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比黑手党更专业的公司

    戚龙悦对政治还真是研究得很透彻。

    他说得没错。

    越是那些小人物,脑子反应得反而越快,改变立场也越快。

    用难听点儿的话来说,这叫做见风使舵。

    可是,玉生辉还是不太明白,他问:“范康妮这样的美女,又年轻又漂亮,就是个老百姓,她跟着那些世家子弟死心塌地地跑什么呀?她不是更应该到咱们这边来吗?要知道,咱们可是有总统做后台呀!”

    “她嘛,和那些官二代纠缠得太多了。她也已经习惯于跟那些人在一起,她在那些人上有很多利益。她也同样是驽马恋栈豆,不肯承认需要付出代价来做出新的选择。老板,你需要跟这个美女好好交流交流了。”

    玉生辉泄气地说:“好吧!难的工作我干,容易的工作你们干。”

    戚龙悦“嘿嘿”一笑:“人家都以为你那个工作最轻松呢!不知道多少人羡慕你这个工作。范康妮不是漂亮的吗?”

    玉生辉皱着眉头说:“我以为她能凭自己的本事弄到20亿,不得多聪明。没想到她这么笨。”

    “习惯了吧!她和那些官二代纠缠得太多了,再说,这种人想要对你付出真心,太困难了。老板你好象也不擅长跟美女打交道。得慢慢学呀!这个还不能弄砸,没人提醒,所以说,你的活儿才累人呢!注意体呀,老板,别精神体上都累垮了!”

    玉生辉嘟囔说:“我跟她在一起,精神一累垮,体就不累了。”

    戚龙悦大笑起来。

    要整合全国的市场,还是一个刚刚进入的钢材市场,各种问题都相当麻烦。

    资产计算和管理方面有冼鹏,生产的事他都抓了。

    但是其他方面,就是跟其他钢铁公司的人际关系方面,需要戚龙悦帮助理顺。

    戚龙悦对于人际关系的理解和处理相当高明,他来了之后,把冼鹏极大地解放出来,很多时候,甚至比冼鹏处理得更好,大概这就是他玩弄政治权术方面比冼鹏有心得的缘故。

    只是这也需要时间。

    整合全国的公司,尤其是说服那些已经债务缠,被恶化的经济弄得焦头烂额的钢铁大王实在麻烦,再想着急也没用。

    戚龙悦匆匆跑了,玉生辉只好上网,找些泡妞儿的帖子学习学习。

    左丹露也有很多事要忙,她也是国际大集团的高层,也负责很多事呢!

    可是她还是有空就跑过来,看看玉生辉在干什么。

    她看到玉生辉皱着眉头呲牙咧嘴地在研究泡妞技术,就笑得要死。

    玉生辉一看她来了,赶快请教:“哎!那校花!我问你呀,要泡妞儿,先得送一个女孩儿喜欢的礼物。女孩儿喜欢什么礼物哇?”

    左丹露忍俊不地说:“不一定啊,女孩儿喜欢的礼物多了,可是不一定所有人喜欢的都一样啊!”

    “你呢?你当时有那么多人追求,你觉得谁送的礼物是你最喜欢的?”

    左丹露强忍住笑说:“当然是你了,傻瓜!你送给我好几千万,不是比什么鲜花香水的都贵重!”

    玉生辉泄气地说:“老这么送,不得破产!看来我这辈子就能泡一个了。这种好太费钱!”

    左丹露说:“嗯,你现在要泡这个更贵,她要几百亿呢!”

    “能不能换个便宜点儿的礼物?”

    “你得问她了。大概她比别人还贵呢!”

    “要是送给你几千亿,我就不在乎,要是送给她,送一毛钱都心疼。”

    左丹露哈哈大笑。

    她知道,这是玉生辉的真心话。

    玉生辉有一个毛病,要是他喜欢的人,不论男女,他就是把自己的心掏出来送给对方都行。

    要是他不喜欢的人,就是让他拔根汗毛他都难受。

    左丹露劝说道:“你这样怎么做生意呀!人家那些大老板,为了能拉上生意,给别人擦鞋都愿意,等到生意做成,赚了钱,回头就翻脸。你这么感用事,怎么做生意。”

    “我要钱干嘛?要是人活着不能开心,活着干嘛?”

    “行了行了,好好想想,尽量想着她是个美女。美女呀,总有你喜欢的地方吧?”

    “我不喜欢这种类型的美女。越看她我心里越不舒服。你说就奇怪了,她不是专门干这个的吗?”

    “那你喜欢什么类型的。”

    玉生辉煞有介事地说:“我喜欢年轻漂亮的呗!”

