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6、恐怖的外星赌徒

    赌博又叫博戏,不管什么方式的赌博,其实都是一种有规律的游戏。

    而任何一种活动,其中必然都有数学规律在起作用。

    其实最后赌博都会简化为基本的概率计算,就是通常说的那边的赢面比较大。

    这样,玉生辉觉得,自己的一点儿数学知识和“博弈”知识应当是能用得上了。

    他看着两个他见过的星际探险者,一个大胡子,一个瘦材的人,正在玩儿控制飞船的游戏,他决定和他们联手和赌场好好玩玩儿。

    玉生辉在地球赌场上的知识,能不能在外星人的赌场中使用得了,这是关键中的关键。

    玉生辉要说服那两个他不是太了解的星际探险者,他必须先把自己的能力证明给人家看。

    于是玉生辉先来到这边的猜彩sè珠子的赌台前,先观察一下。

    这一看,玉生辉就觉得脑袋一晕。

    刚才他只注意看那些颜sè变化飞快的珠子,没注意在台子前面玩儿的这些“人”,等到他看清了这些“人”的样子,他差一点儿昏过去。

    只见赌台前坐着各种奇形怪状的生物,它们有灰黑sè的老鼠样子的,也有全长满眼睛的,有像是恐龙或者蜥蜴一样材硕大体积庞大,一鳞甲的,也有浑长毛的。

    生意最好的赌台前坐着的一伙“人”没有一个像人,几个怪物像癞蛤蟆一样堆坐在椅子上,随着那些荷官开出的珠子的颜sè的变化,这些怪物的皮肤或者呈波纹状抽搐,变化着波纹的密度和宽度,或者跟着珠子的颜sè一同变化。

