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投敌的韩非子

    玉生辉惊讶地看着这个被军哥称为戴笠戴老板的慈眉善目的老头儿,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老头儿仍然笑**地说:“本来我以为我已经见惯了一切风浪,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什么能够让我惊讶的事了,没想到你这个小家伙儿给了我一个很大的惊喜。你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从一个什么都没有的乡下小伙子,变成了世界著名企业的老板,这是我完全没有想到的。”

    玉生辉傻笑了一下,接着听下去。

    老头儿的目光变得犀利起来:“可是,你下的可全都是臭棋啊!你怎么连第一世家都斗不过呢?总统不是第一世家立的,总统恨他,军方不掌握在第一世家手里,军方恨他,他对老百姓干了那么多坏事,老百姓恨他。你手里有那么庞大的资源,你第一天就应该把他们踩得粉碎啊!”

    玉生辉喃喃地说:“我们对他们动了几次手,都没有成功,我们没有准确的报。”

    “搞报有什么难的?这个时代,任何人都有当间谍、被利用的理由!”

    玉生辉大吃一惊,他呆呆地看着这个刚才还笑**的老头儿,心想,zhèng fǔ真英明啊!

    这种人,真不能让他到老干部局上班,他要是上那儿去,不得把那些老头儿老太太玩儿死啊?

    老头儿接着说道:“这个时代搞报比从前简单多了,外国人只请那些官员吃一顿饭,他们就能得到大量的报。你手里有那么多的资金,你什么报买不到?你以为所谓的第一世家是铁板一块呀?越是那种人,越是贪婪,越没有信念,越容易被收买!只要你拿出一点儿小钱儿,你就能把他们家族的祖宗牌位都买回来!”

    玉生辉看看军哥,军哥点点头,玉生辉于是小声说道:“我们刚刚偷袭了鬼子自卫队总部,从里边得到了大量的关于咱们国家的报,我们希望找到**我们公司的内jiān。您能到我们公司上班,帮我们把内jiān找出来吗?”

    “什么?!靖国神社是你们烧的?!”

    老头儿的反应太快了。

    只这么一句话,他立刻就举一反三,什么都明白了。

    真是个玩儿人的老特务头子。

    军哥得意地打开自己手腕上的光脑,把他们烧毁靖国神社的照片给老头儿看。

    老头儿这次终于保持不了那种冷静到冷酷的状态,他的双手颤抖起来,抓住军哥的手腕不放。

    玉生辉赶快问道:“欧阳先生,您能去我们公司吗?待遇绝对会好,年薪5000万您觉得行吗?住房之类的都免费的。”

    老头儿突然扭头视着玉生辉说:“你敢骂人?!打鬼子,我欧阳诚光会要报酬?!”

    玉生辉对军哥用力一点头。

    行了,又是个国者,对于这些人来说,钱不是问题,重要的是让他们实现他们的理想。

    ――――

    玉生辉和军哥带着欧阳诚光回到公司总部,左丹露对玉生辉说:“来了一个奇怪的人,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处理,你们两个最好去看看他。”

    “奇怪的人?什么人?”

    左丹露说:“是戚家的人,就是金富集团的。大概是个嫡系子弟,在市里是个副科长什么的,可是他说他是来投奔咱们的。我觉得奇怪,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玉生辉先生起气来。

    戚家,就是那个跟总统同盟的家族,也是绑架冼鹏的金富集团的后台老板。

    他们把自己整得还不够惨,把鬼子都勾来了,居然又跑来打自己的主意!

    军哥也觉得事奇怪,但是两个人还是先把欧阳诚光送到工业城市中间的一个大楼,那个大楼是他们专门开辟出来给报机关用的。

    把老头儿安置得舒舒服服之后,玉生辉他们才来到前面,让招待所的人把那个已经住了一天多的戚家的人叫过来。

    过了一阵,有人报告,那个姓戚的人来了。

    玉生辉让他进来。

    很快,进来了一个50多岁的男子,他穿着一深sè西装,但是其实已经有些旧了,不是那种崭新时髦的名牌。

    这个人本来是一张长方脸,但是脸上已经有了一些松驰的,头发也很稀疏,眼睛多少有些神采,但是却显出一副倦容。

    他看看对面坐着的几个人,先点头笑着说:“玉老板,你好,这位应当是军哥,左小姐,咱们见过了。”

    玉生辉和军哥都没有好脸sè,只是冷冷地看着他。

    左丹露比较擅长交际,她礼貌地笑着说:“我们老板刚刚出差回来,我们马上就请你过来了。现在,你把你的那些特殊的想法跟我们老板自己谈吧!”

    这个人看看玉生辉和军哥,苦笑着说:“对不起,换了是我,也不会觉得我这种人突然来访,没什么可以高兴的。不过我真的是很有诚意的,我确实是来求职的。”

    玉生辉看了一下手腕上的光脑,然后问道:“是戚家的人,是吗?上次你们家族来我们公司,让我们真是有极大的惊喜。这次你们又有什么要说的?”

