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跟踪外星人黑社会

    威利这是第一次见到外星人的黑社会,他甚至没有真正认识到这种黑社会组织的巨大力量。

    能够把几个星系走私来的货物这么公开在商场出售,已经让威利十分惊讶了。

    而玉生辉却明白,这只是外星人黑社会的冰山一角而已。

    甚至这个被黑社会买下的太空城市也不过是那个在幕后支配一切交易的庞大势力的一个微不足道的体现。

    能够在管理如此严密的外星人军jǐng面前公然交易,显然这种势力的力量足够在外星人的社会里呼风唤雨了。

    只是,玉生辉在人家面前是跟宇宙里的其他星球一样被辗得粉碎,还是能够搭上人家的顺风车,那就看他的本事了。

    玉生辉把达步远打发回去,他自己和威利在商场里边继续转悠。

    威利问:“老板,咱们要买什么?这儿的东西我很多都没见过,运回去肯定好卖。”

    玉生辉冷笑着说:“你可真是没做过生意呀!你就不想想,从咱们那儿到这儿,要经过3次空间跳跃,还要在穿过几个星系,这货物到了那边,得卖到什么价钱才能收回本钱哪?你不是也想把东西卖到别处的5倍吧?”

    威利一听,当时傻了眼。

    但是他虽然不是那种喜欢购物的人,还是看着很多他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觉得遗憾。

    玉生辉也觉得这些东西确实不错,但是可惜的是这中间有成本问题。

    好看的东西不一定赚钱,认识不认识这个重要问题,这就是经商成功的人和失败的人的差距。

    威利跟着玉生辉在商场里边转了整整一个上午,还是没看到玉生辉买什么。

    他于是问玉生辉:“老板,你不买这些普通货物,也不打听咱们要的飞船隐的技术,你到底来干什么?”

    玉生辉急忙用食指放在嘴唇上,示意威利别说话。

    他看看四周无人,这才小声对威利说:“你怎么忘了,人家有辨音装置,你就是在大楼门口说话,人家在房间里边都听得一清二楚。不要胡乱说话!”

    威利吓了一跳,他是正式的军人,是战斗部队,对于这种秘密活动还是没什么经验,始终不知道控制自己的行为。

    两个人吃了一点儿简单的饭菜,然后又在商场里边转悠,直到转悠到下午,玉生辉也没说他要买什么,威利实在着急了。

    就在这时,玉生辉突然说:“来了!你在这边等着我,我过去看看。”

    威利急忙点头,然后贴着墙站好,做出戒备的姿势,随时准备应付意外。

    而玉生辉自己则若无其事地向大厅的一角走去。

    在广场一样巨大的商场大厅里,到处是来来往往的人流和车辆。

    根本没人注意到巧妙地从人群的掩护下绕过来的玉生辉。

    玉生辉在走到墙角的时候,顺手帮着一个搬货的人把他的货箱子装上他的货车,那个人点头道谢。

    玉生辉于是问道:“你的货装完了吗?”

    “没有呢!还有一多半儿呢!”

    玉生辉同地说:“够累的,你几点来的?”

    “来了半天了,才把货买到手,得到下班时候才能装完呢!”

    玉生辉说:“我的货到现在还没来,我反正也是闲着,我帮你搬一会儿。”

    那个人感激地说:“那就太谢谢了!”

    玉生辉说:“没事儿,反正都是小生意,大家相互照应一下吧!”

    那个人感激地说:“那就太麻烦你了,你等着,我马上回来。”

    说着,那个人把货车推到门口那边去。

    看来,为了节省成本,这些做小生意的人都没有使用什么外骨骼或者机器人之类的搬运货物。

    到什么时候,社会底层的人都是要用自己的血汗来换钱。

    玉生辉把自己的外衣脱下来,扔到他边的货箱上面,挽起袖子,等着那个人回来。

    他不远处的几个说话的人根本没注意到他有什么特别,还在大声谈论今天的生意。

    其中那个穿着正装的问穿着联体工作服的人:“今天生意不错,没有人闹事吧?”

    穿着联体工作服的人说:“老板,你也知道,这些家伙难缠得要命。那几个家伙总是让咱们再降点儿价,已经说了多少次了。我都让他们气疯了。”

    那个老板冷笑着说:“还降价?告诉他们,军队把航道封锁了,马上得涨价,要不然,咱们的钱从哪儿来?”

    穿着联体工作服的人是这层商场的负责人,算是经理。

    他吃惊地问:“咱们的航道也让军队封锁了?”

    老板不耐烦地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战争进行到这种时候,总要全面封锁,什么人也不能有那个能耐从军队的封锁里边通过。”

    经理有些绝望了:“大老板的航道也让人家封锁了?咱们不得断货吗?”

    “只能从其他航道走了,要不然,怎么又说涨价呢?”

    两个人这边吵架一样谈着生意经,没人注意,正在帮别人搬货的玉生辉又向他们靠近了一步,已经在他们后跑来跑去了。

    等到玉生辉帮那个小生意人搬完货,回到威利这边的时候,威利才问道:“老板,你干什么去了?”

