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4、你有阴谋,我更无耻

    训练老张的人让他挑选出来爆内幕的这些媒体,除了几家有名的大报之外,剩下的都是有图像发布能力的媒体。

    这是因为,老张要向那些人展示自己手里的这些文件。

    这些媒体,比如其中当地的电视台,政斧的电视台,还有网络媒体,都可以通过图片和视频把这些文件的样子详细地向外界发布出去。

    这样,看到的人都会相信他说的是真的,有图有真相嘛!

    这些文件全都是控制华夏钢铁市场的公司的内部文件,当然,都是复印件。

    可是,这些能够把华夏经济翻过一个个儿来的文件,真的全都是伪造的。

    这些记者当然不知道这些文件的真实姓,他们在报导的时候很多有职业**守的人也会提醒一句,这些文件的真实姓有待考证。

    可是,即使是这些比较正规的媒体中间的很理智的记者,他们心里其实也已经早就相信这些文件全都是真的了。

    这时,老张拿出一份文件说:“这是山井商社给山钢公司下达的指令。要求山钢公司把华夏的钢材价格增长到原来的3倍。

    他们说,战争是一个机会,世界铁矿石供应紧张,几个国家都要购买铁矿石来制造军舰,这是拉高价格的难得时机。而华夏是一个大市场,抬高华夏的价格,对于获得大量利润有极大作用。

    这些利润要尽快转入R国,为战争提供军费。在制造足够的**之后,还要把价格拉到5倍的水平。”

    记者们都大吃一惊,不惊叫起来。

    那个大胡子记者脑子比较清醒,他急忙问道:“你这个文件是从哪儿来的,你是怎么看到的?”

    老张说:“我在公司看到的,这在公司也是机密,我是在整理文件时候看到的,公司的文件一般都是我整理的,除了董事会,大概只有我和主任知道。这是文件编号,你们可以核实一下。”

    老张背对着记者,一边说一边翻动着文件。

    这样记者可以从他的后凑过去,一边听他解释一边拍摄文件内容。

    这些内容全都是现场直播的,电视台那边在直播,网络上也在直播。

    他们在房子里边说着,外面全世界无数人都在同步收看,至少是华夏的网民和电视观众全都在看。

    然后,老张拿出来的是公司的利润表、产品的成份表。

    这些东西可以清楚地说明,山钢公司的钢铁成本是多少,他们提价又是多少。

    老张还特别说明,在提价的时候,会议上每个人是怎么说的。

    老张能够在这么一家全国著名的大公司工作,在没有任何背景的况下,在董事会办公室工作那么多年,自然有他个人能力的原因。

    老张兢兢业业,做事稳妥,不会把任何事弄错,他有极强的记忆力,可以把很久之前的事一字不差地说得清清楚楚。

    当初玉生辉的报头子欧阳选中老张的时候,军哥他们秘密把老张带回公司,当老张把当初会议中那些人的语言和动作分毫不差地说出来的时候,玉生辉对欧阳挑选间谍的眼力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这是一个完成任务的完美人选,简直不会有第二个比他更合适的人了。

    而老张这时想到那些董事们就这么肆意制造经济风暴,掠夺华人的血汗,自己也感到极度愤怒。

    他越说越激动,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是在演戏。

    这些文件虽然是假的,是玉生辉他们用手头的报伪造出来的,但是在山钢公司,确实有这些文件的原文。

    只是玉生辉他们不能动文件正本,只好自己用技术来制造而已。

    所以,山钢公司确实做了那些人神共愤的事,老张亲眼看见过那些董事在吸老百姓的血。

    然后,老张又拿出了公司收买那些为他们制造**的“专家”和媒体的帐单。

    每个人付多少钱,什么作用会付什么价格,以及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交钱,全都写得清清楚楚。

    看电视和上网的人看到这些,立刻一片骂声,那些专家的真面目已经不言自明。

    他们的理论是什么货色自然也就尽人皆知了。

    整个揭发工作进行了两个小时,外面又起搔乱。

    到了这时,海上市的警察局局长终于出现,只是,和他们一起来的还有内务部特别案件组的特别警察。

    这时内务部特别案件组的特别警察已经全部是现在的总统的人,不是当初会袒护向家的司徒家族的人了。

    海上市的警察局局长再不明白应该站在那边,接到内务部特别案件组要接手案件的电话也知道自己应该怎么站队了。

    很快,内务部特别案件组的特别警察坐着飞机风风火火地从燕京赶来,直接来到现场。

    他们先抢占了有利位置,保证不会有人借着局势混乱的况混水摸鱼。

    然后,内务部特别案件组的组长杨麟阁拿着话筒对房子里边大声喊道:“里边的人听着,我是内务部特别案件组的,如果你有什么问题,就出来对我说,我可以保证你的自首节!”

