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巧骗世界第一财团

    所有人都愣了,左丹露问:“咱们的公司让人家起诉了,银行帐户让人家冻结了,工资都开不出去了,你倒说这是老天爷在帮咱们?你发烧?”

    玉生辉说:“我倒觉得,冼叔叔说得对――”

    现在玉生辉和左丹露已经管冼鹏叫冼叔叔,因为他们两个虽然是公司的老板,可是,其实他们两个是整个公司年纪最小的。

    这些公司的高层,随便那个都是他们的叔叔辈、爷爷辈,他们两个看见人家就觉得跟人家大呼小叫的实在心里难受。

    所以玉生辉和左丹露在公司里边平时都不叫部下的职务,叫他们叔叔什么的。

    玉生辉接着说道:“当初咱们确实是没有一个真正的发展方向,现在咱们必须寻找机会,摆脱其他公司对咱们的束缚。

    过去咱们把钱全都存到国外,是害怕司徒家族把咱们的银行帐户冻结了。现在咱们的钱又全都在国外,在阿斯公司手里控制着,这是走了孙悟空又来了个猴儿。既然这次咱们在国内的帐户让人家冻结了,咱们正好可以有借口让阿斯公司把咱们的钱全都汇回来,不在他们的控制范围之下。”

    其他人听了慢慢点头。

    左丹露说:“可是,那样咱们的根本问题还是没有解决啊!咱们的官司怎么办?”

    “没什么,反正星星公司又不是阿斯公司,他们又不能把咱们的技术弄走,咱们的产品销售又不受太大影响,那咱们就不用那么怕他们,咱们的rì子还照样过。”

    冼鹏说:“可是这只是解决了大方向问题,具体问题还是没有解决。从国外汇回来的钱还是到不了咱们手里,银行帐户让人家冻结了,汇进去的钱越多,咱们的损失越大。”

    玉生辉邪邪地一笑:“哎呀,冼叔叔,你可真是个好人哪!谁说要守法买卖外汇了!让阿斯公司从地下钱庄把钱汇进来,咱们去取现金。跟阿斯公司说,就说咱们要打官司,要给当官的行贿,公司又周转不开,让他们尽量多汇钱。最好把国外帐户上的钱全都弄回来才好呢!”

    冼鹏也觉得自己好笑,其实他也不是完全没用过地下钱庄转帐的办法,在华夏的国内市场上,不可能有完全合法的经营,因为根本没有那种合法的环境。

    但是冼鹏又说:“可是,弄那么多现金,咱们存在那儿啊?大量的现金存进银行,银行方面肯定察觉。银行不是在司徒家族手里,就是在向家手里控制着。到时咱们不还是把钱送到人家手里去了?”

    “哎哟,干嘛存银行啊?有这一次我就够了,还来?把钱放到后面的山洞里边藏起来。要是觉得不合算,就――对,换成金条。对了,给当官的送礼送金条他们准高兴?黄澄澄一堆。要是觉得不好看,就送点儿金首饰,又不通过银行,当官的受贿准高兴。”

    冼鹏立刻同意:“对了,这是个好办法!我听说要是能送个纯金的财神,有的当官的特别高兴,比送现金还高兴呢!”

    玉生辉想了一下:“纯金的财神?那得多大个儿啊!对了,那么大的家伙,他又不知道,咱们把财神肚子掏空了,少送点儿金子,咱们比较占便宜。”

    冼鹏白了他一眼:“你当人家当官的傻呀?人家摆弄黄金比你见过的都多,人家一掂量就知道里边少了东西。”

    “那就在里边再塞点儿别的东西,塞点儿烂泥什么的。”

    冼鹏一看这个小老板的小孩儿脾气又开始犯了,转过向外就走,不听他胡说八道了。

    其他人也赶快散伙,没人听玉生辉接着胡说。

    玉生辉十分生气:“哎,别走哇!领导讲话还没完呢!”

    ――――

    没有一个部下肯听领导讲话,这让领导十分郁闷。

    玉生辉一个人坐着无聊,就到山谷里边的秘密工厂去看西门教授和易师傅他们。

    虽然说山洞里边特别保密,可是毕竟山洞里边不比外面的房子,在里边呆着可不是什么舒服的事

    玉生辉惦记着那些在山洞里边工厂的人,总想给他们改善一下工作条件,可是始终没有机会,因为现在跟敌对的大势力对抗正是激烈的时候。

    他心里很内疚,总想做点儿什么表示表示,所以有空就过来转悠转悠,至少自己心里能舒服一点儿。

    可是,等到他真正看到了西门教授的时候,他不一惊:“教授,你的头发怎么都白了!”

