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色诱

    玉生辉发现左丹露今天净说一些很过界的话,已经不是暧昧,而是相当露骨了。

    过去她虽然也跟玉生辉开玩笑,可是她十分注意分寸,很少涉及男女的事

    玉生辉暗暗觉得左丹露什么地方不对。

    不过,他现在跟左丹露最多也就是普通朋友关系,他可不奢望跟她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

    可是,左丹露似乎根本不加掩饰,差不多已经是直截了当要干什么了。

    玉生辉自己知道自己是什么份,他可不希望自己又自作多,让人家笑话。

    他装作没听出来,还是用一般口气跟左丹露开玩笑。

    于是玉生辉说:“你不住这儿也不行啊,天都这么晚了,你总不能半夜还开车吧!”

    左丹露忽然发现了一个问题:“你家这么远,我开车走了这么长时间,你是怎么到燕京的,我总觉得你说到就到了,快得不得了!”

    玉生辉岔开话题说:“有你的圣旨,当然能有多快就跑多快了。”

    左丹露默默地点点头。

    玉生辉看到左丹露表不对,急忙又岔开话题说:“茅舍简陋,还请仙子不要嫌弃,请将就着在这把破椅子上坐下休息一下。”

    左丹露叹了一口气:“唉,你干嘛不到燕京去,咱们本来能有大房子住的,西山的别墅咱们现在也买得起。”

    玉生辉笑着说:“燕京很危险,我还是回农村去吧!”

    这本来是从电影里边来的话,是开玩笑的,左丹露却想起了心事,觉得十分难过。

    玉生辉看到她的表又不对了,赶快笑着说:“我是修行的人,要在这儿修炼,上燕京去能行吗?你没觉得这儿的空气比燕京强10倍吗?”

    左丹露勉强笑着点点头。

    玉生辉强调说:“是真的!不认识你之前,我不是就在这儿生活吗?”

    左丹露默默地点点头。

    她朝四周看看,伸了个懒腰说:“哎呀,我本来想一到这儿就跟你干点儿什么的,没想到全都酸疼,一动都不想动了。”

    玉生辉低头看看左丹露,左丹露说:“怎么的,要给我按摩按摩?”

    玉生辉笑了一下:“美得你。”

    说完,他转出去,拿来了一个雪白的茶杯,还拿着一个黑sè的小药丸。

    左丹露问:“这是什么?迷.jiān药?”

    “是啊,吃完就开始快活了。”

    左丹露笑着说:“要是你给我的,我就吃。”

    说着,她一把抢过药丸,放进嘴里。

    玉生辉很认真地看着她把药吃了,这才把茶杯放到一边。

    左丹露说:“为什么茶杯没那么破?”

    玉生辉说:“咱好歹也是百万富翁了,怎么也得有点儿改善的地方啊!”

    “你把整个房子都改善一下,我以后跟你在这儿住一辈子好不好?”

    玉生辉叹了一口气:“唉,行了,可别再说这些话了,再说我就当真了。我还不知道我是谁吗?我一个乡巴佬,怎么配得上你。跟朋友开玩笑要有个限度,你这么和我说话,很残忍。”

    左丹露低下头说:“对不起,我过去真是太对不起你了。我这次是来补偿你的。想要我吗?”

    玉生辉皱着眉头说:“不想,我能和你做个好朋友已经很满足了。”

    “你很恨我吧!”

    “我干嘛要恨你?”

    左丹露慢慢站起来,抱住玉生辉,她低声说道:“你这个人不正常。我为了自己的目的,那么害你,让你为了我出生入死的,你居然能笑得出来!”

    玉生辉叹了一口气:“酒不醉人人自醉,sè不迷人人自迷。是我自己愿意的,怎么能怪别人。别人什么都没干,那些sè鬼自己好sè,自己要讨好人家,有什么后果当然也应该自己承担。”

    左丹露揪起玉生辉的衣服盖住自己的脸:“很奇怪,那么多人都要跟我上,我都没把人家怎么样,你对我这么好,我却这么害你。我都不知道我这是怎么回事。”

    玉生辉又叹了一口气:“你到底怎么了?今天怎么说这些?”

    左丹露站直子,在屋子里边转悠了一圈儿,忽然说:“哎哟,我上一点儿不疼了!”

    “咱们专门练这个的,连点儿强健体的药都没有,不是太丢人了吗?”

    左丹露又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说:“哎呀,舒服死了,我想洗个澡,有地方吗?”

    “切,当咱们这儿真那么落后啊,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

    左丹露说:“把包儿拿着。”

    玉生辉拿起她的包儿,带着她向后面走去。

    到了后面的房间,左丹露惊叫起来:“不错嘛!”

    原来,和她想象中黑乎乎的破房子不同,后面有一间专门的浴室。

    虽然不是瓷砖铺的,可是四周却是用白sè的木板修得整整齐齐的,相当整洁。

    玉生辉得意地说:“好歹咱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猜猜,有水之后会有什么惊喜?”

    “什么惊喜?”

    “我把那些感应能的能量块儿装在这儿了,屋子是恒温的,只要你想一下,水温就会自动变化。”

    “真的?!”

    “那当然,全宇宙最领先科技,是玩儿的吗?”

    “你去拿衣服,咱们两个一起洗。”

    “去,别拿人开心行不行!”

    “我是当真的,快去拿换洗衣服!”

    玉生辉瞪了左丹露一眼,转出去了。

    左丹露从包儿里拿出浴巾,浴液,然后到门口把包儿扔给玉生辉:“胆小鬼,不来算了,我给你买了好东西,自己去看。”

    玉生辉觉得奇怪,只好拿着包儿回到前面的屋子。

    他打开包儿一看,原来里边是一堆黄碟,还有成包的安全.,避孕药,还有伟哥之类的药。

    玉生辉这才觉得,这次左丹露是当真的。

    他愣了半晌,拿出一张光碟放进电脑。

    他正看着的时候,左丹露回来了。

    她上散发出浓烈的香味,只裹着半个子的浴巾下面露出雪白的大腿。

    玉生辉不看得心旌摇动。

    左丹露来到玉生辉边,忽然说:“你告诉我实话,你是不是催眠过我?”

    ――――

    看过这本书的请收藏支持一下我,保证每天3次更新,书荒的时候能做个调剂

    ;

重要声明:小说《外星垃圾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