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7、美女邀请

    被总统当成救火队来用,那儿出事往那儿派,而且需要投入巨资,得罪全国的富豪,这可不是一件玉生辉喜欢的工作。.

    不过,如果对手是他的仇敌和鬼子,那就另当别论了。

    可是,这毕竟打乱了玉生辉的原有计划。

    要在最短时间内占据全国的半个钢材市场,这可不是玉生辉的经营范围,光是找到组成班底的足够的专家和工人就够玉生辉忙的。

    就在这时,玉生辉又接到了一个电话,他看看手机上面的显示,那个号码在玉生辉的手机上面的名字是――范康妮。

    有美女邀请。

    玉生辉对范康妮完全不了解。

    他就不明白,范康妮是总统一派的部长的女朋友,又出现在向家的嫡系子弟边,她是怎么在完全敌对的两大阵营中间活动的?

    不过,玉生辉知道,她肯定不是什么间谍或者特工。

    玉生辉想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接受美女的邀请,他虽然不想当什么绅士,可是,范康妮可不是一般的美女。

    玉生辉按照范康妮告诉他的地址,来到了燕京西面的别墅。

    玉生辉看到这个地方不一笑,他过去曾经多次来过这儿。

    这种显赫豪华的地方,玉生辉那个时代是没有能力买得起的,他也不是这儿的贵宾。

    他当时来这儿是要取司徒公子的人头。

    只是时过境迁,只短短的几个月,他成了世界顶尖的富豪,而司徒公子已经成了丧家犬,不知道躲藏在那个角落里边去了。

    玉生辉把自己新买的野马牌汽车停在门口,摁响了喇叭。

    电动大门很快打开,玉生辉踩下油门儿,野马车猛地向前一窜,冲进大门。

    玉生辉毫不减速地在别墅里边飞奔,他的野马车仿佛游龙一般,在公园一样巨大的别墅的院子里边穿行。

    眼前突然出现一个穿绯红色绸裙,段窈窕的美丽女子,她正从台阶上跑下来,玉生辉的车正来到她面前。

    玉生辉猛地踩下刹车,汽车精确地在美丽女子面前停下,保险杠已经碰到了美丽女子的腿上,只是没有撞击的力量。

    美丽女子吓得尖叫一声,低头看看自己的腿,然后责怪地叫道:“你要撞死我呀?”

    玉生辉笑着从车上下来,一边走一边说道:“我哪儿敢把主人撞死啊?撞死了这么美的女主人,谁请我吃饭哪?”

    范康妮嗔地瞪了玉生辉一眼,风摆杨柳一般扭动着腰肢来到玉生辉面前。

    她伸手**了一下玉生辉的野马车说:“我还以为你要买一辆法拉利呢!”

    玉生辉冷冷一笑:“你以为我是没见识的暴发户哇?”

    范康妮沉思了一下:“为什么不买法拉利呢?”

    玉生辉冷笑着说:“只有那些没见过钱,没品味的蠢货才跟着广告走。”

    “可是这是一辆40年前的车,算是老爷车了。”

    “是啊,全世界也没有几辆了。”

    “你喜欢收藏?”

    “我喜欢做我自己想做的事。人生贵适志。”

    “人生贵适志?”

    “什么意思?”

    “华人的传统观念,唐朝时候的话。”

    范康妮冷笑着说:“华人?华人懂得什么?林则徐是‘开眼看世界的第一人’,都什么时代了,才开始了解世界,真是笑话。”

    玉生辉仔细看了看范康妮的脸,慢慢说道:“原来现在最昂贵的瓷器元青花是林则徐卖到外国的,这个事儿真新鲜。”

    范康妮想了一下,也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她马上又说道:“华人没有骨气,就知道见到皇帝磕头,落后了几千年。要不是现在M国帮助华夏,华夏还不知道落后到什么程度呢!”

    玉生辉脸上的笑容彻底消失了,他冷冷地说:“怎么外国人见到皇帝不下跪吗?疯了?要不然,天子呼来不上船,自言臣是酒中仙,喝多了?”

    范康妮又想了一下,也知道这是唐诗,她又觉得什么地方不对。

    范康妮想了一下,她又说:“你呀,这是在华夏呆的时间长了,你应该多出去走走,看看外国的先进东西,人家的社会比咱们的发达得多。”

    玉生辉冷笑着说:“那我可没听说,我就看见外国人都缠着我要买我的技术。他们要真那么发达,找我干嘛?”

    范康妮这才恍然大悟,发现自己这次对外国人的崇拜教育找错了对象。

    她也发现玉生辉脸色很不好看,急忙笑着说:“我是说其他方面,你没觉得人家的其他方面都很发达吗?”

    “没有,我就听说,所谓的西方传统文化,就是他们要捍卫的那玩意儿,都是华夏明朝时候传过去的。”

    范康妮也生气了:“别老提那些过去的落后东西行吗?有时间研究点儿能超过人家M国的东西!”

    “你刚才不是这么说的,你说起那些东西是别人的时候,没说那个落后。怎么到你的祖宗上就成落后东西了,就不值得提了呢?”

