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最廉价的谋杀方法

    玉生辉听到阿斯公司要行刺司徒公子的消息,觉得有些意外。

    当初他是以替他干掉司徒公子这样的大人物,保证自己的安全为代价和阿斯公司签订合同的。

    可是阿斯公司另外跟司徒家族有合作,要利用司徒家族掠夺华夏的资源,所以在刺杀司徒公子的事上并不心。

    现在他们听说自己跟总统合作,把司徒家族的右手――就是他们能够随意逮捕其他官员和老百姓的内务部jǐng察力量给消灭了,帮助总统巩固了权力,就抛弃了司徒家族。

    而且他们得到了自己从外星人技术那儿发展起来的伪科技――电力缓存技术,就跑来巴结自己。

    要是他们知道自己手里有真正的外星人技术,他们还不得跑来像狗似的自己的鞋?

    不过,阿斯公司的杀手是国际级的,他们的杀手应当比自己专业,这个玉生辉相信。

    玉生辉不是那种嗜杀成xìng的人,他干掉司徒公子,消灭司徒家族,不过是为了自保而已。

    只要能够达到目的,他对是谁干掉他们,根本无所谓。

    所以玉生辉也就不再坚持自己动手。

    他想了一下,如果阿斯公司的杀手今天晚上行动,那么这个宴会司徒公子是肯定不会来了。

    自己在这儿完全是浪费时间。

    玉生辉决定到行刺现场去看看,能亲眼看到自己的仇人毙命,还是个大快人心的事

    再说,说不定阿斯公司的杀手又像上次那样,又没有成功。

    他在后面补上一刀也好。

    于是玉生辉问道:“军哥,他们在那儿动手?我过去看看。”

    军哥说:“没说,我过去打听打听。”

    片刻之后,军哥又要通玉生辉的手机:“他们说是在路上,无法确定具体位置。他们还问你干什么呢,怎么不说话。”

    玉生辉冷笑起来。

    阿斯公司真是控制世界的大财团,时刻不忘掌握报。

    自己也是他们的重要目标之一,他们对自己的报收集也时刻不放松。

    ――――

    此时,从另外一个方向进入燕京的公路上,一辆辆高级小轿车正在向前飞驰。

    远远看去,无数的车灯犹如成串的珍珠,耀眼夺目。

    在进城的汽车当中,在4辆汽车灵活敏捷地穿过车流,飞快地超越其他车辆,把那些技术差,而且档次相对低的名车甩在后面。

    这个小小的车队最前面是一辆奥迪,中间的两辆车分别是林肯和奔驰,后面又是一辆后卫的奥迪。

    前后两辆车一直在林肯和奔驰的前后保护着,车上坐着的是沉默寡言,随时保持jǐng觉的卫士。

    他们已经被训练得像木头一样,长年累月,不说不笑,随时保持着准备拔枪shè击的状态。

    林肯和奔驰车上,今年30多岁的司徒公子正抱着一个女歌手**。

    虽然他和向家已经结成联姻,但是那不过是政治世家之间形成利益关系的一个借口而已。

    夫妻双方对那种婚姻都没有任何的感,司徒公子和他的未婚妻只是在需要双方同时出现的公共场合演戏给观众看,两个人甚至平时连对方干什么都没心去管。

    而司徒公子这些天又失去了权力,他干脆以躲避暗杀为名,躲到没人知道的地方金屋藏去了。

    今天晚上,他正好又遇到了一个要借着出席上流社会酒会出名的女歌手,两个人臭味相投,勾搭到了一起。

    他后面的车上,另外一个司徒家族的嫡系子弟也在干同样的勾当。

    那家伙更加不堪,他已经直接把那个嫩模的白sè夜礼服从肩上拽了下来,流着口水吻着她经过隆的双rǔ。

    嫩模光着上,抱住这个家伙“咯咯”地尖笑不已。

    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一辆法拉利跑车在他们的车队进入燕京入口的时候就从侧面飞驰而来,在他们的车队后面紧跟上去。

    而另外一辆车则迅速减速,消失在无尽的车流之中。

    法拉利跑车不断加速,很快超过最后那辆卫士的车辆,和后面那辆林肯并排前进。

    法拉利跑车上面的一个中年男子拿着手机,对那边的不知道什么人说道:“目标确认,是他们,马上到达指定区域。”

    说完,他又轻轻踩下刹车踏板,法拉利跑车迅速后退,被车队抛在后面。

    这时,前面的车流突然缓慢下来,最后,几乎是所有的车辆都从飞奔变成了慢跑,车流的密度急剧变大,前后左右都是车辆的灯光和马达的轰鸣。

    负责前导的卫士觉得奇怪,这个时间,这条线路,怎么会塞车?

