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还要打?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唐门二少 书名:九界逍遥游
    这声音中虽然蕴含着一丝霸气,但却婉转优美,十分的动听。听到这声音,“竹竿”和“矮冬瓜”双双抬起了头,“竹竿”朗声回答道:“回宫主的话,卑职以前心存叛意,只是因为卑职觉得历代宫主的遗言太不现实,不甘让神水宫就此沉寂在这海外荒岛,如今见到了神王,这才明白宫主并未骗我们。”

    “竹竿”的声音极为诚恳,但萧怀玉却对此不以为然。心想反正现在已经没了危险,你们要认老子做神王就认吧,老子才不管那么多,拿了极地之水就闪人。他收回了拳头,来到了律香津边,扶起了他。

    “这样最好!”那女人的声音再次传来,“不过,你也别以为出岛的时候到了,那少年是不是神王,还需本座亲自检验,你们两个带着律香津和拿少年进来吧!”

    萧怀玉听这神水宫宫主这样说,也不待他人带路,吹了一声口哨,丢下句“老子看美女去了!”扶着律香津便朝神水宫大走了去,全然不理会地上跪着的“竹竿”和“矮冬瓜”全都大惊失色。

    死人两前两后行了一壶茶时间,终于出了那柏树林,一座大庄园的轮廓出现在了眼前。目光越过庄园的围墙,萧怀玉注意到里面最高的建筑物只有丈余,但这并不影响庄园的雄伟气势,其连绵两、三里,把五、六个树林中串联在了一起的结构,本就显示出了它的不凡。

    庄园正对着萧怀玉所处的柏树林方向,是条青石路,青石路的尽头是庄园的大门,门梁上写着三个篆体的大字“神水宫”。神水宫的大门虽然敞开着,但一想到其中有个灵帝级别的高手,估计全天下间没人敢贸然闯入。

    萧怀玉目测了下自己与大门的距离,最多只有五丈远,面不敢色地,他扶着律香津大步朝大门走了去。他刚踏入神水宫的大门,神水宫里立即“嘭”地响起了一声,无数的火把绕着围墙亮了起来,眼前随即明亮。萧怀玉环顾了下周围,却见自己位于神水宫大厅外的广场上,广场约莫二十余丈见方,种着很多不知名的花草,时下虽然已经是深冬,但其中的部分仍旧开着花,显得甚为雅致。

    跟在萧怀玉后的“竹竿”和“矮冬瓜”一踏入大厅,立即单膝跪了下来,“竹竿”大声道:“蓝京、蓝拓已引导神王来到了神水宫,下步该怎么做,还望宫主指示!”

    他的话音刚落,天上立即飘落下数不清的花瓣。花瓣看起来甚为新鲜,而且还夹带着淡淡的馨香,显然才摘不久。在第一片花瓣落至地上时,清脆动听的一声从大门对面的那栋小楼里传了出来:“宫主驾到!”

    “我靠!这么大的排场!”萧怀玉听到这如同后宫宫女一般的吆喝,陡然想起了梁朝伟版绝代双骄,不由嘀咕出声:“这婆娘莫不是移花宫的邀月第二?”

    邀月是谁,律香津不知道,但他听出萧怀玉话中带刺,慌忙扯了他一下,小声道:“别说话,在神水宫谁敢对宫主不敬,就是犯了死罪!”

    律香津的话刚落音,最少二十余个蓝衣女子飞而出,他们分两排一落在地上,跪立在大道两旁,齐声道:“属下恭迎宫主、圣女!”

    直到这时,那大牌的神水宫宫主这才在两名蓝衣女子的搀扶下,缓缓移动着莲步,以连地上蚂蚁都都踩死的速度,走了出来。萧怀玉抬头望去,却见这女人约莫二十七八岁,白衣袭,如瀑长发散落在腰际,眉如新月,眼如明星,双颊红润如玉,纤腰把手可握,该凹的地方凹着,该凸的地方凸着,典型一副林妹妹的模样,哪里像什么让神王级别的“竹竿”和“矮冬瓜”都害怕的神水宫宫主。

    在神水宫宫主白冰的后,是一个与她同样装束的年轻女子,这女子约莫十六、七岁,和白冰一样,美得一尘不染。但与白冰不同的是,她的双眼不如白冰那般婉转流盼,而是精光闪烁。当然,在萧怀玉眼里,她还有一点不如白冰,那就是她的脯只是小馒头,而白冰的却耸得很高。

    至于这女人的后,则是十余个穿“竹竿”和“矮冬瓜”类似衣物的男人。由此可见,这个地方他妈的完完全全就是个母系社会。

    “师伯,你的老人真漂亮!”萧怀玉哪里管什么这里是雌为尊还是雄为王,目光刚从白冰和她后的小美女的上收回,就流着口水对律香津说道,那模样,任谁见了都会把他与“小色狼”这三个字练习在一起,直看得律香津脸色一变,慌忙制止道:“别说话,先听宫主安排!”

    他们的对话,自然瞒不过白冰这种实力的高手的耳朵,不过她并未在意,只是倾国倾城地一笑,柔声道:“香津不用害怕,这小兄弟是在夸本座漂亮,并无大碍!”

    听到白冰这么说,在场所有的男人都懊恼了起来,个个恨不得当场扇自己一耳光,心里全都冒出了类似的想法:白冰虽然是宫主,但却也是女人,是女人就喜欢别人夸奖她美貌,我他妈的怎么一直没想到这一点?

    “还是姐姐明事理!”萧怀玉明知这白冰的实际年龄和律香津相仿,却还是厚颜无耻地以姐姐称呼对方。这还不算,更让在场五十余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萧怀玉在说完了这一句后,索放开了律香津,伸出右手擦了擦嘴角的口水,望着白冰花痴般地憨笑了起来。

    “小滑头的嘴真甜!”白冰摆开了两名侍女的搀扶,转拉过了后的少女,走向了萧怀玉这边,“咯咯”笑了一声,道:“你这么甜,让姐姐有些担心,担心假如你真的是神水宫的神王,以后会不会把我们的圣女腻死!”

    在场几乎所有人都清楚白冰的真实年龄,如今她自称萧怀玉的姐姐,几乎人人的头皮都莫名地麻了好一阵。不过萧怀玉并不介意,他又擦了擦口水,继续厚颜无耻地道:“就算我是什么神王,见到姐姐后也不愿再当那鸟神王了,在弟弟心里,只要能天天看着姐姐,就心满意足了!”

    “这不行!”白冰又是一阵笑,道:“假如你真的是神王,你就必须带领神水宫走出大海,不然的话姐姐就会成老姑婆了!”说完了这一句,她顿了顿,眼中寒光一闪,落在了“竹竿”和“矮冬瓜”上,话音一转,又道:“更何况这里的人人都想出岛去外面的世界,如果再不出现神王,恐怕会有更多的蓝京和蓝拓反姐姐,那时候,姐姐的麻烦恐怕就大了!”

    这一句,直听得“竹竿”和“矮冬瓜”心里一颤,背上冷汗直流。

    萧怀玉哪会去理会这些,他只是叹息了一声,道:“既然如此,那弟弟就去做那什么神王吧!不过在此之前,还望姐姐讲明白,假如弟弟真的做了神王,能得到什么好处?”

    “这个么——”白冰沉吟了一阵,看了律香津一眼,却见他满脸苦涩,于是道:“还是等你通过了考验,姐姐再告诉你吧!”

    “考验?”萧怀玉一愕,低头看了看自己沾满血迹的衣衫,苦笑道:“姐姐的意思莫不是又要让弟弟打架吧?”

重要声明:小说《九界逍遥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