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比战争残酷的商业情报

    玉生辉呆呆地看着风万种的范康妮挽着部长向外面走了,他不呆住了。

    玉生辉心想,这到底是怎么个况?

    不是说要介绍给我的吗?

    怎么让他领走了?

    再说,总统又是什么意思?

    这时部长小姐“扑哧”一声笑出声来:“人都走远了,还看哪?”

    玉生辉苦笑着说:“不是,我是觉得――”

    “觉得人家是美女是吗?没看见过美女吗?”

    玉生辉又苦笑起来:“不是,我是说,这个美女,她和你们家是什么关系,她也是客人?她的公司很大吗?”

    部长小姐自嘲地一笑:“她,不算客人吧?她算是主人,我算是客人。”

    “什么?!”

    部长小姐看到玉生辉还是没明白,于是说道:“她是我爸的朋友哇!这个地方她经常来,我不经常来。如果不是他们说来这儿有惊喜,我现在还在燕京上课呢!”

    玉生辉这才有点儿回过味儿来,原来有主儿了是吧?

    这不是浪费我感吗?

    吓死哥了,我当要得这笔生意,先得过这个美人关呢!

    可是,总统和部长提到她的公司是什么意思?

    这里边的水到底多深?

    玉生辉点头:“啊,有惊喜,我回去之后把席佳盈的光碟给你送来。”

    部长小姐嫣然一笑:“谢谢。”

    话说到这儿,玉生辉就没词儿了,主要是不知道人家是什么意思,那个突然出现的美女老板让玉生辉大惑不解,他不知道应该如何处理这个关系。

    部长小姐站起来说:“他们就要把餐桌布置好了,咱们先去喝一杯开胃酒。”

    玉生辉有点儿惊讶,在一般人家,一个才上高中的女孩儿可不敢在家里喝酒。

    他不问:“你能喝酒吗?”

    “毕业以后要出国,现在试着喝一点儿,我爸爸也不反对。”

    玉生辉心里感叹,人家这种家族的生活习惯,不是普通人能够理解的。

    人和人的命运就是不同的,就像风吹落了树上的槐花,落到锦玉上的就是王爷你,落到粪坑里的就是小人我。

    这个女孩儿的一切早就被安排好了。

    玉生辉跟着部长小姐到了外面,在那个波光闪闪的小湖边一边喝酒,一边聊天儿。

    玉生辉在外星人那边学到的优雅却保守的传统礼节不太适应地球的生活,幸好部长小姐交际手段高明,很会调节气氛,总算把玉生辉的绪调动起来了。

    玉生辉慢慢发挥了他东拉西扯,胡说八道的强项,逗得部长小姐不停地发笑。

    从这时到饭后,再也没有人谈论生意上的事,又闲聊了一个小时之后,玉生辉告辞回家。

    ――――

    玉生辉回到公司,左丹露冼鹏他们正等着玉生辉回来。

    玉生辉把在部长别墅经历的事对他们说了一遍,欧阳老头儿赶快命令手下查找这个范康妮的资料。

    万一总统也和这个女的有一腿,这笔银子就得掏。

    这个时代,一个女的同时跟几个高官有关系的事十分平常。

    玉生辉他们几个最高管理层的人在玉生辉的大办公室里边坐着,一边对全国经济势力大洗牌可能出现的况进行讨论,一边等着下面具体工作人员调查的结果。

    玉生辉他们公司的网络比地球上其他电脑联网的水平都发达,除了能把文件在网络中相互传递一下之外,还能进行同步通讯,接管其他主机cāo作,互相又不影响。

    所以下面如果完成对资料的整理,这边立刻就能知道,不必耽误时间。

    就在玉生辉他们对几乎是战役似的全国经济势力大洗牌的场面又是兴奋,又是震惊的时候,玉生辉的手机响了。

    玉生辉对其他人做个不要出声的手势,然后接通了电话。

    电话是总统的弟弟打来的,他问道:“你在哪儿呢?”

    “在公司呢!我找点儿资料。”

    “说话方便吗?”

    “方便,说吧!”

    “今天见的那个美女怎么样?”

    “范康妮啊?好哇!”

    “范康妮?!怎么是范康妮呢?!”

    “你不是让我去见她吗?”

    总统的弟弟吓了一跳:“啊,对,她肯定在那儿!我说,你没跟她干什么吧?”

    “我能跟她干什么,那么多人看着呢!”

    “就是没人也不能跟她干什么!她是达部长的人!你千万不能碰她!”

    “你不是让我去见她吗?是总统的意思吧?我正想着给你们多少折扣呢!我说,你们这次到底是什么意思,几万亿呢,这么大的事儿,怎么不事先通知我一声,范康妮又没说清楚,我很被动啊!”

    “你在说什么呢?!几万亿的折扣?!怎么回事!”

    玉生辉看看四周都在发愣的部下,咽了一口唾沫才说:“大哥,是你们没说清楚好不好,咱们两个的事,不用冒出另外一个女的来说吧?”

    总统的弟弟在那边也一阵头晕,他也停了片刻才接着说道:“咱们都先别说啊!等我冷静一下再说。先说一下,你没跟那个女的怎么样吧?”

