变大。

    她为了不放过这次机会,把一切现金全都投入了期货交易,又变卖了一切动产。

    就在她看着自己电脑上的预期金额疯狂飞涨的时候,突然股市崩盘了,她投入的一切全都变成了泡影。

    现在她剩下的10亿元,只是理论上的,都是些房子和公司之类的东西,如果没有现金,她根本无法周转。

    她跑到向文达那儿去求向文达帮忙,却发现向文达和其他人全都和她一样,满是债,正在疯狂地借钱还债。

    而他们的对手玉生辉却腰缠万贯,好像全世界的钱全都跑到他们那边去了,又是开公司,又是垄断钢材市场。

    现在玉生辉是范康妮唯一的希望,她再也不能放过玉生辉了。

    范康妮喃喃地说:“对不起,我这些天钱亏得太多,脑子太乱,我简直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你原谅我好不好?”

    玉生辉没有表地说:“好,那么,说说向家的计划。”

    范康妮急忙摇头:“我真的不知道!我要是说出去,他们会杀了我!”

    “你不知道?到现在你还护着他们,还帮他们说话?”

    “我只是听到了一点儿,他们开始就有计划,让物价涨起来只是平时的手段,如果经济上不行,就要使用政治手段。我是听他们这么说的。我不是他们圈儿里边的人,他们根本不告诉我具体怎么做。”

    玉生辉冷笑起来:“不是圈儿里边的都跟人家这么卖命,要是圈儿里边的,还不得吃人哪?””

    “真的!我真的不是他们圈儿里边的,我只是想,他们肯定会成功,我如果跟着他们,不是得到了内部消息,能多赚很多吗?”

    “你不想想他们如果失败了,他们全完了,你完了吗?”

    “不会的,有R国支持,他们肯定能成功。再说,就算实在不行,他们都有外国护照,只要上了飞机,到了外国,华夏根本不能把他们怎么样。”

    “他们怎么会有外国护照,是真的还是假的?”

    范康妮有些看不起似的说:“怎么会是假的!他们都有外国国籍,人家早就不是华夏人了!”

    “你呢,不是一样?也是外国人了?你怕什么?”

    范康妮又低下了头:“我就是怕这个。我要是说出去,到了外国,他们肯定会杀了我。我跑到那儿都不行。”

    玉生辉撇了一下嘴,点点头。

    范康妮看到玉生辉站起,急忙问道:“你是不是要去报告总统,你千万不能去,万一他们知道是我告诉你的,我就完了!”

    玉生辉对着范康妮一脸坏笑:“我干嘛要告诉他?我告诉了他,我怎么赚钱呢?”

    范康妮这下不明白了:“你不是跟总统是一派的吗?你怎么会希望他死?”

    “我多会儿希望他死了?”

    “哪你说你告诉他就不能赚钱?如果政变成功,总统不得死吗?”

    玉生辉又是呲牙一笑:“就那么几个鬼子,还不够我玩儿的,要**这么大个华夏的总统,可能吗?”

    “哪你是要――”

    “罗斯柴尔德男爵有句名言,只要街头流血,就开始投资。”

    范康妮一下子愣住了,她不是没研究过外国人发财的理论,可是,她怎么觉得,自己从来没有真正领会这种精神呢?

    玉生辉什么意思?

    ――――

    欢迎订阅,保证每天3次更新,书荒的时候能做个调剂(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外星垃圾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