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收购总统派系

    玉生辉本来要跟总统合作,共同对付华夏第一家族。

    可惜,总统方面始终冷落他,根本没派人来合作。

    在玉生辉一个人把50%的国家弄破产之后,总统终于派人来寻求合作了。

    玉生辉心想,这可是我用上万亿美元换来的呀,这个钱不能白白让zhèng fǔ弄走,我得把本钱要回来。

    于是他对冼鹏邪邪地一笑,让他提条件。

    冼鹏也十分兴奋,他按照玉生辉的事先安排,先提出那个最重要的条件。

    所谓的最重要的条件,根本不是什么经济条件。

    跟玉生辉这时遇到的实际况相比,钱完全不是问题。

    冼鹏说:“阁下,我们现在最需要的扶持是报方面的扶持。要知道,我们跟任何人合作,都不知道对方的真正底细。阿斯公司把我们的电池弄去干什么,为什么要那么大量,为什么市场上始终看不见这些电池,我们始终也不明白。

    其他来跟我们合作或者是暗中来害我们的公司,我们也不知道人家是干什么的。所以我们急需世界经济报,需要世界的发展方向。就像这次我们抛售美元的事,如果总统方面能够提供报,我们断不会让zhèng fǔ如此狼狈。”

    内阁高官连连点头。

    他知道玉生辉他们说得非常正确。

    玉生辉这时的行为,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经济行为,而是达到了政治的高度。

    玉生辉他们只是从国外转移了一下财产,就让世界上50%的国家破产。

    华夏虽然不到破产程度,或者说因为社会构成的原因,不会宣布说自己破产,但是也确实给弄得狼狈不堪。

    假如他们当初答应跟玉生辉合作,让玉生辉跟他们事先透个信儿,他们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焦头烂额。

    连总统的弟弟都连连点头。

    玉生辉当初可是要把这上万亿美元白白送给他们的,可是他们居然把玉生辉给推了出去!

    这得多白痴的人能干出这种傻事!

    于是两边说好,内阁高官回去协调官方的报机构跟玉生辉的手下合作,总统的弟弟回去协调家族的内部报组织跟玉生辉的组织通报消息。

    两个人都得到了大利。

    其实这比内阁高官原来以为能弄到玉生辉的物资使用权对zhèng fǔ的帮助更大。

    内阁高官心里一阵狂喜,自己这次来真是立了大功。

    剩下的事就简单了,就是砍价。

    冼鹏首先说:“我们本来要好好发展一下,提高民族工业的水平,可惜这个工业园区的事始终没能批下来。现在这个政策方面是不是――”

    内阁高官马上点头:“很快就会有政策扶持!”

    原来,这个工业园区其实只是个笼统的叫法,其实从县里,到省里,再到国家级的,说法都不相同。

    但是,审批级别也不相同。

    可是,优惠政策当然更加不同!

    既然总统的特使都答应了,那可跟当初玉生辉他们要在县里批块地盖个仓库xìng质有本质不同。

    然后,冼鹏又说:“我们以后打算把我们的电池销售的重心转移到国内来,这对国内的相关行业肯定是个推动。那么这个政策方面,是不是也应该有个倾斜?”

    这下内阁高官有点儿jǐng惕了:“转移到国内来?这种事zhèng fǔ当然同意,而且大力支持,只是,你们这个力度会达到多大?资金方面,怎么解决?对相关行业的冲击会达到什么程度?”

    就像前面说的,玉生辉他们的行为都实在太大,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经济行为,而是达到了政治的高度。

    玉生辉打个喷嚏,zhèng fǔ就要重感冒,实在受不了,不由官方不jǐng惕。

    玉生辉说:“我们的电池生产是大型电池一个月30万块,手机电池你看到了,就是一个月能占领半个国内市场。我们不会不给同行活路,我们自己也是让阿斯公司得连滚带爬的,如果不是为了得到资金和安全的保证,我们也不会这么拚命生产。如果我们能够得到政策方面的保证,我们现在停产让别人追赶上来都行。”

    高官对玉生辉他们的态度十分满意,本来要在回去之后给玉生辉下个小绊子的想法也变淡了。

    然后又是一些关于征税多少,减免时间长短的讨论,这都是冼鹏的强项。

    内阁高官对于这些东西也不是感兴趣,他让手下把冼鹏的文件接过来,这个回去交给手下就行了。

    反正上面定下来了,下面的工作人员就是觉得国家吃亏,也得照办,基本没有讨论的余地,当然也不会有变化的可能。

    那些跟高官勾结的家族公司都能享受这个待遇,玉生辉也跟着享受一下,也没什么不可以。

    越往后说,玉生辉就越满意,高官显得有些累了,有点儿要走的架势。

    玉生辉还要说什么,总统的弟弟朝他做手势,示意他不必着急,来rì方长。

    玉生辉半信半疑地点点头。

    内阁高官站起来,玉生辉赶快跟上,往外送长官。

    冼鹏急忙掏出一个本子,拿到内阁高官面前说:“这是一点儿小意思,不成敬意。”

    内阁高官立刻板起脸:“什么意思?这是什么违法的行为吧?”

