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南棒和汉奸的合谋

    南棒的星星公司把玉生辉的公司给告了,说他们侵犯他们的专利技术。

    玉生辉公司的律师当然不能说玉生辉的技术是偷外星人的,不是偷南棒的。

    而且,即使是玉生辉公司的法律顾问也不知道玉生辉的技术的真实来源,因为这在玉生辉的公司里边也是绝密,只有几个人知道。

    唯一对玉生辉公司的一年不用充电的电池技术有更深入的了解的是世界第一财团的阿斯公司。

    可是阿斯公司可不想把他们发现的划时代的能源技术跟南棒分享。

    但是,法官却和南棒律师一起迫玉生辉公司的律师说出他们的技术细节。

    军哥说:“南棒够狡猾的啊!当场就问技术报啊!就算他们官司输了,他们也落了便宜了。”

    玉生辉皱着眉头问:“总统不是说能把这个法官换下去吗?怎么还是他呀?”

    左丹露说:“总统说了,他们在高法的力量不够,没能及时把这个法官换下去。他们说,让咱们自己先对付着,如果实在不行,等到二审时候,他们可以保证换成法官。”

    玉生辉说:“总统也够没用的,除了军队在他手里,别的重要部门他全都说了不算,这总统当得真够没劲的。”

    军哥说:“那么多的特种部队干嘛吃的,灭了他们不就得了!”

    玉生辉也说:“不知道他整天想什么,大概是等着人家选择自然老死的死法。”

    3个人都乐了。

    这时玉生辉公司的律师就不像他们看闹的人这么轻松,他皱着眉头,看看旁边的助手。

    助手把一份材料递到他面前。

    玉生辉公司的律师说:“我们公司的电池是不充电的,你们的电池是充电的,我们怎么会侵犯你们的专利,这完全是两码事嘛!”

    南棒的律师当然不会这么放过他,南棒的律师紧盯着他说:“你们的电池虽然不用充电,可是对电力的保存技术却是侵犯我们的专利的。”

    法官跟着补充说:“被告必须举出反证,否则就证明你们侵权成立。”

    玉生辉公司的律师是冼鹏从国内法律界找的专门打技术官司的著名律师,他当然知道对方在打什么主意。

    但是这时他战场环境严重不利,法官帮助人家说话,根本不讲公平。

    他如果不回答对方的问话,法官会判他渺视法庭,把他驱逐出去。

    如果他不能在法**为自己公司辩护,那么公司就得败诉,就得赔偿人家损失了。

    而且,这时玉生辉他们得到报,星星公司最后要搞垮玉生辉的公司。

    玉生辉公司的律师左右为难,一时说不出话来。

    玉生辉急忙对军哥说:“告诉他们,是用新材料保存电力的。根本不是传统材料。”

    军哥一愣:“那不是暴露了咱们的秘密?”

    “先这么说!”

    军哥马上摁下旁边通讯装置的按钮,让律师的助手把玉生辉的话告诉律师。

    律师的助手耳朵里边插着耳机,可以随时得到后方的指示,在法庭外面的军哥他们的窃听汽车,那就是个小型的电视台,可以来回切换通话。

    自从玉生辉得到了外星人的技术,不但他们公司的技术突飞猛进,连使用技术的观点都与众不同,十分先进。

    这样,玉生辉的律师他们得到了后方的强大支持,完全不怕南棒的jiān计。

    律师当然也想到了军哥的想法,但是这时他已经让法官接连催促几次,再不回答问题,就要被赶出法庭。

    他没有办法,只好按照玉生辉的命令回答。

    南棒的技术顾问赶快把这一点记录下来,这时他们才真正知道,原来玉生辉的不用充电的电池里边有自己的秘密,难怪他们的研究没有进展,没法模仿。

    而在下面旁听的那些记者也赶快记录,原来生辉公司的电池有新的发明,是有新材料,不是传统技术。

    这是比外国人强的地方,华人记者心里涌出一股自豪感。

    南棒马上追问:“那是什么新材料?”

    玉生辉公司的律师心里一阵厌恶,这简直是明抢,你干脆问我们存折密码得了!

    但是这时法官又帮助南棒追问,玉生辉公司的律师又不说话了。

    玉生辉在这边马上说:“这是从深海提炼出的一种材料,含量十分稀少。”

    军哥问:“深海?!”

    但是他明知道这肯定不是,于是马上转达出去。

    玉生辉公司的律师接到命令,心想,这是那个不懂技术的笨蛋,你们这是在泄密!

    怎么能把这么重要的东西说出来呢?