    范康妮气得体颤抖,嘴唇哆嗦,狠狠地瞪着玉生辉。

    玉生辉也皱着眉头看着她,过了片刻,笑了一下:“抱歉,我从来都不是个好客人。那么,告辞。”

    说着,玉生辉浅浅一躬,打开了车门,坐了进去。

    范康妮一愣,正要发火,忽然想起自己的目的,赶快换上笑脸:“哎哟,你还真生气了,怎么,我不能和你开玩笑吗?”

    “你刚才那样子可太不像开玩笑了。”

    范康妮打开车门,弯下腰看着玉生辉,撒地说:“哎哟,人家就是那么一说,你就不能让着点儿美女吗?”

    玉生辉皱着眉头看着范康妮,过了一阵才说道:“我觉得有点儿奇怪,你在向文达面前好像很守规矩,我和部长似乎就得让着你是吗?我真需要向外国的先进文化好好学学了。”

    范康妮的脸立刻涨得通红,她的手指紧紧地抓住车门,手指都变得发白。

    范康妮低声说:“你这个人,就真的不想让着美女吗?难怪没有别人喜欢你。”

    玉生辉还是用冰冷的口气说道:“我虽然不是特别懂这个游戏,不过我猜测,百分之九十九的男的有**,都是因为不喜欢野蛮女友。

    如果你能够用在向文达面前的态度来对我,我就更喜欢你了。

    别人对你好,要知道珍惜。

    我真不明白,那些人到底是喜欢你什么。”

    范康妮的脸色变幻不定,她咬着嘴唇,拿不定主意是应该发火,还是应该忍耐。

    她觉得,她这么长时间,这是第一次听到别人对她说这么不客气的话。

    玉生辉静静地等着她做出选择,看到她半天没有表示,就叹了一口气:“抱歉,我确实很少当客人,不懂得怎么让别人愉快。我还是告辞,有什么事到我公司谈吧!”

    范康妮看到玉生辉伸手来关车门,终于反应过来,她一把抓住玉生辉的手说:“玉老板,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嘛!是我不好,不会说话,让你不高兴了。”

    玉生辉礼貌地笑了一下:“是我不对,其实我应该知道范小姐不会看得起我这种土包子,不应该一听到范小姐叫我,就急急忙忙跑来的。

    我们家乡有一句土话,上赶着不是买卖。求别人的时候,总是要低人一等的。幸好我还没有要求到范小姐的地方,我至少还不用听不喜欢听的话。可能向文达没有用到范小姐的地方,他在范小姐面前能站直腰说话。”

    范康妮的眼泪都下来了,她抽泣着说:“你何必总是挖苦人呢?其实我和他根本就没什么。”

    玉生辉叹了一口气:“我只是希望,下次见到范小姐的时候,不用听范小姐教训。”

    范康妮此时真是懊丧之极。

    她已经觉得自己混到了相当高的地位,她所到之处,所有人都对她客客气气的,十分恭敬。

    她已经忘了自己这一切是怎么来的,开始有了小脾气。

    她确实没把玉生辉当成什么值得重视的人物,以为自己有权势滔天的人物做后台,对这么个才出头,又不懂上流社会的规矩的土包子必定手到擒来。

    所以,她对玉生辉总是下意识地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

    她觉得,如果在别人面前,她是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的。

    她忽然觉得,自己已经退化了,很多本领都已经忘记了,她不想到,自己真的老了?

    范康妮擦了一把眼泪,抓着玉生辉的手说:“玉老板,你大人有大量,原谅我这一次,赏光在我这儿吃一顿饭好不好。”

    玉生辉叹了一口气:“我本来以为和一位美丽的小姐在一起吃饭是一件很让人愉快的事。没想到我总是把事搞成这样。我知道我不是你们那个圈儿里边的人,我也不想进去。我只希望大家相互保存点儿脸面,我尊敬范小姐,范小姐也给我这个土包子留几分薄面。”

    范康妮抽噎着说:“玉老板,你不是要我跪下赔罪才甘心吧?”

    玉生辉说:“那倒不是,只是希望范小姐以后不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再让玉某有什么难堪的地方。玉某年轻,不聪明,不是你们这些人一个等级的,先在这儿求饶了。好了,那么,丰盛的午餐在哪儿?”

    范康妮急忙说:“玉老板里边请。”

    两个人到了里边,穿堂入室,到了餐厅。

    范康妮急急忙忙地对一个女佣说道:“客人到了,快把菜端上来。”

    两个人急忙动手,菜很快摆好了。

    第一道菜是法国白菌,第二道菜是嫩羊肚清炖汤,接下来是一只芥汁羔羊腿,最后一道菜是鲜嫩的苣荬菜沙拉。

    每道菜都有相应的配酒,显然主人对西方饮食做了精心的研究。

    范康妮这次非常小心,说话都悄声细气儿的。

    她一道一道菜地向玉生辉介绍,玉生辉一小口一小口地吃着,耐心品尝着这些菜的滋味儿。

    范康妮问:“你还满意吧?”

    “嗯,还可以。好了,现在说吧,你为什么要请我吃饭,不是上我了吧!”

    ――――

    欢迎订阅,保证每天3次更新,书荒的时候能做个调剂(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外星垃圾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