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追杀第一家族

    玉生辉觉得,自己在外星人那边的事已经进行得差不多了,也不必再花时间考虑了。

    他在华夏的发展也进行得差不多了,也有了相当的根基。

    而这时司徒家族也已经失去相当多的权力,没有从前他刚刚接触司徒家族时候那种一手遮天的气焰了。

    他认为,他让司徒家族压着打的rì子也应当过去了。

    玉生辉知道,他过去那些利用别人来追杀司徒公子的办法,毕竟不如自己亲手来干更有效。

    玉生辉决定开始正式反击,他要制订3步走的计划,这次要真正看看,他和第一家族,到底那个更狠。

    首先,也是最简便的办法,就是他亲自出手。

    左丹露当然很担心,不希望玉生辉出动。

    军哥不以为然。

    不过,现在军哥已经知道玉生辉会那些邪门儿的东西,所以也就不要求和他一起去,反正别人跟玉生辉一起行动也跟不上他的速度。

    但是,军哥他们还是参与制订了行动计划,然后准备好为玉生辉作后勤保障。

    这样,玉生辉又穿越到了燕京,首先来到他们知道的司徒家族的那个在西郊的大别墅。

    据说那边是司徒家族的老巢,他们家族召开重大会议都是在那边进行的。

    玉生辉曾经多次向阿斯公司和总统家族索要司徒家族的报,因为他们自己没有报收集能力。

    可是,无论是阿斯公司,还是总统家族,都总是顾左右而言他,支支吾吾,不肯提供针对这些权贵的内幕报。

    玉生辉他们知道,做事只能靠自己。

    但是这时他们做这些事仍然不具备条件,玉生辉只希望能够侥幸成功。

    西郊大别墅群外面,仍然有那些黑衣卫士在jǐng戒。

    玉生辉很远就看到了他们,于是他在树丛后面蹲下,举起小型望远镜观察他们。

    和上次他见过的一样,这些黑衣卫士仍然以散兵线形式分开jǐng戒,控制着靠近别墅的重要路线。

    不过,玉生辉觉得,这次他看到的这些卫士没有上次的数量多。

    他想想也知道,上次他来的时候,正是司徒家族大举搜捕他的时候,这个别墅里边有很多人开会,也在决定搜捕他的事

    那时这里边人多,遇到了危险,jǐng戒的级别自然也高。

    现在外面没有人,他正好来一次突袭。

    玉生辉把附近那些卫士的位置全都记在心里,他不再罗嗦,要来一个干脆的。

    他直接就穿越到了别墅里边,熟门熟路地到了那些大人物开会的核心别墅。

    整个别墅群静悄悄的,那些卫士都在远处站岗,巡逻的人还没有过来。

    玉生辉飞速掠过走廊,在每个门前都停留一下,听听里边的动静。

    让他失望的是,所有的房门都没有动静。

    地球上的房间肯定没有外星人那边的隔音效果好,绝对不至于里边有人外面听不到声音,最多是听不清而已。

    玉生辉查过了所有的房间,没有发现有人,他有些焦躁。

    到了走廊尽头的房间,里边终于有声音传出来。

    玉生辉心里一喜,急忙趴在房门上侧耳细听。

    里边是一些奇怪的声音,其中还夹杂着一男一女低声交谈的声音。

    玉生辉觉得有些奇怪,司徒家族的大本营,怎么就是这么两个人在说话。

    于是他从房门穿越进去,来到里边。

    宽大的房间里,到处是散乱的衣服和其他服装之类的东西。

    房间正中的上,有两个人正在翻滚,声音就是这两个人弄出来的。

    玉生辉来到边,观察了一下这两个人。

    这两个人都是很年轻的男女,男的比较急sè,气喘吁吁地要求女孩儿做什么动作。

    女孩儿嘟嘟囔囔地翻旧帐,说男的答应给她的什么东西到现在还没有买,要做的什么事没有做,扭扭捏捏,不肯做动作。

    男的急急忙忙地提要求,又做保证。

    玉生辉掏出手机,对准这两个人的脸,拍摄下这两个人的相貌,然后传递给军哥他们,让他们用人相识别系统在后方的档案库里边查找一下,这两个人是什么人。

    到了这时,在下面躲着的那个女的才发现玉生辉,她不惊叫起来。

    上面的那个男的到这时还没反应过来,还在想着他那点儿事儿。

    下面的女孩儿因为做了半天剧烈运动,加上看到玉生辉的脸,心跳加快得厉害,实在承受不了,终于昏过去了。

    上面的男的演了半天独脚戏,这才发现下面的女的神不对,他这才慌了。

    但是这时他仍然以为是那个女的体力不支,所以他赶快摆弄那个女的,要把他弄醒。

