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特种部队的强项

    玉生辉这次已经从外星人那边得到了大量的技术,他自己又具备异能,那么,他跟第一家族的斗争,鹿死谁手,已经是很难预料。

    玉生辉决心展开反击,这次要直接进攻司徒公子隐藏的别墅。

    从司徒家族的小辈子弟那儿,玉生辉已经知道了司徒家族经常去的重要场所,他要到这边来寻找司徒公子。

    除了最新到手的西郊别墅群,司徒家族过去还拥有前些时候最闹的北山别墅区。

    那边有几个著名商圈,附近还是很长时间形成的使馆区,正是要人们聚居的豪华所在。

    玉生辉穿越到那个附近,然后隐藏起自己的行踪,坐上出租车,在附近转悠。

    这是军哥告诉过他的技巧,先要对目标进行长期细致的侦察。

    到了这时,玉生辉知道,自己这方面在报方面跟人家相差实在太远。

    他对对方的机密一无所知。

    不过,相对来说,他又十分幸运,因为军哥他们这些特种部队的士兵,正是对付这种况的专业人士。

    通常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那是一种理想境界。

    在真正的战争中,遭遇战是最经常发生的。

    被完全不明份的对手偷袭,更是常有的事

    你和平得太久了,别人早就在暗中图谋你,突然受到别人的攻击,完全不知道别人的底细,这种事太容易发生了。

    受到意外攻击时候得怎么办?

    当然需要在最艰苦的条件下尽量掌握报,侦察敌

    这种时候,就是军哥他们这些特种部队大显手的时候。

    军哥他们的强项就是在完全不了解对方底细的况下进行侦察。

    玉生辉从军哥那儿学到的也是这种知识,这也是他能够在外星人那边幸存下来,到现在还没有出危险的原因。

    既要保护自己,又要侦察到况,这可是要智力的工作。

    玉生辉坐着出租车在几个著名的街道转了几圈儿,首都的的哥以为玉生辉是从外地来开眼的游客,很心地向他介绍附近的著名建筑。

    玉生辉还真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他不用伪装,已经是一副标准的乡下哥的傻样,他虚心学习的态度,让那个的哥的好为人师的心理得到极大满足。

    转了一阵,玉生辉对附近的环境已经了如指掌,对特定目标的观察也已经完成。

    于是他下了车,又上了公共汽车,向远处走过去。

    玉生辉沿着几个大别墅中间的小街道走过去,让体尽量掩映在这边的别墅yīn影里。

    这时候天已经没那么冷,美的女孩儿已经穿上了轻薄的外,没有人穿着厚重的棉衣了。

    其他人虽然没有女孩儿们那么快脱下厚衣服,可是也已经看着体没那么臃肿了。

    街道上面的人比冬天的时候多了很多,这些人也在这些著名别墅中间慢慢走过,欣赏着这些jīng心设计,用巨资建造的豪宅的美丽风景。

    他们看着那些从高大的别墅群中伸出院墙,连名字都叫不上来的名贵树木,不连声赞叹。

    有人觉得盛名之下,果然不虚,这种豪宅确实非凡,也有人觉得,自己在这城市里连一个厕所都买不起,这辈子更别指望能够得到这种豪华的别墅,强烈的羡慕嫉妒恨的心油然而生。

    玉生辉跟着这些人在街道上走过,尽量把自己伪装成游客的样子,看着一点儿不起眼儿。

    他在司徒家族的别墅外面走了一圈儿,把院墙外面的监控探头的位置记得清清楚楚,也记住了jǐng卫的位置。

    但是这边和西郊别墅不同,这边的行人太多,在这边活捉一个俘虏来审讯,肯定要惊动游客,那就不方便了。

    玉生辉正在想着,忽然看到从别墅的一个角门里边开出一辆本田汽车,轻快地上了街道之后,猛然加速,向远处开走。

    玉生辉眼快,他一眼就看到,汽车里边的人穿着一黑sè西服。

    从这种服装上面,从那个人的表上面,玉生辉都可以判断出,这个人是一个卫士。

    玉生辉正要找人问话,一看这个人自己送上门来,急忙追赶上去。

    可是,前面的汽车越开越快,转眼已经在街道尽头变成了一个模糊的影子,玉生辉当然不能在大街上施展穿越能力,他急忙跑到路口,伸手截住一辆出租车。

    然后,玉生辉让那辆出租尽快向前面开,他眼睛尖,可以看清远处的汽车,那个司机看不见,而且,也不能让司机知道他们在追人。

    两边的车飞快地开着,很快到了燕北酒店门口。

    那辆车停下来,上面的卫士下了车,进了酒店。

    玉生辉也下车来到酒店旁边,他朝酒店里边看看,正要想个办法再查看一番,只见那个已经从里边出来了,怀里抱着好几箱啤酒。

    玉生辉明白了,肯定是别墅里边的什么人着急要喝啤酒,所以这些卫士是急忙来拿啤酒的。

    如果不是主人着急,这么点儿啤酒是不值得一个卫士跑一次的。

    那个卫士一边走一边对站在后酒店门口的人说:“这次先记帐好了,跟他们厨房的一起算。”

