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争夺控制权

    总统这边的计划进行得很快,市场立刻为玉生辉他们清理出来。

    司徒家族控制的那些公司就不用说了,那些他们控股的国有公司只要上面一张调令,司徒家族的人就乖乖把地方让出来了。

    其他国有公司则采用了股份重新分配的办法,让玉生辉的公司持有股份,进入董事会。

    这时玉生辉他们手里的现金确实非常少,因为要建设新的工业城市,他们已经把资金都变成了物资。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股收购风cháo平地而起,玉生辉他们要进入的公司的股份突然暴涨,不但玉生辉他们进不去了,他们投入的资金又打了水漂。

    这是什么人这么yīn毒,在这种时候给了玉生辉致命一刀?

    幸好冼鹏事先已经按照总统的指点,跟银行进行了接触,银行只用了半个小时就把玉生辉他们需要的资金打到了他们的帐号上。

    玉生辉他们立刻把资金投入市场,在海量资金的支持下,他们还是把几家大集团的控股权拿下来了。

    但是,对方立刻抛出手里掌握的股票,股价狂跌,对方拿着玉生辉的钱潇洒退场。

    这个亏玉生辉他们吃得很暴,无缘无故就损失了几十亿。

    其他小股民跟着损失的就不必说了。

    玉生辉家大业大,这些损失他承担得起,但是这口气咽不下去。

    他通知欧阳和巫婆过来商量,很快,两个人坐着内部通行的小型透明球形车从内部管道进了密室。

    这是一个不特别大的房间,房间里铺着高级的地毯,四周放置着一排豪华的沙发、茶几之类的客厅用具,最显眼的是房间中间有一个很大的桌子,一边靠墙是一排大书橱,另外一边是巨大的显示器。

    玉生辉喜欢简单,但是冼鹏和左丹露却尽力让他享受一下,总是为玉生辉准备一些豪华的东西。

    玉生辉一边让年纪最大的欧阳在自己边坐下,一边为他倒上自己刚刚泡好的茶。

    欧阳慢慢品了一下,笑着说:“还是差一点儿火候。”

    玉生辉不好意思地笑着说:“我师傅喝酒,不喝茶,所以我泡茶的技术始终不好。”

    欧阳对玉生辉特意为了自己学泡茶感到十分满意,这样的明主实在难找,他点点头。

    这时玉生辉把另外一杯茶拿到巫婆面前,同时问他们:“怎么样,有线索没有?什么人干的?”

    欧阳说:“对方是行家,是专门进行经济战的,股市上面露面的都是小卒子,现在还没找到后面的主谋。咱们布局太晚,一时没有控制市场的能力,对在后面的人一无所知。”

    巫婆放下茶杯说:“我们这边也一样,没有太多有用线索。在幕后指挥的人都是反侦察的专家,手机方面没有有用报。不过从最大的cāo盘手的通话里边,发现他提到一个咖啡店的名字,大概提过3次,应当是他们在重大活动前后见面的地点。”

    玉生辉看看欧阳,老头儿笑了一下:“只能那样喽!”

    玉生辉邪邪地一笑:“好,那就再玩儿一次大的!反正收购是必须进行的,就是咱们要停下,总统也不愿意。既然有人买单,那也就不存在损失的问题。”

    欧阳问道:“找到对手之后怎么办?”

    “看况,反正现在这个游戏咱们不玩儿人家还不干呢!那就玩儿得越大越好!”

    ――――

    第二天,玉生辉他们又对另外一家集团展开收购,股市再起风云,股价又是一轮狂涨。

    果然,对手又悄悄出现,跟玉生辉他们轮番抬高股价,争夺那家公司的控制权。

    这些收购行动玉生辉一向不管,都是冼鹏指挥的。

    他在燕京的一个小楼里边坐着,军哥坐在他对面,两个人拿着酒杯,慢慢唱着二锅头。

    就在这时,玉生辉手上的光脑震动起来,玉生辉接通了电话,巫婆的声音传出来:“老板,他们要在那儿见面了!”

    玉生辉对军哥邪邪地一笑:“走!”

    他们带着一支车队迅速赶到那个咖啡店,在四周埋伏好。。

    很快军哥说道:“来了!”

    一辆黑sè本田应声而来,在咖啡店门前停下。

    车上下来的人正是那个cāo盘手,他急匆匆地进了咖啡店。

    又过了15分钟,又是一辆越野车开过来,车上的人下来之后,小心地向四周张望了一番,这才进咖啡店。

    军哥早就用设备把他的脸拍下来了,同步发给玉生辉的公司,传递给欧阳。

    另外有人凑到咖啡店的橱窗外面,用摄像机对准正在谈话的两个人,让后方的人判读他们的口型,查清他们的对话内容。

    cāo盘手有些担心地问:“咱们这么大的举动,人家会不会发觉啊?”