    这个人苦笑了一下说:“上次的事,我完全不知道,说实在的,我对我们家族的事差不多全都不知道。我对他们一点儿影响力也没有。”

    玉生辉嘲讽地一笑:“戚天麒是你什么人啊?”

    这个人苦笑了一下说:“是我大伯父。不过我们只是比较远的亲戚,我名义上是这个家族的人,其实平时家族的事务我根本没机会插手,我也没有得到家族的什么好处,我现在不过是一个过气的副科长而已。我这次来,完全是代表我个人,跟什么家族一点儿关系没有。”

    “没关系?这倒奇怪了,你们不都是整个家族一起行动吗?一个家族就是一股势力,就是我们小老百姓无法抗衡的势力。现在你要单独行动,这不奇怪吗?”

    这个人脸上的苦笑味道更浓:“是啊,别人都是这么看的,其实,那个家族也不是一个真正的整体,家族内部也是有亲有疏,比如我吧,我就不是什么人家关心的人物,我们全家都没有得到家族的什么好处。他们得到好处的时候没有想到我们,他们要完蛋的时候,却要拉我们陪葬,我说什么也不服这口气。所以我绝对不能跟他们走下去。”

    玉生辉看看军哥,军哥也冷冷一笑。

    那个人又苦笑了一下:“我明白,你们觉得我不讲义气,算是叛变了,其实,你们替我想一想,我到底有什么理由要为他们陪葬。假如他们真的肯听我的话,他们怎么会有今天。我不过是说了一些让他们励jīng图治的话,让他们收敛一些,结果就被他们当成边缘人,连个什么基本的官员都没当上。现在他们干出**R国人这种蠢事,我怎么还要跟他们走下去。”

    玉生辉他们明白了,原来这个人可能是属于在家族内部比较有理智的那种人,他们也想借着家族的力量发展一下,让家族的势力得到扩大。

    可惜他们的那些话不对那些没出息的八旗子弟、也就是现在通常说的官二代的心思,于是被人家当成眼中钉,中刺,被排挤出去,永远踢出家族势力了。

    玉生辉觉得这个倒是有可能。

    但是,他现在吃人家这些政治家族的亏多了,再也没当初那么单纯了,只用三两句话就把他骗得团团转,那种事再也不可能。

    于是他问道:“那么,你到我这儿来,能求什么职呢?我可没有什么科长职务给你。我自己还是个县里的议员。”

    这个人兴奋起来,脸上泛起了红晕:“不,我是来帮你的,你可以告诉你打败司徒家族的秘密。我早就发现,你对政治一无所知,这是你最大的弱点。我就是来弥补你的弱点的。”

    这一下,玉生辉他们3个人都正sè起来了。

    他们几个都是来自社会底层的,对于政治,真的是一无所知。

    他们只有那些从报纸和电视、电影中了解的似是而非的知识,他们对于社会上层的心理真是非常不了解。

    这是玉生辉他们斗不过那些世家的老狐狸的原因。

    看到玉生辉他们的态度变了,这个人有些兴奋,心也放松了很多,话也说得流利了。

    他说:“我叫戚龙悦,我在家族没什么地位,这反而让我有更多的时间来研究所谓的政治和统治的艺术。你也知道,我因为家族的关系,多少知道一些平常人不知道的东西,这对于我了解那些真实的决策内幕,有很大好处。我终于发现,所有的所有,一切的问题,其实都可以简单地归结为一句话。”

    “说下去。”

    “通常人们看到的那些都是表面现象,其实,政治这东西十分简单,也就是一种平衡,一种选择。你让别人在你和别人中间做出选择,是选择你,还是选择别人,是牺牲你,还是牺牲别人。就这么简单。

    要记住,所谓的政治的行事手段只有一个,那就是,要做到,政治语言的目的就是让谎言听上去像真理,使谋杀变得合理,还能把无形的风说得像是坚固的实体。”

    玉生辉若有所思,他似乎明白了很多,但是,具体怎么做,他还是一时没有详细的计划。

    看来这个戚龙悦确实给了他很大启发。

    戚龙悦看到玉生辉沉思起来,知道自己的话打动了玉生辉,他马上趁打铁地说:“你过去之所以失败,就是因为,你没有找到你决策的方向。你应该明白,如果让总统在你和第一家族之间选择,你要怎样让总统选择你,而不是他们。”

    真是一句话点醒梦中人。

    玉生辉觉得,这个戚龙悦大概像是战国时候的韩非子,自己的家族不够施展政治才能,所以才来投奔明主。

    玉生辉慢慢笑了起来:“好,我雇用你了。不过,我这儿可是私营企业,我这儿可没有什么科长的待遇。你只能从基层做起。”

    戚龙悦松了一口气,他笑着说道:“明天你将取代第一世家,这个待遇已经足够高了。”

    ――――

    欢迎订阅,保证每天3次更新,书荒的时候能做个调剂(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外星垃圾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