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内幕背后的内幕

    能在海上市当到警察分局局长的人,也不是普通角色。.

    他按照惯例,知道如果这时要是把那个能爆出山钢公司跟鬼子勾结的内幕,颠覆整个华夏社会秩序的人处理掉,他肯定会得到向家的人赏识,那时他就能青云直上了。

    尽管边到处都是记者,他还是咬牙下了决心,让一个枪法好的刑警把“歹徒”打死。

    那个警察很犹豫,但是这是分局长的命令,他也没有办法。

    于是他把自己的服装整理了一下,看看没有什么破绽,又检查了一下手枪,就穿过人群,来到院子门口。

    他才到院门前,里边的人就叫:“别过来,你过来我就杀了她!”

    刑警急忙喊道:“我是谈判专家,我是来帮你解决问题的!”

    里边的人说:“我不和你谈,我要找有权决定的人!”

    这个警察一边慢慢向里边走,一边说道:“我就是有决定权的人,不管你说什么,我都能帮你办到。”

    他嘴里说着,脚下仍坚定地向前走,转眼已经到了房门前。

    这时他已经看清躲藏在房子里边的人,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印象。

    他看到,那个人脸色潮红,显然十分激动。

    那个人体并不强壮,年纪也不小了,很符合长年坐办公室的人的特征。

    警察判断着对方的行动速度,一会儿他拔枪时候对方可能躲闪的方位,右手已经悄悄移到了体侧面,就准备再向前走一步,就快速拔枪,一枪**对方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里边的人突然一伸手,把旁边的一个人推到自己面前,把自己的体挡住了。

    警察一愣,他看到,那是一个年轻的女子,穿着一米色的裙,脸盘瘦削,下巴是动过刀的,特别尖利。

    那个女子已经吓得面无人色,全颤抖。

    虽然这个女子也相当瘦削,可是那个劫持人质的人自己也不强壮,躲藏在这个女子后正好把自己的全全部挡住。

    警察一阵失望,他没有机会开枪了。

    但是他还是继续向前走着,一边走,一边仍然说道:“我是来帮你的,你有什么要求只管跟我说,要相信政斧。”

    里边的人手忙脚乱地把一把刀架在那个年轻女子的脖子上,尖叫道:“你再过来,我就杀了她!”

    警察愣了一下,正在盘算,如果自己继续走过去,然后开枪打死那个人,会不会被外面的人看见,这种事会不会真的能被向家摆平。

    自己跟向家一点儿关系没有,自己背上这么大的黑锅,向家会怎么对待自己。

    后面忽然有人大声喊道:“警察要开枪了!快拍下来!”

    那个警察回头一看,只见后面几个记者已经冲过警察的警戒线,举着数码相机在对着他的后背拍照。

    警察心想,我还是别这么公然杀人,人家向家的人到现在还没出现,我跟人家淌这趟浑水干什么。

    于是这个警察慢慢举起双手,对里边的人喊道:“我不会开枪,我没有恶意!好,我退出去了,你不要紧张!”

    说着,他倒退着向门外走,到了门口,就急忙逃跑似的飞奔出去,很快钻进了人群。

    这时房子里边的老张也紧张的擦了一把汗,几乎虚脱过去。

    训练他的人说过,只要保证过开始时候警察接近他这关,后面的时候他就安全了。

    可是,看到形势还是没有按照训练的安排发展,老张也觉得绝望起来。

    如果对方的计划不成功,自己不是要白白被人家困死到这里边,最后说不定真的被警察灭口了呢!

    他惊慌地向四周看看,觉得到处都是警察黑洞洞的枪口。

    他只觉得全无力,真的想就这么给这个女的脖子上来上一刀,把她那个小细脖子割断,然后让警察把自己打死,一了百了。

    可是,他的胳膊太沉重了,就是抬不起来。

    过了片刻,他又想到,自己一辈子无能,永远没有出头之曰了,总算老天开眼,有人肯给自己这个机会。

    既然有人愿意出500万让自己演这出戏,自己就得抓住这个机会,好好把戏演成功。

    自己要是演砸了,那500万就彻底没了。

    自己一辈子总要干成点儿事儿,让家里人看看。

    至少,自己要让那些肯给自己机会的人看看,自己得对得起人家。

    他费力地咽了一口唾沫,又后退到房子里边去。

    老张朝四周看看,他一眼看到墙边的柜子里,放着很多亮光闪闪的洋酒。

    老张是大公司的秘书,平时经常出入高级场所,这些东西他都是经常看到的。

    可是,他那时只有在一边看着的份儿,那些花天酒地,纸醉金迷的奢侈生活,他根本没机会去碰。

    一种强烈的报复愿望在老张心里升起,他突然涌起一股要把这一切全都破坏掉的冲动,一拳把玻璃打得粉碎。

    他从柜子里边拿出一瓶洋酒,根本不顾自己的手已经被划得流血,用力在桌子上砸了一下,把酒瓶瓶口砸碎,然后对着酒瓶狂饮起来。

    看着他手上的血流到他的脸上,老张的脸显得更加狰狞,董事长的**不又惊叫起来。

    外面的人又是一阵搔动。

    记者们纷纷喊道:“又怎么了,又怎么了?要杀人质吗?”

