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2章 巨兽挽歌

    如果有人直接把你手臂上皮肤,活生生地撕开,然后把里面健康的肌和跟腱,一条条慢慢抽掉,最后向它们倒上硫酸,而且当时你是有知觉的,还无法阻止,会是怎么样的况?

    林天觉得,现在这些可怜的比蒙巨兽,就是这样的处境,否则以这些铁血的硬汉,普通的疼痛怎么可能让他们集体发出这样的痛号?……他在旁边看着都疼,于是他很好心地上前,补上了一击“牙突刺”……

    虽说这有落井下石的嫌疑,甚至他本就是这样想的……趁他病,要他命!战场上有什么问题吗?

    可是当他亲手解决了这头比蒙巨兽后,对方临时前那如释重负的表,还真让他有了一种,他确实是在做好事的错觉……当杀手自己都觉得自己可能是个好人的时候,他反而有点不好下手了,索领着火麒麟继续后撤了。

    几乎就是十几秒的时间,当“毁灭战歌”不再鼓后仅仅十数秒,所有的比蒙巨兽的双爪全部脱落,双臂全都耷拉了下来,虽然下肢依然可以行动,但这种来自灵魂的痛楚,让这些比蒙巨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取消变……这些战斗真的结束了,数十头巨兽变成了数十个材稍微高大点的大汉。

    也有例外,场上还剩下5头比蒙巨兽没有取消变,这显然是5名比蒙萨满,其中4名手臂同样废掉了,只不过萨满强大的精神力作用下,他们仍然可以保持巨兽状态,并且不是完全没有战斗能力……

    我们知道,没有哪首战歌是用手发动的,那些鼓的都是精神力。只不过刚才那波突如其来的灵魂痛楚,也让他们全部终止了自己的战歌。这从他们巨兽口中流淌的鲜血可以看出来,没一个好受的。

    最后这头就略**了!他几乎毫发无伤,双臂依然坚强有力,林天甚至奇怪地看着他,面不改色地一爪撕裂了一位,走位不够风的娜迦女王……

    很怪异的感觉,双方觉得这都很正常,太正常了,以至于过后林天在问自己,难道自己已经升华了,怎么看到自己的6阶士兵被干死,连半点反应都没有?后来他才恍然大悟,就如同败家男,几千万都败光了,谁还在乎这一点买红薯的钱?

    应该说,这是唯一一位没有获得“毁灭战歌”加成的巨兽,那他的份就呼之出了……他,显然就是“毁灭战歌”的发起者!

    从战场上这些比蒙的反应来看,应该是所有人都对“毁灭战歌”毫不知的,因为他们显然没有做好承担这份强加力量所必须付出的代价。这些初获如此恐怖破防力量的巨兽们,当时只是兴奋地嘶吼,然后对林天的部队进行毫不留地杀戮,何曾想到战歌停止之后,会是怎样的况?

    手臂上的疼痛仍在继续!看起来这双手臂虽然被废了,但好像神经系统依然还可以正常运作一样,甚至可能这些神经会更加敏感吧?林天不是当事人,一切都不得而知!但战场上短暂的平静,并没有持续太久……

    比蒙巨兽,陆战之王,天生就是风强大的代名词,就连死,都死得这么惊心动魄……

    当这些被痛苦折磨的强者,稍微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后,他们就已经起了杀心……

    杀人者人恒杀之!这些强者更是如此,他们从来都是在杀戮中度过的,更加不许自己如此脆弱。沉溺于力量的人,永远是会被力量所溺的。

    这双臂膀是他们力量的来源,是他们的武器,现在毁灭地失去了,不可能再度回到原地……

    他们不能憎恨尊贵的萨满,会发动如此歌,当然有其不得不发动的原因,这不需要他们这些战士来考虑,现在他们唯一要考虑的是,怎样死得更有尊严?

    很简单!作为战士,背对敌人死亡是耻辱,背后的创伤是耻辱,弱小是耻辱,偷生是耻辱!

    反之,前的伤口,就是战士最大的荣耀!

    这些战士,只是几个简单地眼神交流,就纷纷用脚将地上的残剑飞速踢了出去……

    如同排练好的剧本一样,他们纷纷被同胞踢出的断剑刺穿心脏……倒地死亡!

    如同一场大戏一般,几乎几秒钟就宣告收场了,但留给观众的却是,难言的震撼……林天只做了一件事,他挥手阻止了所有准备发动进攻的部下!

