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2、让华夏天翻地覆的内幕

    两个拎着密码箱的男子走进饭店,迅速向四周张望了一下。

    这两个人相貌平常,可是眼神锐利,嘴唇绷紧,脸上带着戒备的神色,正是杀手特有的神

    他们把手里的小箱子放到桌子上,打量着这个破旧的小饭店。

    这种小饭店,四周黑乎乎的,顾客也全都是衣服脏乱的农民工之类的人,看着就是个下等的饭店。

    两个杀手一只手始终没有离开装着50万元赎金的箱子,生怕出了意外。

    可是,他们没有发现目标,目标却已经冷笑着悄悄后退,闪进了旁边的小门。

    两个杀手飞快地扫视了一遍在小饭店吃饭的人,他们没有发现任何符合目标特征的人。

    又过了半个小时,其中一个杀手的手机响了,他急忙接通电话。

    他刚要向上司报告没有发现那个老张,手机那边已经传来了叫骂的声音:“两个废物!你们是怎么办事的,才进去就让人家发觉了!快到我家去,他在那儿呢!赶快想办法弄死他,这次什么都不用管,见到他就动手!”

    手机里边的人说话声音很大,边吃饭的人都听见了。

    那些农民工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心想,原来真的有这事儿!

    这些人就是杀手哇!

    他们要杀谁?

    两个杀手心里暗骂,可是不敢抱怨老板,他们急忙从饭店里边跑出来,上了门口的车。

    另外那个杀手没好气地问道:“他说让咱们上哪儿?”

    “好象说他家,大概是他他**家。”

    “这次又是哪个**?”

    两个杀手飞车急驰,路上一连闯过几个红灯。

    可是,才到东蒲老板的**家门口的街上,开车的杀手急忙一个急刹车,两个杀手差点儿从车窗里边飞出去。

    可是,他们顾不上这些,他们把车开到路边,看着整条街道上人潮汹涌的样子,不倒吸一口冷气。

    原来,这时这条平时幽静高贵,凡人不得涉足的高档社区,这时已经到处是乱哄哄的人群。

    而且,这些人还不是普通人,都是上扛着长枪短炮的记者之类的人物。

    另外还有穿着警服的小警察,在没头苍蝇似的乱窜。

    两个杀手心想,有人报警?

    这是专门来抓我们的?

    两个杀手后背一阵发凉,全绷紧,差一点儿就要拔枪开火了。

    幸好他们还能控制住自己,他们决定先看看况再说。

    这时警车不时鸣着警笛,从四面八方向这边飞奔。

    车上的警察都不穿警服,这说明这些警察的级别很高,而且都是刑警。

    那些记者都十分兴奋,不时对着这边那边“咔嚓咔嚓”拍个不停。

    开车的杀手装出镇定的样子,对一个距离他们不远,正在对拉警戒线的警察拍照的记者说:“兄弟,出什么事儿了?”

    那个记者看看他们说:“来晚了吧?消息不灵通啊!档次不够吧?”

    杀手心想,我这个档次应当不低了吧?我是从家主那儿直接得到的命令。

    可是这时他不能显摆这个,他只好干笑了一声说:“是啊,我们跑到这儿才知道出事了,连怎么回事都还不知道呢!”

    那个记者炫耀地说:“凡是够资格的媒体都接到了电话,里面的人绑架了山钢公司董事长的**,又要求所有的媒体都到场,要求警方保护他生命安全!他还说,他要把山钢公司所有的**内幕全都爆出来!”

    两个杀手眼前一黑,差点儿一头摔到方向盘上。

    那个记者看看他们,还没发觉这两个人不是同行,他接着说道:“警察马上就到了,可是人家不让进,只让媒体记者进去,说人家不相信本地的警察,这不是,警察正在谈判呢!”

    两个杀手早就没心思听他接着说下去了,一个杀手推推另外一个杀手,示意他到没人的地方去打电话,向老板报告。

    那个杀手下了车,飞快地跑出街道,到了一条街道之外,才找到一个人少一点儿的地方。

    可是,那边的老板却不接电话,把杀手急得上直冒汗。

    又过了一阵,那边才有人说道:“你们是怎么办事的!怎么事越闹越大!你们等着回家族接受处罚吧!”

    杀手全如被冰雪,他急忙喊道:“不能怪我们,记者比我们到的还早!我们还是从记者那儿知道的事经过!”

    可是老板根本不听他们解释,早就把电话挂断了。

    这时老板的**的房子前面,人群又是一阵搔动。

    一个警察倒退着回到院子门口,对着里边的房门喊道:“好,我不进去!别紧张,我只是要和你谈谈!”

    里边的人尖叫道:“不用谈!你们出去,让记者进来!”

    “这可不行,我没这个权力。”

    “你要是不让他们进来,我就杀了她!”

    这个人的话音还没落地,里边已经传出了一个年轻女子的尖叫声。

    那个警察吓得转就跑,帽子都跑掉了。

    他回到街道上的警车前面,警车后面站着几个穿着有银光闪闪的警衔的警察**。

    不用他说,别在警察上的麦克已经把警察和劫持人质的人的对话在这边现场直播了。

    当地警察局的局长问手下:“怎么办?局长什么时候到?”

