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6章 先驱

    这些自称为先驱者的人,已经慢慢从完全崇拜虚无缥缈的神,慢慢开始信仰着能够看得见摸得着的现实,不再是那种只活在虚幻的赞美诗当中,成为空谈者,而是更加注重现实,有一些已经开始慢慢地信仰陛下,信仰林天了……

    这些人最主要的特种,就是时刻佩戴着一个标记。这个标记其实就是林天一脉系统出产的heroes符号。当然了,这些人不可能有这个荣幸得到林天这个真正的标记,但这并不妨碍这些家伙自己临摹出来……这只是机械的照搬而已,模仿出来的标记没有正品那种玄之又玄的感觉,很容易分得清楚,但这些人乐此不疲。

    落省,大军临时驻地。

    这里驻扎了2万皇家法师团,8万皇家护卫,更有30万以上的国防军战士,连骑兵这种强力兵种也不再少数。如此大规模的囤军,并且是在临近兽人帝国的西边,其目的不言而寓了,明显是准备对兽人用兵,给这个摇摇坠的帝国最后一击。

    这些军队实际上在这里已经集结和月余,冬天不适合行军,但在驻地参加必要的训练还是可以的。从种种迹象表明,陛下出征兽人的决心早已经下了,现在就等时机成熟而已。

    这一,林天正在与各位将领讨论出征事宜,大营外却风尘仆仆地来了几个人,直接就要闯进来。忠诚的守卫将领把他们拦了下来,不过在看到这些男女口的特殊标记后,马上给予放行。因为这是陛下亲信追随者的专用标记,伪造不了的……当然。预先的通报还是要的!

    “哦!你们来这里干什么?我不记得我有发布过这份调令……”林天玩味地看着眼前的这三位,都是自己的追随者:萨尔、胡霜和胡晴。

    其中的两个女人。一脸无奈,看形是没办法来的……

    萨尔急切地说道:“主人,我听说您要对兽人帝国用兵,可是为何所有的部队都有任务,独独我们兽人军团,却要被调往北部行省?”

    林天淡淡地问道:“你觉得这是为什么呢?”

    “……”萨尔直接被这句话给噎到了:“看来主人对我们兽人军团,还是不放心啊!”他无力道。

    “我对你手中15万兽人军团的战斗力,绝对有信心!也不怀疑他们的忠诚。因为在对亡灵一战中,他们表现的足够好!”

    林天也是无奈地说道:“可是原因相信你也很清楚。如果是对任何一族用兵,我都可以放心地用你们,当先锋都行。可独独攻打兽人帝国不同……”

    他站起来,一只手敲了敲地图上代表兽人帝国的那块:“这里是你们的祖国,甚至还有很多你们的亲人。别说我怀不够宽广,就算是换了任何人,都不得不犹豫,即便作为他们首领的你自己,又敢保证15万人里。就没人有其他想法?万一临阵倒戈了怎么办?”

    “不!不会的陛下!您是兽神的使者,我亲自触碰到神的旨意,我相信你绝对不会太过为难兽族的,我坚信……”萨尔眼带狂地说。

    “可是……我可能要让你失望了。我不否认你之前所说的。但在这之前,我是一名人类,我是大陆上所有人族的王!你说我不会太过为难兽族。但你知不知道,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此次大军的行动目的。不适合你们兽人军团参加!”

    他无奈但又温和地拍了拍萨尔的肩膀:“我能理解你的心。但是大军出动两军对垒,没有不死人的。让你们去屠杀自己原来的同胞。甚至又可能要对普通平民下手,我不忍……所以我考虑再三,还是把你们排除在名单之外了!”

    “您刚才说,有可能会对平民下手?”

    霜儿急切地追问道。她和晴儿都是林天的女人,当然一切以林天为住,但这就如同夫家和娘家的关系,夹在中间,帮那边都不好做人!这次林天因为考虑她们的感受,不想让她们的手上沾上原来同胞的鲜血,所以直接将两女调往后方。可是后来被萨尔劝动,一起来这里找林天要个说法。

    本来她以为,这会是一次征服之战,任务的主要目的是消灭兽人帝国的抵抗军队,但现在从林天的口气中,一向聪明的胡霜,听出了一点不详的预兆……难道这次还会殃及到平民?

