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总统无法控制

    玉生辉听说他们已经被武jǐng部队包围,心里也有些沉重。

    他们的力量对付这些jǐng察足够,但是如果说对付几千武jǐng,后果如何,谁也不敢预料。

    但是,既然动手,那么打几十个jǐng察和打几千军队,意义相差其实根本不大。

    玉生辉想了一下说:“先争取时间,让总统的弟弟下来再说。看看他们的意思,最好让他劝对方停火。”

    军哥于是对着对讲机下令:“拦阻shè击,不要让他们靠近公司!”

    那边传来一个得意洋洋的声音:“放心吧!要玩儿特种作战,还得看咱们的!”

    冼鹏苦笑,又是一个战争疯子!

    打仗就那么高兴?

    军哥对玉生辉说:“我上前边去,这次得看我们的了,你的那些机器人还不会什么山地作战。”

    玉生辉回头看看:“那他呢?”

    军哥对着对讲机说:“来人,好好侍候侍候这个jǐng察,要让他把小时候偷地瓜的事都给我说得一清二楚!”

    ――――

    这时,总统的弟弟的飞机正在不停向地面俯冲。

    两个飞行员毕竟是军中高手,他们很快从玉生辉他们新修建起来的工厂区的半截建筑上辨认出了玉生辉公司的大概轮廓,再对照他们以前来过的经验,也就知道机场在那儿了。

    这时无线电被屏蔽,无法跟机场塔台用无线电通话。

    于是他们不断在机场上面做各种飞行动作,让机场塔台的人看到他们。

    机场塔台里边确实有人留守,他们已经得到命令,暂时不要让总统的弟弟的飞机降落。

    因为机场上已经用假的树林堆积上了,跑道上有东西,飞机不能强行降落,所以总统的弟弟在上面急得直蹦,就是没有办法。

    这时玉生辉的命令来了,从塔台里边跑出一个人,举着两个标志牌对飞机比划。

    军哥认识的人没有空军的,他是陆军,跟空军没有交

    这些机场的人是原来陆航的,他们只有指挥武装直升机机场的经验。

    不过,既然都是一个军队的,那么大家的习惯也差不多。

    两个空军飞行员很快理解了下面的人的意思,于是把飞机拉起来。

    从远处的山头背后冲出来一群人,他们很快把跑道清理出来,总统弟弟的飞机顺利着陆。

    总统的弟弟才打开机舱门,要从上面下来,一群荷枪实弹的人已经用枪对准了他。

    总统的弟弟一惊,一个穿着迷彩服的人跑过来,大声说:“对不起,林先生,你慢慢下来,我们要检查一下飞机。”

    总统的弟弟苦笑起来。

    他是那种家族长大的,他知道,这时任何人都不能互相信任。

    要是有人坐着他的飞机,趁着玉生辉不备之机,突然包围玉生辉的公司总部,那玉生辉不是要让人活捉。

    总统的弟弟一边躲到旁边,让这些人上去,一边对那个喊话的人说:“生辉呢?我要和他通话,得赶快解决问题!”

    那个人把一个对讲机递过来,总统的弟弟抢过来大声喊道:“我是林世显,我找玉生辉!”

    那边一个笑嘻嘻的声音说:“我是玉生辉,你带着人来抓我来了?”

    “没有!真是胡闹!那边死了多少人?”

    “一个没死呢,不过快了,来了几千武jǐng,这次我们控制不了局势了,大概得死人。”

    “快快快,赶快停火,他们是自己人,是来帮忙的!”

    “怎么回事?”

    “是他们报告总统说有人要抓你,他们是自己人,千万别打!”

    玉生辉也松了一口气,他立刻让人通知前面。

    这时,前面的军哥他们那些特种部队击毁了武jǐng的车胎,把武jǐng的车队阻截到公路上。

    如果武jǐng部队再前进一步,他们就要炸毁公路,然后用炸药对付军车。

    武jǐng部队大吃一惊,急忙下车寻找隐蔽。

    那些没上过战场,只跟着在城市巡逻过的小孩儿兵,这时都吓得脸sè苍白,不知道怎么回事了。

    在千钧一发之际,两边都同时接到通知,这才没有发生交火事件。

    武jǐng的指挥官吓出一头冷汗,军哥的那些手下却极其失望。

    到了这时,总统的弟弟才对玉生辉解释这其中的原因。

    原来,武jǐng部队是一支特殊的武装力量,欧洲国家以为华夏的武jǐng是跟苏联的克格勃是一样的特务武装,因为他们都是戴红肩章的。

    R国认为华夏的武jǐng是准宪兵,也是因为他们是戴红肩章的。

    其实,武jǐng相当于R国的jǐng视厅机动队,只是一支有重武器的jǐng察部队而已。

    但这支部队必须掌握在最上层的手里。

    一般的jǐng察是没权力调动武jǐng部队的。

    地方的jǐng察要在有了重大案件,出现暴力事件的时候才能通过适当渠道向武jǐng求助。

    第一家族能够控制内务部的jǐng察,但是调动不了武jǐng。

    武jǐng是总统控制的军方力量之一,他们听说第一家族要逮捕玉生辉的消息,就马上报告了总统。

    这才是总统的弟弟及时赶到的原因。

    到了这时,总统的弟弟才问道:“那些内务部的jǐng察呢?你们怎么没打起来?”