    房子里边的记者正听得来劲,几乎没听见外面的声音。

    老张也过于激动,忘了自己应该注意的大事。

    看到所有人都没有动作,内务部特别案件组的特别警察回头看看组长。

    组长杨麟阁已经得到了玉生辉和总统的弟弟的通知,这才扔下一切案子,火速赶来。

    他知道其中必有隐,只是他这时还不知道事的全部经过,所以还很小心。

    反正他也知道,里边劫持人质的人肯定不会搞出什么杀害人质、同归于尽的事,这只是演戏而已,于是他对手下人说:“冲进去!”

    那些警察都是总统一派的人,虽然不知道更多底细,但是大致也猜出事跟总统方面脱不了干系,也就不会出事,直接冲进房子。

    老张背对着房门,正在对记者介绍收买媒体的价格表的具体分类况,忽然听到后有人大喊:“举起手来,别动!”

    所有人都不一惊,回头一看,后已经站满了荷枪实弹的警察,他们才明白过来。

    老张这下惊呆了,他看着这些警察,不知所措。

    这时杨麟阁也冲进来,他大声说道:“我是内务部特别案件组的组长杨麟阁,我命令你立刻投降!”

    老张知道,戏到这时已经全部演完了,这些内务部特别案件组的警察是他能够信任的,他急忙举起手喊道:“我没想绑架任何人,我要自首,我要揭发[***]案件!”

    “好,现在你放下武器,跟我们走。”

    老张赶快把那些文件收起来,跟着这些警察走出去。

    记者们也跟出来,这次报导得有头有尾,罪犯被捕的画面也得拍下来,整个故事才好看。

    就在所有人都乱哄哄地向外走的时候,一声枪响,一发子弹擦着美女主播的肩膀飞过去,打中了老张前面的警察。

    所有人都惊得发呆,只听到头顶上枪声响成一片。

    内务部特别案件组的组长杨麟阁急忙喊道:“怎么回事!快报告!”

    一个声音喊道:“有狙击手!局势已经控制住了!”

    连记者们都目瞪口呆,这真的跟大片一样啊!

    原来真的有灭口这种事

    这时在总部正在看着现场直播的玉生辉他们也吓了一跳,玉生辉说:“真的上来人了!哎哟,就差一点儿啊!”

    左丹露说:“要是老张早出来一步,他就没命了。”

    欧阳却慢悠悠地说:“就是打中他也没有关系,现在他已经没有用了。”

    玉生辉怀疑地问:“欧阳爷爷,狙击手不是你安排的吧?”

    “当然不是,这个时候安排狙击手,没有任何意义,又太危险。戏还没演完,干嘛要多此一举呢?”

    “真是向家的人干的?”

    “当然,这么蠢的事,只有他们这些要灭亡的家族才会干。”

    玉生辉叹了一口气:“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这不是帮咱们又增加了一个活的证据吗?”

    欧阳也苦笑了一下。

    这时在现场,几个警察已经抓住被打成重伤的狙击手,把他结结实实地绑起来。

    这时他就是被别人灭口,或者自杀,都已经不可能了。

    向家真的给玉生辉他们送来了一个活证据。

    这一下,老张揭发的事全世界都相信了。

    ――――

    随后就是一连串的风暴,内务部特别案件组经手的都是牵涉到整个国家的特别案件,海上市对这个案子没有管辖权。

    事到了跟玉生辉有关的总统的人手里,最后不会被向家压制。

    警察在山钢公司找到罪证,跟山钢公司有关的一切人迅速被捕。

    从哄抬物价的公司高管,到制造谣言的那些媒体的记者和专家,分别会受到不同的处罚。

    倒是山钢公司董事会的大部分人没有被捕,因为牵涉到外国人,所以暂时不对他们作处理。

    不过,这些人将来的前途也必定没什么光彩可言就是了。

    而老张是受到杀手威胁,这才不得不绑架人质,但是他又没有杀害人质的故意,属于紧急避险行为,只是缓刑处理。

    老张大大方方地从法院出来,以后还能光明正大地做人,让他自己和所有关心这个案子的人全都心花怒放。

    总统的弟弟偷偷问玉生辉:“这又是你干的吧?你现在也太鬼了吧?简直是杀人不见血呀!”

    “哼,鬼子不是要玩儿谋坑咱们吗?就让他们也尝尝谋的滋味儿!下面,该阳谋上场了,这次看看他们有什么手段抵挡!”

    玉生辉穿越到山钢公司,弄到了大量报,制造假案,利用官方力量逮捕了一切对抗玉生辉公司的力量,市场呈现出一边倒的形势。

    玉生辉的公司这时才宣布准备成立,总部在玉生辉公司现在的地址,分公司开始选择办公地点。

    这时,美女范康妮又要求跟玉生辉见面了。

    ――――

    欢迎订阅,保证每天3次更新,书荒的时候能做个调剂(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外星垃圾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