    冼鹏吓了一跳,他朝总统的弟弟看看,总统的弟弟也紧张起来。

    冼鹏硬着头皮说:“不是什么违法,只是一点儿方便条件。我们公司有一座别墅,比较宽敞,如果阁下什么时候有空,可以过去休息一下。”

    内阁长官半信半疑地接过冼鹏手里的本子,打开一看,里面是别墅的房契。

    他一看那个面积就知道,这个别墅没有1000万下不来。

    内阁长官还在犹豫,玉生辉赶快说:“这个别墅价值2500万,登记在我的名下,不过我们也没机会到那儿去,只能放在那儿等着增值。”

    内阁长官的心里“咕咚”一声,好大的手笔!

    玉生辉又说:“就是位置不太好。”

    内阁长官刚刚露出的喜sè立刻收回去了。

    玉生辉说:“这个别墅是在海上市,不是在燕京,有点儿不方便。”

    内阁长官立刻转怒为喜:“你不知道吗?我们冬天都要到海上去渡假,chūn节都不在燕京过!小伙子,你真需要跟上层好好沟通沟通了。”

    玉生辉当然也会拍马,只是技巧不足,不会掌握火候和时机。

    这时他当然知道他得赶快补上一记:“这不是以前没机会嘛,以后就能多向阁下请教了,只是怕阁下不给机会。”

    “好好好,小伙子,知道学习就好!”

    到了这时,双方的关系才算正式定下来。

    内阁长官暗算玉生辉的危险总算在无人知晓的况下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玉生辉和冼鹏故意等着内阁长官先走了一步,这才把一张纸塞到总统的弟弟手里。

    总统的弟弟心想,这什么玩意儿,不像是别墅的房契了。

    他打开一看,原来是一张手机电池的提货单。

    他一看后面的金额,原来上面写着5000万。

    他的心也不“咕咚”一声。

    玉生辉做事十分大方,他对钱没有概念,所以算得上是挥金如土。

    这样做的结果当然是所有跟他打交道的人都十分感激。

    总统的弟弟在家族里边其实没有太高的地位,他年纪太小,所以在官方没有份,只能给家族公司办一点儿事。

    这样,他尽管可以秘密传达一些消息,但是其实没有决定权。

    玉生辉一次就给了他这么多的钱,对他来说,也是大数目。

    总统的弟弟急忙说:“那多联系,给你这个号,以后就打这个。”

    说着,他说了一个手机号。

    看到玉生辉发愣,他说:“上次那个是家族的办公用的,这个是我女朋友的。找到她就能找到我。”

    玉生辉立刻傻了。

    他知道,这些公子哥儿平时换女朋友比换手机快,可能一次就弄两三个,大概没进去就泄了,连脸都没看清。

    把这么重要的事交给女朋友,这行吗?

    总统的弟弟看到玉生辉的表,知道他在想什么。

    他苦笑着说:“这个是家族给定的,必须结婚的那种。我也玩儿到时间了,家族给定了结婚的rì期,所以这个号能用。”

    玉生辉又是一愣,总统的弟弟苦笑着说:“跟左丹露没法比,不过人还不错,我们这种家族,只能这样了。”

    玉生辉也不懂,但是不懂也只能点头。

    这时内阁长官大声说:“小林哪,你快一点儿吧!”

    内阁长官当然知道他们在后面嘀咕什么,他是故意给别人留下说私房话的时间。

    这就是政治了。

    可是,这种事只能走个大致场面,太过分了就不行了。

    总统的弟弟急急忙忙地向前跑,玉生辉他们也跟上去。

    到了前面,jǐng卫局的卫士就把两边封锁了,只有玉生辉和冼鹏能靠近。

    内阁高官是坐着秘密飞机来的,玉生辉有机场,所以人家立刻给利用上了。

    内阁高官脸上的兴奋劲儿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又换上公事公办的样子。

    ――――

    请收藏支持一下我,保证每天3次更新,书荒的时候能做个调剂

    ;

重要声明:小说《外星垃圾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