    西门教授一愣:“我的头发原来不就是白的吗?”

    玉生辉不敢说话。

    其实,西门教授原来有白头发,可是还是有一半儿的黑头发。

    但是现在西门教授已经是白发胜雪了,这都是最近累的。

    玉生辉心里一酸,眼泪几乎掉下来。

    西门教授那么一个有名的科学家,连钱都不要,跟着自己这么个破公司在深山里边,每天没rì没夜地工作,对人家多不公平。

    西门教授那是在用追求科学发现的jīng神驱动体超负荷运转,他的体力透支极大,时间再长一点儿,他的体肯定完了。

    玉生辉愣了半天,想起自己的那些培元丹早就给大家吃完了,再也没有其他丹药可以用。

    这样他只能这么看着这些科学家和国家级工人这么慢慢地走向衰老,甚至是到那边去。

    玉生辉忽然想到,自己应该再配一些丹药。

    他自己是修炼出功能的人,他师门的丹药肯定是有效的东西,不比市场上那些用化肥催的、又偷工减料的东西。

    玉生辉把自己从外星人那儿弄到的新的资料交给西门教授,然后悄悄出来。

    他回到山上的房子里,赶快把过去存的药材找出来。

    左丹露的妈妈看到他摆弄东西,也过来帮忙。

    玉生辉看到左丹露的妈妈,也觉得她好像老了很多。

    让左丹露的妈妈跟着自己到山上受苦,也是让玉生辉很不舒服的事

    玉生辉要赶快弄出丹药,让这些人尽量体强壮一点儿。

    他突然想到,既然自己在这边的修炼都没有在外星人那边快,那么外星人那边的丹药是不是应该比在这边更有效?

    外星人那边的植物应当有同样的药xìng,能够达到跟地球上的植物同样的效果,也能炼制丹药。

    那么,如果他在外星人那边弄一个植物园,也种植有药效的草药,就能炼制更有效的丹药。

    他进一步想到,如果搞了植物园,是不是同样能够种植那种酿酒的果子?

    这一下,连生活带长寿,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

    又过了几天,法庭开庭了,玉生辉他们只好到法庭应诉。

    星星公司把最近风头最劲的本土长效电池给告了,这在华夏引起了不少的轰动。

    所以那些特别关心新式手机电池和唯恐天下不乱的记者纷纷到法庭旁听、转播。

    但是这些采访都要在过后播出,所以玉生辉他们要想看到审判过程,他们还是让军哥的人在人群中用小型间谍器材进行监控,玉生辉他们自己坐在公司里边看着现场直播。

    等到法庭正式开庭,玉生辉和旁边的军哥、左丹露,一看对方的阵势,全都傻了。

    原来对方派出了10个人的大律师团,又有20人的技术顾问团,浩浩,光是资料就用拉杆箱装了4箱。

    旁听的记者们看了都惊呼起来。

    再看玉生辉他们这边,只有一个律师一个助手而已。

    那些在暗中保护安全的军哥的人还不能算是正式的助手。

    华人记者们都觉得有些悲观,不敢说话了。

    星星公司的人自己觉得在气势上占了上风,肯定是能赢定官司,所以表就显得很得意。

    法庭一开庭,法官让星星公司提出他们的主张,星星公司的人提出,生辉公司的电池侵犯了他们的专利技术,一共有1、2、3、4等等几点,然后是生辉公司的电池十分危险,存在严重安全隐患,必须停止生产,等等等等。

    最后又是一系列的赔偿要求,又是多少条。

    他们说完这些,法**鸦雀无声,大概这些可怕的名词把那些记者全都镇住了,外国公司太专业了,一看就是国内的山寨公司不能相比的。

    这时,轮到生辉公司的法律顾问说话。

    他说:“首先,起诉书十分荒唐。如果说生辉侵犯星星公司的专利,也许你们有权提出起诉,可是,生辉公司的电池存在安全隐患,这也轮到你们起诉?你们是华夏环保局的代表还是安全生产办公室的?”

    记者们立刻哈哈大笑起来。

    很快进入双方举证阶段,星星公司的代表说:“你们侵犯本公司专利是不容置疑的。比如说,你们电池保存电力的方法就是本公司发明的,你们必须举出相反例证,否则你们就是侵权。”

    军哥说:“口供?”

    法官却说:“被告必须回答问题,否则将以渺视法庭罪把你们驱逐出去。”

    ――――

    请收藏支持一下我,保证每天3次更新,书荒的时候能做个调剂

重要声明:小说《外星垃圾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