    无论怎么讲,无论他们是在进行怎样的战争,那些都是带有肮脏的政治目的的,但战士和军人的荣耀,是不容玷污的!或许他们仅仅是被洗脑的产物,或者他们从事的战争并不是正义的,但军人就是军人,是国家的利刃。怎么使用它们是国家领导的事,但怎样去战斗,却是战士的事!……

    至少,这些比蒙巨兽,无愧于战士之魂!(苦手在这里借地方重申一个观点,有些战争确实不是正义的,有些军人确实也会干出不少让人愤怒的事,但不能以偏盖全,所有死在战场上的战士,是有其信仰的,是值得尊敬的。有的时候我们去评论一场战争,你可以说它的政治目的有多么肮脏,但请至少不要去,侮辱这些铁血的战士。这也是我在本书中,一向坚持的观点。所以有人会说我伪善或者怎样?为什么还要同那些可恶的狼骑兵什么的啊?我从来都没有要同他们的意思,不论以前他们多么肮脏多么龌龊多么血腥多么暴力,但在战场上,他们是可以用英勇的牺牲,来诠释他们的战士之道的。不是同,只是简单地尊重!)

    12名地狱男爵(半数幻象),将剩下的这5头比蒙巨兽团团围住,虽然这些强大的比蒙萨满,依然还有战歌,可是,能配合他们的战士,却已经全数阵亡了,他们实际上已经翻不起什么浪来……

    其实这些地狱男爵,在系统的战力衡量中,是处于8阶9级巅峰状态的,按说实力还在之前战死的比蒙大萨满之上。但实际上呢,战斗力不是这么算的。

    如同炉石传说(暴雪新的卡牌类游戏,苦手最近玩得比较疯,在这里免费打广告)里,同样等级的怪,一个擅长搏的4费冰风雪人,4攻5血看着不错,人家上来一个同样4费的破法者,4攻3血肯定打不过你,但特效却顺便把你的队友一个打怪给沉默了……

    这跟现在的况有点象。战斗力评定都是9级,所以如果让比蒙大萨满跟一个地狱男爵单挑,那基本是在同一个量级的,但奈何原住民的强者,多半是传说级的英雄,他们战斗力摆在明面的同时,还有很多附加的能力。最典型的就是这个比蒙大萨满,人家多首超级战歌那不是盖的,特别是魔和空战歌,强悍的一米……

    所以有时候,战斗力不能完全用这个衡量,只能说是一个参考值。

    这些人没有选择当场自杀,却集体簇拥着唯一健全的那位萨满,从巨兽的形态恢复为人形,然后坐了下来……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林天懂了!这是在向自己发出谈判的邀请呢?轻敌不能有,但现在的况下,确实没有必要怕他们,那就去看看吧?

    “你们在等我?有什么话说?”他也没有矫,开门见山地问道。在他看来,这些所谓尊贵的比蒙萨满们,还没有之前的那些比蒙战士来得干脆……不会都在怕死吧?他私下撇了撇嘴!

    “我们不是在怕死!”

    看到林天到来,那位手臂健全的萨满(还是个年轻人)站了出来,首先回应了林天的不屑:“他们是战士,所以不用考虑任何东西,一死而已,死了也就一了百了,干净利落……我很羡慕,也希望跟他们一样可以求一死……但是我不能!”

    他刚从巨兽心态转换回来,赤*果着躯,却毫不以为意……却让周遭围拢上来的一票女英雄却步了!

    这位年轻的萨满,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那里有一个漂亮的印记:“因为我刚刚从大萨满哪里,获得了这个印记,所以现在,我是新任的比蒙大萨满。

    这位应该就是导致我们兽人帝国南、北军团,甚至是比蒙军团覆灭的元凶,林天陛下吧?幸会幸会!虽然我恨不得拔了你的皮……”

    “靠!不用这么坦率吧?我只是想求个生存而已,都是你们兽人在压着我打,其实我是无辜的!”林天也微微一笑,他现在也算是蛮腹黑了,这等程度的语言攻势,轻松就能接下来。

    “你是胜利者!胜利者不需要解释!我是失败者!失败者不许解释!

    ”年轻萨满……不,应该说是大萨满酷酷地回答道。

    “这句话我记下了,如果有可能,我会在你的墓志铭上,刻下这句话!”

    林天危险地眯起了眼睛!对方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不管怎样,不能让他拖着鼻子走,否则直接就陷入了对方的节奏之中了……

    “很遗憾,恐怕我不会死!因为我暂时还没有制定要死的计划!”

    这位有点小酷的新任萨满,微笑着说道:“我和我这四位萨满同胞,准备向您投降!”(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无敌之召唤千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