    来的那个人冷笑着说:“他们就是发现又怎么样,是总统让他们整合市场的,他们想停都不敢停下,这不是又送钱给咱们花了?你放着钱不赚吗?”

    cāo盘手跟着笑了起来。

    那个来下指示的人飞快地说了一些如何cāo盘的事,然后两个人就匆匆分手了。

    玉生辉和军哥他们立刻在后面跟踪上去,他们同时使用几辆车,有时甚至直接从那个下指示的人的车旁边开过去,近距离观察他。

    很快,从旁边过去的人报告说:“那个家伙在用手机。”

    玉生辉他们的车很大,车上有人用电子侦察设备。

    他们马上对那个人的手机进行扫描,在下指示的家伙背后的黑手也浮出了水面。

    等到前面的家伙关掉手机,军哥的手下冷笑着问玉生辉:“你们猜是什么人在指挥他?”

    “什么人?”

    他指着自己面前的显示器让玉生辉和军哥看,上面是巫婆发过来的对方的资料。

    玉生辉他们看到,资料上面写着那个手机的所有者,岩永公司专务川田治。

    玉生辉看看军哥:“鬼子指使向家来搞咱们?”

    军哥大怒:“这鬼子找死啊?这里边有他们什么事儿啊?”

    “玩儿下一步。”

    他们飞快地超车,然后把前面的车到一个小胡同里边去。

    前面开车的人开始以为遇到了很差的新手上路司机,他顺着别人的车拐进了小胡同,把车停稳之后,才打开车门跳下来,大声叫骂:“你会不会开车!你往那儿开啊?”

    他是现在仍然有很大势力的向家的人,脾气很大。

    可是前面拦截他的汽车的人根本没理他,而是把车头横了过来,把前面的胡同挡得严严实实。

    后面跟上来的车也把车横过来,把后面的胡同也挡住了。

    然后两个车上下来的人自顾走到一边,点上烟抽起来,低声有说有笑的交谈。

    被堵住的向家的人看到从两边车上下来的人都是清一sè的壮汉,开始害怕。

    他sè厉内荏地喊道:“干什么的,是碰瓷儿的吗?”

    他朝两边看看,胡同两边都是什么机关或者单位的高大的院墙,结结实实的红砖院墙上面,可以看到院子里边的白杨绿意盎然的叶子在随风舞动。

    中午的阳光照在小胡同里,显得小胡同更加幽静,连一个路过的人都没有。

    这下向家的人更加害怕,他惊慌地看着大步向他走来的两个人,低声说道:“你们要干什么,我给你们钱,别胡来。”

    这时迎面走来的那个最年轻的青年已经到了他面前,他冷笑着说道:“我们冀中有一句话,打死你这狗汉jiān,知道什么意思吗?”

    说着,那个青年一拳轰到向家的人的小腹上,这一拳打得他痛彻心肺,向家的人不双腿发软,瘫倒在对方脚下。

    玉生辉用脚踩着那个家伙的脖子,他极力抑制住自己要加一点儿力气,听到脚下传来的骨头断裂的声音的想法,低头看着这个汉jiān。

    这时这个汉jiān已经全被冷汗浸透,头发全都湿乎乎地贴到头皮上,无框眼镜也滑到一边,惨白的脸上都是汗水。

    玉生辉问:“知道为什么了吧?”

    那个人连连点头。

    玉生辉说:“一句话,要死要活?”

    那个人急忙喊道:“要活!”

    玉生辉抬起腿,让他站起来。

    向家的人站起来,玉生辉说:“向建国,知道应该怎么做吗?”

    向建国看看玉生辉,又看看旁边的军哥,他从最初的震惊当中清醒了一点儿,又开始想法逃脱,于是他说:“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军哥顺手又给了他一下,向建国抱着小腹弯下腰去。

    玉生辉说:“我本来就对利用这种汉jiān恶心,这下行了,既然他自己愿意找死,咱们也不必费事。反正咱们也知道那个鬼子在那儿了,把鬼子弄死,事就完了。向家早晚完蛋,司徒家族完了就是他们,咱们的钱过几天就能回来。咱们有总统支持,还缺这几个钱吗?动手。”

    军哥说:“本来就是嘛,老龙王就整这么麻烦的事,宰了多痛快。”

    说着,军哥掏出锋利的匕首,就要刺进向建国的前

    向建国大吃一惊,可是他的反应没有军哥快,只有眼睁睁看着尖刀朝自己的口刺过来。

    玉生辉却一把抓住军哥的手说:“你别在大街上杀人哪!这是燕京知道吗?把他送法院去,总统支持咱们,判他多少年都行。完了查抄非法所得,他从咱们那儿得的钱还归咱们,这多痛快。”

    向建国一听,这比直接杀了他还可怕。

    他可不能败名裂,又倾家产。

    他急忙大叫:“别送法院,让我干什么都行!”

    军哥失望地收起刀子,他是真想宰了这个汉jiān,结果偏偏汉jiān不给他机会。

    军哥只好对玉生辉说:“怎么就没一个有点儿骨气的呢?我都多长时间没开张了?”

    玉生辉厌恶地说:“有骨气还当汉jiān吗?得,这个给老龙王送去,他和冼鹏会用这种货。”

    玉生辉他们把向建国押上自己的车,另外有人开上向建国的车,到了玉生辉他们的据点。

    欧阳问玉生辉:“下面要怎么打击他们呢?”

    ――――

    欢迎订阅,保证每天3次更新,书荒的时候能做个调剂(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外星垃圾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