    林天苦笑了一声:“霜儿!我是该感叹你们善良呢?还是该说你们太过单纯呢?兽人和人类的战争,有哪一次不是有大量的平民被殃及?特别是兽人进攻时,他们可是不带军粮的,直接就以人类平民为粮食储备了。平民不会被殃及的事,是谁传输这种思想给你们的?”

    “可是人类是不会吃智慧生物的啊?夫君你的军队,也是有相当的后勤供应,那为什么还要殃及到平民?”胡霜也急了……

    “人类不同于未开化的野蛮,确实是不会以智慧生物为食的!不过战士们也是要吃饭的,在人类内战或防守战时,战线不长还可以补给过来。可是今次是要长途征战,国内的补给如何跟得上?即便跟得上,这单一的补给线很容易被兽人军队掐断,抱着妇人之仁,到时候必然要害死全军。所以我们只能以战养战!”林天依然是林天,不温不火。

    “以战养战?难道是要去屠杀平民?”

    “以战养战!这只是一个遮羞的说法而已。实际上就是从沿途的平民手上抢粮……甚至抢命!”

    “夫君,那能否约束一下战士们,抢粮时尽量不要伤及平民的命!我相信,只要能留下一条命,无望复仇的他们,是愿意归顺您的。”她还天真地阻止那可以预见到的屠杀……

    “抢粮和抢命,有区别吗?兽人是全民皆兵的种族,而且尚武成风,普通平民都有低级战士的能力。你以为他们会愿意乖乖地献出全家赖以生存的口粮?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你没有觉悟到的。这必然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战争!要么把他们打残了打怕了打服了,要么就是两败俱伤,没有中间任何的温和方式!”

    林天挥手制止了3个要说话的追随者:“我在最开始就可以预见到,这必然是一场充满血腥的征战。兽人千百年施加在其他种族上的血腥暴力,恐怕这一会,得让他们好好品尝一下了。这次我就是要顺昌逆亡,任何胆敢反抗胆敢耍心眼的,一律毫不留地剿杀……没有这种双手沾满血腥的觉悟,这个好斗成的种族不可能有丝毫妥协的机会。”

    “所有的智慧生物都有一个共同的特,那就是,只有你比他更狠了,他才会真正的害怕!这一会我要让兽人帝国土崩瓦解,不但是领土,包括所有的人口,都将成为人族的附庸……”

    “主人!您是想让全部的兽人都当您的奴隶吗?”萨尔有些悲愤地质问道,他自己是追随者,根本无力反抗盟约的约束,但要他眼睁睁地看着全体兽人都成了奴隶……这让他何以堪?

    “开始是!”他的主人如是说……

    “什么是开始是?那后来呢?”一直以胡霜马首是瞻的胡晴,这次也忍不住询问道。

    “开始,我们人类是征服者,按照大陆通用的规则,这是你们兽人最为认可的规则:征服者享受被征服者的一切,包括生命!所以,这次人类是征服者,所以兽人全都会变成奴隶!”

    “但是……兽人一直是将灾难强加给其他种族,这次也亲自品尝一下被征服的羞辱感,只有这样,才会让那些眼高于顶,只有血没有脑子的家伙彻底冷静下来,想想自己以前到底是凭什么?”

    “他们不事生产,物产低下,所以衷于掠夺他族,将“抢”作为体现自己价值的根本。这次我就是要让他们尝尝自己被抢的滋味。等他们彻底老实下来,我会让人给他们进行全民教育,教他们生产粮食,教他们知理,教他们知道和平的宝贵……最后才能让人族和兽族,都得到真正的和平。”

    “我的理念不需要你们去认可去接受,我只需要你们不干涉不阻止就行!所以为你们自己考虑,我把他你们调往后方,是希望你们不要让双手沾满同胞的鲜血!”

    “但是有一点你们放心,我也不喜欢无谓地屠杀,我只会做……我认为该做的!”林天落寞地笑了一下,摸了一下胡霜美丽的容颜:“杀人恶魔,我当最合适了,好歹我还可以打着为族人报仇的旗号。但你们不同,你们没有这个立场,一旦参与,会被原来的同胞视为背叛,背负一辈子的骂名!”

    “来人!”他大声对外面大喊道:“把这几个试图为兽族求的家伙,统统给我绑起来,送入大牢,什么时候大军凯旋了再放出来!”

    看着门外的侍卫轰然应诺,不由分说地将这3个慌了手脚的追随者,全部绑严实了并押送出去……他低声说道:“所以……你们不要怪我!”(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无敌之召唤千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