    玉生辉说:“打起来了,他们拿着小手枪,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现在投降了。”

    “什么?!投降?!那个司徒军会投降?”

    “你认识他?”

    “我说,你连他的大名也没听说过啊?”

    “我一个小老百姓,我上那儿知道那样的大人物去!他怎么了?”

    “他?”

    总统的弟弟冷笑了一声,不再说什么了。

    过了片刻,他问道:“司徒军呢?”

    “在后边呢,我的人要问他点儿事儿。”

    总统的弟弟一愣:“军哥那些杀手?”

    玉生辉尴尬地一笑:“哎,他们要问问他们为什么要逮捕我们。咱们总不能稀里糊涂地让人家老这么玩儿。”

    总统的弟弟连忙说:“行了,你们别胡闹,我马上过来!”

    ――――

    总统的弟弟赶到的时候,军哥也回来了。

    总统的弟弟看看军哥,没说话,军哥也不说话,先看看玉生辉。

    玉生辉说:“那个司徒军说了好多东西,这个事可不是咱们能管的。”

    军哥有几分得意地说:“我就知道他肚子里有干货吧?说什么了?”

    总统的弟弟也留神听着。

    玉生辉说:“他们有录音,你们过去听。”

    总统的弟弟急忙带着未婚妻过去听zhèng fǔ内幕。

    玉生辉乘机把军哥拽到一边说:“有一件事咱们商量商量。那个司徒军听到咱们说话了,他知道咱们那些人是机器人,这个事怎么办?咱们现在还不能暴露这个秘密吧?”

    军哥说:“不是说了,要等到工业城建起来之后,才能大批生产机器人。那时咱们就全天下谁也不怕了。现在还有几个月,得守住这个秘密。”

    “怎么守哇?人都在这儿了。”

    军哥狞笑了一下:“这不简单?让他们这边听着,他们一时见不到人,那边给他们留下个活死人。”

    玉生辉咧嘴说:“老大,还是你狠。”

    军哥说:“那边加快审讯,以后这都是跟他们交易的筹码,有了这个,总统跟咱们就更铁了。”

    玉生辉点点头。

    他毕竟没跟上层打过交道,他还太嫩。

    这时总统的弟弟跑过来,小声问道:“你们从头儿审了吗?我要开头那段录音。”

    玉生辉说:“前边是问为什么来抓我,跟这个没关系。他们在后面审他,不是特别好看,你在这儿听录音就行,一会儿就送过来。”

    总统的弟弟当然知道所谓不好看是什么意思,他点点头,回去跟未婚妻听录音。

    他一边听,一边掏出手机要录音,玉生辉说:“我一会儿让他们复制一份,你不用拿这个录。”

    这时,外面跑来一个人,报告说jǐng察的直升飞机来了,上面的飞行员要找总统的弟弟。

    玉生辉这时就不敢拦阻,让那个飞行员进来。

    jǐng察的飞行员进来之后,向总统的弟弟报告说:“我们在路上接到总统命令,询问这边的进展。到了这边之后,就无法联系了。总统让你赶快报告。如果不能联络,我要起飞回去报告。”

    总统的弟弟瞪了玉生辉一眼:“是你搞鬼吧?”

    玉生辉赶快说:“告诉他们,清出频道,让总统跟这边通话。”

    总统的弟弟无奈地说:“你真能折腾啊!”

    很快总统的弟弟的手机就响了,他赶快接通说:“大哥,是我。”

    “那边怎么样了?死了多少人?”

    “一个没死。事很圆满。可是――”

    “可是什么?”

    总统的弟弟对其他人摆摆手,那些jǐng察急忙跑出去,把门关好。

    总统的弟弟这才说:“生辉把司徒军抓住了,问到很多他们过去给别人栽赃的事,还有其他的事,他们不敢处理。我也不好做主。”

    “是什么事?”

    “很多,他们有录音,现在正在后面问。”

    “他们那边有机场是吧,我晚上过去。”

    ――――

    请收藏支持一下我,保证每天3次更新,书荒的时候能做个调剂

    ;

重要声明:小说《外星垃圾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