    前面的卫士打开车窗向外面看去,果然看到前面的汽车在一个地方缓慢通过,然后又突然加速,飞快地消失在远处的黑暗之中。

    原来前面有一个地方有两辆汽车相撞,两个司机正在那儿争吵。

    他们两个正好站在路中间,把整个公路都堵住了。

    卫士低声骂道:“真没素质。”

    这条公路上面跑的都是名车,来往的都是上流社会的成员,至少都是有钱人。

    为了这么点儿小事争吵的,的确很少见。

    其他通过的车辆上的人大概也是这么想,连一个下来看闹的人都没有,所有人都是对这两个人不齿的样子,一从他们旁边绕过去,就立刻走开,对这两个人根本不予理会。

    卫士的车辆小心地从两辆相撞的汽车旁边开过去,他们十分小心,要避免有人借撞车的机会突然袭击车队。

    可是,那两个人还在争论对方应该赔偿多少,根本没心思管经过的人。

    卫士们经过的时候顺便看了一眼,他们看到,那两辆车也不便宜,大概这两个家伙是攒了一辈子钱才买起这样的名车,所以这时特别心疼。

    卫士一边通过,一边向后面的司机通报况。

    后面的司机也放慢速度,小心地避开那两辆车。

    等到前面的卫士的前导车重新跑起来,恢复了速度,卫士头目看看手表,对司机说:“得抓紧时间了,距离宴会开始只有半个小时了。”

    司机答应一声,稳稳地踩下油门。

    这种车的司机的技术都是一流,这种一流驾驶技术,不是体现在能把任何车都开得像飞一样,而是要体现在,他们在把车开得像飞一样快的时候,不能让车上的贵客感觉到车在飞。

    这才是真正重要的。

    可是,他们开出了十几公里之后,卫士头目却发现,倒车镜上面没有出现后面的车灯光。

    他有些奇怪,于是他对双向耳麦说道:“2号车,你们在哪儿?怎么没跟上来?”

    没有人回答。

    原来,就在他们开始加速的时候,后面的林肯和奔驰也通过了撞车的现场。

    但是,他们还没有开始加速,就被一道炫目的灯光把眼睛晃瞎了。

    原来,两辆汽车相撞的地方,正是一个十字路口。

    这些车通过之后,从横向开过来的汽车也开过来了。

    一辆从侧面开过来的汽车正好挡住林肯和奔驰的去路,林肯和奔驰无法加速,根本就不能达到前导车那样的速度了。

    在林肯奔驰被堵住的时候,又是一辆汽车猛冲过来。

    这是一辆高大的货车,就是那种被港台称为泥头车的拉建筑残土的大卡车。

    这辆能够装下几辆林肯的大货车狂牛一样没命地向奔驰车撞过来,只听一声巨响,奔驰被撞飞出去,在十字路口旁边的空地上接连打着旋转,直撞到路边的小树林上才停下。

    奔驰的司机尽管训练有素,可是,突如其来的强光让他的眼睛什么看不见,几乎瞎了。

    他不知道是应该向前冲,还是赶快刹车更加安全。

    他此时只转了一个念头,连到底是怎么回事都没有时间想,突然间,挡风玻璃已经被撞得粉碎,破裂的玻璃碎片机枪扫shè一样shè进车内,立刻将他和前排座位上的卫士打成了筛子。

    玻璃碎片切断了他们脸上和脖子上的一切静脉和动脉,两个卫士没有能力再做出任何动作。

    此时,那辆撞击他们的货车丝毫不停,仍然在对着他们的车的前部猛冲。

    奔驰车在狠狠撞击之下,发出可怕的叽嘎声扭曲变形,很快像废纸团一样卷成了一团。

    现在司徒公子的级别不够,没有防弹车坐了,他立刻就悲剧了。

    坐在后排的司徒公子的反应速度和他的卫士相比是天壤之别,他的卫士都没有能力做出反应,他当然更是等死的货。

    就在他被像咣元宵一样从座位上甩到地板上,又甩到对面的车门上,摔得七荤八素,不知天地为何物的时候,车门突然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拽开,从外面探进来一张粉红sè的有着粗大毛孔的脸。

    这个人看着司徒公子,狞笑了一下,举起手机对着他的脸拍了一张照。

    然后,这个人扬长而去,迅速消失到黑暗中。

    司徒公子吓得目瞪口呆,全僵尸一样僵硬。

    这时,后面的卫士车已经看到了发生的一切,他们没命地冲过来,冲到奔驰旁边。

    就在卫士抓住司徒公子的手的时候,奔驰爆炸了。

    ――――

    请收藏支持一下我,保证每天3次更新,书荒的时候能做个调剂

    ;

重要声明:小说《外星垃圾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