    海上市的警察局长始终没来,分局长能用的办法已经全部用过,他已经黔驴技穷了。

    他边的记者纷纷向他施加压力,分局长把心一横,干脆说:“好,你们愿意的,可以去交换人质!可是我不保证歹徒会答应你们的要求!”

    记者们一阵欢呼,急忙向门口跑去。

    分局长急忙又喊道:“别乱,我们跟歹徒谈谈!”

    记者们挤到门口,等着警察跟里边的人谈判。

    他们全都从门口向外探着子,像等着百米冲刺的发令枪声一样,就等着人家一说同意,就向里边冲去。

    警察几乎控制不住局势,心里也更加烦躁。

    上次那个真正的谈判专家又进了院子,在门口很远的地方对里边喊道:“里边的人,有记者希望用自己交换人质,你同意吗?”

    老张心里一阵狂喜,老板的计划真的成功了!

    他抵制不住激动的心,急忙大喊:“同意,不过人质要由我来指定!”

    警察心里嘀咕,这家伙是第一次犯罪吗?

    比我还专业。

    可是,这时警察基本就得听歹徒指挥,歹徒说什么,他们就得答应什么。

    于是警察说道:“好,不过不要提过分的要求,不能伤害记者。”

    老张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稳定了一下绪。

    他开始回忆训练他的人说的媒体的名字。

    只有把这些媒体叫进来,把他手里的东西公布出去,计划才算成功。

    如果把向家或者是鬼子控制的媒体放进来,歪曲了他公布的内容,他的冒险就全都白费了。

    老张想了一下,报出了他要叫进来的媒体的名字。

    老张是秘书,多年来在全国著名的大公司工作,他的记忆力相当好。

    除了动手能力差一些之外,其他的事他都没觉得太困难。

    因为他毕竟经常出入高级场所,也是见惯上流社会风浪的人,他不是胆小的农民工,遇到事就蒙。

    那些被点到名字的记者欢呼雀跃,简直不是来当人质,而是来得普利策大奖。

    等到记者全都进来了,老张把董事长的**推出去,让她离开。

    老张看看这些记者,看到记者中有两个人正在对他眨眼,他心里不

    出钱让他演这出戏的人真的没有抛弃他,而且计划周密,安排得当。

    不只是一切全都在人家的计算当中,而且有人从头至尾保护他,他的手机始终开着,有人不断在提醒他,小心陷阱。

    只是,那些人的技术很高,用的只是手机的通话能力而已,没有和任何人通话的记录。

    现在,自己人已经到了他边,再也不会有人害他了。

    老张觉得很对不起人家,自己只是出来演一会儿戏,就拿人家500万,更多的事都是人家自己干的,自己简直是抢钱。

    老张发誓要把人家的事做到最好,就是最后不成,也要用自己的生命来保卫人家的秘密。

    这时那个电视台的美女主播问道:“先生,你能详细介绍一下你自己吗?”

    老张向门外看看,先喊道:“警察不许靠近!”

    外面的警察吓得一缩脖子,没人敢碰这趟浑水了。

    老张看到一切全都按计划进行,都是训练好的,心里更加轻松。

    他是在全国著名的大公司工作的,见过大场面,于是他示意记者们坐好,找好自己的位置,尽量舒服地坐下,他开始召开一个新闻发布会。

    老张先介绍了一下自己的份,把事的前因后果都说了一遍。

    当然,这都是设计好的剧,除了他的份是真的,其他都不是真的。

    他的妻子和女儿早就到安全的地方去了,他根本不是要给女儿凑学费。

    这只是一个引爆事件,让那些公司的混蛋愿者上钩的借口。

    至于那些要杀他的公司的杀手,那些人是真的,可是也是按照人家导演的安排自动出现的傀儡。

    老张和训练他的人早知道杀手会出现,只是老张要给自己一个借口来说服自己而已。

    听到杀手进门的消息,老张彻底对公司绝望,也真的发了狠。

    他要把他手里的东西全都揭露出来。

    一个留着大胡子的记者问道:“你说你知道公司跟鬼子勾结的内幕,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我们又怎么知道你不是自己编造的呢?”

    老张说:“我就在公司的董事会办公室工作,我平时经常能看到那些文件。我确实不是很国,如果不是为了自己的事,我也许会一辈子帮他们隐瞒。但是,这些东西都是真的,是我亲眼看到的,绝对不是编造出来的!”

    说着,老张拿出一堆文件让记者看。

    其实,这些文件真的是伪造的。

    ――――

    欢迎订阅,保证每天3次更新,书荒的时候能做个调剂(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外星垃圾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