    这时军哥那边已经传来消息,说这两个人在资料库里边都没有资料。

    就是说,这两个人不是总统方面提供的司徒家族的重要人员中的人。

    总统家族提供给玉生辉他们的资料是有很强的针对xìng的。

    他们只提供那些有重要职务的人的资料,这样那些人跟玉生辉他们在做生意和去官方办理什么业务的时候见面,玉生辉他们会知道对方是什么人。

    至于那些机密资料,总统方面一律不提供。

    玉生辉一把抓住那个男的的脖子,把他扔到远处。

    那个男的这时才看到玉生辉的脸,他的心脏也“咕咚”一声,差点儿从心口跳出来。

    原来玉生辉他们知道司徒家族掌握权力多年,仇人多如牛毛,他们也特别害怕行刺,防卫心理相当严重。

    为了保证能够干掉对方,又不留下隐患,玉生辉进来的时候,特别戴上了滑雪面具。

    这种面具就是那种把整个脑袋包上,只留下眼睛、鼻子和嘴的那种比较吓人的面具。

    这种公子哥儿突然看到边出现这样一个人,当然吓得半死。

    玉生辉笑嘻嘻地问道:“说吧,贵姓大名啊?”

    “我――”

    玉生辉看到旁边的茶几上有一包香烟,他顺手把烟拿起来,点上一支。

    那个年轻男子呆呆地看着玉生辉,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玉生辉把烟头朝那个男的光光的体上面摁,那个男的立刻惨叫起来。

    玉生辉比他还觉得不舒服。

    玉生辉是修行的人,虽然他很年轻,可是从小已经养成了习惯,他并不好动,反而喜欢安静,更不愿意好勇斗狠。

    做这些事他自己先觉得不舒服。

    可是,跟军哥行动了几次,他看到,这些手段对这些没出息的人确实有效,他也只好采用这些手段了。

    玉生辉再次问道:“说,姓什么,叫什么。”

    那个男的眼珠子乱转起来。

    他还没想出主意,玉生辉已经又把烟头摁到他腿上,这次是摁在大腿里边,是最疼的地方。

    这个男的急忙喊道:“别烫!我叫司徒应元。”

    “她呢,上的那个。”

    “她是我朋友,叫常莎莎!”

    “不是司徒家的?”

    “不是,才认识3个月!”

    “嗯,说吧,你在司徒家族,是那个辈份的?你知道司徒剑政在那儿吗?”

    “不知道,我很长时间没见过他了,我原来就不经常看见他。”

    原来,以前司徒剑政,也就是司徒公子,是家族里边的红人,他忙得很,不是这些没权没势的小辈能够接触得到的。

    现在司徒公子失了势,又被多次行刺,也就深居简出,不再在公共场合出现,别人还是见不到他。

    玉生辉有点儿失望。

    他是个穷小子,他这种社会阶层的人家里没几个人,全家人每天都在一起,互相干什么全都知道,要找一个人太容易了。

    可是人家这种大家族,又是人多,又是整天忙于政治,互相之间很少见面,即使见面,也没有什么感

    所以彼此之间并不了解底细。

    玉生辉想了想,只好尽量打听司徒家族的房产有多少,重要成员在什么地方居住。

    他准备一个地方一个地方地去找。

    他们这边问着,上那个女孩儿已经被司徒应元不时惨叫形成的jǐng报惊醒,在那边看到了他们。

    那个女孩儿又拉了一次jǐng报,把玉生辉弄得特别心烦。

    他喜欢安静,这两个人这么没命地尖叫,让他特别不舒服。

    玉生辉一步到了边,撕下一块单,把那个女孩儿的嘴堵起来,然后把她绑到头。

    这时玉生辉已经从司徒应元嘴里知道,自从他上次到这个别墅暗杀之后,司徒家族极其震惊,因为不知道玉生辉是怎么进来的,又是怎么走的。

    就是那些jǐng卫局的高手都查不出真相,这让司徒家族的家主极其惊慌。

    所以,这个别墅群已经被分配给不重要的家族成员使用,家主和其他重要成员平时都不过来。

    当然,jǐng卫也就没那么严密,他们这边审问这么长时间,jǐng卫都没有过来巡逻。

    玉生辉拿起桌子上的烟灰缸,朝司徒应元头上一砸,把他打昏过去。

    然后,他又打昏了那个女孩儿。

    下面,他要找司徒公子本人。

    这次要直捣核心。

    ――――

    请收藏支持一下我,保证每天3次更新,书荒的时候能做个调剂

    ;

重要声明:小说《外星垃圾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