    “我都说过了,我能跟她怎么样,她要是你哥的人,我再去碰她,那还是人吗?”

    总统的弟弟松了一口气说:“没碰就好,没碰就好。先说明一下,她不是总统的人。”

    这时旁边传来了总统的弟弟的未婚妻的笑声,总统的弟弟也苦笑起来:“兄弟,是我要给你个惊喜,没把事说清楚。”

    他接着说道:“达部长要让我给他做个媒,让你跟他女儿做朋友。我这才让你过去。那个范康妮跟这事儿一点儿关系没有。现在你明白没有?”

    玉生辉急忙朝左丹露看看,左丹露的脸上果然变得古怪起来。

    玉生辉急忙说:“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达婷婷才上高二,这是早恋懂吗?我上高中那时候,我们班长老给我辅导,我们班主任就找我谈话,让我要以学业为重,不要耽误人家,结果我这课程也没辅导成。要不然,我现在早就是紫光大学的高材生了知道吗?”

    左丹露在一边咧了嘴。

    她跟玉生辉在一起住了几个月,玉生辉才毕业半年,课本卷子的都在家里堆着,左丹露早就看到过他的成绩了。

    左丹露知道,玉生辉的物理和语文特别好,化学马马虎虎,英语那是惨不忍睹。

    就这烂英语,还进紫光大学哪?

    当人家紫光大学都是哑巴,光比划,不说话呀?

    总统的弟弟根本不知道这些,他还在劝:“你跟达部长成了亲戚,这不是咱们圈儿里人了吗?总统也赞同这样,以后咱们办事就更方便一些。”

    玉生辉冷笑起来,正要说话,突然看到冼鹏和欧阳都冲他比划。

    玉生辉张张嘴,又改了口气:“我考虑一下啊!”

    总统的弟弟很高兴,觉得自己做媒成功了。

    玉生辉赶快问重要的:“那个范康妮的事儿怎么办?她插进来,事有点儿麻烦啊,你和你哥要什么,我直接给你不完了?哪人不太可靠吧?”

    总统的弟弟叹了一口气说:“她那个人,你以后会明白,这和总统一点儿关系没有。不过如果你要整合那些集团和家族企业,有范康妮帮忙还真不错,她人脉广的,在圈儿里很有名气,有她出面,你办事会方便一些。”

    玉生辉看看其他人,所有的都松了一口气。

    玉生辉说:“不是总统的意思就好。对了,你怎么从来不叫哥,叫总统啊?”

    那边传来淡淡的声音:“习惯了。”

    说完,电话挂断了。

    欧阳笑着说:“你呀,真年轻,这种事儿你也问得出来。”

    玉生辉眨眨眼说:“这叫什么哥们儿,互相之间一点儿乎劲儿都没有。”

    “这就是政治世家了。你也要成为他们的一员了。恭喜呀!”

    玉生辉生气地说:“拉倒吧!就这感,在一起有什么意思啊!他们明明知道我和左丹露在一起,干嘛还要这么干?他们脑袋让驴踢了?”

    冼鹏说:“你们不是还没结婚吗?”

    “可是我们的事全国都知道了,这还用问吗?”

    “也许人家女孩儿喜欢你呢?上次部长来的时候,不是已经说了,她特别喜欢你写的歌儿。”

    玉生辉忽然想起很久以前的事,原来人家那时就已经开始着手了。

    左丹露似笑非笑地问:“达婷婷漂亮吗?”

    玉生辉一看她那个样子,就脯说:“不管她漂亮不漂亮,在我看来都是一样。重要的是,就咱们这玉树临风的潇洒姿,那个女孩儿不哭着喊着往上扑哇!”

    所有人都做呕吐状。

    军哥说:“那女孩儿得瞎到什么程度哇!”

    大伙又乐了。

    笑了一阵,欧阳说:“还是赶快说正经事儿吧!现在事很紧急,已经超出了咱们的控制范围,所以说,咱们的报能力得赶快抓紧加强。”

    “怎么加强?你不是说人手一时不好找,时间太紧吗?”

    “可是技术报可以加强啊?咱们不是生产手机的吗?你没听说国际上正闹对手机进行监控的丑闻吗?”

    “咱们也监控他们的手机?咱们连号都不知道!”

    “咱们自己就是生产手机的啊,咱们可以用咱们自己的手机收集报。”

    玉生辉边说边思考:“咱们的手机人家不用啊?你的意思是说,把咱们的手机送给他们?那得有个名义啊?”

    他忽然一拍手:“对了,就说咱们公司成立半周年纪念,送一批礼品手机给他们!”

    所有人都恶心了:“半周年啊?有这么纪念的吗?”

    左丹露脑子来得很快:“就说是公司纪念,就别说多长时间了。”

    玉生辉说:“那个省里的女处长,她跟咱们关系不错,她跟那个向家的人好象走得很近,就送给她,她肯定送给向家的人。”

    欧阳说:“你送给总统的弟弟一批,让他送给总统那些人。”

    “他是咱们自己人!”

    欧阳冷笑着说:“商业报,不分敌国和盟国。”

    玉生辉倒吸一口冷气,这比战争还残酷哇!

    ――――

    欢迎订阅,保证每天3次更新,书荒的时候能做个调剂(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外星垃圾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