    可是南棒却如获至宝,赶快记录下来。

    而其他别有用心的人也早就竖起耳朵在听着,听到这个消息,赶快向国外传递报。

    南棒这时又说:“这都是胡说八道。你们明明是在窃取我们公司的技术,你以为只要把事往别处扯,就掩盖事实吗?什么深海技术,完全是胡说。到底是什么材料?”

    玉生辉说:“是南太平洋的特产,需要由土著人潜水打捞,然后由阿斯公司的飞机运来,所以特别昂贵。”

    律师在那边听到命令恨得咬牙切齿。

    但是军哥命令说:“赶快说,这是命令!”

    律师于是重复了一遍,他气得满脸通红,这引起了南棒的特别注意。

    法庭外面的很多人已经迅速把这条特别消息传递回自己公司的总部,无数的企业报机构立刻分析玉生辉公司的律师的话透露出的信息。

    很快所有人都得出一个结论,公司的律师说的那个地方,在南太平洋东边的一个群岛旁边,那些地方是阿斯公司的市场范围。

    除了阿斯公司会偶而卖给当地的渔民一些捕鱼工具,没人到那个又穷又破的地方去。

    事是极其明显的,阿斯公司偶然中发现那个地方的深海物质有一种特别的xìng能,于是出售给生辉公司,而生辉公司则用它制造出了不用充电的电池。

    无数的飞机和船只立刻向那个地方驶去,然后大量技术人员跳下深海,开始挖出成片的深海泥。

    但是,只几天功夫,这些人就觉得浑不适,发烧,恶心,头发脱落,全无力。

    这其中星星公司投入的力量最大,去的人员也最多,当然损失也最大。

    星星公司的技术研发部门的人全部投入对这项技术的研究,所以差不多全体都得了这种怪病。

    军哥觉得奇怪地问:“你说的那个地方到底有什么?”

    “当然有好东西。绝对富集能量。”

    “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F国在那儿试验过氢弹。那儿的东西肯定保存着大量的能量。”

    军哥立刻咧了嘴。

    法庭休庭之后,从法庭回来的律师跟玉生辉他们大吵了一通,玉生辉笑着把他们的故事讲给律师听,律师苦笑着说:“这可是要命的东西呀!”

    玉生辉说:“活该,要抢人家东西不得付点儿代价!咱总不能就这么让他们把咱们的东西白白抢走吧!”

    这下律师也明白了玉生辉的办法,对方如果再无耻地追问他们的技术细节,就对他们胡说八道,故意误导他们。

    ――――

    这时阿斯公司通知玉生辉他们,他们要动手了。

    玉生辉觉得奇怪,他们在国外怎么对星星公司动手呢?

    可是,到了中午,一向稳重的冼鹏突然冲进玉生辉的办公室,大声喊道:“快看电视!”

    玉生辉马上打开电视,冼鹏换到财经频道,立刻出现了记者激动的报道。

    原来,从当天早晨纽约交易所开门开始,星星公司的股票被大量抛出,连股票带期货,不要钱似的被狂抛出来。

    这股抛售浪cháo迅速蔓延到整个欧美、R国,甚至是南棒本土。

    星星公司的股份迅速跌到连废纸都不如的地步。

    玉生辉对这些业务完全不熟悉,他惊讶地问冼鹏:“这是怎么回事?”

    冼鹏激动地说:“星星公司完了!这当然是阿斯公司在打压他们!”

    冼鹏飞快地心算了一遍,然后吃惊地说:“总共调动了星星公司20倍的资金!这不是一个阿斯公司的行为,从时间上来看,这是按照一个统一的时间一起行动的,阿斯公司的能量真大!”

    玉生辉冷冷地说:“我都说过了,那天阿斯公司的总经理对我说,世界500强其实都是他们一家控制的。”

    “可是,星星公司这么大的公司,一个上午就完了!”

    其实,这倒不完全是因为玉生辉在跟星星公司对抗,引起阿斯公司这么大的反应。

    阿斯公司是一家M国公司,M国人一向是世界老大自居。

    以前R国的汽车占据了M国50%的市场,已经让他们十分不爽。

    恰逢经济危机,他们终于找到机会,干掉了R国汽车。

    现在星星公司抢占了智能手机的大部分市场,M国人当然不痛快。

    现在正是一个消灭它的机会。

    可是,打垮星星公司,也是他们的全球战略的一部分。

    这其中更深远的目的,它的消灭对象,恰恰就是玉生辉本人。

    ――――

    请收藏支持一下我,保证每天3次更新,书荒的时候能做个调剂

    ;

重要声明:小说《外星垃圾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