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经验来了,主人请慢用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唐门二少 书名:九界逍遥游
    是红太狼,它这是要干嘛?自己可没召它出来啊!萧怀玉隐隐觉得不妥,回过了头去,却见一个蓝袍人抱着白涟漪飞度朝海边奔了去,红太狼紧随其后。

    “我靠,真的还想欺负老子只是个灵师!”萧怀知道红太狼定能轻松解决逃走的那一个,并能救下白涟漪,也不急着追赶,只是回过头来,恶狠狠地看了蓝袍人一眼,手上红光一闪,就要动手。那表,任谁看了都知道他怒了。

    的确,萧怀玉是怒了,他怒那见原先逃跑掉的那人狡诈多端,并未真正逃走,怒他欺负自己实力不够,并乘自己远离白涟漪和小蝶时回来掳人。——要知道,白涟漪可是小蝶复原的希望啊。

    看着萧怀玉脸上的表,那本就坠入绝望深渊的蓝袍人顿时升起一只脚跨入鬼门关的感觉,想到自己他妈的真窝囊,将会死在了一个修炼红灵级别功法的灵师手里时,不甘心地咬了咬牙,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拳朝萧怀玉的心窝捣了过去。

    然而,受重伤的人始终是受重伤的人,就算他佛光反照,却也举不起一丝力气,根本伤不得萧怀玉半分。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萧怀玉鄙夷道,手一抬,一拳捣在了受伤蓝袍人的心窝,骨断裂的“咔嚓”一声后,那可怜的蓝袍人闷哼了一声,一张脸完全扭曲,喉头“嚯嚯”地响了几声后,鲜血从嘴里流了出来。但萧怀玉觉得还不解恨,不由分说地,又是几拳捣了过去,让人头皮发麻的骨头碎裂声不断传出,那蓝衣人的双眼逐渐黯淡下来,最后合上,再也睁不开了。

    虐死了这受伤蓝袍人,萧怀玉面相冷酷地站了起来,踢了那蓝袍人的尸体一脚,转过了,却并未见到红太狼的影子,想必它已经追远了吧!他慢慢来到小蝶的边,用手背放在她的额头上感觉了下,发现没先前在洛阳时那么烫了,心中略宽,自言自语道:“等红太狼带回那白涟漪,我立即她交出极地之水,你就会没事了!”

    红太狼的实力,萧怀玉是十二分放心,所以他并不着急,只是扶着小蝶坐在树下,静心休息了起来。果然,还不到一会儿,一道红光落在了他的面前。想都不用想,肯定是红太狼。萧怀玉定眼望去,却见红太狼驮着白涟漪,叼着那逃掉的蓝袍人,站在自己的前。

    蓝袍人的子直地,像一根木材一般,但他并没死,因为他的眼珠还在移动,应该是被红太狼下了什么制。

    萧怀玉拍了拍红太狼的头,把虚弱的白涟漪抱了下来,靠在树角,转过了,再也没看她一眼,让那高傲的白涟漪陡然产生了一种若有所失的感觉。

    红太狼不愧是至灵之物,在萧怀玉转过来的瞬间,放下了那蓝跑人,小狗一般摇了摇尾巴,道:“主人,经验来了,请慢用!”

    “他到底是什么人?”听红太狼这样说,白涟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红太狼救下她的瞬间,她还以为萧怀玉是驭兽宗的人。但现在她敢肯定萧怀玉不是,因为就算是驭兽宗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陈欢,也在灵师级别时驾驭不了一头七级灵兽,更何况红太狼适才表现出来的超强实力,远远不止七级那么简单。

    “真乖!”红太狼的这一句,让萧怀玉不由一笑,适才的愤怒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再次摸了摸红太狼的头,道:“让他说话!”

    红太狼点了点头,“嗷——”地叫了一声,那蓝袍人立即从地上弹了起来,转就跑。

    “站住!”萧怀玉喝道,“你再跑,老子就让你死得比你的同伴还要难看!”

    大个孩子,自称是一个年近半百的人的老子,让白涟漪都忍不住莞尔笑了。但是,当她的目光触及到和自己对决那人的尸体时,笑容随即凝固。

    和白涟漪一样,那蓝袍人听到萧怀玉的喝声后,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扭头朝自己的同伴看去,却见到他靠在三丈外的一棵树下,心窝位置血模糊,如同被厉鬼挖去心一般;脑袋陷进了树干,被血染红的脑花流了出来。

    蓝袍人的一生杀人无数,但这景,还是第一次见到,他面部的肌抽缩了几下后,再也把持不住,蹲了下来,“哇”地一声,吐了起来!

    等他把胃里的黄水都吐出来后,萧怀玉这才淡淡地问道:“说,为什么去而复返?是不是欺负老子只是个灵师?”

    “没……没有!”蓝袍人早就被红太狼给吓破了胆,惊恐地把手环在前,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几步,颤着嗓子回答道,那模样,跟一个面度强jian犯,惊慌失措的大姑娘一样。

    “站住,老子又不捅你菊花,你怕什么!”萧怀玉的眼睛一鼓,凶恶地吼道,“说,是不是!”

    “不,不是!”蓝袍人憋着一张苦瓜脸,对着白涟漪一指,回答道,“如果不抓她回去,除非我战死,我的一家老小会被宫主给……哎!”

    这神水宫到底是什么势力?会这么变态?萧怀玉扭头看向白涟漪,她轻轻地点了点头。他不由叹息了一声,道:“大鱼吃小鱼,也难为你了!”

    蓝袍人闻言一喜,问道:“小爷的意思是,可以放我一条生路了?”

    “可以放你,但你却必须表示出你的诚意!”萧怀玉陡早有计划,闻言后不由笑了。但那蓝袍人,却在此时此刻再次憋出了一张苦瓜脸,“我职位低,而且神水宫规矩甚严,我哪能像我们堂主那样……”

    “你骗得了别人,可骗不了我,你不是神水宫的堂主,又为何穿鲸鱼装?”蓝袍人的话还没说完,白涟漪就冷笑出声。白涟漪虽然冷若冰霜,但却也并非铁石心肠,因为这人实在太狡猾,太诈了,说的多半是假话。更何况他还让自己受重伤,落入了一个小煞星手中,心想自己就算子不好过,也要拉个垫背的。

    “哎!”白涟漪的这点小九九,萧怀玉怎能看不出?他回看了她一眼,责备道,“人家也不容易,你拆穿人家的西洋镜干嘛?”

    西洋镜是什么,白涟漪不知道,但从萧怀玉的语气中,她却听出了萧怀玉有意放那蓝袍人,心中甚为不爽。而那蓝袍人,则是对萧怀玉一拱手,丢下句“多谢小爷”,扭头就走,连红太狼的制也不要求解开,深怕萧怀玉会反悔的样子。

    然而,他还没走出十步,就感觉到了一阵凉风从自己边刮过,心中一颤,扭过了头,发现萧怀玉已经不知去向,正在纳闷,却听到前有人叹息道:“我虽然不爽白美妞拆穿你的西洋镜,但却也并没有说放你离开啊,要知道,你可是红太狼送给我的经验呢,怎么能说走就走呢?”

重要声明:小说《九界逍遥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