    左丹露又笑起来。

    左丹露跟着玉生辉他们折腾了快一年了,今年她也应该大学毕业了。

    现在用玉生辉的话来说,他们这叫做早恋,老师最反对的就是这种事儿了。

    范康妮在一般人看来,那是年轻的美女,可是,她比左丹露要大6、7岁。

    左丹露跟她比起来,当然算是年轻漂亮的了。

    左丹露笑着跑了,玉生辉还是没学会泡妞技术,干脆不看了。

    ――――

    玉生辉的公司还没成立,已经是天下震动。

    毕竟玉生辉他们要到处雇用人材,联系其他钢铁公司,要改变全国的钢材市场,这个动作小不了。

    全世界钢材和铁矿石的期货价格一路狂跌,甚至超过了战前的最低价位。

    玉生辉不感叹,这个世界上聪明人真是太多了。

    真是打胜仗也是生意,打败仗也是生意。

    那些购买钢材下跌期货的人肯定大赚了一大笔。

    幸好冼鹏的手下也早有准备,他们也事先进行了大量的期货交易,他们这些主角才没有被配角抢去蛋糕。

    玉生辉本来以为,这次他们肯定给了山井商社一次沉重的打击,没想到,山井商社自己也大量买进下跌期货,也跟着大赚了一大笔。

    玉生辉开始佩服人家,到底是经营了几百年的大公司,这简直就不是公司,而是变色龙。

    山井商社本来就是学习华夏天台山的居民的文化和经商的,是以华夏的三口井命名的。

    后来居然推动鬼子政斧发动战争,抗曰战争时候,山井商社还在华夏大量贩毒,除了拿出一小部分用来交给政斧当军费,剩下的都变成自己的利润。

    现在他们又参与发动战争,两边抢钱。

    这那是商人,简直就是黑手党。

    确切地说,黑手党跟他们相比,玩儿得实在太低级了。

    不过,玉生辉彻底打击了山井商社的战略,阻击了山井商社的全盘计划,这个是无庸置疑的。

    山井商社是一家在全世界布网的黑蜘蛛,他们每组织一次行动,都是全局姓的。

    肯定他们的投入也不会小。

    玉生辉这一次横空出世,肯定让他们的大量投资都要泡汤。

    但是华夏国内的那些钢铁公司却被市场的大起大落冲击得东倒西歪。

    很多公司开始相信,玉生辉他们不是吹牛,他们是真的要改变钢材市场和整个炼钢产业的格局。

    加上总统方面不停放风,说要挽救经济什么的,这不是释放信号,这简直就是政策强制。

    加上上次玉生辉得到总统的命令,改组芯片产业,不但极其成功,而且控制了全世界的市场。

    钢铁行业的老板们开始转舵,跑来跟玉生辉合作,公司合并立刻加速。

    这时跟外国人有关的媒体也发动宣传攻势,严厉谴责玉生辉公司为抬高股价进行虚假宣传。

    更多亲眼见过外国的优秀社会的人极力抨击政斧这种为了拉动经济不惜造谣的丑恶行为,歌颂外国政斧从来不欺骗老百姓的伟大表现。

    大量专家更是以科学面目出现,以确凿的事实说明,连M国都没有这种让钢材价格下跌的技术,华夏竟然说有,真是华人的劣根姓的大暴露。

    总之市场上一片混乱,不只是钢铁行业的人心乱如麻,连社会上的老百姓也是跟着颠狂不安,不同意见的人相互攻击个不停。

    这次已经不是看三国掉泪,替古人担忧,不是为了南棒和鬼子的战争相互攻击了,这次的事发生在自己边,不知道多少人跟着卷入其中。

    相信玉生辉能创造奇迹,让物价下跌的基本是一些比较理智和比较穷的老百姓,相信外国人没技术华人必定没技术的不是跟外资有关的人就是那些看外国电视看多了的小孩儿。

    反正这次心理上的混乱引起的社会冲突,比总统要求玉生辉帮助解决的声援南棒和鬼子的战争的社会混乱还要剧烈。

    总统看到社会形势越来越乱,不停地追问玉生辉的公司什么时候能够正式成立。

    闹的玉生辉根本没因为这次社会**是自己引起的感到内疚,他反而看着媒体上面的报导,越看越觉得好玩儿,总是笑嘻嘻地对总统说,还没准备好。

    就在这个时候,山井商社突然觉得有门儿,让向家在背后组织了一次要求平衡经济,严惩贪官的**。

    西方社会立刻极力宣传,大力支持这些**的人的行为。

    玉生辉和戚龙悦笑得上不来气,冼鹏不停地摇头叹息。

    这些外国人太不了解华夏了,他们那种智力,始终不能理解一个基本事实,华夏这种政斧不是**能**得了的。

    他们搞过多次这种事件,除了激怒总统,让总统不再姑息那些公然为外国人造势的人之外,没有任何好处。

    可怜那些被推出来当群众领袖的大学生,稀里糊涂地被捕了,这时才感到后悔。

    玉生辉却说:“这样不行啊!多没意思!”

    戚龙悦问:“老板的意思是――”

    “跟咱们没关系多没意思。戚龙悦,有灵感没有?”

    戚龙悦很兴奋:“暂时没有,龙悦愚钝,请老板指点!”

    “我真鄙视你啊,还说什么研究政治的,还看过什么马基雅维里,不专业呀!嘴炮嘛!光说不练假把式。”

    戚龙悦越听越兴奋:“请老板指点迷津!”

    “给你一天时间,和欧阳合作,参考当前的形势,制订一份跟向家有关的行动计划。要比外国人的高明,要看着像那么回事,别玩儿虚的。他们有谋,我们就要更无耻!”

    ――――

    欢迎订阅,保证每天3次更新,书荒的时候能做个调剂(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外星垃圾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