    玉生辉虽然在山里长大,见惯了小虫子小动物,或是他看到这些怪物成jīng一样的宇宙生物,还是觉得后背都麻簌簌的。

    玉生辉歪着膀子躲到一边,找了一个人类比较多的台子坐下。

    这时再看看旁边的人,他觉得就是那个胖妞儿都是美女。

    玉生辉松了一口气,开始研究庄家开出的珠子的颜sè的变化。

    赌场工作人员的动作没有地球上的荷官那么花哨,他们只是把那些珠子在两只手里来回倒几次,让珠子发出响声,吸引一下赌徒们的注意。

    看到所有人都看完了珠子,他就把珠子倒进那个闪闪发光的金属圆球,然后把圆球合成一个整体。

    他轻轻一摁按钮,那个圆球就飞到空中,然后在空中像星球一样进行高速自转。

    玉生辉他们这些坐在台子跟前的人,可以清楚地听到圆球里边的珠子那清脆的撞击声。

    又过了片刻,那个圆球停止转动,玉生辉听到圆球里边的珠子仍然在“唏哩哗啦”地旋转,又过了一阵才停止转动,没有了声音。

    到了这时,庄家就要求大家下注。

    于是赌徒们就纷纷在台子上的数字方格里边把自己的筹码押下去。

    那些筹码不是地球上的这种圆形的塑料硬币似的东西,而是一些颜sè鲜艳的红sè或绿sè的小星星。

    这些合成物做的星星状的东西晶莹剔透,相当美丽,玉生辉都有把这些小星星抓起来塞进嘴里的冲动。

    但是,这时整个台子上只有他一个人欣赏这些小筹码,其他人都被赌博的愿望刺激得发了疯。

    所有人都急着把筹码押下去,然后催促庄家打开圆球,看看里边到底有多少不同颜sè的珠子。

    人家赌场的庄家毕竟是见惯风浪的,不管这些赌徒怎么叫嚷,人家就是一副千年不变的死人脸,一点儿表没有,仍然等着所有人都下完注,到了规定时间才开宝盒。

    宝盒打开,3种颜sè的珠子各有多少,押对押错的赌徒又喊又叫,做什么的都有。

    玉生辉暗暗下了决心,他觉得自己应当下注了。

    于是他叫住一个从旁边经过的赌场的侍者,让他给自己换一些筹码。

    侍者上就带着兑换筹码的工具,他让玉生辉把胳膊伸出来,在他的工具上晃了一下,已经把钱划进了赌场的帐户,然后,侍者从手里的盘子上拿出5000筹码交给玉生辉。

    旁边的人看看玉生辉,因为玉生辉换的数目相当小,一般的人都玩儿得比他大。

    但是因为所有人都觉得玉生辉是一个大孩子,大概是一个人偷偷从家里跑出来玩儿的,所以没人理睬他。

    这时庄家又吆喝大家下注,玉生辉于是看了看宝盒,急急忙忙在一个数字上把筹码押下去。

    庄家又吆喝一遍,看到所有人都已经不再改变,于是把宝盒打开。

    台子旁边的人有笑的,有骂的,各种反应都有。

    庄家冷冷地看看玉生辉,把一堆筹码推到玉生辉面前。

    玉生辉果然押对了。

    有人看看玉生辉,也没太在意。

    玉生辉自己却心里暗喜,他这次把加倍的筹码都押了上去。

    庄家打开圆球,里边的珠子的颜sè果然又如玉生辉猜测的一样,7个红珠子,3个蓝sè的珠子,黄sè的没有。

    玉生辉又得了加倍的筹码。

    这次注意玉生辉的赌徒就多了,玉生辉这是这么大第一次在赌场赢钱,他心里也是“扑通扑通”直跳。

    庄家又把珠子倒进那个闪闪发光的金属圆球,然后大声吆喝大家下注。

    这次他特别让圆球多转了半天,又盯着玉生辉看。

    其实,在所有的赌徒进赌场的时候,赌场已经用仪器在他们上扫描过了,不可能有人带着能够透视或者影响赌具的装置。

    在这么发达的社会,拥有透视物体能力的shè线仪器,而且把仪器做得特别小,能够握在手心里,甚至是埋藏在皮肤里,根本不是问题。

    但是,要是有人傻到跑到黑社会的赌场里边来用这些,那个人准是疯了。

    赌场也不是非要做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来吓唬人才行,更多时候,赌场都是用技术来保证赌博顺利完成,赌场就是最大的庄家,坐庄当然更加容易作弊。

    但是,等到庄家打开圆球,让大家看里边的珠子的颜sè的时候,圆球里边有4个红sè的珠子,3个蓝sè的珠子,3个黄sè的珠子。

    押红的多的和押对正确数目的人赢了。

    而所有人都发现,玉生辉押的是红sè珠子多,他又押对了。

    赌徒们不一阵欢呼,庄家的脸上不显出狐疑的神

    原来,玉生辉具有空间感知能力,他虽然不能透视圆球,但是他可以感觉到珠子里边成分的变化。

    在庄家暗中cāo纵珠子的时候,他就感觉到珠子的不同,也就押对了赌注。

    庄家看着玉生辉兴奋地抱着一堆小星星跑了,皱着眉头,但是也没太生气。

    玉生辉押的数字不算多,在这么大的赌场里边,他就是赢个糖果钱,还不至于让赌场注意。

    任何地方都有运气好的人,玉生辉才玩儿3次,没人觉得有什么特别出奇。

    到了这时,玉生辉觉得自己有跟他认识的两个星际探险者对话的本钱了。

    他来到两个星际者边,用力一拍那个在旁边看着的瘦材的星际探险者的肩膀。

    那个人回头一看,一下子认出了玉生辉。

    他笑着问道:“你真的来啦?”

    玉生辉也笑着说:“就是来看看。你们玩儿的这个好玩儿吗?”

    大胡子紧张的摆弄赌博飞船,根本顾不上跟玉生辉说话。

    瘦一点儿的人说:“我们来了半天了,输得差不多了。他还不服气,要来最后一盘。”

    玉生辉说:“咱们一起玩玩儿怎么样?交个朋友。”

    “一起玩儿?怎么玩儿?”

    玉生辉于是把那个瘦材的人叫到一边,要了一杯饮料,又用饮料在盘子上写了几个字。

    瘦材的人皱着眉头看看玉生辉,正要说话,玉生辉急忙制止他,也让他蘸着饮料写字。

    两个人讨论了半天,瘦材的人半信半疑地点点头。

    玉生辉把自己刚刚赢的筹码让他看,他有些相信了。

    于是他说:“我叫姚振宇,我和我朋友商量一下。”

    说完,他跑到那个大胡子边去,那个大胡子正全神贯注地把飞船从一堆流星雨中间开过去,结果正撞在一颗流星上,摔得歪歪斜斜,他正要再把飞船修正过来,让姚振宇一推,他的努力彻底完蛋。

    大胡子十分恼火,对着姚振宇大骂起来。

    姚振宇根本不在乎他,绑架似的把他拽到一边,把玉生辉对他说的事又在盘子上写了一遍。

    这时他们都觉得玉生辉发明的这个办法最好,这样他们完全避免了赌场窃听。

    大胡子对玉生辉伸出手说:“我叫艾德,我有一只飞船,我们两个是合作伙伴。”

    玉生辉也说了一个假名:“我叫吕林。你觉得我的办法怎么样?”

    艾德说:“数学和机械呀,我的数学不错,可是我从来没有在任何一个地方赢过钱。能行吗?”

    玉生辉又显示他刚刚赢的筹码,艾德还是半信半疑的。

    于是玉生辉拉着他们两个来到猜珠子的台子前,又把筹码押下去。

    果然,圆球打开,玉生辉又押对了。

    他这时已经把开始时兑换的5000筹码连翻几次加倍,变成了6万。

    他有空间感知能力,对赌场的赌具结构了如指掌。

    艾德这次真的相信了,他看看同伴,于是点头表示可以合伙。

    玉生辉说:“你们找一个cāo作容易的台子。”

    这两个人来玩儿过多次,对这儿的一切都已经熟悉,很快换了一个台子。

    玉生辉先把用意念cāo作的帽子戴上,用意念控制着飞船驶出游戏中的港口,进入模拟的宇宙景观。

    结果,他才把飞船弄起来,飞船就一头撞到空港的顶棚上,“轰隆”一声爆炸了。

    艾德大骂起来:“你这个笨蛋!你怎么不转弯呢?”

    原来,这种赌博游戏是从飞船驾驶仿真训练程序上转化过来的,只是难度更大,而且在过关之后可以中奖。

    玉生辉根本不会驾驶飞船,他怎么玩儿啊!

    等到艾德听说玉生辉不会驾驶飞船,这下彻底绝望了。

    玉生辉也着急起来,他的计划这下要泡汤。

    ――――

    欢迎订阅,保证每天3次更新,书荒的时候能做个调剂(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外星垃圾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