    “不知道,哪能这么快?再说,他来了能说什么?大概也在考虑对策吧?”

    “能让媒体记者进去吗?他是不是有什么内幕要爆出来?”

    “绝对不行。得想法稳住他。”

    就在警察在想用警察的那些惯用招术对付歹徒的时候,从房子里边传出了那个年轻女子的哭叫声。

    警官心里猛地一颤。

    山钢公司可是决定全国钢铁命运的人,而山钢公司董事长就是向家的人。

    虽然向家现在不比从前了,可是,毕竟还是权势滔天,不是他们这些小警察敢提名字的大佬。

    山钢公司董事长的**要是在他们手里有个三长两短,他们的乌纱帽就别想戴了。

    不过,里边的那个哥们儿也不是等闲之辈,他手里有一堆重磅炸弹,要是让他引爆了这些炸弹,大概山钢公司就完了。

    而山钢公司一完,整个华夏都得天翻地覆。

    那时大概总统就得亲自跑来摘他们的乌纱帽和他们的脑袋。

    几个小警察捧着饭碗不停发抖,始终没有一个好办法。

    就在这时,一个美女跑到他们面前,漂亮的脸涨得通红。

    她激动地说:“让我进去替换人质吧!我可以说服歹徒!”

    几个警察一看,这个美女正是当地电视台著名的美女主播夙沙嫣红。

    几个警察心想,你少**跑这儿来装正义,你哪点儿鬼心思我们还不知道!

    不就是要借着这个机会进去挖内幕新闻吗?

    我们要是让你进去,我们就死得快了!

    就在这时,里边又传出了惨叫声。

    几个警察惊慌地相互看看,可是还是不敢做出决定。

    电视台的摄像悄悄用镜头对准了几个警官,把他们的样子拍下来。

    其他记者反应很快,一看到电视台的人开始拿警察做文章,立刻心领神会。

    他们早就听说劫持人质的人要求他们进去,要爆出一些内幕。

    如果是平时,他们是不敢招惹这些权势滔天的大公司、大家族的。

    可是,既然这次是全海上市的媒体全部到场,那么他们中间的任何一个人报导出什么来,都可以对向家的人说,这事儿不能怪我,我不说,所有人也全都知道了。

    这样,记者抢新闻的天姓就有机会得到宣泄了,他们急于要挖掘更多的新闻。

    他们知道,现在不让他们接触那个劫持人质的人的就是这些警察,电视台的人现在正在向警官施压,这是一个绝妙的主意。

    如果所有的媒体都对警官下手,他们肯定支持不下去,口风就松动了。

    于是其他记者也全都跑来,另外一个电视台的女记者就干脆问分局局长说:“局长,现在歹徒正在残害人质,你们准备怎么处理呢?”

    一个男记者躲在别人背后,不让警官们看到他,然后说道:“哎呀,眼看悲剧就要发生了,咱们国家的警察这种素质,就是不能处理呀!”

    局长急忙分开人群,拿起话筒问道:“狙击手,有机会没有?”

    “报告,没有任何击机会。歹徒把所有的窗帘都拉上了,连房子里边的况都看不清,根本不知道歹徒的位置。”

    记者们赶快记上,在那个走投无路的可怜的人被迫挟持一个人质要和政斧对话的时候,局长准备让狙击手打死那个可怜的人。

    他们一边记,一边嘴里还念叨着。

    局长一看就急了,要是这样,他的乌纱帽还是要飞!

    他赶快说:“不许胡说,你们知道这是什么样的事件吗?”

    记者们七嘴八舌地说:“我们知道,里边的人根本不想伤害人质,他只是要公布[***]公司的内幕。你要派狙击手打死人家,难怪人家不相信当地的警察。局长,你真的跟山钢公司有特殊关系吗?”

    局长快要疯了:“我跟他们根本就不认识!”

    这时电视台的美女主播又自告奋勇地说:“我去交换人质,我愿意保护那个可怜的女人!”

    其他记者都不傻,他们一听,全都喊道:“我也愿意去!”

    局长一看电视台的人正在拍他的脸,现在他的一切行动都会被直播出去,他如果再不表示,现在他就完了。

    他急忙说:“不,我们要安排一个稳妥的方案,要先解救人质,让谈判专家去和歹徒商量一下!”

    记者们又是一片埋怨之声。

    局长冲开记者的包围,跑到远处。

    他找来了一个穿着便衣的警察,这个警察看着体格不特别壮,看着不是特别凶悍。

    他对这个警察说:“一会儿你进去,你来装谈判专家。如果找到机会,你就开枪打死他!”

    这个警察一愣:“这样行吗?”

    “只能这样了。后面的事向家会处理的,你不用担心。”

    ――――

    欢迎订阅,保证每天3次更新,书荒的时候能做个调剂(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外星垃圾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