    “这不是才找到正主儿吗?”

    威利对玉生辉带有强烈地球上燕京习惯的说法很不适应,他只好再打听。

    他还以为自己的大脑开发不够,不理解玉生辉的知识呢!

    玉生辉解释说:“咱们根本就不认识人家这边走私的大老板,达步远那种小老百姓也不可能认识这样的够级别的老板。所以咱们只能找机会。现在这不是有一个真正的老板出来了?咱们就等着他出来。”

    威利还是没明白玉生辉要干什么,他还想再问,玉生辉用严厉的目光瞪了他一眼,示意他不要说话。

    威利想起来,人家这边肯定有监视装置,他要是在人家地盘里边把秘密说出来,。用玉生辉的话来说,他们两个就死无葬之地了。

    ――――

    又过了一阵,玉生辉带着威利从商场出来,这次玉生辉十分大方地叫了一辆车,对司机说要在城里走走,看看风景。

    威利不知道玉生辉要干什么,也不敢问。

    那个司机有了大生意,于是带着玉生辉在大街上瞎转悠,这样能多得几个车钱。

    玉生辉却一会儿让司机往这边开,一会儿让司机停下,打听对面的大楼是干什么的,看着是像个观光的傻游客。

    又过了一阵,威利才发现,玉生辉手腕上的光脑里有一个黄sè的光点儿在不停移动,背景正是飞鸟城的地图。

    威利明白了,原来玉生辉在跟踪那个商场的老板!

    玉生辉刚才借着助人为乐的幌子,把一个份识别片大小的跟踪器沾在了那个老板的上。

    这种小跟踪器小到用眼都无法看见,那个老板和他的保镖根本就无法察觉。

    同时,玉生辉通过自己的扫描装置,已经知道了那个老板的份识别片上的名字。

    有了名字,再在飞鸟城的公共网络上查找这个人的资料就容易多了。

    虽然公开的资料肯定不会介绍那个老板真正内幕,但是,这总比玉生辉他们这种两眼一抹黑的外地人对人家一无所知强得多。

    从公开的资料上,玉生辉知道,这个老板叫贺兰宏,是盖尔集团的商场经理。

    资料上的其他的东西,对于玉生辉来说,都是没用的废话。

    玉生辉跟踪那个贺兰宏到了一个有四方尖顶的大楼前面,看到他进去之后半天没有出来,于是就离开了。

    ――――

    玉生辉和威利回到达步远的水果商店,果然看到达步远和他妻子都哭丧着脸在商店坐着。

    玉生辉忍不住哈哈大笑:“怎么了?又没凑够交税的钱?”

    达步远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玉生辉说:“老规矩,我帮你们交税,你让我们两个在你们家住一晚上,行吗?”

    达步远和他妻子急忙大叫:“行,怎么不行!”

    才说完,达步远就跑去打开视频通讯,让那个黑社会收税的过来取钱。

    威利不太明白达步远的处境,他觉得达步远他们夫妻两个总是这么朝玉生辉索要巨款,有些过份了。

    玉生辉却知道,如果他再晚来一会儿,大概到晚上这夫妻两个就已经人间蒸发了。

    关掉视频通讯器,达步远不好意思地来到玉生辉边。

    玉生辉知道他是急于要钱,但是又不好开口。

    玉生辉很痛快地把钱划到达步远的帐上,没一会儿,黑社会的人已经进来收钱了。

    黑社会的人也觉得奇怪,怎么眼看要死了,又能交税了呢?

    可是,黑社会的人不管你的钱是从那儿来的,只要他能收到钱就行。

    于是达步远夫妇又多活了一天,玉生辉和威利找到住处,双方皆大欢喜。

    ――――

    决定命运的第二天到了,玉生辉和威利来到那家批发走私货的商场。

    玉生辉等到商场经理忙完了商场的事之后,来到他边,微笑着对他点点头。

    商场经理有些不耐烦地看着玉生辉,玉生辉说道:“我听说你们这儿能买到一些别处没有的商品,我想要一点儿这样的商品,我可以出高价。你能帮我这个忙吗?”

    商场经理看看商场里边嘈杂的人群,压低声音问道:“你要买什么?”

    “我是巴德大学的社会学家,我正在哈里斯家族的资助下进行一项关于波里曼星这样的落后文明在帝国内部进化的历史的研究。我希望买到一些相关的资料。你能告诉我在那儿能买到吗?”

    商场经理有些意外,他本来以为玉生辉要的是一些比较平常的走私货。

    对于这个商场经理来说,他既希望能够发展一个新的走私客户,又不希望见到jǐng察的探子。

    他想了一下,于是对玉生辉说:“我这儿不卖商品目录上没有的东西。”

    “哪有那种特殊的商品呢?”

    “我帮你打听一下。”

    商场经理悄悄向老板请示,老板下令:“干掉他!”

    ――――

    欢迎订阅,保证每天3次更新,书荒的时候能做个调剂(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外星垃圾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