    那个人答应着,把门关上。

    玉生辉看着那个卫士把啤酒放进后备箱,正想着怎么找个机会接近他,那个卫士已经上了车,把车开走了。

    玉生辉不断责备自己没经验,好好的机会都没有利用好。

    可是,他又发现,那个卫士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车开得不快,始终在他前面不远处走着。

    玉生辉急忙追赶上去,这次不用叫出租也能追上了。

    那辆车跑了一阵,拐进了大街旁边的一个小街道。

    玉生辉跑过去一看,那条街道十分安静,连行人都没有。

    那辆汽车就在前面停着,没有再继续开走。

    玉生辉反而不着急,慢慢走过街道,还是从另外一侧走的。

    他本来以为自己很小心,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没想到,前面那辆汽车突然启动,用车尾对着他猛冲过来。

    玉生辉完全没想到对方会有这个举动,猝不及防之下,被那个卫士用车尾一下子撞倒在地。

    卫士飞快地从车上跳下来,几步窜到车尾,来到玉生辉边。

    玉生辉的大腿都在车轮下面压着,满脸痛苦地看着那个卫士。

    那个卫士根本不管他的死活,把他从车下面硬拖出来,扔到路边的地上。

    卫士冷笑着问道:“为什么跟踪我!”

    玉生辉惊讶地问:“你怎么这么说呢?”

    那个卫士冷笑道:“哼,我下车时候就看见你过来了,你在我的车旁边转悠,你以为我没看见!我就在这儿等着你呢!笨蛋!”

    玉生辉还是一副虚脱相,手脚乱动几下。

    那个卫士一把把玉生辉拎起来,然后把他扔进车里。

    他一边上车,一边说:“没时间跟你废话,回去好好审审就知道了!”

    他急着开车,要先把主人需要的啤酒送回去,然后再找同伴审问玉生辉。

    可是,他才把车开出小街道,就觉得太阳上有一个**的东西顶着。

    他猛然一惊,抬头朝头顶的小镜子里边一看,却发现腿断了、在后座上倒着的玉生辉正举着一支手枪对着他的脑袋。

    卫士不慌不忙,一边要跟玉生辉拖延时间,一边悄悄伸手去摸自己的手枪。

    玉生辉等到他的手到了地方,这才问道:“拿到手枪了吗?你是不是瞎了,没发现这是你自己的手枪啊?笨蛋!”

    那个卫士真是百思不得其解,自己的手枪怎么会跑到玉生辉手里去呢?

    就是他偷走的,这手枪连枪带子弹有好几斤沉,自己再废物,也不至于这么沉的东西不在上也没感觉吧?

    但是这时一切都晚了,玉生辉下令说:“别回去了,还是先找个没人的地方,咱们好好谈谈。”

    那个卫士还是很镇静,但是也还是服从了命令,把车向距离别墅很远的郊外开去。

    玉生辉始终不说话,那个卫士不停地观察着他,肯定是在寻找机会。

    玉生辉又说:“你在那儿摆弄什么呢?你没发现你腰里那个东西线都断了吗?”

    卫士又是一惊,这次他也不演戏了,急忙伸手把腰间的对讲机的盒子拿出来,这一看,那个机跟他上的耳机和jǐng报器的连线果然早就断了。

    他接连摁动jǐng报,根本就没有信号发出去。

    玉生辉说:“也到地方了,咱们下去谈谈。别再耍那些小把戏了,你不是对手。”

    卫士没那么镇静了,他跟着玉生辉下了车,来到树丛后面。

    玉生辉说:“你是jǐng卫局的,还是他们家另外雇用的?”

    “不是jǐng卫局的,我们只是受他们训练,能够进jǐng卫局的人得是什么人啊,都是上面jīng选的。”

    玉生辉说:“这就好办。你也知道,司徒家族已经完了,他们要钱没钱,要势没势,你替他们卖命,根本没有前途。跟我合作,我可以给你想要的一切。”

    ――――

    请收藏支持一下我,保证每天3次更新,书荒的时候能做个调剂

    ;

重要声明:小说《外星垃圾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